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愛寵物,我的傷心養雞史

作者:shirleysaq  於 2012-9-1 15: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1評論

我愛寵物,我的傷心養雞史
曹小莉



"The more people I meet, the more I love my dog"



在美加常看到汽車後面這條語錄,略嫌偏頗,但有道理。



不是所有的人你會喜歡,但你養的寵物你肯定愛不釋手,我深有體會。和寵物在一起,喚起我的童心,好像世界都明亮了,六十和七十年代我沒有機緣和小動物在一起,真不知怎麼在那混沌世界度過的。


小動物對主人的愛讓你無法抗拒,無法釋懷,無法拒絕,無法不愛它。我養過的小雞小鴨小貓小狗都跟著我轉,而且是團團轉,帶翅膀的飛到我手上,飛到我肩上,飛到我頭上,有腿的一見我就飛奔而來,走哪兒跟哪兒,只有一隻兔子吃飽了打洞跑了,難怪有口頭語,「這渾蛋兔崽子」,可能人們聽說了我的遭遇有感而發,就成了民間諺語。



我從三歲起開始養雞,至今烹調手藝全是小時飼養雞娃娃奠定基礎。溫哥華市長大人允許養雞,善莫大矣,我正躍躍欲試,有空把我養雞史給大家講講,那是本人無數嗜好之一,酸甜苦辣,愛恨交雜,回憶無窮。



想當年,為了讓我養的雞能吃上青菜,我可是不惜面子,(在北京)告訴賣菜的售貨員我的小雞們需要菜幫子,他們總給我留一點。(在南京)米店的人也會讓我去掃一點米粒給我的寵物們,我還經常捉油葫蘆(一種比蟋蟀大一點的大蛐蛐)喂我的寶貝們,(買來的成年雞,從小養的沒一隻成活過),在樹上抓皮蟲(南京的叫法,不知是什麼昆蟲的土名)喂它們。印象中這是困難時期之前或之後的事,三年困難時期我自己都很餓,不記得家中有雞來分東西吃。

小時候在南京,我奶奶一次總給我買十隻剛出殼的小黃絨絨雞,可能是農民騙人,每次養到幾星期大,就一個個得瘟病死去,在如此年幼的時候(根本不記得到底幾歲就開始的養雞史)就經歷了生離死別的痛苦,而且每年重複一次,直到去了北京。



雞死以後,照例是我先嚎啕大哭,再學小人書里的情節,給它們做一個墓,放上十字架。(不遠處是一個舊教堂,叫作救世軍,可能小孩模仿力強,倒不是有什麼宗教情懷。在困難時期之前,我每天去打一罐羊奶,按月付錢,付多少我不清楚,也不是小孩關心的事。看到墓地必有十字架,十字架和死是連在一起的,雞死了當然要樹一個十字架。)奶奶總是說「作孽呀,這些鄉下人,不能這麼坑孩子呀!」現在想來農民也是無奈,這種雞瘟可能就是禽流感的一種。




北京買的是來杭雞,洋種,又大又結實,可惜再也找不到昆蟲喂它們了。好在機關宿舍用電不用另算錢,我們發明了用電燈照明,確保她們健康生蛋。我爸爸給它們釘了一個帶頂小木棚屋,我寫上端端正正的兩個字「曹宅」,也是從小人書上學來的。



剛到北京,我極為痛恨這個地方,天那麼冷,風沙那麼大,講相聲說話帶那麼多兒音幹嘛,明擺著欺負我們南方人,害得我聽不懂,唯一讓我高興的是我有三隻純白而高大的母雞,再也不用擔心她們會死,她們的冠子紅的耀眼,眼睛大的發亮。



文革開始,破四舊,養雞成了禁忌,人們自身難保,誰還顧得上養寵物。十幾年沒養雞的日子,其實很難熬。我一直想,如果我能當個飼養員,每天和咯咯咯的動物在一起,撒東西給它們吃,看它們四處尋尋覓覓,要比在工廠軍墾那麼枯燥的生活好得多。



