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匈牙利布達佩斯一周掠影 曹小莉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至二十六日

作者:shirleysaq  於 2017-7-7 14: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旅遊歸來|已有10評論


匈牙利布達佩斯一周掠影 曹小莉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至二十六日
2017-05-31 曹小莉 
二零一六年五月下旬來到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我們在這裡度假一周,這是一個讓我驚艷的雄偉城市,充滿了歷史滄桑,一百多年前的奧匈帝國,一個當時新興的歐洲帝國,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才解體。兩次世界大戰她都是輸家,喪失了大片國土。
從小就聽說過五六年匈牙利出現一個裴多菲俱樂部,反革命集團要推翻社會主義陣營,文革中被一再渲染告誡,「裴多菲反革命俱樂部」這個名詞連中學生都耳熟能詳。
據說中國五七年的反右也是吸取了這場教訓,才把幾十萬知識分子打入另冊。來到西方國家生活幾十年,逐漸了解到蘇聯「老大哥」鎮壓控制東歐各國的片段零星歷史,但畢竟對這些國家了解甚少,現在由他們國家人民書寫的講述的真實故事,以排山倒海的氣勢,進入我的視野,衝擊我的心田。


我們到了酒店后馬上在陽台上看到這個教堂,夜晚時分閃著金光。
早晨醒來窗外的教堂又沐浴在陽光下,我們準備去附近小店買些食品,順帶了解一下普通人民生活實況。
從倫敦轉飛機到布達佩斯只有幾個小時,我們的一個箱子不見了,機場小姐非常客氣地說,可能沒有到達,常見現象,我有些憂慮了,聽她安慰說這樣的事情常常發生,但國際旅客很少丟過行李,二十四小時內一定送到我們的酒店,我半信半疑給了她酒店地址。沒衣服換,早晨起來先買些食品吧,我們住的地方有廚房,冰箱爐子微波爐,洗衣機乾衣機,每天有人來打掃,這樣的旅行安排如同家外之家,HOME AWAY FROM HOME.非常舒適不必天天去飯館。
沿著濃蔭走出去,非常安全愉快的感覺,酒店附近是居民區,面對一個綠地公園,正是五月中下旬,美麗的春夏之交,有鳥兒在枝頭鳴叫。
東西不貴,一美元可以換當地貨幣兩百八十福林。貨品價錢都是成百上千,挺嚇人的數字,習慣了就好了。沒買什麼東西就花了八千塊,和美國加拿大相比,匈牙利人的生活水平不高,工資平均每月五六百美元,我看到老人們提著籃子或塑料袋,或是推著自行車去買菜,老頭們穿著整潔的舊式西服,帽子上有的還插著羽毛或花,老太太穿著碎花連衣裙,有的戴著方頭巾,或系著一條絲巾,衣著打扮很傳統很保守,但比我經常看到的北美人更注重服飾,沒有什麼人穿著汗衫短褲光頭赤腳就上街的。
本地盛產的紅酒,看著八百一千的,其實只合美元幾塊錢一瓶。
酒店附近的教堂,人們放上花園裡採摘的鮮花置於耶穌受難塑像下面。
所住酒店正在舉行著一個簡單婚禮。
我們乘公車到市中心看看,街上的噴水池有典型的人體塑像,受希臘神話或者義大利文藝復興的影響,或是聖經里的人物故事,和西歐國家沒有什麼不一樣,看來幾十年無神論的共產主義統治並沒有把這些藝術剷除。
年輕人在草地上聚會野餐,建築宏偉,城市很有氣魄,如果刪去人像,這個街景就像歐洲的油畫,可能是這些婆娑的樹影造就。
走向大教堂的婚禮隊伍。
在布達佩斯市中心最著名的大教堂前面,又見到另一對新人,親友們集體合影,一天之內見到三次婚禮,三個五月新娘。
新郎高大瀟灑,新娘甜美動人,親友都來祝賀。
街上年輕人美麗的背影
我們逛街回來,行李已經在等著我們了,真是喜出望外,機場和酒店服務人員英語都很好,文質彬彬,有求必應,對匈牙利的民情頓時有了很大的好感。
買票可以到教堂最高處觀賞城市和多瑙河。
高處看全市風光,雄偉的建築群
我們剛從這座大教堂出來,準備嘗嘗匈牙利食品。
建築氣勢宏偉,可窺見多瑙河畔幾百年前就有大都市風範。
坐下來嘗嘗匈牙利食品,這是有名的牛肉濃湯,可能餐館處於最好地帶之一,價格比較貴,加上我們又額外慷慨地付了百分之十五小費,幾個年輕侍者都特別高興。歐洲人不用付小費的,可是北美的習慣要付,他們很殷勤友好,不付小費我們心會不安的。
這是一盤土豆炒肉片,我們還訂了本地的啤酒,加上遊覽匈牙利必嘗的本地特色牛肉濃湯,很樸素的消費,一共花了一萬多福林,加小費合計四十多美元,主要是在昂貴的旅遊中心區域,後來我們在其他地方吃飯,價格幾乎減半。匈牙利的物價比起後來去的瑞士奧地利要便宜很多。匈牙利的甜點蛋糕也美味非常,每天我們都品嘗不同類別的小點心,走很多的路,不必忌口的。蔬菜和水果更是每日購買新鮮的,在路上保證牛奶乳酪肉類堅果,至少一頓自己製作。
