倍可親

大年三十我拿不到回國的簽證 (作者:嫣蝶 )

作者:前兆  於 2017-1-13 22: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2評論

關鍵詞:洛杉磯, 老人家, 年夜飯, 平安, 中國


大年三十我拿不到回國的簽證

-----那年春節我在病床邊陪著母親一起渡過-----

作者:嫣蝶 

時光荏苒,白駒過隙。又到了春節過年的時候。家裡的微信群里姐妹們真熱烈地討論著過年要買什麼?吃什麼?母親總會提到我不在身邊。

媽媽,我在您身邊過年的那年春節您是昏迷不醒的。現在,我雖然不在您身邊,您老人家依然健康平安,談笑風生。

出國二十多年了,家鄉聳入雲天的高樓、錯綜盤纏的交通、輪飛速舞的磁旋、琳琅滿目的商品、名多形異的汽車。。。就連中國傳統的年夜飯也從家裡吃到了飯店,哪一樣不是日新月異的變化啊!每年農曆春節中國的傳統節日-過年,我都是在悠悠乾坤、他鄉思親中度過的。唯有一次例外,那年過年我回去了,卻是叫人刻骨銘心一輩子!!!

十五年前一個寒冷的冬季,瀝瀝細雨籠罩著洛杉磯的黎明使陰霾的天空怎麼也不肯露出一絲新的霞光。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我從夢中驚醒,我極不情願地從溫暖的被窩裡伸出手來,
「母親中風了」 電話那端我姐故作鎮靜的聲音劃破天嘯從申城傳來。
我立即一個魚躍翻身衝出被窩:「出血還是缺血?」 
「出血」 我姐依然坐懷不亂,「其實沒你想象的那麼嚴重,你不用回來也可以的。」我姐繼續安慰道。
「我馬上回來!」我立即強烈反應道。
 
2002年春節大年夜,中國人家家張羅著喜慶的氣氛。凌晨五點多,母親與往常一樣起床,準備著過年的忙碌。突然一陣劇烈頭痛想要喊叫只能呢喃,想要站直整個身體卻不聽使喚立刻倒了下去。

25分鐘后,醫院顱腦CT片顯示: 左半球基底節區4.5 cm x 3.5 cm 核狀大出血。情況非常危急。母親有急症腦外科手術指征,而這當兒即使這樣大的教學醫院,大部分有名望的醫學專家都在歡慶傳統的中國農曆春節了。手術與非手術成活率都只有50%。

晨霧中,歪歪斜斜穿梭在洛杉磯車水馬龍的高速公路上,來到中領館門前欲是大紅告示:農曆春節閉門三天。

心急如焚的我欲插翅難飛。此時,我立即電話遙控國內,「馬上複查CT」以測腦內血腫是否有繼續增大活動性出血?所幸,血腫沒有變大。
「保守治療!」我毫不猶豫地作出也許是我一身中最困難的決定—維持療法。同樣有50%的生存率,我安慰自己。 

母親是一個普通的幼教工作者,生性活潑開朗能歌善舞為人熱情,寫得一手好字,彈得一手好琴;畫畫也每每不輸於人。退休后,她一邊輔導著幾個孩子的鋼琴課,一邊在里弄里做著文宣工作:歌詠比賽,黑板宣傳,家訪教育,社會安全,好像哪一樣都離不了她。

不記得那時家裡有什麼像樣的傢俱,但是那台聶耳牌鋼琴卻伴隨我們渡過了多少快樂童年時光。很明顯,我姐遺傳了母親圓潤亮麗的嗓音,她的歌唱水平幾乎可與專業人員媲美;我妹至少也感染了一點音樂習氣會彈幾首鋼琴名曲;而我則五音不全太不家庭化了。光說那長像我姐清麗甜美、溫柔婉約活脫是母親的翻版,我妹五官精緻、大氣逸人則完全拿走了父親的基因。而我不像爹也不像媽只像隔壁賣蝦醬。為此,小時候我常常耿耿於懷,母親會說:「你是領來的。」 
「哼!要領還不領個弟弟?」我當然不會相信。
母親也自嘲自己本事大,三個孩子三個完全不一樣的面孔和性格。

如果說遺傳基因並沒有在我身上完全錯亂的話, 唯一可以告慰的便是自己快人快語的性格像極了母親。
 
母親的能幹令我終身難忘:那年要參加區里的廣播體操比賽,所有的學生都要穿上軍裝,母親二話沒說把她那件綠色大翻領的風雨衣連夜改成一套綠軍裝。第二天,老師還在教室里批評道:「有學生穿著小資翻領的軍裝與我們的集體是多麼的格格不入。」當我哭著鼻子回家把這句話學給母親聽時,母親哈哈大笑,「這領子我不捨得改,它的風采就在這領子上了。」
每年春節,母親都會為我們三姐妹每人逢制一件花布罩衫。

