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楊老師讀書筆記) 馬家輝的塘西風月痕

作者:楊立勇  於 2018-11-19 00: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楊老師讀書筆記)

馬家輝的塘西花月痕

漢語的一大妙處,就是能夠用高大上的雅詞艷句來表述不登大雅之堂的形而下,從而令讀者既不尷尬又可浮想聯翩。如「巫山雲雨」,「顛鸞倒鳳」,「耳鬢廝磨」,「分桃短袖」,「唱後庭花」,之類。

馬家輝小說的書名《龍頭鳳尾》,聽起來頗有天壇白玉階雕刻的盎然古意。卻原來是賭博術語,再被引申為其實色情味十足的男同性戀委婉語。小說描述日本攻陷香港前後一名黑社會龍頭大佬與一名香港英藉高級警官的同性戀情以及香港黑幫的江湖兒女情。正如王德威所言:「馬家輝醞釀的香港故事多年,一出手果然令人拍案驚奇。從殖民歷史到會黨秘辛,從革命反間到狹邪色情,他筆下的香港出落得複雜生猛,極陽剛也極陰柔。」

這是一本市井煙火氣十足的港味小說(裡面有大量粵語方言和粗口),又不乏對人情世故的真知灼見:

「活下去是何等卑微而又莊嚴的事情。」

「亂世里的江湖人,活得都像爆竹,轟然一響之後,粉碎落地,紅彤彤,卻是血腥的紅而非喜氣的紅,裡面有自己也有別人。」

「守秘密是一樁刺激的事情,秘密就是快樂,擔心受驚亦是快樂。」

「秘密有時候是一道脆弱的牆,明明踹一腳即可踢倒,卻偏偏誰都不肯先有動作,牆便永遠矗立。」

「明白道理是一回事,眼睜睜面對道理又是另一回事,道理像遠看的珠寶非常悅目,但當從遠處擲來而狠狠擊中了身體,珠寶亦是石頭,會讓人痛澈心肺。」

「人與人若想長久相處,最好是由一方壓倒一方,一旦有了對等的地位,自由反而煙消雲散。」

這也是一本了解香港妓寨賭檔幫會來龍去脈的教科書。比如妓寨:

「石塘咀是屈地街和卑路乍街之間的海傍地,港英政府在一九○三年明令水坑囗的歌樓妓寨全部遷到石塘咀 ,該地全是花崗岩,開採久了,地形陷落似水塘,故得其名。歌樓讌樂,召喚歌女陪飲,飲客必須先填"花箋",上寫姓名,歌女持紙前來入座,按照紙上名號稱呼客人, 陳大少,黃一少,趙十一少,李十二少,張十三少,姓常是假的,排行亦很少為真, 貪圖的只是氣勢排場。歌女的名字當然亦由鴇母所取,如果不相熟的飲客問她們本姓,必隨囗回答"天生無姓"或"小女子姓天,天字第一號美人的天"。飲讌時,歌女坐在客人背後略靠右後方的椅 ,戲稱"後土 ",有如立於主墳後方的另一塊小石碑。 沒有點召歌女的飲客則被譏 「身後蕭條」,佯作可憐。」

「那是一九三八年一月的春寒日子,去年「七七」後,日本調軍遣艦,對華南虎視眈眈,但余漢謀主政下的廣州市依然夜夜笙歌,煙花遍地,陳塘江面如常泊滿花艇,大的奢豪,觥籌交錯,飛箋頻催;小的簡陋,但同樣坐滿鶯鶯燕燕,恩客登艇買票,馬上登堂入室,在搖晃的波浪裡起伏搖晃。大艇小艇停靠在碼頭不遠處,由艇仔接載貴客溫客往來其間,從白天到晚上皆有人排隊候船。

不登船的嫖客,岸邊亦有好去處,大寨炮寨,皆有春色, 一路延伸到市內,甚至有些尼姑就是妓寨,每庵設房立廳,各有房主廳主,領有削髮艷尼,身披袈裟,眉目妖冶,房內廳內紅賬緋枕,賬前枕前擺放了莊嚴佛像,嫖客非富則貴,皆謂在佛像門前翻雲覆雨,別有刺激。尼姑妓寨有所謂"五大伽持",分別是永勝少庵的眉傅、藥師庵的大蝦和細蝦,蓮花庵的文傅,無著庵的容傅,檀越貴客穿梭其間,有不少是政府大員,公然登堂入室,宋子良主理廣東財政時,乾脆把藥師庵作為辦公行政署和官邸,白天處理公務,晚上「開尼姑廳」見客會友,不知今夕何夕。」

比如賭檔:

