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文和大豐的故事 ---3(原創小說)

作者:藝的博客  於 2013-3-29 00: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評論

關鍵詞:小文和大豐

 

小文

小文其實對自己很不滿意。 在學校里教書說來也沒有什麼前途。 大豐給小文看他姐姐和姐夫的照片, 小文自己比大豐的姐姐還大一歲,可大豐的姐姐已經結婚了呢。大豐的姐姐叫米蘭, 是復旦大學畢業的, 在大學時和同班同學談了戀愛, 畢業后就結了婚。小文看到米蘭一臉幸福地靠在愛人身邊的照片, 不由得羨慕米蘭的命真好。 想自己, 便深深的嘆氣。 小文想自己是希望找一個大哥哥型的男孩,樂觀開朗, 帶動自己。 因為自己是個憂鬱又悲觀的人,很需要積極向上的人來影響自己。然而大豐並不是很陽光的樂觀主義者。經過兩三個月的了解, 小文看出大豐其實和自己一樣悲觀, 而且不是一個奮鬥型的人。 那樣,最終兩個人都將是碌碌無為, 一事無成。 而米蘭和她愛人已經去深圳一家外企工作了。 小文雖然沒有見過米蘭, 她所了解的米蘭,是大豐嘴裡的米蘭,大豐談起姐姐總是很驕傲自豪的樣子。 讓小文自慚形恢, 覺得沒有米蘭能幹有出息。 小文想, 大豐家裡, 是女兒比兒子強。

小文是不甘人後的。 她焦慮, 比任何時候都缺乏耐心。 她想考托福和GRE出國留學,又覺得自己考不出好成績。她急於做出什麼來證明自己, 跳槽去外資單位, 也是一條出路, 並且比出國更切實可行。 她想讓大豐知道,自己也不比米蘭差。不是么, 自己是研究生, 米蘭是本科生啊, 為什麼小文還自卑呢,人一旦畢業到了社會上, 人們就不再看重你學歷,而看重你混得好不好。似乎只有出國的, 或者在外企工作在世人眼裡才是讓人羨慕的, 象小文這樣在學校里做老師, 很清貧,當然屬於混得不好的。 小文覺得再在這個學校呆這樣下去, 是沒有希望的。

大豐絲毫沒有要換工作的打算, 他安於現狀, 他們檢察院工資待遇福利也還好, 比小文要高出一倍還多。 小文在大豐面前,也是自卑的, 自己是研究生畢業, 工資卻比大豐低, 自己住在集體宿舍里, 大豐家裡都給大豐準備好了一室一廳的婚房,小文想自己是處處不如人啊。 沒有什麼可驕傲的。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就得奮鬥。 小文每天晚上都去教研組自修,背英語單詞。小文還報了前進進修學校的托福班。 一周上三次課。 小文想, 自己必須行動起來。必須拼搏。 美好的未來要靠自己去創造!

大豐在練氣功, 大豐想, 其實戀愛也是空虛的。 倒不如安安靜靜的閱讀。 小文原來是喜歡看小說的, 現在閑書一概不看,天天只捧著GRE辭彙和托福辭彙兩本書。甚至覺得和大豐的約會實際上也是對時間的浪費。 小文想燦爛輝煌的人生, 是要靠自己的奮鬥努力,要改變自己的處境。就不能懈怠。要跳槽就得靠外語。

大豐有時還抄兩首自己寫的舊作詩篇給小文看。 小文告訴大豐自己寫過許多詩, 卻一首也不拿出來給大豐看。 小文對大豐說,好漢不提當年勇, 詩都是過去寫的, 現在一首也寫不出。 給你看的話, 只能說明我當時的文采, 現在已經江郎才盡。 不如不看。大豐也不吵著要看。

小文的詩, 是隱藏著愛的傷痛的, 她不想讓大豐知道。

大豐練瑜珈, 給小文帶了一盒瑜珈的音樂磁帶, 小文聽了, 也覺得是在雲里走, 風裡飄,但小文不學氣功,不練瑜珈。儘管小文和大豐是一對戀人, 可是他們彷彿是各自走在自己的小路上, 思想隔著一定的距離。 他們喜歡聽音樂會和芭蕾舞,只有在這方面他們才有著共同的愛好。

大豐借給小文看奧修的書, 小文看了第一頁就看不下去了。 小文一直認為人是一支脆弱的蘆葦, 卻是一支會思想的蘆葦。而奧修卻讓人什麼也別想。 這跟自己的觀念完全不同, 小文無法接受。

小文很多時候都抑鬱寡歡, 究竟是為什麼呢? 其實小文的焦慮感比她自己能意識到的,要嚴重得多。 她覺得自己是孤軍奮戰, 可是, 她不拼搏就沒有前途。 大豐好象並不在意她的所謂的奮鬥。 其實一個女孩子何必這麼好強呢?大豐看著小文永遠快樂不起來的臉, 想自己也幫不上她。 大豐覺得自己也快被小文的不快所淹沒了。 終於有一天,他們在公共汽車上為小事爭執,小文說你也回去想一想, 分手也是可以的。 大豐說, 不用回去想, 現在就分手, 說罷, 大豐憤然下了車, 留小文在車上,繼續前行。