母親的嚴厲和善良使我終身受益:小學一年級時我夠調皮不斷闖禍。那天我墊著板凳爬到桌子上方的吊廚里找東西吃,一不小心拌倒厚厚的瓷碗把一寸半的菜桌鋼化玻璃打得粉碎,嚇得哇哇大哭。
「姆媽,您快回來打我一頓算了。」 
就在不久前一個星期日下午,母親在睡覺時我掂手掂腳在抽屜里拿了四分錢,喃喃道,「媽,我去買赤豆捧冰啦。」母親微微動了一下。
母親醒來后全然不記得這事,叫我伸出右手來,硬硬的木尺就壓了上來,含在嘴裡的這口冰水叫我怎麼都不敢往肚裡咽。
現在出了這麼大事我早己嚇得魂飛魄散。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次母親並沒有責怪而是語重心長地:
「小孩,特別是女孩子不能爬高摸低,有事要找大人幫忙。」
我就這麼容易與棒頭擦肩而過。

母親的勇敢令人咋舌:在母親自己還是孩子時,我外祖父母己帶著幾個孩子從寧波到上海了。一日,母親接到外婆的電報:「雲蓁我兒,見電速來滬團聚。」十一歲的母親挎著小碎花布包裹是她的全部盤纏上路了。來到渡口正值日本人封鎖敲詐:「把你的包裹打開把銀子繳出來。」日本兵吼道。
母親嬌小的身體暴發著剛強的勇氣,斜了一眼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日本兵說:「不!你滾回日本去。」 說著一路小跑逃過了關卡還回過頭來伸了伸小舌頭。
「您怕不怕日本兵?」我問道。
「不知道,當時沒想這個問題,那日本兵也是只有十幾歲的小孩,等過了崗還衝著我笑。」  
我說:「他可能是看見您太可愛了不忍心傷害吧。母親,以後有拍抗日戰爭電影要把您的機智勇敢寫進電影里。」 母親聽后開懷大笑。

母親的平凡和教養為人師表:媽媽您用生命的乳汁哺育了我, 澆灌了我的成長之路  。「 學會做事前要先學會做人」 讓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實現自我生存的價值。您還諄諄教導:「 寧可人負我,我不可我負人。」  使我在今後的生活、工作中養成的大氣,有多大的委屈都能坦然面對,不計個人得失。
每年春節,母親除了做女紅外都會忙著磨水麵粉、做黑洋酥圓子、捂酒釀、炸春卷。把外祖父母請到家裡來歡歡喜喜地吃年夜飯,並勤勤懇懇、任勞任怨服侍到二位老人壽終。

現在,我姐就擔起了當年母親的角色。每年上海大年夜,阿姐總是把父母親接到自己身邊喜慶佳節,其樂融融。

如果我要抱怨老年痴獃的婆婆,母親卻語重心長地對我說,「 將心比心 ,每個人都有老的這一天。」 使我心服口服地明白照顧老人是我們道德承傳,讓我每天精心細緻、無怨無悔地照顧著失去生活能力的婆婆。

我在病床邊就這樣獃獃地看著昏迷不醒的母親,往事不斷地在眼前跳躍。

似乎等到了海枯石爛的漫長和艱難,我終於拿到回國簽證,飛回太平洋西岸。一下飛機,我就直奔醫院。媽媽,當女兒來到您身邊時,您全然不知。春節,中國新年這樣特別的日子裡,我在病床邊看您煩躁、掙扎,心如刀絞。雖然,有護工在場,我還是不放心。我要親自給您洗臉、擦身、端尿、清大便。半夜我不敢入睡,怕是耽誤了您每二小時的翻身。您不會張嘴吃飯,我握著您被針頭扎腫的雙手,數著靜脈點滴心痛地流淚。媽媽,女兒要默默守候在您身邊,等待生命奇迹的出現。

在靠生命支持療法的漫長等待,精心護理和耐心守候中,第68天奇迹出現了,母親完全恢復了意識。她轉動著依然清澈的明眸,在遭遇大腦左半側基底節的大動脈出血后,當她醒來發現自己右半身沒有知覺,不能動彈時完全崩潰。母親醒來后第一句話:「你們為什麼要救我?」是啊,母親今後的生活將面臨著不會走路,不會吃飯,不能寫字,不能彈琴,不會唱歌,不會畫畫,不能教書,不能針線。睡著的世界一片無知,醒來的世界一片殘忍。母親陷入了壓抑茫然之中。這一刻, 臨床醫學對生命的思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在醫學發達較完善的美國,建立個人 advance  directive   paper 尊重生命讓人活得有尊嚴是自己在醫療規劃中清醒的時候所能做出的抉擇。
淚奔泉涌的瞬間,我不忘對生命演繹的重溫和解釋:母親!您是以自己頑強的生命力戰勝了死神來擁抱多彩的生活;醫學在這一刻沒有奇迹,而您的生命綻放了光芒!母親,活著多好!我依然可以在您面前撒嬌,可以千百次地對您說:「媽媽我愛您!」