溫哥華一位來自布達佩斯的舞蹈朋友告訴我們匈牙利舞特別漂亮,音樂出色,我們這次在布達佩斯買票看了一場著名的民族歌舞,又聽了一場音樂會,名不虛傳,他們的舞蹈音樂中有吉普賽元素,熱情奔放,浪漫而帶野性,能激動你的心,令你也想動起來。看著這些廣告也禁不住要去觀賞呀,果然名不虛傳。
我們還去了一個本地的活動中心,觀賞和參與了他們每周幾次的晚間舞蹈音樂聚會,每人只交幾塊歐元,可以參加四個多小時的活動,唱一會歌,跳兩小時舞,再聽音樂唱歌,再跳舞,節奏很快,舞蹈很美,主要是退休人士,會講英語的一位工程師告訴我們布達佩斯藝術氣氛很濃,可以玩的地方很多,他們經常跳舞健身,身體都保持的很好,心情也十分快樂,對目前的生活非常滿足。他們先是聽音樂,然後跳舞,音樂演奏家們也是來跳舞的,跳累了再唱歌聽音樂。
他們的音樂節奏感很強,很多舞蹈需要高速旋轉,想一想在音樂中這麼玩一晚上,對健康多有好處。我們在溫哥華經常跳歐洲鄉村民間舞,聽著這些音樂就可以從容加入款款而舞,這也使得我們能言語不通也能參與當地的歌舞活動,舞蹈和音樂就是連接的紐帶。
這是兩個舞蹈教師,很帥很漂亮,尤其是跳起來的動感,比照片傳神,他們歡迎我們加入一起跳舞。
餐館酒樓前的樂隊,正對著多瑙河。晚上沿著河邊散步,夜景迷人,酒吧餐館游輪燈火輝煌,五月下旬,很多年輕人坐在河邊唱歌,有的還在酒吧旁的空地跳舞,音樂聲蕩漾在春天的空氣中。
河畔餐館酒吧林立,河中停泊著豪華奢侈的多瑙河游輪,連接歐洲幾座著名城市的河上游輪首站就在布達佩斯,充滿了世界遊客,可見這無煙工業將給匈牙利帶來巨大經濟利益。
聽說這個國家九十年代最先允許中國人來自由經商,簽證很容易,有一年我和一批溫哥華老三屆知青聚會,一共十幾人在座,竟然有三位都曾經在布達佩斯擺過地攤,據說都在英雄廣場旁邊,兩位北京人一位天津人,熱烈地談論著當年的心路歷程,其中一位還趕到莫斯科去見證蘇聯政變。其中韓宗京寫下的「我在匈牙利擺地攤」以及「見證紅場巨變」,栩栩如生,郭五一也舊地重遊,和朋友開車幾次遊歷歐洲數國達幾月之久,出版旅遊書數本,他也寫過匈牙利,都被我編輯進溫哥華老三屆知青博客中。
聽著同輩人這些近乎天方夜譚的故事,我十分神往,現在自己也來到了這個國度,但覺得和他們形容的不太一樣,顯然比二十多年前富有多了,那時據這哥幾個形容的很凄慘,沒什麼像樣東西,人民搶著買中國製造的羽絨服,什麼都能賣得出去,韓兄得意地說,一件中國羽絨服就可賺幾十美元,很多中國人都在此淘到第一桶金。現在我看到名牌商店林立,和國際社會很接軌。
晚上我們買票乘坐多瑙河上遊艇觀看兩岸宮殿城堡,費用包括音樂伴奏晚餐酒水果汁糕點等。
兩岸是輝煌的宮殿教堂,不比巴黎的塞納河遜色,我們也在巴黎遊船上觀看過塞納河兩岸,還在德國的萊茵河上泛過舟,也曾在瑞士和法國之間的日內瓦湖上觀看兩岸的不同國旗。在魁北克勞倫斯河上觀看紅葉滿山,在密西西比河岸邊的三百年前奴隸莊園參觀,在碧詩省的菲莎河垂釣,遙遠的記憶中,在長江江輪上看朝陽,在延安延河畔迎送落日,贛江上唱著少年之歌,珠江邊。。。。"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站在船外,任微風吹拂,軟發飛揚,蘇軾的大江東去,此刻迴響耳畔。我們這一代人,短短的幾十年,上下起落,下到農村,走出國門,什麼時候,夢中也未想到有這樣一天,可以遊走地球上這麼多地方,以前是背頌默記的地理知識,今天成為眼前的一條條河流,一座座宮殿,一個個國家。。。

小樂隊奏起了藍色的多瑙河,人生能有幾回這樣的夜晚,我們情不自禁地隨音樂跳起快三步華爾茲舞。如此銷魂,不負此行,此情此景終身難忘。從那以後,每當這段流傳百年的樂曲響起,我都會沉浸在那一個美妙的夜晚回憶中,音樂的神奇魅力,她總是把人生曾經經歷的時刻再現,這種精神財富將跟隨我終生,和物質財富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m5xj1_jcKw
宮殿在夜晚閃爍光華。
夜晚乘地鐵或者汽車回酒店,四通八達,票價很低,一周才幾十美元,可以任意乘地鐵汽車河上擺渡輪船短途火車。我們持英國護照,在一些歐盟國家,七十以上免費,蘇阿冠交通全部免費,我還要過幾年。
現代化的地鐵站,四通八達,非常安全,我們出門較遲,晚上很晚回酒店,春夏之交,氣候宜人,背著雙帶肩包,帶著相機地圖和信用卡,少量當地錢和一些歐元,就所向披靡了。
聽朋友韓宗京不止一次提到他們剛出國門時在匈牙利只吃得起一種大餅,俗稱」爛狗屎「,味道很不錯。那天在地鐵突然發現這個像披差的大餅,蘇阿冠叫了起來,LANGOS,不就是爛狗屎嗎,趕快買一片嘗嘗!
