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連環畫小人書 我文學的啟蒙老師 曹小莉

作者:shirleysaq  於 2012-12-27 15: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評論

連環畫小人書

我文學的啟蒙老師 

曹小莉

 

一個精瘦窮苦的老頭,坐在街頭,身旁是輕薄的木架,一排排疊滿著連環畫小人書,化一分錢你可坐在那兒看兩本書,租回家一本兩分錢。那一本本小人書已被千百次地翻閱,有的紙頁發黃,有的已成孤本。春天伴著茉莉玉蘭的花香,夏日伴著枯寂的蟬聲,秋天落著梧桐的黃葉,老頭身邊總圍著小孩,有的盡情喧鬧,有的聚精會神看書,有的在地上拍洋畫。小人書方寸大小的空間圖文並茂,在那裡我找到極樂世界,找到讓思想自由馳騁的空間。這就是我記憶中童年南京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最無憂無慮的時光。

 

我爺爺奶奶擁有自己的房屋,並有一個很大的院子可以栽花種菜,養雞養蠶。租書老頭很文弱,晚上就把幾個書架存在我們家,那真是我的天堂,我免費的圖書館。不知有多少夜晚,我在燈光下貪婪地翻讀,不是閱讀,因為不認識字。奶奶總在燈光下做衣服、納鞋底、織毛衣,不知怎麼就在這混混沌沌的幾年中,從學齡前到上小學,這一幅幅的圖畫,就是歷史,就是地理,就是教科書,它們就像魔毯一樣,載著我飛躍時空,在古今中外的雲彩中瀏覽。

 

不記得確切從幾歲起,奶奶用方塊字教我認「人手口大小中」,逐漸那一個個方形字被賦予了意義,帶上了色彩,配上了聲音,構成了故事,並和小人書結合在一起,成為我最初的啟蒙,啟動了我最初的情感。我在幾百本小人書中瀏覽大千世界。第一次讀安徒生的《醜小鴨》,我坐在街頭幾乎泣不成聲,恨不得把那可憐的、受欺辱的小東西摟在懷中抱回家去;看完聊齋中的《畫皮》,晚上再也不敢睡在院中竹床上乘涼,看到漂亮的女人,總疑心是鬼魂所變。大白天站在陽光下,看到自己的影子也懼怕三分。讀了《寶蓮燈》,劈山救母,二郎神、孫悟空、王母娘娘、哪吒鬧海,也幻想自己七十二般武藝俱全,可騰雲駕霧、上天入地。一千零一夜、神燈、幸福鳥、阿凡提,我的小船隨著形形色色的人物駛入無邊的汪洋大海,在異國的風光中漫遊。漸漸地紅樓二尤,寶黛悲劇,西廂記,牡丹亭,竇娥冤,天仙配,望江亭,牛郎織女也進入我的視野。聞著沁人心脾的槐樹花香,聽著隔牆阿姨的吳儂軟語,蘇州評彈,浙江越劇,「三載同窗情似海,山伯哪舍祝英台」,「花落花飛飛滿天,魂斷香消有誰憐」,不知不覺地被這種美妙的南音所征服,好像看見了這些古代風情萬種的美人。接著三國、水滸、西門慶、潘金蓮、宋江殺閻羅、杜十娘….《項鏈》、《王子與貧兒》,《霧都孤兒》,《王子復仇記》,《第十二夜》,《紅與黑》,《馬蘭花.方方》,《黑奴恨》,《羅密歐與朱麗葉》,《彼得大帝》,《茶花女》,《居里夫人》,《牛虻》,《保爾.柯察金》也相繼出現。感謝中國藝術家的繪畫天才,古今中外的這些人物都栩栩如生地躍在紙面,讓我分享他們的命運,體驗他們的哀樂,一個小女孩的心靈是何等的脆弱和易感,在這些動人的傳說和故事中,我汲取了營養,心智在慢慢地成長和成熟。

這些早年的文字和圖畫,就像微型膠片,深深儲存在記憶庫中,從小到大,我從未感到貧窮,誰能說腦中的這些東西不是財富。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疾病、痛苦、戰爭、災禍,存在著不義、不公,但也存在著親情、友情、愛情、音樂、繪畫、詩歌、藝術,科學、探險,無論在何種境遇中,只要有存身之所在,有溫飽之安康,有天倫之樂趣,有家庭之團聚,就可以滿足了,不必苦苦追求身外之物而耗費心力,而早衰早亡。我想我之所以成為樂觀派,恐怕要追溯到幼年的心態。那時我就滿足的像個小公主,自認為擁有一切,其實連個像樣的玩具都沒有。在六十年代初,和成千上萬的兒童一樣,常常是飢腸轆轆,頭腦卻異常活躍豐富,用一張床單,一塊紗巾,幾卷彩色皺紙,幾根孔雀羽毛,就可把自己裝扮成小姐、公主,幾根樹枝,幾根雞毛,幾塊帶顏色的布,就把鄰居小孩們扮成士兵、強盜、王子、丫環等各種角色;用南腔北調演出威武雄壯、悲喜交雜的戲,打發著永遠用不完的時間,我是導演,指揮著一群小男孩小女孩演戲,小人書就是我無聲的藝術指導。

