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大炕上的艾米莉狄金森――余秀華

作者:楊立勇  於 2019-4-7 23: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詩詞書畫|已有2評論

(楊老師讀書筆記:余秀華《搖搖晃晃的世界》)

大炕上的艾米莉狄金森――余秀華

一首驚世駭俗的《我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震撼了大半個華人世界。

余秀華,一個平淡無奇的名字,一夜之間成了中國詩壇上的一個異數。腦癱,農婦,離婚,罵街,. . . 這些離詩意十萬八千里的辭彙,構成了這位女詩人的前半生。

在這具搖搖晃晃的皮囊里,卻盛滿了田園牧歌樸實無華而意象奇特激情四射的詩意。

詩集《搖搖晃晃的世界》,記錄了這位農婦隱在一個叫橫店村田埂上那多少個貧困孤獨的日日夜夜裡,望著星空月亮,藍天白雲,桃花流水,黑山白雪,白楊綠柳,麥椑水稻,聽著風聲鶴唳,雞鳴狗吠,雨打芭蕉,落花流水,用她搖搖晃晃的雙手記錄下上天饋贈給她的那雙詩眼看到的世界。

這本詩集充滿了搖搖晃晃的詩意,巍巍顫顫的情感,和洋洋洒洒的文字。

閱讀詩歌是非常私人化的心靈體驗,那種品味咀嚼后的快感,說與旁人渾不解。但從詩歌的文字技巧和修辭手段,我們還是可以感受到詩人的段位。

余秀華的獨特,在與她以殘疾之身心,居然有這麼匪夷所思的詩意思維,修辭能力,我只能用「大炕上的艾米莉狄金森」來形容她了(她讓我聯想到輪椅上的霍金和帕爾曼)!

我們不妨來分享一下余秀華這本詩集中的連珠妙語。我按照詩歌的順序摘取了她的詩句,後面註上修辭手段的類別,最後是引用詩歌的名字:

陽光好的時候就把自己放進去,像一塊陳皮(明喻)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內心的雪(暗喻)

這人間情事
恍惚如突然飛過的麻雀兒(明喻)

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弔膽的
春天(擬人)

把蠱惑和讚美一併舉起了(抽象概念具體化)

生命之扣也被我反覆打過死結
然後用了整個過程,慢慢地,慢慢鬆開(抽象概念具體化)

(我愛你)

一朵試圖落進另一朵芯里
用了短暫的春天

――我們被不同的時間銜在嘴裡,在同一個塵世跌跌撞撞(擬人)

――一棵樹死了,另一棵長出來。一個人走了
另一個走過來
一個果子落了,一朵花開出來(排比)

(杏花)

每個人都有一朵桃花(轉喻)

一個人的死,是一個桃子掉落的過程
那團出走的光
一定照見了某一段歸程(暗喻)

(每個人都有一朵桃花)

她從來就不關心政治。 不關心雨天里
一條魚會把一個島嶼馱到哪裡 , 所以她也不關心地理
出了村子 , 太陽就從不同的方位升起來但是只要不妨礙她找到情人巷54號 , 那麼
她就不會關心一個男人的身體, 以及潮水退卻
留在沙灘上的死魚
她更不關心死亡,和年年攀升的墓地價(排比)

你能把我怎麼樣?如同問一份過期的愛情(類比)

(一張廢紙)

我的悲傷也無法打落一場淚水(抽象概念具體化)

從前.我是短的,萬物永恆。從前他是短暫的
愛情永恆
現在,我比短暫長一點,愛情短了短了的愛情,都是塵。(對比)

那麼容易就消逝,如同謊言,也如同流言
今天我記得的是消逝的部分,如同一個啤酒瓶
就算重新拿起來,也是賤賣
或,摔碎的可能(明喻)

(那麼容易就消逝)

一個村民沒有那麼容易交出淚水

一個村民沒有那麼容易說出愛

(南風吹過橫店)

只有愛情是一個冒失鬼,總是找不到原始的那一個(暗喻)
於是她成為一個中毒者
在一個沒有赤腳醫生的村莊

(中毒者)

一定有雲朵落在水面上,被一條魚喝進去了(擬人)

風把她的裙子吹得很高,像一朵年華
隨時傾塌(明喻)

(向太空揮手的人)

急於販賣昨夜盜取的月光(抽象概念具體化)

(清晨狗吠)