最大的自由市場里,琳琅滿目,都是個體戶。我買了一瓶本地產的蜂蜜,一公斤才合美元四塊錢,每天我們都沏泡綠茶兌上蜂蜜,旅途上注意上火,經常在外品嘗中歐食物,味道偏咸油重肉類為多,總是不能忘了每日一頓自己做飯,補充蔬菜水果綠茶紅酒這些基本保健食品,因為自己有廚房可以自我調配。過了匈牙利就要隨團遊歷德國瑞士奧地利捷克等國,就要頓頓在餐館吃飯了。
很熟悉的頭巾花色,蘇聯和東歐一帶的特產,我也有一條紅花的,是朋友多年前在莫斯科買的送我的禮物。
又是似曾相識的帽子,五十年代中國小男孩帽子也有仿造這種式樣的,蘇聯紅軍帽。
我們隨意搭乘汽車來到郊區,很多新建居民樓房,到處轉到處走,餓了就找個小餐館,體驗老百姓的物價如何。
見到一個陵園,也好奇地去進去參觀參觀。
宗教氣息很濃,到處是十字架和聖母像,外面有鮮花店鋪,也有鮮花攤位,便於人們進來之前購買
我們還乘坐多瑙河上擺渡遊船到了很遠的地方玩,一幢幢公寓大樓矗立,綠地樹蔭環抱,有開發商的廣告,我沒有時間去了解房價,只是好奇地在附近散步和觀察,配套的商店和藥房電影院超級市場汽車站都在附近,我們在停船碼頭又看到LANGOS大餅, 有甜的,也有加上奶油乳酪的,的確物美價廉。




















*
乘渡輪沿著多瑙河遊覽,觀看兩岸風光,感受城市和近郊風情。
多瑙河心的島上是一個供遊人休憩的長長的公園,可以跑步健行散心觀景,種有各種花卉草木,我站在島上觀望對岸佩斯燈火。2014年好萊塢大片"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布達佩斯大酒店"就在這座島上,我們在夜色朦朧中瞻仰其建築,更顯氣勢非凡。
我們參加了幾次本地辦的步行講解團,人們從世界各地來的,每次兩三小時全是走路,需要一定體力,更需要英語溝通能力。各國遊客聚集一起,有問有答,臨走前頭腦里裝了很多新學知識,也增添了許多書本上沒有的本地軼聞趣事,一般要每人付十到十五美元或歐元來作小費,非常值得借鑒的旅途經驗。
他們總說我們曾是世界上的強大國家,不幸總是跟錯了隊,跟錯了人,喪失了領土,國家變窮,現在成了一個小國,但我們的歷史值得自豪,我們的地理優越,我們的人民努力,小國經濟也很容易崛起。
儘管有些悲催,我還是看到這個國家的國民具有的底氣,他們酷愛讀書,文化水準很高,美國兩位著名教授用三十年時間研究美國各族裔每千人中的百萬富翁比例,匈牙利人名次是第三位,由此可見一斑。這本書長期在我床頭,書名就叫「The Millionaire next door." (隔鄰富翁)
跟著年輕的導遊爬上山路,這是布達城,我們住在佩斯,由伊麗莎白大橋連接兩座城市,伊麗莎白女皇就是茜茜公主,奧地利皇后,後來也成了奧匈帝國皇后,是匈牙利人民至今喜愛尊崇的人物。布達城高處有她的宮殿。心情真好,遊山玩水,學習歷史,擴展視野,夫妻有共同興趣,還有體力能夠參加步行講解旅行團,無比幸福。
布達城半山腰中有非常漂亮可以眺望多瑙河以及對岸風景的房子,嚮導說太貴了,不是拿五百到八百美元一月工資的普通匈牙利人能奢望的,有人問大概合多少美元,小夥子說要二十多萬美元。我想起三十多年前,溫哥華的昂貴地帶也是接近這個價錢,二十多萬一座獨立房,也不是一般人能奢望的。看看今天,二十多萬在溫哥華連一個一房一廳的小公寓都買不到,但願這樣的通貨膨脹別發生在這麼樸素的國度,但誰知道呢?北京上海人也沒料到房地產價格的巨變。布達佩斯這麼美物價也不高的地方,總有一天價格會被催起來的。
從水管里打開的水就可以喝,嚮導說絕沒有問題,這一點我沒有想到,在以後的幾個國家也是一樣,公園裡都有供遊客的取水處,為了保險,我們沒有試過,旅途上保護自己的健康是第一位的。
布達高處的漁人山,名勝之一。
多瑙河兩岸的兩個城市,布達和佩斯,都很宏偉壯觀合在一起稱為布達佩斯,在連接十個國家的多瑙河中段,被譽為歐洲最美麗璀璨的明珠。
布達這邊的宮殿,陽光下大理石爍爍生輝。
聚精會神聽著那些久遠的故事,嚮導們都很敬業,他們需要英語,體力,口才,知識和獨立見解,他們每天向全世界到來的遊客講述發生在這裡的故事,還要回答很多專業的問題,來參加的人很多都見聞廣博,喜歡提問。
這個紀念碑建成不久,上面是邪惡的德國法西斯怪獸,下面是匈牙利人民,表示他們被德國征服受難,導遊說一些受害者在此抗議,他們說這不是全部事實,匈牙利政府二戰時與德國結盟,德國佔領時間很短,對猶太人的大量迫害是匈牙利本國人。
所以在碑前有很多抗議示威的張貼物,很多被迫害致死的猶太家庭血淚控訴照片。抗議的圖片用種種事實說明不是德國人動的手,他們只是短短地佔據匈牙利,匈牙利的人民出賣了自己的鄰居和國人,因為不同的信仰和宗教,還有大量的嫉妒和仇恨。
一位英國人盡一己之力救助了很多猶太兒童,近幾年世界才知道,這是人性的光輝,良知的美德。