 

及至年長,識字越多越多開始看真正的書了,我驚訝地發現,這些書的輪廓和大意我竟然都了解,只是領悟越來越深刻,不知不覺中就對文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戲如人生,人生如戲,坎坷時就想象著下一幕鏡頭會出現,當然必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塞翁失馬,焉知禍福」「暴風雨過去后,天空多晴朗」。順利時則告誡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每當看到一部好電影時,在視覺上,在感官上,在藝術上都感到極大的享受。幾乎每一部偉大的電影都是根據名著改編的,而名著大多都曾經繪製成小人書。成年或出國后,我觀賞了大量的中外電影,《漂》、《紅字》、《苔絲》、《戰爭與和平》、《紅樓夢》、《一江春水向東流》、《家》、《雷雨》、《呼嘯山莊》、《大衛.考培費爾》、《靜靜的頓河》、《居里夫人》、《悲慘世界》、《茶花女》、《牛虻》、《翠堤春曉》、《魂斷藍橋》、《歐根.奧涅金》、《流浪者》,看電影時,我心中就浮現出溫暖的漣漪,童年少年青年時看過的連環畫小人書和小說立刻出現在面前。在精神文化物質匱乏的文革年代,我慶幸這些文藝作品始終在托舉著我和我的同代人,在劈頭蓋臉而來的驚濤駭浪中不致沉淪,而是頑強地尋找著方向。那種人文精神當時離我們的社會現實很遙遠,但離人心卻很近,難怪深深地打動青少年的心。

 

小人書還培養了我的審美觀,我喜歡看優美的舞蹈,聽動人的音樂,欣賞醉人的風景。小人書同時也軟化了我的心靈,我不可救藥地易於感動,一朵在朝霞中盛開的鮮花,一個嬰兒無邪的微笑都會牽動心中的美感。

 

如果說優美的文字撥動了我的心弦,那麼這些精湛的繪畫則提高了我的審美觀,這是潛移默化的熏陶。一提起玉潔冰清、傾國傾城,腦中立刻浮現出古代美女的風姿,林黛玉、楊貴妃、趙飛燕、王昭君、貂蟬,穿過歷史的風煙徐徐走來,而且各具風采,互不混淆。我成為一名苛求的觀眾,當電影電視里的演員和我心目中的主角配不上,我總怪罪導演不會選人,破壞了古代美女的形象。

 

唐詩宋詞也成了我的最愛:「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一幅幅明清水墨山水畫躍然眼前。「紅酥手,黃藤酒,滿園春色宮牆柳……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令人彷彿置身沈園的池台樓閣,看到牆上陸遊題字,墨汁淋漓,如淚如泣。「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頓時見到岳飛精忠報國的英武形象。

 

感謝書中的插圖,讀者獲得鮮明的形象。「我可憐的阿毛」,神志恍惚的祥林嫂形容枯槁、步履蹣跚,拄著拐棍在風雪中走來;「多乎哉,不多也。」馬上就看到雙腿被打斷的陳腐的孔乙己。尤三姐為明心志「揉碎桃花紅滿地,玉山傾倒再難扶」的壯烈自刎;巴黎女人貝姨把男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嫻熟和毒辣,恰成強烈的對比,不同的民族風情,不同的個人性格,經過文字和畫面,給讀者帶來心靈的撞擊。《項鏈》小說中誠實而虛榮的美麗法國少婦,為了償還朋友的昂貴珠寶,被迫放棄了舒適的小康生活而借錢還債,再度相逢時才發現她丟失的只是一串廉價的假項鏈,畫面上她的朋友仍年輕如昔,而她卻付出了十年的青春和美貌來籌錢還債,憔悴得令她朋友大叫起來「我可憐的女孩。」這本小人書從童年時就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上,它引導我遠離虛榮,懂得追求充實的人生。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2-12-27 20:51
現在的孩子們對這些好像興趣不大了。
回復 秋天的雲 2012-12-28 05:01
小時候確實有專門出租小人書的,1分2分能租到一本看,偶爾有了幾分錢,都是拿去租小人書看花完的。
回復 千年等一回 2012-12-28 12:51
那個時代的小人書基本都是大畫家畫的,每一本都有自己的風格和特色。現在畫的小人書沒法看了。差太遠了。
回復 病枕軛 2012-12-28 13:34
好文~
回復 無為村姑 2012-12-30 03:18
真好~~懷念那個時代~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2: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