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多倫多蹲監記之二

作者:polebear  於 2012-8-14 06: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評論

          (接上) 幾個黑人似乎永遠精力過剩,總是吵,,,,比較暴力.

          一個斯里蘭卡的小伙是盜銀行卡和信用卡帳號犯案,沾沾自喜自己的豐功偉績,從作案至被抓14個月,其間一天不歇的滿負荷工作,從銀行自動取款機上取錢,取滿上限再轉戰下一家銀行,馬不停蹄. 我給他估算至少搞到1-2百萬加幣,但警察抓不到他的錢,他早有準備被抓,名下沒有房產,銀行帳號.開著豪華型賓士,蘭波基尼,車主還不是他. 在五星級酒店搞聚會幾天,紅男綠女雲集,花費甚巨.因為抓不到他的證據,只判了不到一年,還可以享受政府的免費律師. 每次談起來,他都竊竊暗喜,反正出去了是被遣送回斯里蘭卡的,然後什麼都有了,1年的代價實在沒什麼,可以忽略. 他計劃去印度買一處大別墅,雇上大幫傭人,過上等人的日子.當然他的計劃里有多少虛構的成分不得而知.

         犯人的床上用品如床單,厚毛巾被,洗澡用的毛巾,內衣內褲等用不了的用,襪子是粗線織的,穿著很舒服,在外面買至少也要5毛加幣,但裡面隨便用,一天一雙的扔都可以. 實在浪費. 犯人的用藥全都免費, 每天都有護士推著醫療車挨個監倉按人頭送配藥,有些葯是很貴的,如糖尿病的胰島素,心臟病的葯,全都是政府開支.平時可以看電視,打撲克,聊天喝茶,在廳裡面散步或鍛煉身體.說起來裡面除了自由受限外,其他的條件還真不錯,有人管吃,,穿衣,醫療.不需花費一個銅板, 真是個不錯的退休養老的好地方.

         這裡真是個魚龍混雜的大染缸,以前常聽說,在監獄里好人變壞,壞人更壞,這次有機會親經親歷,似乎無不道理. 犯人們閑來無事,為打發時間,相互交流經驗,互取長短. 比如原本在外面,種大麻的沒有機會和盜卡的人接觸,賣毒的不會和槍案犯交往,但在裡面,一切重新洗牌,牛鬼蛇神都在同一個屋沿下生活,同一口鍋里吃飯,不產生 跨行業組合都難. 機會難得,原來想認識不想認識的人都在此,互通有無,交杯換盞,忙忙碌碌, 好不愜意.

         這裡也還是有潛規則的,犯人們也有等級之分. 和我同屋的印度人似乎是被壓迫於最底層的倒霉蛋. 他的獄齡2個多月,不太願意和人說話,總是靜靜的獨自坐在遠離人群的角落裡. 後來發現每次餐后他都要清理別人餐桌的衛生. 開始我以為這是新人必須要做的,主動要求承擔,剛拿到桌布,就被獄頭喝住,: 干麻你做這種下賤之事,無乃,還是把工作還給印度人. 他似乎挨過打,很怕獄頭.

         黑人是一個團體,總也不安靜,如是別的人種,早就成了眾矢之的,非打即罵. 但這幾個黑哥們如入無人之鏡,自娛自樂,很有表演天賦,很象經常可以在街頭巷尾看到的黑人在那裡搖來擺去. 沉下心來看,到也享受.他們很有攻擊性,常看到幾個黑人拖著一個白小伙進攝像頭的死角,拳打腳踢.被打者還不敢申訴.

        中年以上的犯人相對比較安靜,看書,聊天,散步或看看電視. 坐在一邊靜靜的,仔細揣摩這裡的一切,突然覺的好象電視劇越獄里的人物撰寫. …..有沿著牆邊走的念念自語的,有凶神惡煞獄霸, 有三三倆倆交頭接耳的,有寫信做畫的,有永遠不知憂慮的快樂黑哥們,還有一個極象片中的哪個精神病的人.

         監獄雖是戒備森嚴的場所,但還是擋不住各種違禁物品入內. 大麻是極為普通的,海絡因,K粉也從不缺貨,只是價格10倍以上高過外面,1克大麻在裡面可以賣到100加幣,是外面市價的15倍以上. 高額的利潤摧生出好多運毒進監獄的絕活,獄頭們即使人陷囹圄也可以操控….我極為好奇,反覆追問,獄頭到也不避,透露些許……..