這是蘇聯紅軍紀念碑。嚮導說,考慮到蘇聯紅軍的確於希特勒鐵蹄下解救了很多歐洲百姓並死傷巨大,二戰中作出巨大犧牲,匈牙利保存了他們的紀念碑在首都,但其他前蘇聯的塑像全部請走了,放在郊區一個荒涼的地方無人問津。我們決定一定要去看看,地方很遠,很少有普通遊客去,嚮導說如果想了解匈牙利二戰之後的社會和歷史是如何被蘇聯影響和支配的,就一定應該去看看。那裡還有一個展覽,圖片和文字眾多,資料完整,再現了一九五六年震驚世界的匈牙利革命,旨在去斯大林化。我倆準備第二天就自行前往參觀。
美國總統里根是匈牙利人尊崇的世界領袖,他不遺餘力地反對共產主義,這是街上他的塑像。他深受美國人民和東歐人民懷念,我讀了里根兒子寫的一本回憶總統父親的書,里根的父母是普通愛爾蘭移民後代,生活貧苦,里根十幾歲時當過游泳池救生員,還是他媽媽向負責人請求,"給這個男孩子一個機會吧,他很盡職,夏天需要這個工作掙點錢." 里根晚年患了老年痴呆症,他告別政壇的最後一封信可以列入世界上最感人的篇章之一
他在前共產主義國家也受到空前的敬重,他那著名的一句話,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 (戈爾巴喬夫先生,拆掉這座牆吧!) 至今仍響徹在許多前東歐人民的心裡.
在匈牙利首都的廣場上,我照攝下里根塑像,當地導遊又一次向旅遊者介紹里根的名言: We welcome change and openness; for we believe that freedom and security go together, that the advance of human liberty can only strengthen the cause of world peace. There is one sign the Soviets can make that would be unmistakable, that would advance dramatically the cause of freedom and peace. General Secretary Gorbachev, if you seek peace, if you seek prosperity for the Soviet Union and Eastern Europe, if you seek liberalization, come here to this gate. Mr. Gorbachev, open this gate. 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 
一九八七年六月,里根在柏林牆前對蘇聯總書記喊話,一九八九年十一月,柏林牆被推倒,東歐巨變.
在里根的銅像附近是一座小橋,橋上站著納吉的銅像,他面向國會大廈,一九五六年他被指控為匈牙利反革命後台,一九五八年被蒙上雙眼處死,頭朝下被埋進土坑裡。人們現在無比敬重地紀念他,認定他是真正的愛國者,由於時代的局限,他直到臨死之前還是一個共產主義的信奉者,但他看到斯大林的專制,不願自己的國家追隨那樣的道路.嚮導給全世界來的參觀者講解五六年匈牙利革命和納吉的悲劇.
」匈牙利裴多菲反革命俱樂部」,幾乎在我剛剛步入中學,天天要上的政治課上,就聽說過這樣唬人嚇人的名字,以及」衛星上天,人頭落地」的無休止的說教,很高興今日能以自由之身和自由心靈,了解世界上發生的大事件,聽聽那些經歷了變故的國家和人民是怎麼想的,親眼看到發生世界大事的這些地方.    
站在納吉像旁邊,不由想到中國不也有無數的人被冤枉以致被整死嗎,尤其在匈牙利革命被鎮壓后的第二年,尤其在罪惡昭著的文革期間。
多瑙河畔的猶太人鞋子,一九四四年他們在這裡被射殺,鮮血染紅河水,有一部著名電影可以找來看看,Sunshine,四代人的故事,以布達佩斯作為背景,極具文化品位,盡顯歷史殘酷現實和人性的美醜。
一位當年瑞典駐布達佩斯外交官沃倫伯格,親眼見到槍手射擊無辜平民,就在市中心最風光如畫的多瑙河邊,鮮血染紅了河水,他用自己的外交家地位,救下九萬七千猶太受難者,戰後被蘇聯紅軍帶走,不知所蹤,死於秘密囚禁。至今匈牙利人民,尤其是全世界的猶太人尊崇他紀念他,才想起我曾經把溫哥華猶太人紀念瑞典沃倫伯格和日本外交官杉原千畝的場景寫過報導,也翻譯了他們的事迹為中文,至今還留存在猶太人辦的網站上。過幾天我們會去維也納,中國外交家何鳳山也不顧後果和自身安危,為奧地利猶太人簽發了幾千張生命簽證。我相信善有善報,我信奉善良,這是人類的起碼良知。
一個電影叫「sunshine」,描寫四代猶太家庭在布達佩斯的歷史,藝術性思想性都很高,我多年前看過兩次,無法忘卻,從奧匈帝國演到東歐社會主義集團破滅,曾爺爺為帝國賣命,受到皇帝寵幸,可是帝國崩潰,爺爺曾做到全國的大法官,卻受匈牙利幕僚排擠,父親是三六年奧運會金牌擊劍冠軍,幾代人都出類撥萃,同時認為自己是真正匈牙利人,還是不斷受當地人歧視,父親甚至聽從教練勸導換了姓氏以便為匈牙利在世界增光,他們很有錢過著貴族式的生活,美麗的匈牙利姑娘搶著嫁給他家兄弟,可是納粹一來他父親被活活在寒冬被冷水澆身,成了冰棍活活凍死,他的兒子目睹一切卻愛莫能助。
