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電視片<知青>觀后感

作者:shirleysaq  於 2012-8-29 15: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8評論

電視片<知青>觀后感

曹小莉

我剛剛看了前面數集,(跳躍地看,沒必要觀賞風景和一般的慢鏡頭,那是電視劇的美感需要,與正文無關,有時是煽情和點染,也是這部劇吸引人的地方,難道「金光大道」「艷陽天」「白毛女」「紅燈記」就不煽情嗎,我當時一樣被感動得下淚。)

看到至今為止,我對比著我的兵團生活,我還沒發現有那麼多正直的女孩為出身不好的同屋仗義執言,最多不說話,躲著。不要說那種年代,就是今天,遇到是非,大部分人也是躲著繞著。如果有這麼多正直的聲音,文革能進行下去嗎,哪有這麼溫情的時刻,資本家女兒被大夥愛護著,保護著,極左的女孩被全體共批之。我的小時候跳舞朋友有兩個資本家女兒,一個爸爸紅八月被打后自殺,一個被整癱瘓在家,前者漂亮老實嫁了陝西農民,後者漂亮高傲,最後回城就業,家中財產歸還,被高幹子弟追逐,結了婚似乎還可以,兩人都沒上成大學。失去聯繫,不知後果如何。資本家的女兒和右派的女兒有可比性嗎,一個是毛老頭指出的,民族資本家是人民內部矛盾,右派可是要翻天的,是人民的敵人。

我同班同學,小學是大隊長,作文在北京小學生徵文賽得過第一名,中學一上學被封為班長,後來得知是右派家庭,同學疏遠,文革中落落寡歡,六八年自動提前報名去了內蒙插隊,後來為了得到一點可憐的認同,竟然放火燒麥堆,然後再奮勇救火,被燒傷,然後鋃鐺入獄。這場革命把一個青少年逼到絕路上去,怎麼也不是,他的經歷是極端的,卻是真實的。

七八年春天,他突然到我的大學找我,原來剛出獄不久,我和他坐在學院大樹下,眾目睽睽,聊了四個小時,害得同學以為他是我的追求者之一,什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躲在遠處議論得哈哈大笑,男女生不時探頭探腦,佯裝路過。(後來女生透露給我的。)等我講了他的坐牢遭遇,很有幾個人掉下眼淚,再也不笑話他的未老先衰的相貌和早白的頭髮了。

他告訴我他父親文革剛開始自殺身亡,母親病倒,大哥被打成反革命,隨後也自殺,妹妹成了神經病,他在學校無人理睬,在家沒飯吃,不得不自尋出路,去內蒙古比別處容易,離家近一點,還能維生。他的眼睛深度近視,神情頹唐,瘦弱不堪,在六六年秋天入學時,他是一個文質彬彬的三道杠大隊長,受同學尊敬的班長,此時是「落魄江湖」,「我見猶憐」,對不起,這應該大部分用在男人對好看女孩「憐香惜玉」時的用語。

他要我讀一下他寫的小說初稿,準備投去發表,他對毛澤東的總結是「恩比天高,罪比海深。」我極力勸他不要再為自己找麻煩。當時我有一種成為「天之驕子」的喜悅,對鄧小平的政策充滿感激之情,對打倒四人幫后的形勢充滿樂觀,高度的理想主義情操又注滿心懷,我苦心地勸他把才能放在知識學問上,爭取考下一屆大學,別用聳人聽聞的詞語來博出位,甚至出於同窗之誼,用了「識時務者為俊傑」來規勸他。他非常失望,他講為什麼他敢把心裡的話告訴我,是因為他永遠不會忘記的一件事情。原來在六五年考中學作文,叫做「在五星紅旗下成長」,我們六四年入學,已經是初一的孩子了,老師也讓我們做這篇作文,改為「我的家庭-在五星紅旗下成長。」有幾個同學得了五分,包括我在內,成為範文貼在牆上。有革命子弟的,也有一般子女的,也有他的和另一個全班最崇拜的男孩的,沒想到他倆寫的是石破天驚的家史,一個父親右派,一個父親自殺。那位父親自殺時還在襁褓的同學,是國家隊即將選走的少年運動員,從小似乎一直在陽光下生活,只是剛剛被組織告之這一消息,他才知道在大學當老師的父親只是繼父,並被鼓勵不要背家庭包袱,一個光明燦爛的前途在等著他,他將是要為國家爭光的金牌選手等等等等。我們住校女生被這兩篇作文感動的熱淚盈眶,覺得不必為另一位錦上添花,他已經是國家棟樑了。(兩年之後,他在北京體育隊被打成現行反革命,肯定與家庭有關)可憐這位班長有這樣的苦難,大家覺得應該給他寫一封信,於是大家口述,我成了主筆,後來男女生都簽了名,無非是抄襲了當時最時髦的語言,「重在表現,作共產主義接班人,我們是你的階級兄弟姐妹。」之類廢話,沒想到感動得他熱淚紛飛。