         每天有40分鐘左右的放風時間,場地不大,600平米左右,可以打籃球或曬太陽.如果你有錢可以存在自己的監獄帳號里,每星期可以花最多60加幣訂購如洗髮水,小食品等.監倉里如有人違反獄規要被關禁閉,獄頭就因為打架被關了10. 但如有人舉報說丟了什麼東西,又查不出是誰人而之,就可能懲罰全體,全都被關進房子,一天不放出來.(未完待續)

         (接上)仔細研究監獄的建築,牆是用雙層8寸厚的水泥磚建的,門是超厚防暴玻璃加鐵板,窗戶也是超厚玻璃外面還被一塊鋼板遮蔽住90%. 「越獄片里的逃生通道是始於監房的洗手盆,我研究一番這裡的設計,頓開茅塞,那是忽悠人的,根本沒有可能. 消防噴頭在外面都是突出牆面且有一個小玻璃柱,但這裡都是內嵌式,沒有任何突出物可以抓到,門禁系統的線纜沒有一根能在外面看到,全都收到鐵管內或水泥牆體內. 感覺都是用銀子堆砌而成, 政府毫不吝惜花費,設計了一套很複雜的程序,處處讓你體會到自由被剝奪,尊嚴被羞辱. 其實手拷,腳撩,搜身,再搜身都是這套程序里的一部分,為的能夠讓人刻骨銘心,不要再回來.

         同車送監的一個白人大男孩,最多20歲的樣子,可能虐待女朋友被告入監,保釋條件2千加幣,他媽媽沒錢付,或根本就不想幫兒子,小夥子只能自己打工賺錢付法庭,即使這樣每次和他媽通電話后,都忘不了說上一句我愛你,媽媽」.  想起上海的母親因沒及時給在日本讀書的兒子零花錢,兒子從日本飛回上海,在機場就賞給媽媽 一刀的事, 感嘆真是不一樣的文化.

         這類的犯人應當不少,屬較輕的罪,監獄專為這類人開闢一個快捷通道,犯人們可以星期一到星期五在外面工作,打工,生活,周五晚上要回到監獄,然後周日下午出去.直到刑期滿.

         據說前幾個月有一個被判刑3個月的人,想不通,把自己弔死了,這以後,獄警每30分鐘進倉巡視一遍,每個角落都看,主要是查看淋浴間,馬桶間,攝像頭是看不到這些地方的.還據說每隔一段時間,獄警都要對監房的床鋪來個大檢查,看有否違禁物品,如打火機,在外面常用的一次性塑料勺在這裡都屬於被禁止的物品,因為塑料勺柄較硬,很容易被製成兇器. 獄頭總用辦法搞到,問其何來高招. 原來他利用去倉外清垃圾的機會,常有獄警買的盒飯帶著一次性餐勺,用后隨手丟進垃圾桶,獄頭再趁人不備收入囊中.有一次他興沖沖的告知,又搞了一把,問我是否要用,感覺很臟,婉拒.

           進去第二天,Shi32歲生日,早上一起來,另一獄頭(白人,26, 職務似乎小些,街頭搶劫,5年刑期),組織大家共唱生日快樂歌,還有人送包食物當禮品. 當晚他告訴我,今天是他生日很高興,要抽大麻慶賀一番, 嗚呼! 我雖是被控大麻罪,居然從沒見過真品,更不知道大麻的味道, 慚愧!....他讓我聞了一下,還是感覺茫然.

        經常看到有人用比如洗髮液的塑料瓶子裝飲料或牛奶喝,大惑不解,畢竟不是飲用標準的材料,有害健康,後來觀察,這也是無奈之舉,在裡面任何容器都是難得之物,沒得選擇,能有已是上上籤, 健康是溫飽之後才考慮的事.  入獄之初,只發了一個一次性泡沫塑料杯,刷牙,泡茶連用幾天,既黃又臟,給獄頭探尋能否得到一個新的,他面露難色,隔天給了一個礦泉水瓶子,細看應當被使用過很久了,感覺不潔,還是用那隻老舊杯子直到最後.那隻破舊不堪的礦泉水瓶在出獄的當天早上被我小心的放在桌上,自會有後來人小心的使用,傳承下去.

         活動廳里有三部電話可用,是對方付款的那種,一旦接通可講20分鐘, 接話方要付14加幣.簡直是槍錢, 還不能撥打手機且全程被監聽. 起初試著給朋友龍先生打電話,後來一想也不現實,誰會接一個讓你付14加幣的陌生號碼呢? 換成我也不會去接,除非他知道我的狀況.

          曾給獄方寫了和朋友通話的要求信,獲批但卻打不通. 接下來總是心急如焚,沒有辦法通知外界,誰來擔保你出去呢,沒有擔保人,將要在獄里住更久的時間. 獄頭在此時刻給與了重要的幫助,伸出援手用他的方式終於和朋友聯絡上了.

         剩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渾渾噩噩渡一日算一日,等待周二(7242012)上庭. 花了一個午休的時間,把整個事情的原委及憤怒寫在信紙上,以期在最短的時間裡讓律師明白事情原由.

         其實從來都沒有想過周二次出不去,畢竟不是自己做的事,心胸坦蕩,底氣超足.但同監的前輩們好心告戒且一人一調, 正調反調齊唱,時間一久,心裡邊竟然也七葷八素起來,其實每個人的案情千差萬別,結果也是沒有可比較性.憂前慮后,陡增煩惱.(未完待續)

 


高興

感動
10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卉櫻果 2012-8-14 09:57
長見識了~謝謝分享~
回復 浪花朵朵 2012-8-14 18:52
監獄里真是什麼人都有呀。
回復 貝可親US 2012-8-15 09:54
經歷是人生的財富…
回復 大馬鹿 2012-8-15 10:39
龍先生?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29 07: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