在三六年柏林奧運會上,一個美國猶太人曾勸他去美國,因為希特勒上台,歐洲政治氣氛在改變,而這位忠貞的愛國者認為自己家族世代居住在此,就是真正的匈牙利人,那位美國人告誡他說,你永遠不會成為他們中一員,不幸而命中,他死在匈牙利納粹分子手下,而且是當年最嫉妒他的同學之手。接著第四代被蘇俄革命煽動,捲入政治,迫害過他人自己又被迫害,最後影片結束時他說,我們不再為什麼帝王,領袖,國家,榮譽而活,我要為自己而活……
前不久在溫哥華的一個小型聊天會上,有人說很多猶太人後代不會再回到匈牙利波蘭這些傷心之地,他們父輩四五年九死一生從集中營出來后,回到家鄉有的人還是被鄰居殺死,因為怕他們回來討要房屋財產。
我們走在一座豪華像宮殿一樣的房子面前,嚮導說這曾經是猶太人的資產,可是他們全家都被遣散,死在集中營里。一九四四年十個月中,有八十萬匈牙利猶太人被送到波蘭死亡毀滅營中,我們被帶去參觀城中的猶太大會堂,這曾經是全歐洲最大的猶太會堂,嚮導說猶太人歷史上對布達佩斯的貢獻極大,是繁榮這座城市的重要經濟力量,今日一切隨風所逝,我耳邊想起溫哥華兩位匈牙利猶太老人講過的話,有生之年絕不回去,他們的父母都死於那裡,他們不會忘記,也不會原諒。


身著民族服裝的女士用英語為我們指路,我們參觀過市內大學,自由市場,多瑙河旁雕塑,展覽館之後,要乘坐長途汽車去郊外,看看馬列斯大林的共產主義運動展覽館,不知遠道旅客有多少人願意跑很遠的路途去看這些,我相信來自前蘇聯和東歐各國的人,來自中國的人會比較感興趣的,我們的生活與此密切相關。後來才知道,來自西方世界的遊客也一樣感興趣的,這是二十世紀人類社會的重大歷史段落。
共產主義展覽館在一個很遠的郊區,我們坐車顛簸了很久才到,四周是一些貨倉和工業區域,沒有什麼人在街上,問路都找不到人,司機指著遠遠的紅銹色建築物說就在那兒。
走近看見一個鐵紅色的大門,門洞里就是那雙著名的斯大林的皮靴。左邊是兒童高舉著和平鴿,右邊是蘇聯紅軍戰士舉著鐮刀斧頭旗幟。
走近了聽到熟悉的蘇聯軍歌,精神為之一振,購買了票進門就看見「敬愛的」列寧同志蹲在地上,他深邃的目光看著前方。
一張海報迎面而來,三個偉人發出號召,極有感染力,令人想起他們二十世紀叱吒風雲翻江倒海血染歐亞的派頭,索價五百福林,不過兩塊半美元而已,我馬上買下一張帶回家做紀念,讓朋友們一起看看。不過下面的字詞不夠恭維:三大紅色恐怖頭子,斯大林、毛、列寧。
當晚遊覽河心島時不慎丟失在公園靠椅上了,發現后已經太晚不願再走幾里路回去拿了。
馬恩列斯是社會主義陣營的鼻祖,我們從小就在天安門前經常瞻仰其偉容。英文簡譯可作:紅色樂團一九一七至一九七九。
鋼鐵鑄成的英勇戰士,應該是蘇聯士兵,匈牙利政府是親希特勒的,恐怕沒有他們的位置。
斯大林的塑像,在一九五六年被布達佩斯人民砸斷倒下,只留下一雙靴子。
知識分子工人士兵記者都走向街頭,要求匈牙利民主,不受蘇聯影響和統治。
搗毀了斯大林巨大塑像,年輕人舉帽歡呼。一九五六年十月,十一月就被鎮壓下去,造成二十萬人逃亡西方。
總理納吉被定叛國罪,煽動罪,於一九五八年被絞死,臉上被蒙上黑布,頭朝下被埋在土裡。
很多孩子也英勇無畏拿上武器參加起義,被昵稱「PEST KIDS「,共有兩千多人慘死,包括十二歲的孩子。
五六年的斯大林塑像被匈牙利人拉倒,這也直接導致了中國的反右運動。我們自幼就被告知匈牙利反革命裴多菲俱樂部,原來是如此可歌可泣的,人民自發反獨裁專政去斯大林化的活動。
黃昏時分,我們離開這個展覽館博物館,空寂無人,夕陽西下,氣息奄奄。我回首望去,再次拍下這象徵性的一雙大皮靴,漸漸在視野中消失了。
明天太陽又會升起,噴薄而出。江山有代謝,往來成古今。
火車站,一點不擠,秩序井然。從這裡可以去很多小城鎮,賣票的女士說匈牙利任何地方都能當天抵達,一周的時間太短,以後再來,以布達佩斯為據點,不但去其他城鎮看看,還可從這裡去其他國家,如波蘭,斯洛伐克,克羅蒂亞等,西歐中歐兩人行沒問題,講英語的人很多,東歐國家開放晚,不通本地語言,總和本地人打手勢,旅行起來就受到限制,那麼跟團旅行也是可以考慮的,從布達佩斯有很多五日游七日游的路線,再回到原地,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和略懂幾國語言的少量朋友結夥共游。
售票處女士很健談,和我們聊了起來,她說社會主義的理想和制度並不壞,她的父親就是一個窮苦工人,如果沒有公平制度的保護可能就會餓死,以前有很多富人,革命拿走了他們的財產,但不應該剝奪他們的生命。
我們也聽到一個嚮導說,匈牙利六十七十年代後來的政策比較寬鬆,他們父母可以帶他們出國度假,到維也納去,那兒物質很豐富,有一次買了很多香蕉,但不許帶入國境,只好吃掉,她說後來多少年她都不想吃香蕉,怕浪費東西,一次吃傷了,可見那時是多麼貧苦。