那時對雞的批判很厲害,最著名的說法是「別看鷹有時比雞飛得低,但雞永遠不會飛得比鷹高。」我幡然醒悟,決定樹立鷹的志向,從高處蔑視雞群。


直到七八年春,我揚眉吐氣上了大學,從此不再當螺絲釘,好像當了自己的主人。想想很委屈,一輩子都錢緊,每次買雞都是求爺爺,告奶奶,由家長決定,還要黨和組織恩准。現在有點余錢在兜,到處都在批判四人幫,建設四化,好像四化跟養雞沒矛盾呀。我很幸運帶全部工資上大學,處於一個人吃飽,一家子不愁的境地。那年春天我一擲千金,買了十隻絨絨雞,十隻毛毛鴨,端回了家,在家裡偷偷養,算是對自己「自強不息、自學成才」的獎勵,這好像是社會上甚至人民日報社論對我們七七級學生的評價,我就不客氣照收了。沒想到它們一天天長大,鴨子食量驚人,小雞亂叫。我大學同學紛紛到我家參觀,帶剩饅頭來喂它們,結果呢,不提也罷,免我傷懷。機關樓群居委員會老太太們為此橫加干涉,天天登門,曉以大義,循循善誘,非置我心愛寵物於死地而後快。


以後有閑有錢,還是要開個養雞場,到時找志同道合者入伙,來個知青懷舊養雞場、養鴨場什麼的。重慶人懷舊,大唱紅歌,不就為了紀念一些人的輝煌歲月嘛,我沒什麼輝煌可回想,只是謙虛地想重溫一下童年之夢,再一次親近自然親近動物,象心靈一塵不染的孩子一樣。


高興
6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3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oneweek 2012-9-1 21:15
看了很親切
回復 夸父追月 2012-9-2 03:25
我也喜歡養雞。在這裡也嘗試著養,可是這城市不允許,好不容易養大結果被上門告知不允許,只得把他們送回。都是上好的雞,很聰明,很有靈性。現在只得養狗了。
回復 tjling 2012-9-2 03:44
When I was young, I raised chicken several times. Once it turned to be a rooster,it ate a lot and my dad had to terminate its life because the city won't allow to have chicken. I was so sad and I cried . Another time I raised 2   lovable hens and they gave me so much joy.
回復 ManCreatedGod 2012-9-2 06:34
給雞犢樹十字架很對,它們是雞犢徒
回復 白露為霜 2012-9-2 07:12
後院可以養。但人要出門還要請別人來管,很麻煩。
回復 無為村姑 2012-9-2 07:33
那時對雞的批判很厲害,最著名的說法是「別看鷹有時比雞飛得低,但雞永遠不會飛得比鷹高。」我幡然醒悟,決定樹立鷹的志向,從高處蔑視雞群。     

以後我跟你一起養,我小時候也有養雞的經歷~ 我的雞死了,我把它的爪子皮脫下來,把羽毛拔下來留作紀念~~
回復 manjing 2012-9-2 20:09
你狠幽默。
回復 genhunter 2012-9-2 21:47
您錯怪鄉下人啦!

小雞不太好養。吃得太多,吃了不幹凈東西, 太冷,太熱, 生病等都會導致小雞死亡。 換毛后的就好養多了。

小時候也養過十幾隻。經常抓皮蟲(我們叫它弔死鬼, 因為它用嘴中吐出的絲掛在樹上) , 用棍子粘知了喂它們。逐漸與這些雞有了感情。有一次家庭成員的聚會,他們想殺一隻公雞。我堅持不讓,因為它有這麼多美麗的羽毛,殺了太可憐了。 但是最後沒成功。從那以後,我對雞肉一直不太感興趣。

謝謝您讓我回想起一些過去美好的記憶。
回復 老鴞 2012-9-3 06:45
如果你開養雞場, 我願意投資、出錢出力。
回復 shirleysaq 2012-9-3 13:58
謝謝老鶚,將來有這個機會時,一定和你一起合作,雞飛鴨叫,多美的農家樂.
回復 shirleysaq 2012-9-3 14:09
Genhunter:

"皮蟲"的說法是南方,北京叫弔死鬼.

我七八年上大學買的十隻雞隻有一隻留下,是一隻白公雞,最後也在街道老太太的淫威下結束了年輕的生命.它的名字是獨苗苗.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你是一個好心的小孩,長大也會善良.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28 20: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