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跌宕起伏的慾望號街車(盛可以《道德頌》與林真理子《禁果》)

作者:楊立勇  於 2019-10-21 22:0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楊老師交叉讀書筆記:盛可以《道德頌》與林真理子《禁果》)

跌宕起伏的慾望號街車之旅

盛可以,70后中國女作家。

林真理子,50後日本女作家。

《道德頌》,講述一名現代單身女性瘋狂愛上一名有婦之夫的狗血故事;

《禁果》,講述一名人妻愛上一名單身男士不惜凈身出戶離婚的狗血故事。

《道德頌》毫無道德,歌頌的是慾望的悲涼:

「她狠狠地幹掉一盤五花肉。現實就像五花肉,幾分鐘前,還好好地疊在盤子里,紅白相間,剩下空盤盛著虛無,直到第二天,色潤肉鮮, 吃進肚子里, 現實的五花肉將變成一堆排泄物,連舌尖也淡忘了它的味道一一她和他的感情,很可能就是一盤五花肉的下場。」

「鄰座的男生走了,他們杯盞狼藉的餐桌上,留下一堆青春的殘骸。旨邑在感到醉意的瞬間,不可遏制地想到水荊秋,她的青春,也正是如此,在他盛年的餐桌上,殘骸橫陳,屍骨未寒。」

《禁果》毫無禁忌,咀嚼的是慾望的澀果:

"自己與丈夫分手后,和喜歡的男人結了婚,甚至連偶爾與中意的人上床的樂趣都得到了。可是,這種空虛之感還是揮之不去。"

小說是這樣結尾的:

「接著 ,麻也子想到了從未體驗過的生孩子的事。 這是她最後的賭注。如果多數女子面對的最後領地是孩子滑溜溜的臉蛋兒,那麼她自己也想體驗一下。
無巧不成書,通彥和野村屬同一個血型,所以,哪一位的精子先到達麻也子的子宮都無所謂,因為她恨不得一下子就懷上孩子。
麻也子就著水龍頭流出的略微溫乎的水, 喝下每次飯後都服用的促進排卵劑。 然後穿著浴衣,打開了門,野村正坐在床邊的沙發上喝著啤酒。
野村破顏一笑。也許是上了年紀的關係,他戴著裝備,很費時間;時間一長,他又疲軟了。這正是他最近的苦惱。讓他解除武裝,他當然要笑了。
他放下啤酒罐兒,規規矩矩地向床邊走去。  
他一邊掀開被子,一邊躺在了床的左邊。 「喂,阿麻,怎麼了?臉色那麼可怕!' 
「啊?你為什麼這麼說?"  
「不僅僅是今天哪,我沒怎麼看過你的笑臉。哎呀,阿麻真是魅力四射啊!"
「可是· · · " 
麻也子從右邊上了床。他已經解開了腰上圍著的浴巾,白皙的大腿出其不意地扌卜人了麻也子的眼帘。
「哪有什麼開心的事啊,即使一開始開心,不知何時也一下子變得沒意思了。總是這樣反反覆復的。 
麻也子最後嘟囔的一句話,沒讓野村聽到。」

中國的70后,對婚姻,家庭和人生如X光般的透視,冷峻得令人不寒而慄:

「假若所有家庭的屋頂都是露天的,用攝像機從上面俯拍,隨便就能拍到這樣的鏡頭:男人在一個房間用手機(網路)調情,女人在另一個房間追看韓劇(或者做瑣事)。這就是絕大部分人的婚姻真相。至於到底是房間里追看韓劇的女人幸福,還是男人手機(網路)那一頭的女人快樂,難以定論。」

「不管怎麼樣,旨邑還是當膩了情人,想做妻子。她知道生活的真相,可以說糜爛,也可以說燦爛,可以在糜爛中燦爛, 也可以在燦爛中糜爛。婚姻就是一片看似完好的廢墟,遍地蘑菇,有的帶毒,有的可食。齒輪有參差,才能配合默契,一旦磨光,彼此便會脫扣。死了的愛,會永遠消失,只有婚姻還活著。愛消失了,婚姻還活著,本身證明它是比愛更頑固的東西一一這是個鼓舞人的結論,僅憑這一點,就該對婚姻肅然起敬。」

日本的50后,對長期以來被臉譜化的日本女性作顛覆性的坦白,激越得讓人心旌搖蕩:

「啊啊,真想和這個男人上床,麻也子用鼻子喘了口氣。現在馬上想和這個男人上床,簡直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她清楚,隨著自己心中悸動的加速,扭貼在一起的大腿深處正在濕潤,那種熾熱連她自己都無法對付了。 想上床,想上床,想上床「,麻也子想起了今天聽到的鋼琴的節奏。 正如樂器的演奏 , 自己的念頭如果比作音樂,麻也子的狀態, 就是想上床、想上床這樣的打擊樂。 這究竟是怎麼了?這種事是第一次,和野村在一起也沒有過。」

「剛才的一句話「上床吧"彷彿使麻也子從符咒的束縛下解脫了出來,她變得非常大膽。她迫不及待地解開通彥襯衣的扣子,把手伸向他像是用麻布做成的子。他皮帶上的金屬扣喀嚓一下解開的聲在,麻也子聽起來猶如無上的幸福拉開幕布的序曲一般。」

盛可以的小說,讀起來像編織著故事的心理筆記,一派哲學味:

「弗洛伊德早就將妒劃分為競爭性、投射性和妄想性 類.他把嫉妒和悲傷聯繫在一起,證明有些人表面上沒有顯示出這兩種普遍的情感.內心卻經歷著嚴重的壓抑,因而在潛意識中,嫉妒和悲傷的心理更加活躍。對於普魯斯特筆下的斯萬來說,愛火熄滅了,嫉妒仍然存在,他原以為只有他所愛的女人的死亡他才會解脫,事實證明,死亡也不能減弱嫉妒帶給他的痛苦。我覺得嫉妒是個人的寶貴情感,嫉妒是有激勵作用的。」

林真理子的小說,讀起來像電影腳本,十足鏡頭感:

「通彥又拉開了一扇門,裡邊點著小燈,擺著一台立式鋼琴和一張床。 蓋著白色床罩的床與黑色的鋼琴特別匹配,似乎連樂器都帶有某種猥褻的意味。」

《道德頌》頭重腳輕,一開始漸入佳境,一路上柳暗花明又一村,但越到後半部,理論說教越來越多,造成「審美疲勞」,結尾更是雲山霧罩,不知所云:

「她明白,女人不幸,只是因為她長著一個子宮。
 
他們在暮色中消沉。尖銳的電鋸聲穿越他們的精神空間。塵世的人,正在頑強地製造日常生活的喧囂。只有湘江水平靜地繞過嶽麓山。卑微孱弱的植物面對滾燙堅韌的湘江秋水,彷彿超載的運輸船隻,隨時可能沉沒水中。
旨邑無比安詳。她感到湘江水如自己的大動脈,緩慢地奔跑著重量與生命。她感到自己的枯竭與豐盈,在陽光的幻滅間,不變確定的流向.一流向美麗富饒的子官·一一幸福與苦難相交的地方。人類會平地跌跤或者掉人陷阱,遭遇十字架或者手術刀一一這是命運的奢侈一一一她欣賞這種奢侈,欣賞湘江流過山谷,淌過平原,穿過暗礁,流向美麗富饒的子宮之島。她看見島中有廣闊的海域,生長五彩繽紛的魚類,它們沒有魚鰭,快樂徜徉,將魚卵產在身段柔韌的海草上,每一顆都如珍珠般晶瑩,閃爍生命之光;岸上的花開有愛情的聲響。愛情的果實比一枚太陽更具熱量。根深葉茂的樹莖托起月亮的身軀。高原上雪山綿延。海子湛藍。溝壑的弧度優美。飛鳥的頭頂長著白色的野菊花。 它們沒有翅膀 , 依靠花瓣飛翔。 一切動植物都內心攜帶陽光 , 不需要另一個太陽的照耀。 遠離自然的風暴 、 地球的搖晃 、 虛無的幻覺。 沒有殺戮 , 沒有兇器 , 沒有欺騙 , 沒有災難。 只有比時間更多的空間 , 有比空間更多的自由。所有生命一旦憂傷,便掉下血色的眼淚。 "


《禁果》收尾呼應,以人妻紅杏出牆始,離婚,再婚不到一年,又是以紅杏出牆終。它向我們醍醐灌頂地剖析了愛情與婚姻的真相:「哪有什麼開心的事啊,即使一開始開心,不知何時也一下子變得沒意思了。總是這樣反反覆復的。 」

搭乘盛可以和林真理子駕馭的慾望號街車,跌宕起伏穿行在中日女性情慾的溝溝壑壑,"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識得慾望真面目,只緣身在此車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03: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