文革開始,家庭出身成了他的罪惡,我也被同學批評成「小資溫情、划不請階級路線。。。」加上學校高幹子弟眾多,自來紅一片一片,我基本上自身難保,是一個幾乎要被劃出的「修正主義苗子,學校樹立的白專典型。」,又是我老爸推遲出生幾年的選擇救了我,他四八年剛從大學畢業,兵荒馬亂沒找工作,定為職員,我才能當個不紅不黑不溫不火的逍遙派,你整不著我,成為奈何我不得的女紅衛兵的眼中釘,學校老師校長心中的好少年。如果不是以下的不小心,一個不小心我爸爸要養家糊口而為舊政府工作了一年,一個不小心我爺爺十歲他父親死了離開安徽鄉村去南京投奔他當南京商會會長的堂哥,一個不小心我爺爺沒把他發家后買的土地給了他鄉下的妹妹,一個不小心日本人燒了我爺爺的房產店鋪而促使他拖妻帶子跑到鄉下避難奶奶變成佛教徒,一個不小心爺爺奶奶想到財產會毀滅而教育跟隨終身就供五個兒女上了中國的名牌大學,一個不小心我爺爺沒把土地捐給他鄉下的祠堂而變成開明地主,那我們的成分就會改變,我們家就得遭罪了。老毛一句語錄「開明地主,還是開明士紳」可就救了我家兩代人。

說到我們的討論,我不同意他這樣想,而且認為他太灰,要激勵自己,跟上社會,忘記過去,我把心中的全部同情都給他講出,力勸他別招惹政治是非,剛剛二十六七歲,他還是對我失望,認為我不是六五年的曹小莉了,那時多麼地純潔,多麼地正義,現在變得軟弱,失去鋒芒,我真是哭笑不得,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當年也是人云亦云,懂得什麼?「早歲哪知世事艱。」現在經過十二年的煎熬,想的就是彌補失去的青春,那有功夫去算別的帳。現在想起來我這位同學對社會的認知肯定比同代人深刻,但是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呀,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他的餘生還在付著慘烈的代價,因為他是刑滿出獄犯,就如同強姦未遂犯、摘帽右派,沒有土地、農村最窮最底層的人是地主成分一樣地荒誕,經不起世界法律推敲,可是給了中國法律不給他正常公民待遇的理由。

我在一九九六年闊別十二年回京時,遇上全班同學,這是自上山下鄉后全班籍歡迎我的機會第一次聚會,除了我一人正式上大學外,還有幾個工農兵大學生,(萬里表妹,媽媽是萬丹如-全國最高法院院長,以及兩三個高幹和工人子女。)幾個後來上夜校的,幾乎全軍覆沒,境況都不好,如沒有文革失學,我敢擔保百分之百能上大學。百分九十以上的同學是各個小學大隊長、中隊長,品學兼優,百里挑一考來的。這位同學沒聯繫到,在我要上飛機場的那天出發前,他打來電話說剛剛知道,非要來送行,但是來不及了,他的境遇仍是全班最差的,九十年代中四十多歲還沒結婚。前幾年聽說他五十多歲時勉強娶了一個殘疾人,抱上了孩子,窮得在北京呆不下去,去一個小縣城生活了。這也是一位知青的遭遇,經常想起就很痛心,他的資質極高,長相也不差,在牢獄里沒死就算萬幸。