「龍頭鳳尾是打牌九時的其中一種發牌方式,莊家把牌疊好,在擲骰子以前,先說將用什麼方法發牌,亦即用什麼"牌頭",中掘、切耳、底出、細片、單棟、金銀橋、雙鬼拍門. . . 
不同的牌代表不一樣的發牌次序,龍頭鳳尾就是把桌上的牌砌疊出一個前重後輕的形狀,左邊高聳如龍頭,右邊低垂如鳳尾。擲骰後,先從左邊發兩張牌給第一個賭仔,再從右邊發兩張給第二個賭仔;然後是左邊,第三個;再來是右邊,第四個,直到把牌發完,大家開始看牌比拼。其實當陸北才聽見蕭家俊說「龍頭鳳尾 ,心底湧起一股熱氣,暗暗稱讚貼切。他以前只聽過"豆腐黨",是女人之間的耳鬢廝磨,有說不出的香軟質感。用"搞屎忽"來形容男人與男人的事兒則流於核突,一旦改為龍頭鳳尾,感覺溫柔得多。頭臉依舊是陽剛的,衣底下卻是另一個世界,不可告人的世界。一般不都說"龍鳳配"、 "龍鳳配"?是哪個混蛋規定龍和鳳不可以在同一個人的身上配起來?龍鳳雙全,不才是完美? 陸北才也從地上站起,遠眺海面上船來艇往,不禁淒然。有些事,有些人,同在世上卻互不懂得。他們那類人,我們這類人,是互不靠近的船舶,卻在同一個江湖。」

「字花就是賭博,初起於清朝中葉的江南,其後大盛於廣東一帶,所謂「字」是三十六個古代人物的名字,喚為"花"則因把名字寫於紅紙上,捲紮懸吊於樑上或鳥籠內,乍看似花。三十六個古人,文官武將,烈婦匹夫,皆是坊間流傳或史書記載的人物,並非什麼赫赫有名的人,卻各有故事,或抗敵而殺,或落草為寇,或修仙成道,都有過真真假假的傳奇,沒想到死後多年變用作賭博工具。他們各,有代號,茂林,三槐,合海,、九官, 太平,占魁,月寶,青雲. . . 跟本名本姓完全拉不上關係,應是清代的文人雅士隨手而取。花局通常一天開兩場,上下午各一,由花廠的掌櫃先生秘密選擇一個古人代號,寫在一張寬三寸的紅紙上,捲成花狀,封存於木盒或鳥籠內,懸於樑柱之上,到了"開廠"的時間,在眾人見證下從盒或籠裡取出紅紙,打開朗聲宣讀,賭仔們預先下注猜名,猜中者,押一元,得三十。
三六個古人姓名,猜中只是三十六分之一機會,該道理押中的人應得三十六元始合公道,如今白白被花廠莊家抽去六元,其實划不來,但押一元而有機會得到三十倍利潤,聽來非常吸引人 ,男女老少遂樂此不疲,婦女,孩子,幾個人合湊一塊錢,一個月押它三十天,奢望只猜中一次已回老本,而且每天有專人,到各家各戶,收取花銀,足不出戶,即可押注,難免貪念頻起,一天不賭已覺手癢;不,應是半天不簽它一簽已覺日子無味。貪念如慾念,初時是別人勾誘你,其實總是自己勾誘自己,更多之上是更多,不會罷手。"

比如幫會:

「天下洪門本一脈,孫興社雖是新堂口,職務分工亦跟其他堂囗相同,簡單明瞭,有所謂六級八職,坐館龍頭之下是"二路元帥" ,再之下是"雙花紅棍" ,左有"白紙扇",右有"草鞋",打架的談判的跑路的,各有所專。在這之下是"四九仔",還有負責管賬的"先生",和仍未正式登堂的"藍燈籠",都是自己人。

洪門亦稱"三合會",香港早在一八四五年一月已通過特別法例,任何人只要"自稱三合會會員",即會被抓到法庭起訴。"三合"也者,有道是廣東省內東、西、北方合源之意,但另有指福建省雲霄縣高溪廟始是三合正宗,漳江、南江和渚水於此匯流,萬雲龍禪在明末崇禎年間聚義抗清,高溪廟是根據地,廟前有對聯:"地鎮高崗,一派溪山千古秀;門朝大海,三河合水萬年流。 "

馬加輝,和另一名香港文化人梁文道,曾經是香港鳳凰衛視《鏘鏘三人行》的常客。《龍頭鳳尾》中把香江歷史掌故,江湖煙花軼事和大時代的風雲詭譎巧妙地揉在一起,佐以黑幫教父與高級警官的愛欲狂潮,構思奇巧,下筆大膽,口無遮攔,既有濃烈的香港市井氣,又有氤氳的塘西風月痕。

他的筆調構思敘事風格,讓我無來由地想起香港另一名另類作家――李志超。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6 04: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