我的裙角彷彿兜起了愁苦
低垂,慌張(抽象概念具體化)

把一匹馬的貞潔放進了井裡。(抽象概念具體化)

你說如果不是把心放在保險櫃里,你如今都缺了一部分(抽象概念具體化)

(面對面)

我是看不見風的,如同愛是看不見的
但是樹梢在搖動(類比)

它們(註:麻雀)的閑言碎語掉了很多在地面上(擬人)

(屋頂上跳躍著幾隻麻雀)

露水在清風裡發獃(擬人)

手裡的一朵花瞪大眼睛
看著他(擬人)

我身體里的火車,油漆己經斑駁
它不慌不忙,允許醉鬼,乞丐,賣藝的,或什麼領袖
上上下下
我身體里的火車從來不會錯軌
所以允許大雪,風暴,泥石流,和荒謬(暗喻)

(我身體里也有一列火車)

他的頭髮茂密了幾十年了,足以藏下一個女巫(誇張)

我看到堂吉訶德進入荒山
寫下信件 , 讓桑喬帶走 , 帶給杜爾西內亞
然後他脫光衣服
撞擊一塊大石頭(用典)

我看到兩根煙都只吸了一半就扔了
不由
心灰意冷(外延暗喻)

(一個男人在我的房間里呆過)

風起的時候,我們習慣把裙子和思想一同按下(具體與抽象的並列)

(我們都老了,你就沒有一點點感動嗎?)

如果一個石磨被背了幾十年,就會染上一個人的體味(外延暗喻)

在貧窮的村子里,鬍鬚一刻不停地生長
有時候把人懸在樹上,有時候把人牽進土裡(擬人)

(一個人的橫店村)

我想起在一場愛情里,我也這樣流淚過
便把酒杯里的酒,都倒進了酒窩

(我摸到他詩歌里的一團白)

她喂它好飼料,讓它飲最乾淨的月光(抽象概念具體化)

(女人的馬)

我首先露出紙質身體
足以寫許多謊言,寫到你信以為真(暗喻)

(哦,七月)

一棵樹會在何時懷上花朵,一條蛇會在哪裡劫取彩虹(擬人)

而我的細微的哀愁
多像對黑夜的一種成全(類比)

(雨夜)

我還是要在傍晚的時候去看看你
把這絕望再
重複一遍(抽象概念具體化)

(抒情. 盲目)

你的名字被我咬出血(抽象概念具體化)

(你沒有看見我被遮蔽的部分)

能拿走的,我倒都願意給
在這樣風高月黑的夜裡,只有抵當今生
只有抵當今生
才不負他為匪一劫(外延暗喻)

(匪)

你是知道的,在萬千花朵里把春天找出來
需要怎樣的虔誠(抽象概念具體化)

(星宿滿天)

――你必須允許我犯罪
我把前半生和以後的廣亮
都聚集在了這一天(外延暗喻)

(這一天)

我的殘疾是被刻在瓷瓶上的兩條魚(暗喻)

(瓷)

我這空蕩蕩的皮囊,連慾望都泄了一半的氣(提喻)

(割不盡的秋草)

一根稻子就能夠打開關於田野所有的想象(提喻)

(田野)

白,白得有些疼。太空藍,藍得也有些疼(對比)

(一朵雲,浮在秋天裡)

一些口號聲不會高過一些私語
雷霆也讓步於一個人骨骼間的轟鳴
只是時間無語(排比)

(下午)

手持刀片的人相信刀片。而西紅柿相信它的誠懇(對比)

(西紅柿)

我一旦安靜,就被套上枷鎖與時間拔河(擬人)

我在村莊里被植物照耀
你在城市被霓虹驅趕(對比)

(我們在夜色里去向不明)

只有生活的殘渣不停地從嘴角掉下(抽象概念具體化)

一朵花有兩個春天是不公平的(外延暗喻)

(莫愁街道)

時間鋪得越來越稀薄,壓不死人(抽象概念具體化)

(此刻)

我們不知道從哪裡要來一個春天,裝滿口袋
它裝滿了花,我裝的是開花的心意(抽象概念具體化)

. . . . . . 

讀到這裡,你的心旌是否也隨之搖搖晃晃起來了呢?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小博人 2019-4-8 13:35
有詩意的
回復 Lawler 2019-4-23 08:29
稱之為神志恍惚的人,不為過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3 02:0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