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公正的讀者

作者:水穿石  於 2012-9-3 02:2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讀書俱樂部|通用分類:自吟自唱|已有2評論

關鍵詞:周立波, 批判性閱讀, 電視

前一篇讀書日誌《顏色和性格》里,我粗略地談到如何利用讀書開闊視野,提升幸福指數,現在繼續說說這個話題。

上海台很受歡迎的電視節目《一周立波秀》中有 一期談家庭問題的節目,主持人告訴我們這樣一個故事:一對婆媳關係相處得非常融洽,可就是因為看了《婆媳大戰》電視連續劇,關係急劇緊張,因為婆婆總向著婆婆,媳婦總向著媳婦。兒子本來可以一直享受到兩個女人的關愛,這個電視連續劇卻搞得他成了風箱里的老鼠——兩頭受氣。這裡的主要問題是如何觀看《婆媳大戰》這齣戲。難道我是婆婆,我就向著劇中的婆婆,或者我是媳婦,我就支持劇中的媳婦嗎?聰明的觀眾顯然不會這樣「身份用事」。這對婆媳恰恰都犯了這個毛病,在觀看時都向著劇中和自己身份相同的人物,結果,電視劇看完了,她們和諧的婆媳關係也完了。

因此,在看電視電影,聽故事,讀書時,最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中立者的態度,就好比你是一個法官,有冷靜的頭腦,清晰的正義感和耐心的聽者的態度。這樣的觀眾或讀者的心態是開放的,海納百川的,不會因為劇中人或書中的人物和自己相同就接受、肯定,不同就排斥甚至不恥。周立波故事中的婆媳在生活中能做到互敬互愛,她們應該都是好人,但他們卻都不是好的讀者,結果嚴重影響了他們的生活質量。

加拿大印第安人作家Thomas King有一篇名叫「The Borders「的短篇小說,說的是一個8歲的小男孩陪媽媽開車從Edmonton去看在美國鹽湖城工作的姐姐。整篇故事沒有曲折的情節,就是描述他們過海關的經過。美國Sweetgrass海關官員要求他們申報國籍,但每次媽媽都固執地堅持說他們是Blackfoot人。小男孩著急地說,他們是加拿大人,可是海關認為他的話不算數。去不了鹽湖城,他們只好回程,可是在加拿大Cutts海關又發生了同樣的事情,媽媽還是堅持說她是Blackfoot,就這樣他們被困在邊境停車場一夜,成了無國無家的兩母子⋯⋯

結合我們每個人都有的入境經歷,我們絕對不會象這個媽媽一樣。如果是我,我也一定會滿臉堆笑地跟海關官員說自己是加拿大人。但我們是不是就簡單地做結論,說這個媽媽愚蠢、死腦筋、甚至神經病呢?如果這樣,我們就犯了前面那對婆媳的錯誤,成了不公正的、不明智的讀者。我們應該想想, 書中的媽媽為什麼是這樣一反常理?什麼樣的社會、歷史和文化環境造就了她這樣的人物? 於是,我們知道,祖祖輩輩居住在Alberta、Sascatchwan、Montana一帶的Blackfoot人因為歐洲殖民者的入侵喪失了自己的家園,他們的土地後來被美加的國界線一分為二,作者正是通過塑造這個看似愚蠢、固執的媽媽形象讓讀者回顧、反思北美的殖民歷史,讓我們重新審視北美繁榮背後Blackfoot以及其他印第安人民付出的慘重代價。相反,如果我們 堅持認為這個媽媽腦子有問題,我們就錯誤地把自己的標準放在了第一位,讓它成了我們的遮眼罩,我們雖讀了書,卻看不到新的東西,無法對世界有新的認識。 我們不要做這樣的讀者。

想一想,你有類似的觀眾/讀者經歷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2-9-3 02:34
是的,樓主的點名點到我,我也有,小學那時,一篇課文我記得是《少奇的毯子》,說得是劉主席戰爭年代深夜為警衛員蓋毯子。我當時好感動。從此對黨和國家領導人產生了聖者崇拜的心理。
回復 水穿石 2012-9-3 05:25
感動是一種美好的審美體驗,我希望多點看到可以讓我們感動的文藝作品,電影電視也好,繪畫音樂也好,小說傳記也好。但總裁判說的應該是我們兒時對文學的接觸多數是填鴨是的,書喂我們什麼,我們就吃什麼。我想更重要是批判性的閱讀,也是那個婆婆和媳婦沒有做到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3: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