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原創《天凡盪》22.重逢(完整)

作者:西岸海虹  於 2012-7-27 10:0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22.       重逢

公安部通過孟局長送來的錄像和犯罪分子網路圖,經過連夜通宵的研究,向全國發出緊急通令,要求各地公安統一部署統一行動,以代號為「霹靂」的全國大規模的清點掃網立刻抓捕犯人營救兒童,連根剷除龐大的拐賣網路的專項打擊行動,同時,號召各地做好被拐賣兒童的DNA檢測以便將來親屬辨認的工作。並且指示由孟局長組織一個特別行動小組負責為他們城市被拐賣兒童羅小彤的營救工作。

一場轟轟烈烈的打擊行動開始了,全國各地紛紛行動,一時間,鬼哭狼嚎,雞飛狗跳,犯罪分子紛紛落網,行動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如同摧枯拉朽,乾淨利落的使全國龐大的拐賣網路頃刻掃除;悲歡離合的親人團聚場面,使得籠罩人們心頭的陰霾盡散,大快人心。「霹靂」行動,引入輿論關注,各大電視,報紙,網路媒體爆炸性輪番連續深入詳細的重頭報道,動情催淚的生動描述,造成街談巷議,社會轟動。

程大鵬風塵僕僕來幾經周折到了宣樂縣,見到了滿目蒼涼妻子,久別重逢他們相擁而泣,為很快見到自己掌上明珠朝思暮想的寶貝女兒,悲喜交集。武裝到牙齒的警察帶著他們開著一大隊警車呼嘯著浩浩蕩蕩的開進了知賢村。警察包圍了整個村子。順著陳老大提供的詳細地址,很容易的就從一個富裕的生意人家庭里找到了他們的女兒。程大鵬夫婦一下就從那顆美人痣里認出是他們日日思念夜夜盼望的親生亭亭玉立的愛女。妻子和程大鵬不顧一切沖了上前,抱著朝思暮想的女兒,按捺不住,放聲大哭。

「女兒啊,你受委屈了,爸爸媽媽對不起你呀!」程大鵬和妻子跪在地上內疚的哭訴。

可是他們的女兒,站在那裡反應木訥,毫無表情,看也不看她的親生爹娘一眼。她經歷了過去的一切風風雨雨,悲歡離合,心理扭曲,使她麻木。周圍的人,無不動容,令人側目,十分傷感,潸然淚下,大家都萬分痛恨人販子……

話分兩頭,孟局長帶領他的精幹小組乘坐飛機迅速千里奔襲,同時周全起見的又把廖春花校長和羅小彤的爸爸媽媽帶在身邊,以便現場認領羅小彤。

這時候,好骨打像往常一樣,買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圖書和玩具帶給地下室的孩子們。孩子們早已經跟他混得很熟,把他當成最親的親人。他正在要和孩子們說話,突然聽到外面很多嘈雜的聲音。好骨打放開了他們,走到地面一看,看到小院落里已經被警察里三層外三層鐵桶般的被圍個水泄不通。

說了一聲:「哦,時辰已到,他們終於來了。」

好骨打不舍的心裡對著孩子們說:「再見了,孩子們,你們很快就要見到爸爸媽媽了!」

他念動咒語「疾」,立刻隱身,沒驚動孩子們,悄然離開。出了地下室,他縱身一躍,「嗖」飛到了樓頂天台上,站在最高處,登高望遠,一目了然。小院落四周圍布滿了荷槍實彈如臨大敵的武裝蒙面警察,如同布下天羅地網,插翼難飛。

眼尖的好骨打發現,一輛加長版最豪華黑色的林肯小轎車,嘎然停在小院落的鐵門外。

他犀利的眼睛注意到,一個全副武裝負責把小院落外圍過往的車的警察,他把這一輛加長版的林肯小轎車截了下來,向前正要盤問車主。好骨打「嗖」的一聲,飄到車頂上,站在上面,他豎起耳朵仔細聽著他們交談。

