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英語笑話和在外國生活的笑話 曹小莉

作者:shirleysaq  於 2018-6-8 14: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生活中的英語笑話       曹小莉  


一天和我丈夫蘇阿冠回憶起人們在英語上遇到的一些不太懂的辭彙而鬧出的笑話,以及我自己和周圍人出過的洋相,不覺哈哈大笑起來.

他講起剛剛自殺身亡的諧星羅賓威廉斯在七十年代出演的,令他一舉成名的電影,他飾演一位外星人,英語當然不是第一語言,他和一女孩談戀愛,約會當晚去看電影,「CAN YOU PICK ME UP」,女孩問。(你能開車接我嗎?) 這個男孩當場就把她舉了起來。

 八六年第一次投資。有人來看我們的出租房,房客說「LET ME SLEEP ON IT」(容我再想想看)我馬上讓這人看看床墊的名牌招牌,說這個床墊子質量很高,不是很軟的讓人睡著腰疼的那種,我還真心誠意地向他推薦,"你可以躺上去試一試"。阿冠和房客相視而笑,我有點不解,試試不就行了嗎,為什麼不好意思。

一天某東歐房客在我家看電視看得很晚也沒有起身告辭的意思,阿冠開玩笑說,DRIVE HIM OUT.(把他趕走吧) 此人聽了很開心,說你看阿冠DRIVE ME HOME (開車送我回家。)

 

有一年一位嚴肅拘謹的中年女幹部因公出差,在我公寓短住半月,拖著大行李箱提前一小時到達,我還沒趕到。一位加國男性房客恰巧回家,看她行李繁重,就為她開門為她搬了一張椅子在門廳里小坐,問了一些她沒怎麼聽懂的問題,見她臉紅的厲害,房客不知所措,又給她端來一杯咖啡壓驚,後來此未婚或是失婚女幹部感激不已,幾次向我打聽此男背景,我因為不住在那裡,沒有任何觀察或信息,也沒有多想。此嚴肅女幹部苦於語言無法交流,就試著送些禮物給鄰居,每次都含羞脈脈,欲言又止,其實是茶壺裝餃子,倒不出來,鑒於無法交流,男士為表感謝,有一天就在公開場合在她的手背上輕吻了一下,以示謝意,這可觸動了她的奔騰情感,她猜想這是一種類似求婚的暗示,馬上通過一個溫哥華同事探求男房客的真實意圖,得知完全沒有這樣的意思,她心中勃然大怒,以為此男玩弄她的情感,要吃中國人的豆腐,可是也無處無人申述,那個男士好像一無所知,一如既往,見面親切打個招呼,這就更加傷害了她的自尊,帶著對加拿大男人作風不嚴謹不嚴肅的極壞印象,帶著對溫哥華這一次旅行的創傷,她如期回到了祖國,許多年之後,我聽說她依然和以前一樣單身,職務倒是提了幾級。

這令我想起幾十年前的一件趣事,差點沒影響到中美民間關係。在課堂上,一位美國外教,年齡不小,愛開玩笑,上莎士比亞戲劇課時,向大家表演古代英國人怎樣求婚,他抓住一位女學生的手,半跪在地上,Ask her hand 之態,後來女生向學校當局哭訴,說老師當眾羞辱了她。後來同學私下笑談,要是此教師不是六七十歲,而是英俊小伙,她還告狀嗎。

還有一次,一位住在友誼賓館的紐約來的黑人女教師讓我先生和我為她調解一件她莫名其妙的事故,原來一位男服務員要求她正式為自己證實清白,也是哭哭啼啼,弄得她不知所措,原來在餐廳里她當著外國教師和其他服務員,對他說了一句,you little rascal。後來他翻了字典並求教他人,直譯是「你這小流氓」,可憐這個二十幾歲的年輕服務員尚未婚配,這會影響他的政治前途,成為人生污點,還有哪個女孩會嫁給他。後來我們正式為他調解,這個英語本意是「你這個小淘氣鬼」,是長輩對年輕孩子的昵稱,從一個受人尊敬的資深美國年長教師的口裡說出,一點惡意一點攻擊都不存在,我倆還特地找到賓館領導,用中英兩國語言的互換講通了這個誤會,從此服務員的臉上有了笑容,思想疙瘩解開了,還成了這位教師的好朋友,發奮學習英語口語,壞事變成好事,皆大歡喜。 