小文沒想到大豐就這樣和自己分手了, 其實自己也是嘴上說的氣話, 並沒有準備好真和大豐分手。 小文想也好,至少我可以專心奮鬥了。小文心裡並沒有大的傷感。 似乎沒有受這次失戀的影響。 以至於小文有些懷疑, 自己是不是從來沒有愛過大豐。

其實他們爭吵的是多麼微不足道的事啊。 小文覺得好象大豐是等待和期望著這樣一場無謂的爭吵,並藉此分手,一了百了。

小文

小文投出去的簡歷, 有了些回信, 兩家公司來了面試通知。 小文去面試, 一家是日本動畫製作公司,小文應聘的英文翻譯一職,是翻譯資料的, 不是口譯翻譯。 面試有好幾人參加, 也有應聘不同的崗位,面試官是位戴眼睛的男青年,書生氣很濃,好象大學老師的樣子,姓嚴。 用英語和小文對話, 也是考考小文口語。很明顯他對小文挺滿意。

過了一周, 小文第二次到日本動畫製作公司面試, 這次是部門經理來面試 , 一個驕橫霸氣的日本人, 長相兇悍,小文見到這樣一個日本人, 就想到日本鬼子,不由的有點膽戰心驚, 在她眼裡, 這是個典型的日本鬼子。她懷著反感,與對面自高自大的日本人對話。 那位嚴先生在一旁做翻譯, 對日本人說小文的英文口語也不錯的。 這時其實她對這份工作已經猶豫了。面試結束, 嚴先生對小文說,部門經理對她挺滿意, 有可能安排她做翻譯兼經理秘書。 月薪是500元, 要簽五年合同。讓小文下周一到公司先簽合同。五六個應聘者用羨慕的眼光看著她, 一位中年先生是來應聘業務員的, 對小文說,做經理秘書很不錯的,以後很可能被提拔。 小文想到自己要去做日本鬼子的秘書, 不由得不寒而慄。 這是小文第一次直面一個日本人,她遇到的卻是一個飛揚跋扈的, 趾高氣揚的年輕日本人。 小文想如果是做部門翻譯也就罷了。去做小日本的秘書, 一起出差跑業務,那得多受氣啊。

第二天小文去另一家台灣金屬企業面試。 那廠在郊區, 小文換了三輛公交車, 下車后, 又走了半里路, 才找到這家公司,公司是一座兩樓的小洋樓, 加上旁邊的廠房,小文看到一樓的辦公室門鎖著, 不由得有些疑惑, 於是上到二樓, 二樓的客廳空蕩蕩的,再進去到門前敲敲門, 終於有了動靜, 一個五十多歲的禿頂老頭打開們, 用疑惑的眼光看著她, 小文說我是來面試的, 約好十點, 老頭,說, 哦, 你到下面去等著。 小文下了樓, 心涼半截,這算什麼公司, 10點了還不上班。 太不正規了。 小文簡直想走了,但想到自己千辛萬苦老大遠地趕過來, 便按捺著, 等在樓下, 過了約 10分鐘, 老頭下來了, 打開辦公室的門, 讓小文進去坐了,老頭想給小文倒杯水, 水瓶里卻沒有水。老頭有點尷尬, 說阿姨今天請假了,不在。 老頭自己介紹,說自己是董事長,又問小文的教育和工作經歷。 正說著, 來了一個矮個先生, 年紀和小文差不多, 黑黑的, 不苟言笑。 坐下一言不發,審視著小文。 老頭介紹這位是賴經理。 是業務經理, 我們還有一位財務經理。小文的失望在加重, 她已經覺得沒有必要再跟他們談什麼了,就在這時, 門口進來了一位高個子男人, 笑嘻嘻的看著小文說,是陶小姐嗎, 老頭象是盼來了救星, 對小文說, 這就是財務經理,鍾經理。鍾經理用上海話對小文說, 來了多久了? 小文說有一會了。

九十年代初, 跳槽剛剛在這座城市拉開序幕。 那時從國營單位跳出來, 去合資企業工作是需要勇氣的。 小文其實是盲目的,無論是日資台資港資企業還是美資歐資企業, 她對他們一概一無所知。

鍾先生的出現, 使小文感覺好了一點, 鍾先生明明知道兩個台灣人聽不懂上海話的,卻仍舊和小文說說上海話, 這就拉近了和小文的距離,讓小文感覺和鍾先生是自己人。 這是小文第一次接觸台灣人, 那兩個台灣人見小文和鍾先生說地方話, 他們倆也就說起家鄉話來,小文一點也聽不懂。 原來他們說的是閩南話。