我看過的「藍風箏」「活著」「假如我是真的」「走向共和」等電視電影,都讓人覺得很真實,可是全被封了。

目前我還是在抓緊時間觀看,把我帶回青春歲月,一陣陣也心潮起伏,浮想聯翩,在最黑暗的時候,也有陽光燦爛的一瞬間,也有偉大人性的光輝,我就不時地遇上貴人在幫助我,老師、校長、老工人師傅、同事、朋友等等。中國社會具備著很多的正義和美德,在洶湧澎湃的惡浪濁流中自有一股清泉,但是是一種默默的助力,沒有影片那樣的理想化到不著邊。

我具備一切在那個年代被批判的東西(偷偷自學、不合時務、不合群、不追求進步、不和積極分子談心、清高自傲、愛漂亮、對著河水都能看自己的影子半天,樂此不疲,從不稱那些不學無術的人為排長班長,能躲著不正面稱呼就極力避免,客氣而從心中疏遠,不合群,罪狀多多。)唯一使我沒打成另類的原因就是我父母晚出生了幾年,解放后才工作,家庭出身變成職員,別人想整我不得要領,我不是黑五類,從這也可看出多麼不正常的社會,那些出身倒霉比我表現好的女孩動不動就受冷遇,遭陷害,而我最多就是不讓入團不讓上學而已。要是我父親早生兩年,為國民政府工作過,(不可能為其他政府工作吧,那時可是地下的呀)那就是另一種命運了。出身決定命運是那個年代不可否認的特色,由此引起的故事千奇百怪。

文革前受階級路線影響被大學大門關在外面的知青何其多矣,他們的婚姻、職業遭到永久的限制、永久的傷害,只有遇羅克奮起申訴,最後慘烈被鎮壓,他的家庭成了「殺、關、管」,更是永世不得翻身。

我剛才寫的一些東西突然被抹去了,可能我碰了一下,無時間再重複,不管怎樣,這部影片能引起我們知青的回應,思考也罷,讚揚也罷,怒斥也罷,一分為二也罷,就是一件積極的事物。

對我輩來說,在中國談論知青,路漫漫其修遠矣,縱有文人志士上下而求索,如不能正本清源,清算老毛和共產罪行,還將永遠地談論下去,電視系列還將一部又一部,方興未艾,心和筆和口都被半封,能有突破口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7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tangremax 2012-8-29 22:39
歡迎新人。
本人的經歷。寫來刻骨銘心。
說明只有經歷了,才能認識。
是北京的姐妹?曹小莉。
回復 tangremax 2012-8-29 22:46
一個文革,改變了多少人的命運?
回復 總裁判 2012-8-29 23:36
tangremax: 一個文革,改變了多少人的命運?
「生活高於政治」是不需要借口的;當一個全能政治主義社會,把整個民族推向罪惡的深淵,什麼是人間的生活,什麼是天堂的生活,根本沒必要向公眾解釋,更沒理由以藝術為名去取代是與非的拷問;生命的歡騰和垂死的自慰是不能等同的。
回復 總裁判 2012-8-29 23:38
歡迎曹小莉!
回復 無為村姑 2012-8-30 06:49
聽著你講述自己和同學的苦難經歷,真的無語~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2-8-30 08:17
文革毀了很多人,可也讓很多人堅強。可是這個代價卻是太大啦。
回復 shirleysaq 2012-8-31 00:25
tangremax: 歡迎新人。
本人的經歷。寫來刻骨銘心。
說明只有經歷了,才能認識。
是北京的姐妹?曹小莉。
謝謝,是北京來的.

上山下鄉的共同體會常常使人們有"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回復 jackcanchn 2013-3-18 08:40
http://my.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98850&do=blog&id=125670
寫的真好,希望把那個時代記錄下來,別再出現歷史的空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2 00: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