火車很空,我們在去著名歷史城鎮埃格爾的路上。我的先生蘇阿冠雖然是化學工程博士,他也是民間歷史學家,著書立說,三本專著在南美華僑史界享有盛名,一路所到之地,都是他查找資料,尋找路線圖,計劃旅行步驟,甚至在電腦衛星上查找到所住地區甚至所住房屋外貌,一切都是他科學家的安排,我簡直就是坐享其成,跟著他走就行了,一路上他會告訴我這有什麼遺跡,有什麼特色,有什麼要注意之處,他的第一語言是英語,其他法語西班牙語也能對付一陣,而且他的天性富有探險精神,要不也不會在只說幾句中國話的情況下,就隻身去中國尋一百多年前的根了,我們喜歡自由自在旅行,可以隨時調節速度,隨時遇上世界上各種旅遊之友,交換心得,互通有無。常常想到靈魂伴侶這個詞,我願和我的丈夫走遍天下,在有限的餘生用讀書旅行來享受別樣人生。
祖母抱著小孫子親吻愛得不得了,就坐在我們對面,此時我也無比想念我的小孫孫,他快兩歲了,還有另一個孫孫就要在七月底出世,人們都說隔代親,看來全世界都一樣的。想到若干年後,我們老了,這兩位英俊少年來陪同我們旅行,將是更快樂的經歷。
埃格爾古城大約距離布達佩斯一百三十公里,下了火車見不到很多人,遠處走來一個推著小娃娃的少婦,告訴我們前面就是著名的大教堂,市中心也不遠,她漂亮的英語令我好奇,一問原來是美國來的,丈夫被聘在本地公司任經理,她說他們沒有想到匈牙利這麼宜人居住,希望在這兒多住幾年再回美國。這麼寧靜悠閑的英雄古城,著名詩人裴多菲也曾在此住過,
小城的市中心廣場,這也是匈牙利的重鎮之一,充滿中歐風情以及外來建築藝術風格的影響。
古老城鎮中的古老教堂,裝潢華貴,仍然是人們來崇拜的大殿。
參觀古堡時遇上的歷史解說員。
我們也進入暗室地道,看到煉製火藥炮彈倉庫,領略曾經血火之戰的殘酷。
EGER 埃格爾是自古兵家必爭之地,在觀景台上可眺望四方,極目天舒,古時候如此豐美之地,怎不令強鄰窺探入侵。
十六世紀時,這座城裡英勇無畏的少量居民打敗了八萬奧斯曼帝國的軍隊,城堡中到處都是歷史遺跡,天主教的十字架高高矗立。
果菜花卉市場,物美價廉,民風淳樸,我買了一公斤核桃仁,七歐元,新剝出來的,一位老人很高興我光顧他的生意,客氣極了。
埃格爾河流經此地,自古這兒就是不同文明和宗教的爭鋒之地。
走進一家餐館,非常乾淨,傳統布置,人也很少。
烤豬蹄比較肥厚,味道也很咸。虧好我們買了各種新鮮水果如櫻桃黃杏子葡萄等回家吃,來中和這些食品,否則真受不了。
匈牙利特色牛肉湯古拉詩,太油膩了,根本無法下咽。勞苦大眾幹了八小時活,缺油少食兩星期才能吞下去,我們只好禮貌地撇出油湯,只剩下面的湯汁就著麵包品嘗。後來發現一路上奧地利德國捷克瑞士的食物都很咸,包括中餐館,一定要就著啤酒才能沖淡,好像是當地一大片地區的飲食習慣,不知他們平均年齡高壽幾何。
以前聽說蒙古人打到匈牙利,成吉思汗的鐵蹄踐踏橫掃歐洲,可是在他們的博物館里,一個字也沒有提蒙古人,只提到另一個西亞游牧民族,但也是短暫地佔領,所謂「上帝之鞭」是不是畫中的這個民族,匆忙之中,沒時間仔細閱讀介紹,這麼專業的課題還是留給研究歷史的人去評論吧。
小城中有這麼一處所在,可能是土耳其布置,因為牆上掛著月亮星辰旗幟。
孤獨的手風琴手,拉著不知名的曲子,這樣的相貌在匈牙利很多,像中亞和歐洲的混血。
最後一天我們又再次來到英雄廣場,建於一八九六年,慶祝匈牙利民族定居建國一千年,騎馬的勇士們都是開國英雄。
廣場上這位女士向我兜售春天外套,一共三種顏色,她一再強調是匈牙利本地全棉製品,的確很好看,可惜遠行東西不敢多帶,還有其他數國要去,我很想照顧她的生意但只能買下兩件,白色的易臟就算了。
她熱情要求與我合影,令我很感動。兩件才花了二十五歐元,我一路上就穿著這舒適柔軟的和我所帶衣服完全配套的春裝,旅遊了七八個國家,人人讚美這漂亮得體的外套,我馬上不忘為布達佩斯的物美價廉民風淳樸作個廣告。
在英雄廣場上遇到一對英國來的夫妻,今晨剛下飛機就徑直來到廣場。一口英國口音,向我們講述他父母的故事,他興奮地告訴我們他的父母就是當年一九五六年逃亡的青年,一九五八年他出生在英國,以前不知家庭歷史,現在為死去的父母自豪。作為五十年代不懂英語的匈牙利難民,他的父母年輕輕離鄉背井,遠離親人,作為叛國者也不可能和父母親人再見面,母親生了幾個孩子后得抑鬱症,中年不到就亡故了,他們因為勞苦奔波的生活而早逝,幾個孩子在寄養父母家長大,直到近年才和父母家鄉的親人聯繫上,才知道自己父母曾英勇地投入那場革命,把斯大林的巨大塑像推到,可惜很快就遭受鎮壓,他無比感懷父母所作出的犧牲代價,一輩子漂流在外,歷盡移民艱辛,母親懷念家人得了抑鬱症,年輕輕就去世,留下幾個幼兒,根本不知自己父母所走的路,他們捲入一場震驚世界的壯舉。當年很多布達佩斯參加者是青少年,被稱為 Revolution Kids.