「我們正在抓拐賣兒童的人,你來這裡幹什麼?」警察嚴肅的盤問。

「啊,哦,哦哦」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神色慌張支支吾吾在駕駛艙探頭說,「我我,我不知道啊,我是來做生意的….。」

「你是做拐賣兒童生意嗎?」

「啊?!不不不,我是來洽談煤的生意的。」男人靈機一動慌忙回答說。

「你,叫什麼名字?」

「這是我的名片,不好意思,我小姓梅,」男人恭維著說。

「原來你是小煤窯的業主。」

「是的,是的。」

「這沒你什麼事,趕快離開。」警察命令說。

「是是是」煤老闆顯然嚇得滿頭大汗,連忙點頭說「這就走,這就走。」

他踩開了油門,要趕快脫離現場,脫離是非之地。嚇出了一身冷汗,額手慶幸,躲過一劫。

「哈哈,你就是那個混蛋的拐賣幫凶煤老闆,沒有你們這種黑心人來收買兒童,那會有拐賣這個見不得人的勾當。今天我要給你這個傢伙個深刻教訓!」好骨打已經在陳老大哪裡知道這個煤老闆今天要來「提貨」的,他被逮個正著。

好骨打悄然鑽進了車裡面,毫不猶豫拿走了他一個大大的皮製棕色公文包,在奔跑的車頂上,他輕輕的一蹬再飛回上了小院落的屋頂。

他打開了皮包一看裡面裝有厚厚的一疊一疊整整十萬塊的錢,正是符合陳老大說的十萬塊錢數目。

「這罪惡的錢正好派上用場,太好了,十萬加上原來老妖婆的五萬,總共十五萬。」 好骨打自己對自己說。「警察很快就要了結案情,事不宜遲,我要儘快把錢送交到這些受苦受難的孩子身上,去彌補他們的精神創傷。」

他特意把五萬塊錢留給羅小彤,其餘五個小女孩每人各得二萬,分別用紙包好。然後他在紙上恭恭敬敬寫著「天意裁鑒,贖金如數償還予受害孩童,不得分文違誤。如有違反者,天打雷劈。」落款「正義之神」。

他把這些錢擺放在地下室的鐵門門口,讓人容易看見。

孟局長在外圍排兵布陣,布下天羅地網,壞人插翼也難逃。看看一切準備就緒,遂短促命令霹靂行動「開始!」

楊隊長拿起話筒高聲對著小院裡頭喊話:「裡面所有人注意了!裡面所有人注意了!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你們插翅難逃!立刻乖乖的從院子里舉起雙手,走出來,五分鐘以後,我們就要武裝出擊,如有反抗,格殺勿論!」

楊隊長反覆他的喊話,通過高音喇叭,震懾大地。刺耳的聲波沖入房間,裡面的陳老大和他的兩個馬仔原本已經被莫名其妙的見不著的閻王爺弄得好幾天來驚魂未定,又聽到外面震耳的喊聲,提心弔膽趕緊伸脖子往窗口外頭一看,黑壓壓很多很多裝備精良蒙面的黑衣警察,他們手中操著先進的夜視衝鋒槍,機關槍,小鋼炮和攜帶型火箭筒,如臨大敵。一支支烏黑賊亮的槍口陰森森對準了陳老大他們。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嚇人的場面,個個都嚇得屁滾尿流。

