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轉發: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作者:shirleysaq  於 2013-3-22 04: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我們都赤裸裸的來到世上,赤裸裸的離去。

—羅丹

   這次70歲的回國彙報展覽中,我有意識地安排了兩張畫:開頭第一展室的《人之初》,和最後第四展室結尾的一幅《彼岸》。

  《人之初》畫的較早,是加拿大TUNDRA BOOKS 1995年出版的《中國兒童》一書中第一幅插圖,畫的是我妻子扶著我大兒子邁出了他人生的第一步。那是1971年,中國正處於黑白顛倒、善惡不辨、六億神州遍遭蹂躪的年代,然而做父母的還是希望新生的孩子,在他們未來的人生道路上,能保持「性本善」的本性,詩書繼世、忠厚傳家。我妻子生在甘肅張掖,離敦煌不遠,故我用敦煌壁畫來做背景,用傳統文化中「善」的象徵來闡釋我對孩子們的期望。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人之初》   布面油畫  1994  122x122cm

  《彼岸》畫的則是一片墓地,為什麼我會想起去畫這麼一張墓地呢?這裡有一段原委:

   1998年,我和老伴一起被請去卑詩省參加「紅松獎」頒獎活動,在溫哥華負責接待我們的是一對華人作家夫婦,和他們結識,讓我有機會知道了一段感人肺腑的海外華人的歷史。

   這對夫婦,男的姓蘇阿冠,(這個姓,是他家族一百多年前最早移民南美洲祖先的全名,後來沿用作姓)英文全名是Trev Sue-A-Quen。他在獲得英國伯明翰大學化工學博士學位后,移民到了加拿大,現任UBC大學及卑詩省科研中心高級研究員。工作之餘,他化了多年的努力,寫了一本叫《甘蔗收割者》的書,書中用詳盡的歷史資料和親自訪問得來的第一手素材,揭開了南美加勒比沿海國家一批早期華人移民的不歸之謎。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1853到1879年間,由於英屬蓋亞那甘蔗園勞工短缺,從中國招募了13541名契約華工,為期五年,五年後可自行決定去留。但實際上,絕大部分人都因沒錢或其他原因不可能回國了。那時的海上航行時間很長,條件極其惡劣,最長的一次長達177天,海上航行的死亡率是40%,活著來已是不易,要想回國談何容易。蘇阿冠的外曾祖母Jane Kong 就是1860年3月11日在旋風號海船上出生的,三天後才到達蓋亞那首府喬治敦。這批移民中女性不到15%,無法歸國的華人只能與外族通婚,幾代下來,原來的語言文化就被強大的英語基督教文化同化了。到了蘇阿冠這一代,散居英美各地的數十個堂表兄妹,都已不會說中文了,但他們都知道,他們的祖先是來自大洋彼岸的中國。

   眾多故事中最觸動我的,是蘇阿冠有個特立尼達的好友,此人的曾曾祖父是太平天國洪秀全的族弟洪仁玕,封為玕王,總理朝政,是太平天國晚期的重要人物。1864年,太平天國失敗后,洪仁玕之子洪葵秀便隨契約華工逃到了蓋亞那。如今他的後代遍布南北美洲,一般都受過很好的高等教育,有很好的工作,他們也是都不會中文,連太平天國究竟是怎麼回事都不清楚了···

   在Kamloops市,當地僑領和我們共進午餐,他們是清朝末年被招來加拿大修築大鐵路的契約華工的後代。他們的祖先剛來到加拿大時,曾受到各種歧視,然而就是這些曾被人看不起的華工,以自己的辛勤勞動,為加拿大建國歷史寫下了光輝的一頁。在座的有一位是洪門民治黨參選的市議員,使我想起當年逃亡在溫哥華的國父孫中山,他正是因為得到了洪門民治黨等海外華人的支持,才積蓄起了歸國繼續革命的力量。還有一位夫人,是這裡的人蔘種植園主,她們利用落基山西麓良好的自然條件,把中國的人蔘引進到加拿大,在這大洋彼岸生根開花,並銷往世界各地。那時,我曾萌生過一個靈感:編一個《人蔘娃娃》故事續編,講述人蔘娃娃幫老爺爺斗敗了官府後,為了永久擺脫封建皇朝的欺壓,帶著老爺爺他們度海來到了大洋彼岸,子子孫孫在這一片凈土上愉快地勞動著,過著不再受人欺壓的和平生活。

這裡的三張照片,是十九世紀末,一個美國人拍攝的

舊金山中國城早期滿清國華人移民的生活照片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牆上布告寫道:「···會正月初二日本會同志肅整衣冠齊

到會所恭祝 皇上萬夀 肅此預 十二點鐘齊集 聞 光緒二十

九年十二月卅日 保皇會公所···「

 

   在沒有出國之前,華僑、外籍華人,於我只是一個陌生的抽象概念,當自己移居到了國外,並被納入到這個概念中后,便有了另一種形同身受的感受。無論你來自北京,還是廣東;無論是來自模里西斯,柬埔寨,菲利賓,或印度尼西亞;無論是出身在這裡的,還是剛剛拿到綠卡的;無論你說國語,普通話,粵語,客家話,還是上海話、越南話、甚至完全不懂中文,只說英語或法語,大家卻都有著一種共同的意識:在大洋彼岸,有另一塊土地,我們的祖先都曾生活在那裡,那裡的名字叫「故鄉」,我們都因為在身上流淌著同樣的「故鄉」的血,所以我們都有著一個共同的名稱—華人。

 

   大前年,好友段煉教授,約我們一起駕車秋遊。在聖勞倫斯河入海口的峻峭的海岸邊,我們看到了一塊墓地,溫暖晨陽下,碧海滄滄、綠草茵茵,座座墓碑顯得格外明亮肅穆,還未散去的濃雲,襯托著岸邊一尊高聳的十字架,好像把天地連接了起來。墓地上沒有人,少許墓碑上還留有親人們敬獻的花束,四周靜靜的,可以清晰地聽到有節奏的海浪拍岸聲。我從來沒見過如此美麗莊嚴的墓地景象,我眼前出現了列維坦畫的《墓地的上空》,耳旁響起了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我沉醉了。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墓地的上空    (俄)列維坦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p

 

 

廢墟旁的墓地    (德)弗雷德利茲

 

   北美這塊新大陸,除了少數原住民外,絕大部分居民都是來自大洋彼岸的移民。不管是來自愛爾蘭、德意志、還是法蘭西,不管是來自烏克蘭、埃及、還是孟加拉,幾代人之後,你便可以在新大陸的墓地中找到他們的痕迹。看到他們在這一塊新的土地上所紮下的根,看到他們是如何把他們畢生消融在共同創建新家園的努力之中了。

 

   2011年我決意畫一張《彼岸》,在原有的照片上我做了兩處大的修正:一是在遠景中加上了魁北克加斯貝(俗稱天涯海角)的海中巨石;二是在畫面中心近景,突出畫了一座早期華人移民的墓碑,墓誌銘選用了米開朗哲羅的一句話:「愛與死是將好人帶向天堂的一對翅膀」而「天堂」不也是人間的彼岸嗎。

 

   在畫這幅《彼岸》的整個過程中,我腦海中反覆翻騰的一句話便是:「天涯何處無芳草」。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彼岸》   布面油畫  2011  92x183cm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從《人之初》到《彼岸》   張頌南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病枕軛 2013-3-24 00:31
感人肺腑啊~前輩華人的艱辛,盡顯筆端~感謝樓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5 14: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