父親也不在了,只是在近幾年,他的一個妹妹找到在匈牙利的親人,即他們故去父母的兄弟姐妹,才了解到往事,這是他帶著妻子第一次踏上父母的祖國,來看他父母抗議示威導致鎮壓的地方。見了我們情不自禁地訴說家史,來之前他和妻子如饑似渴讀了很多英語資料,他說今後要讓後代回來尋根,不忘匈牙利,雖然他不會匈牙利語言,是由英國養父母帶大,但血脈相承的感覺他一下飛機就感到了。



又是一樁奇遇,蘇阿冠感動極了,三十多年前他去中國尋根,是隔了一百二十多年的華工後代,現在面對的是一個隔了五十八年的革命後代。這種尋到根的奇異情感,使得他們產生共鳴,也驚嘆歷史的滄桑。
三十年代的市中心公園和湖心,布達佩斯居民的生活剪影
五十年代的匈牙利情侶。
今天我們也在同一個湖心公園蕩舟。
在著名的大街兩側,矗立著幾百幢這樣的豪宅。
一幢幢百年前的住宅。一戰二戰的風雲變幻之際,這些房屋內一定有許許多多的悲歡離合的故事。
不知在革命的血雨腥風中,這些房子的主人命運如何。
走在林蔭大道上優雅的女人,這條著名的大街一點不比巴黎的香舍里謝大道遜色。
我們明天就要啟程去其他歐洲國家,一周匆匆而過,體驗了這麼多,還是浮光掠影,在市中心湖上蕩舟,享受著別樣風情,思考著所見所聞,歷史風雲一直在心中激蕩,回去后要把對這座城市的粗淺了解,記錄下來作為紀念,並與朋友讀者互享。
後記:製作美篇的最後幾天,又巧遇一位老人,他去看望住在老人院的鄰居王先生,我們去看望我的九十一歲老父,就聊了起來。老人說話有些歐洲口音,一問是匈牙利人,如此之巧,我急忙問你是什麼時候來加拿大的,他說我是五六年來的。這一下就引發了以下的故事。
一九五六年,他是一個年輕的士兵,二十二歲,駐守在離奧地利邊境六十公里的地方,也加入了抗議行列,那時民心浮動,很多人都對蘇聯"老大哥"不滿,在鎮壓開始之後,他說自己父親早亡,母親改嫁,也沒有什麼留戀顧慮的,就和同事士兵商量一下決定出逃,幾個人端著衝鋒槍就順利過了邊境。我問奧地利不管你們不抓你們嗎,他說那邊的邊防軍立即幫助他們逃離,給了很大幫助,這個鎮壓起義是震驚全世界的事件,半年之後他就來到加拿大,就一直住在這個地段。原來我們是住得不遠的鄰居,我說我們住在某條街,八五年買的是希臘人的房子,一直也沒搬家,他馬上說出這對希臘夫妻的名字,說他們是多年老友,這對希臘人極其聰明能幹,有十幾二十棟房屋,蘇阿冠馬上接上,我們周圍那些褚紅色房子好像都是他家的,因為他是油漆匠,為了省錢省力,就全部採用一種顏色,而且是古董色,溫哥華曾經流行多年的古典色調。他說就是的,希臘人真能幹,那時來的歐洲移民亞洲移民都是幾年內就可買房置地發家生兒育女,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富有的國家,我們談的越來越近,我甚至想起二十五年前他曾幫助奧肯納根友人賣自己果園的蘋果,二十五磅一大箱才十元,我們買了一箱。果然得到證實。
我又進一步問他,為何匈牙利人要對猶太人這麼狠,為什麼要迫害和殺戮手無寸鐵的老弱婦孺,到底猶太人犯了什麼過錯,我太不能理解了。老人嘆息道,他很小的時候,所住的城鎮有許多猶太家庭,有一年全部被驅趕走,送到集中營去,他親眼看到從各家各戶收集到的傢具箱子財物,堆得比房子還高,他的猶太同學都被趕走,那種大規模的迫害他一輩子都忘不了,但沒有辦法,誰要是同情或幫助藏匿,全家都會被處死。我問猶太人有什麼不同,他說其實小城裡鄰居猶太人也很窮,不過城裡的很多猶太人非常富有,招惹很多嫉妒,希特勒要把藍眼睛金頭髮的種族當作優等民族,就要殺死斯拉夫人,吉普賽人,外來的移民,有錢有本事的猶太人。他是一九三四年出生的,蘇聯紅軍來的時候他十一歲。另外他告訴我們他的姓氏,說他是匈牙利皇室後代,這也是他不喜歡共產主義想逃離匈牙利的原因。
我又想起住在附近的另一位老太太,她的外祖父是沙俄將軍,十月革命中帶著全家逃到哈爾濱,她三三年出生在中國,上的是上海天主教聖心學校,後來來到加拿大嫁給了另一個俄國人,他們的兒子對我們講,每當他告訴華人他媽媽出生在中國,回答都是驚異無比覺得不可思議。