 多年前一個討厭的北京女人(一下飛機就以朋友的朋友來找我幫忙)來看房子,占著她是中國人,沒完沒了地討價還價,給了她好處之後,又提出能不能給她換成雙人床,滿足了要求之後,又說她身上沒帶錢,定金也沒付,都是中國人,又是朋友介紹來的,我就沒有堅持,完全相信了她。她又讓我介紹賣車子的熟人給她,說她立刻要買車,初來乍到,我這麼好心,一定會托朋友幫她,恨不得說的像「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那麼真摯動人。幾天後賣車的朋友來電說,這個女人拿他當計程車司機,連接帶送,一通到處遛,看了各類美國車,看了大車看小車,查了新車找舊車,順帶請他求他自己熟悉了溫哥華本那比列治文三個地區的繁忙地段,謙虛地說一旦買下車來,馬上上路有點膽小,請我的朋友多多包涵,教一教在溫哥華開車注意事項,幾天後渺無音信,朋友打了無數電話后找到她,她說對不起我剛買了一輛日本車,可是我朋友明明是賣美國車的,你要是想買日本車,事先要說清楚,別利用人家到處玩到處轉來熟悉大溫環境,這不拿他開涮嗎?這位公子也不是能吃虧的主,怨聲載道了好一陣,來前是上海文學的編輯,自費留學,八九后落魄加拿大,本人心高氣盛,一表人才,是個高幹子弟,除了怕老婆外,什麼都不怕,為了謀生,才忍聲吞氣,隨叫隨到,賠了時間,賠了汽油,還陪著這位據他講看著都疙里疙瘩的女人,由她指揮著從東到西,從市中心到遠郊區一通亂轉,一分錢也沒掙到,被耍了好幾天,氣憤難平。

我把房子空著等了這位女士十天後,她開著新車來了,對不起,SHIRLEY,我碰到一個熟人,他讓我住在他家,不好意思拒絕人家好意。。。不是舉目無親嗎?怎麼熟人也有了,我沒好氣地對我的管理員說「SHOW HER THE DOOR」。(讓她滾蛋)這管理員是東歐人,看到此女的表現,也不耐煩地說,「SHE KNOWS WHERE  THE DOOR IS.」 (她知道門在哪裡,言外之意我才不管她呢,可見這老兄英語也不成,光從字面上理解了。)這女人也不知就裡,連連回答YES, I KNOW WHERE THE DOOR IS. 」 (我知道門在那兒,不用麻煩你們送了.)她因為半通不通,根本沒明白我說的意思,還以為真的要護送她出門去呢。我們的管理員來自南斯拉夫,家不差,也有落魄江湖,落水鳳凰不如雞之憤懣,本來是工廠廠長之子,警察局長之外甥,自視甚高,這女人看完房子后,我讓她搬家前和管理員聯繫,給了她電話,誰想她竟然也麻煩了這管理員,打電話來請他陪著出主意買額外傢具,理由是管理員知道房間尺寸是多大,可以幫她丈量一下。後來管理員也向我埋怨,說看她一見面和我這麼近乎,以為是我家朋友,不好意思推脫,耽擱了自己一下午功夫,在店鋪里看她討價還價,這位剛下飛機不久的女人還向他解釋顧客就是上帝的西方理論Customer is God,他說自己要是店主,就會讓她出去,自己當上帝去吧,不伺候。最讓他忿忿不平的是其女長的太丑,他陪著此人去傢具店覺得很丟面子。我說要是漂亮一點的呢,他說那還起碼心情愉快些。

 後來我的北京朋友來訪,我問起他這位熟人朋友有多親近,他說只有一面之交。在一個朋友的聚會上,她說馬上要移民加拿大,到處打聽有沒有人有朋友在溫哥華,這樣她就有了我的電話.當天晚上這位女人就要求搭他的車回家,不是順路,而且已經凌晨,我的朋友就載了她一段路,然後見到滿街的計程車就和她告別,讓她叫車回家,沒想到得到了一句可笑的評語你不是美國留學的嗎,怎麼這麼沒有紳士風度,還不把女士送回家。我的朋友嘆息不已,怎麼這時就不想著美國人是男女平等的。他說自我感覺真了不起,怎麼就不懂得自己先照照鏡子呢!」不是窈窕淑女,還盡想著君子好逑。

可能是學了一句英語「Lady first",一些女人們就以為自己來到西方就無往而不勝,所有男士都會把她們奉為貴婦人,時時處處為她們竭誠服務,殊不知西方男人以貌取人,多少顏值配得上多少殷勤,算的比東方男人還精呢。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熊先森 2018-6-9 04:00
"八六年有人來看我們的出租房,房客說「LET ME SLEEP ON IT」。(容我再想想看) 小莉馬上讓這人看看床墊的名牌招牌,說這個床墊子質量很高,不是很軟的讓人睡著腰疼的那種,我還真心誠意地向他推薦,"你可以躺上去試一試"。阿冠和房客相視而笑,小莉不解"

------------這一段說的到底是「我」還是「小莉」?
回復 shirleysaq 2018-6-10 02:09
謝謝,已經改過來了,我就是小莉,小莉就是我,繞了點彎子,把自己都繞糊塗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4 10: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