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你為我們灑下文學的月光(讀書筆記《我為你灑下月光》)

作者:楊立勇  於 2018-5-20 06: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簡媜, 你為我們灑下文學的月光

在碎片化閱讀成為大勢所趨的網路時代,簡媜的文字顯得有點老氣橫秋,字裡行間一片魏晉宋唐的舊時月色,不食後現代資本社會的人間煙火,自顧自地害著她不可救藥的「文字相思病」。

「為了安撫突跳的心,移念去想柳樹;想到高中音樂課教的〈問鶯燕〉 : 「楊柳深深 , 桃花點點 ,兩隻黃鶯啼碧浪, 一雙燕子逐東風。〕 , 想到李商隱詠〈柳〉 : 「曾逐東風拂舞筵,樂遊春苑斷腸天。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帶斜陽又帶蟬。],自然也想到唯美得迴腸盪氣的柳永〈雨霖鈴〉 :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 . . . 」 一想不可收拾,當然更要想到史詩般悲壯的〈採薇〉 :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 ,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當年我離家的時候,正是楊柳青青、柳條依依的春天,今日我從戰場歸來,卻是大雪紛飛一路白茫茫,家園安在否?" 詩經" 一課還沒教到"小雅" 一 ,她已經提前背到那裡了。想到遠征返鄉的戍卒哀歌,自然一步就跨到思念徵人的那首歌" 回憶" :春朝一去花亂飛,又是佳節人不歸. . . . . . 幾度花飛楊柳青, 徵人何時歸?" 」 

這種文字註定是陽春白雪曲高和寡,獨托幽岩展素心,只對解語花開懷綻放,只對知音者低吟淺唱。

孤傲的極致,便是孤絕。而孤絕的文字,可能已經無需讀者,只需一名讀者。在當今這個霧霾密布的文學長夜裡,簡媜為我們灑下了一片文學的皎潔月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2 06: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