明天加拿大慶祝建國一百五十周年,這是個多麼奇異的國度,在這裡你會遇上各色各樣的人,來自不同背景不同文化不同國家,各族移民基本都能和平地生活在一起。以前從來沒想過各國移民來自哪裡,為什麼移民,他們以前的命運是什麼樣子,通過旅遊,開闊了視野,我重新觀察社會審視人生,發現了眾多的故事,豐富著人生的字典。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曾經以為的凝視 2017-7-7 20:44
寫這麼多, 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回復 矯海濤 2017-7-8 01:49
圖文並茂,跟著博主一飽眼福,長了不少歷史知識。謝謝,獻花。
回復 北極天翁 2017-7-8 05:40
寫得不錯。band在英文中有樂隊的意思,但如果不是樂隊就是匪幫的意思,米國西部片中的匪幫就是band。匈奴人來到匈牙利的有好幾支不同時間來的,他們統治歐洲絕大部分地區超過1千多年,大多數匈奴人自稱漢人hans,東歐人稱他們是胡人hu。hans與華人有血緣關係對華人很友好。對鵝國人的統治懷念的基本是吉普賽人,那時不幹活吉普賽人也有房有工作,如今吉普賽人又去偷搶為生了。
回復 chary 2017-7-8 10:18
樓主真會寫,贊一個!中歐這些國家旅遊都還是不錯的,也有許多歷史和中國有交集,老百姓都比較熱情,親切和友好。樓主好像沒去山丹丹轉轉,那裡還有個歐洲第二大的教堂。看到匈牙利,就想起了山丹丹。布達佩斯的北邊,沿著多瑙河有三個古鎮,都還不錯,中國人去得比較多,只是外國名字叫著拗口,又因為是三個古鎮,據說有人就直接用了年輕時最熟悉的歌名《山丹丹開花紅艷艷》給重命名了。匈牙利人一直聽中國人說去山丹丹,卻不知道是什麼?直到後來才明白。前幾年在匈布達佩斯旅遊也碰到過騙子,先有人拿張地圖過來問路,過會有人過來拿出一個警徽晃一下,說是警察,說這裡經常有人洗錢,看到剛才有人和我們在交談,懷疑是洗錢,要我們把皮夾拿出來讓他看,想想不對啊,那警徽貌似美國電影里的情節,匈牙利警察不用警徽。我們在討論這人是不是騙子,他也聽不懂中文,加上我們有4人,他等了一會看我們沒拿皮夾也就自己走了。
回復 澳客 2017-7-8 17:08
北極天翁: 寫得不錯。band在英文中有樂隊的意思,但如果不是樂隊就是匪幫的意思,米國西部片中的匪幫就是band。匈奴人來到匈牙利的有好幾支不同時間來的,他們統治歐洲絕大
請問你住匈牙利嗎?看來對這個國家有研究啊!
我曾經試圖了解匈牙利人到底和匈奴人是什麼關係?但是網上的介紹貌似莫衷一是。印象中匈牙利的主流民族應該是馬扎爾人是不是?還是你說的HANS? 難道他們真是所謂的匈奴人 後裔?
回復 澳客 2017-7-8 17:09
樓主寫的很好。
我在澳洲接觸過一下東歐人,包括匈牙利人,印象還不錯。
匈牙利看來物價,房價很便宜啊!社會看來也安定,難怪你提到那個美國人希望在匈牙利多住幾年。
回復 afreeleaf 2017-7-8 18:17
樓主看得很細,寫得很詳細。我也剛從布達佩斯回來,看的側重有所不同。或許是和各自的經歷有關吧。我也看到了里根雕像附近的納吉的雕像,可是不知道那就是納吉。不過樓主沒上自由山?也沒看到裴多菲的雕像?
回復 yax22 2017-7-9 01:23
布達佩斯,我2010年的時候和好友也去過4,5天,還去了別上的一個多瑙河交匯的地方。 很不錯的一個地方啊,那時候我們都是學生族,從德國飛去布達佩斯,很近。 學生族遊覽整個城市基本靠腳和公共汽車,參觀了那個山頭,市政廳,還有很多博物館,還有浴室等。那個河邊的鞋子的紀念,10年的時候我們也在那裡。 人生很奇妙,不同的人, 不同的時間,相同的地方 :D
回復 loneshepherd 2017-7-9 22:29
樓主講了很多感人的故事,贊!
回復 shirleysaq 2017-7-12 00:47
謝謝諸位評論,都是很有見地的觀點。寥寥數日很難了解一座城市全貌,只能儘力寫出自己所見所聞,和別人分享,希望能有機會再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9 06: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