談到後面, 王先生問小文希望工資是多少, 小文一時倒不知說多少為好。 那家日資公司給五百, 那麼自己是否應該要提出要八百呢?真在猶豫間,兩個台灣人都暫時因什麼事走了出去。 就剩下小文和鍾先生, 小文問鍾先生, 那你是多少工資呢?小文知道自己這麼問似乎是不妥的, 也不知道鍾先生會不會告訴自己, 鍾先生說 1500元。 這時王先生又進來了,繼續剛才的話題, 小文就說, 我希望工資是1200元。 這個工資在當時是算高的,小文原來的期望值也就是800元。沒想到王先生聽后並沒表示, 只是問小文什麼時候可以到公司來工作。 這裡有員工宿舍,中飯和晚飯都由公司提供。 小文說回去考慮一下, 再電話告訴鍾經理。

小文沒有想到這一下子就被兩家公司錄取了,回到學校,打電話和父母商量了一下, 家裡人都傾向於她選擇去台灣人公司做。

於是下一個星期一, 小文就去郊外的公司上班了。公司里人員簡單, 除了王先生, 小賴, 大鐘,還有就是做飯的師傅,一個司機小焦,和一個打掃衛生的阿姨。在加上工廠車間里的兩三名工人。小文整天就接接電話, 用電動打字機打打出貨單。 有時大鐘跟司機去客戶那裡送貨,小文在辦公室呆悶了, 就和大鐘,司機一起去送貨, 這貨就是公司的產品, 金屬線。 由於和大鐘相處得不錯, 所以這一起去客戶,對小文來說就是散散心,放風一般, 在辦公室里也沒什麼事可做, 也有些無聊。小賴平時常在車間里查看工人的操作, 產品的質量。大鐘其實是一個人忙裡又忙外,還兼報關工作。 有時大鐘去報關, 小文想去, 大鐘就讓小文坐他的摩托車一起去。 王老闆也不說什麼。大該是覺得小文呆在辦公室里也是挺悶的。一天到晚,小文就在荒郊野外的這個公司里,下了班,吃過飯,也沒有電視,小文就到兩樓自己的宿舍里,看書。聽收音機里的美國之音。

到了周六下班, 大鐘開摩托車將小文送到家,小文回到市中心的外婆家,過一個周日, 周一上午七點半,大鐘騎摩托車到小文家的弄堂門口接小文去上班。大鐘的家在普陀區,小文的外婆家在盧灣區,相距很遠。小文想, 大鐘對自己還是蠻照應的。和大鐘聊的多了, 就知道了大鐘家裡有個太太和女兒。是上海人。大鐘和王先生家是世交。

小文有一天給大豐打了電話, 大豐接了電話, 說話的語氣和以前一樣溫和, 他們好象都忘了他們分手的不快, 又約了見面,小文和大豐談自己的新工作環境。 他和她重新開始了約會, 一起去聽音樂會,但他們不再是戀人了。不再手拉手,不再有親吻這樣的親密舉止,可他們的感情似乎又回到和以前差不多樣子, 小文問大豐, 我們這樣算什麼?大豐說,小文你不要問這個問題,我也是困惑的。小文想那我們不再是談朋友了, 可為什麼還約會? 不管怎樣,身邊有個朋友可以讓小文把平日的開心與不開心的事說出來, 也還是好的, 這個人是戀人也好,是普通朋友也罷, 又有什麼要緊呢。

這個工作小文並沒有做長, 不久, 新的員工宿舍樓造好了, 小文搬到新宿舍里, 書桌, 床, 衣櫥, 椅子, 都是大鐘,小焦和小文一起去買的, 房間里鋪上了地毯, 一切都是嶄新的。 但房間里散發這新裝修房的氣味, 和傢具的氣味, 每天晚上把小文熏的頭痛,眼睛開始流淚。 過了一周,小文晚上開始不適, 出現了哮喘, 這是小文第一次發病, 她無法入睡, 大口大口喘氣,喉嚨里發出嘶嘶的聲音,呼吸變得艱難, 到了第二天開始發高燒, 大鐘把小文送回家, 在家養了三四天, 小文又去公司上班, 但沒過幾天, 她又發起燒來,這次小文, 回到家, 等燒退了, 便向大鐘提出了辭職的想法, 雖然王先生也挽留她, 她決定不幹了。

小文就這樣失業在家。她又開始了尋找工作的旅程。 不停地投出簡歷, 接到通知就去面試。 但找工作有時就象找對象一樣難。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3-29 00:39
小文需要有個閨蜜。
回復 tea2011 2013-3-29 02:54
小文的工作也是一波三折,幸好保住了健康。
回復 藝的博客 2013-3-30 01:31
秋收冬藏: 小文需要有個閨蜜。
小文以前是有閨密的, 但後來沒有了.因為友誼也傷害了小文,這是也許會是另一篇小說的內容了.謝謝你的評論.給了我提醒.
回復 藝的博客 2013-3-30 01:31
tea2011: 小文的工作也是一波三折,幸好保住了健康。
謝謝.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4 05: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