五分鐘時間嫌太短,他們也顧不上穿好衣服,邋邋遢蹋的,像喪家之犬,趕快舉手投降,乖乖的走出了小院落。警察輕而易舉立刻給他們帶上手銬,逮捕了他們。

「裡面還有人嗎?」楊隊長嚴厲的目光盯住陳老大。

「地下室還有六個孩子。」陳老大哭喪著渾身發抖。

「把犯人他們帶走。」楊隊長說。「各小組注意!所有的隊員都跟我來,衝進小院落緊急營救地下室的孩子。」

千錘百鍊武藝高強的戰士們個個像小老虎,奮勇當先,沒費多大功夫就破門衝進了小院落,很快的就到了地下室。楊隊長命令立刻打開鐵門。

「報告隊長,門前發現六包寫有字條的錢。」一個戰士立正。

「哦,誰在搞怪?」 他看了看上面的字條,心裡奇怪,「又是正義之神!難道天意所為?」

鐵門被打開了,楊隊長驚訝的發現,孩子們正在高興的玩著玩具,有芭比娃娃,電動火車,各種各樣的電玩遊戲機。這裡就像幼兒園,不像是被拐兒童臨時所呆的地方。

看到這麼多蒙面武裝警察沖了進來,孩子們給嚇壞了。小女孩們個個往後退,都害怕的簇擁到小哥哥羅小彤面前,不約而同的抱著羅小彤瑟縮一旁。

「你們不要過來!你們要過來我就要喊救命了!我們武藝高強的叔叔很快會來救我們的!」羅小彤豁出去大喊。

「哈哈哈,孩子們大家不要怕,我們是警察叔叔是來救你們的,你們很快就會見到爸爸媽媽的。」楊隊長轉身擺著雙手說,他迅速脫下面具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