母親經歷了出血—昏迷—清醒—壓抑的大迴轉, 以後的日子是一段非常艱難,重塑自我,意志不拔,催人淚下的康復歷程。

在母親出血性中風后十多年裡,又遭遇右側股骨頸兩次骨折置換人工股骨頭和左側乳腺癌手術,每次我都害怕的以為您會挺不過去,可是憑著您的毅力都堅強地挺過來了。現在,您還每天增加鍛煉強度,我知道您每走一步都不容易,母親卻堅持每天上午30分鐘,下午20分鐘的走路,還做其它手臂鍛煉。您用左手學會了吃飯,穿衣,左手寫簡單的字。最讓我驚訝的是CT片左側腦內有這麼大的軟化灶,母親依然思維清晰,做股票遙控操作我姐買進賣出毫不含糊,有時還能哼哼小調。我跟母親說:「媽,您老坐著不動沒人知道您是中風的人。」母親則會心地笑了。

每次離家,我都會哭得稀里嘩啦,我姐說,「那是你付出的不夠多。」 滿是銀髮的母親在我離開的那一天起就在倒數第二年我回家的日子。 

母親,女兒永遠感激您的養育之恩和教誨,我只想依附在您的身邊再聽小時候溫馨淘氣的故事。您養育了我,讓我伴您慢慢優雅老去。

悠悠乾坤共老,昭昭雞鳴新歲。
又到一年新春時,往事就這樣爬滿了心頭。





高興
5

感動

同情

搞笑
2

難過

拍磚

支持
1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2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1-13 23:04
前兆兄,這篇也是嫣蝶寫的吧?兄忘記註明了。
回復 前兆 2017-1-13 23:09
徐福男兒: 前兆兄,這篇也是嫣蝶寫的吧?兄忘記註明了。
已經註明了!      你評論像光子火箭----太快了!謝謝!謝謝!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1-14 00:21
感人肺腑的好文章 。嫣蝶自己幹嘛不來了?這樣輾轉貼就不能算原創了呢。
回復 前兆 2017-1-14 01:04
秋收冬藏: 感人肺腑的好文章 。嫣蝶自己幹嘛不來了?這樣輾轉貼就不能算原創了呢。
這是嫣蝶的原創!      我讓她自己發,她說:她太忙,請我代發!她的文章挺好的,所以我也不好推辭了!
回復 異域堂 2017-1-14 05:21
前兆: 這是嫣蝶的原創!         我讓她自己發,她說:她太忙,請我代發!她的文章挺好的,所以我也不好推辭了!
是婦唱夫隨了?
回復 Lawler 2017-1-14 06:28
蝶蝶,媽媽還安在
如果是我,這樣緊急,上飛機走了再說。。。
回復 前兆 2017-1-14 08:36
異域堂: 是婦唱夫隨了?
這個「夫」還沒見過這個「婦」了!      純粹是義務幫忙!
回復 前兆 2017-1-14 08:37
Lawler: 蝶蝶,媽媽還安在
如果是我,這樣緊急,上飛機走了再說。。。
落地簽證?
回復 異域堂 2017-1-14 09:04
前兆: 這個「夫」還沒見過這個「婦」了!         純粹是義務幫忙!
原來是見異勇為,贊
回復 海外思華 2017-1-14 09:06
母女情深啊!!
回復 前兆 2017-1-14 09:24
異域堂: 原來是見異勇為,贊
謝謝你能正確認知!     
回復 前兆 2017-1-14 10:51
海外思華: 母女情深啊!!
這裡的母女情深如同你們夫妻情深!     
回復 海外思華 2017-1-14 12:04
前兆: 這裡的母女情深如同你們夫妻情深!        
親情,愛情有所不同。
回復 前兆 2017-1-14 12:22
海外思華: 親情,愛情有所不同。
對,應該有所不同!
回復 Lawler 2017-1-14 23:09
前兆: 落地簽證?
對,落地簽證。給簽不給簽,就不知道了
回復 前兆 2017-1-14 23:55
Lawler: 對,落地簽證。給簽不給簽,就不知道了
不行再飛回來!
回復 wwang33 2017-1-15 00:36
我遇到過類似的事情。落地簽證給簽,但對方提醒我沒簽證是否可以上飛機。
回復 前兆 2017-1-15 00:41
wwang33: 我遇到過類似的事情。落地簽證給簽,但對方提醒我沒簽證是否可以上飛機。
對呀,我也有這個問題?現在上飛機,都要查看有沒有簽證!
回復 曉田 2017-1-15 03:50
前兆兄好像和嫣媟「吵過架」,是不是不打不相識?
回復 前兆 2017-1-16 08:51
曉田: 前兆兄好像和嫣媟「吵過架」,是不是不打不相識?
沒有呀!你搞錯了吧?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7: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