「哇哇哇」不知道是高興還是長期委屈,聽說很快就要見到日夜思念的爸爸媽媽,孩子們都哭成一片,但是又將信將疑,不敢靠近警察叔叔。

「叔叔我來遲了,你們受苦了。孩子們乖,你們的親人很快就來接你們了。」楊隊長走向前探身摟著孩子們。

「你就是羅小彤吧?」楊隊長問。

「啊?是的,你怎麼知道呢?」

「我們是帶著全市人民重託正在全力以赴尋找你呀!你爸爸媽媽以及羅校長正在門外面等著你呢!」

「是嗎?嗚嗚嗚,爸爸媽媽!哇哇哇!」羅小彤喜極而泣。

「小彤,不要哭,我有一件事要問你,」楊隊長他皺起眉頭十分不解,「是誰給你們這麼多 玩具的呀?是你剛剛提到的那位武藝高強的叔叔嗎?」

「是的,」小彤抽泣的回答「他是一位好心喜歡幫助別人年輕的叔叔,就是他常常還給我們帶來了好吃好玩的東西,使得我們的小妹妹和我在這個鬼地方才不那麼想爸爸媽媽的。」

「他人呢?」

「咦,他剛剛還在的,怎麼就不見了?」小彤驚奇的說。

「他叫什麼名字啊?」

「哦,我們都不知道呀。」

「真奇怪!」楊隊長自言自語 「他會不會是正義之神呢…..?」

 「各小組,聽我的命令,立刻把孩子們抱走!」楊隊長命令。身強力壯的戰士們急忙輕輕鬆鬆的一個個把他們抱了出地下室。

小院落外已經站滿了大批圍觀的群眾。

「來啦,來啦,他們出來了!」人群興高采烈,看到孩子們被一個個被救了出來,都熱淚盈眶,熱烈鼓掌,感謝公安警察為民除害,救黎民於水火。

幹練的楊隊長首先抱著羅小彤第一個走了出來,而後其他戰士將一個個兒童被魚貫抱出。

烈日下廖校長和小彤的爸爸媽媽滿頭大汗在人群中間正在踮起腳跟探頭張望,緊張等待著。

「哎,那不是小彤嗎!?」廖校長驚喜叫喊。

「在哪?」小彤媽媽著急的張望。

「哦,對對對,就是他!小彤,小彤,小彤!媽媽爸爸在這裡!」小彤的父母他們不顧一切大喊大叫忘情的衝破警察的封鎖線直撲到小彤的身邊。

「爸爸媽媽!我在這。」小彤奮力掙扎脫開楊隊長的懷抱衝到爸爸媽媽跟前,他們擁抱一團,久別重逢大聲痛哭。

周圍的人都為之落淚。廖校長更是掩面痛哭,她比誰都動情,喜極而泣。

那個罪惡滔天的老妖婆和莽漢這個時候不知道面前怎麼回事,也在這個時候鬼使神差,冒冒失失的露臉了。突然她不要命的衝到帶著手銬的陳老大身邊,一把扯著他的衣領,大聲的叫嚷「你這個該殺的陳老大,你這個大混蛋!你騙走了我的五萬塊錢,你要還我!」老妖婆像發瘋似地揪住陳老大,搖晃他的腦袋。因為錢是她唯一的命根子。「你必須說清楚!為什麼用報紙,雜誌騙我,不給錢!我到陰間地府也饒不了你!」

「你說什麼?我沒有欠你的錢啊?五萬塊錢不都當場給你了結了嗎?」陳老大摸不清頭腦,一頭霧水,一臉茫然。

老妖婆瘋了似的撒潑又咬又抓陳老大,耍賴放肆的吵鬧,驚動了周圍的人。

廖校長定睛一看,猛然醒悟這不就是錄像裡頭那個千刀萬剮拐騙兒童的妖精嗎?她怎麼會在這呢?她失聲大叫「啊呀,妖精,抓妖精啊!抓妖精啊!」她咬牙切齒大聲嚎叫沖前去,奮不顧身一把抓住老妖婆的衣領,死死不放。

「你這個潑婦,你抓我幹什麼?」老妖婆拚命掙扎,一臉迷惑大聲問道。旁邊那個幫凶莽漢不由分說,用力一掌就把廖校長「噗」推倒在地,頓時大腿擦破了一層皮,流著鮮血。

「抓的就是你,妖精!你化灰我也認得你!」 廖校長她忍著痛,在地上還手指著老妖婆厲聲說。

孟局長和楊隊長聞聲而致,也立刻都認得出是那個拐賣黑手老妖婆,頓時怒火萬丈。

「不得放肆,把妖精扣起來!」孟局長嚴厲命令,同時趕快去攙扶倒地的廖校長。

三下五除二,力大無窮的警察沖前去輕易將她按倒,把老妖婆和莽漢意外的收拿歸案。這叫飛蛾撲火,自投羅網,罪有應得。

一場全國性轟轟烈烈的打拐行動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完滿落幕,風風光光,政府高興,人民滿意。

然而,孟局長眉宇緊皺,心裡很納悶,這次龐大的行動,完成的太輕鬆了,情報準確,清晰,現場更沒有任何抵抗。用自己這精銳部隊就好像是,殺雞用牛刀,浪費人力物力。他冥冥之中感到有神靈在幫助他們,或者是他在操縱策劃他們的行動。孟局長自己問自己:「難道世界上真的像外國一樣有超人存在?是他導演了這台轟轟烈烈的『霹靂』行動的活劇?」

他悄悄的拉楊隊長到一邊問,「裡面找到『正義之神』了嗎?他的名字都驚動了公安部的首長了,真是來頭不小啊。」

楊隊長雙手一攤,無奈的搖搖頭,「他給小孩留下了六包錢……。」

「哦,真像異靈所為,很是奇怪,繼續密切尋找。你把目前搜尋的過程和結果做一個詳細的彙編,我來親自向公安部彙報。」孟局長疑竇叢生,一頭霧水。

「是!」楊隊長命令收隊。

坐在樓頂看熱鬧的好骨打,瞭然在心,看到自己預期的完滿結局,情不自禁的舒心哈哈大笑。

他忘情的爽朗愉快的笑聲,像高音喇叭,響徹天空,差一點失態就使他露出原形。順著笑聲,人群中大家舉頭到處張望,房頂上空中只有高照艷陽,朵朵彩雲,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看見。神奇的一幕,震撼人群。一些有信仰的群眾,紛紛下跪,頂禮膜拜!其他的人目瞪口呆,無法解釋。

意氣風發的好骨打雙手合十,念念有詞,祈求凡間,「願天下從此和諧。」然後,使出法術神不知鬼不覺,翩然離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4 01: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