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著名外科專家華益慰生命最後的日子--晚期癌症治療方式的思考 (二) ...

作者:祝君平安  於 2013-4-4 05: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中西醫學|通用分類:健康生活|已有1評論

妻子張燕容陪伴護理華先生

 

作者:楊銳 2006-11-30 00:19:22)

鮮血噴射而出,我們被嚇哭了

第二次手術后,華益慰的身體徹底衰竭了,時刻離不開人,由於氣短,說話也很少。他躺在床上不能動,不能喊,又老要吐。這時,在治療方面,他要求盡量簡單,別再浪費。此時所能做到的也只有在護理方面儘可能將他照顧得好一點,盡量減輕他的痛苦。在北京軍區總醫院領導的關心下,醫院為他安排了特護組。記者採訪了當時特護組的一名護士——閆寒。她回憶了當時護理華益慰的情景。

今年春節后,接受了二次手術后的華益慰由ICU病房轉回到肝膽外科——他自己曾經工作的科室。特護也是在這時開始的。

「第一次看到病人,我都有點傻了。」閆寒回憶。因為去年10月他剛到軍區總醫院實習的時候,曾在肝膽外科病房見到一位異常慈祥的老者,背著手在過道里散步,當時,老人還衝著她笑了笑。她感到這個老人與別的病人很不一樣,後來從別人那裡得知,原來他就是肝膽外科的老主任華益慰。「可是,那個散步時沖我笑的老人,僅僅過了短短3個多月,就已躺在病床上,渾身上下插滿了管子!」

「我還沒有護理過這樣的重病人。」閆寒說。當時,華益慰身上一共插著56條管子:有靜脈輸液的管子,由於不能吃任何食物,因而全靠各種營養液支持著;氣管切開導管,用以幫助呼吸;從鼻子進入的是腸胃減壓管,管子很細,要隨時看著防止被堵塞;腹腔有兩條管子,用於引流腹腔內的血液、糞便以及腸道其他分泌物,每根管子都由兩根管子套在一起,要防止發生錯位使管內液體外流時引起感染;還有導尿管。此外,由於手術后肛門有分泌物,因而尿墊需要兩小時換一次。而護理中最為關鍵的還是隨時吸痰。由於此時華益慰已無力咳嗽,需要外力幫助將氣管中痰液及時吸出,幾分鐘就要吸一次,否則一旦被痰液窒息立刻就會有生命危險。今年2月底氣管被切開后,吸痰的工作就更重了,有時睡覺時痰液也會不停地往外涌,需要不停地用紙巾擦試,有時一眼不見痰液就會流下來。

特護組最初是6個人,兩人一組,三班倒。兩個一人負責看著各種管子、寫記錄,另一人則專門負責吸痰、咳嗽后瀨口。在開始氣管還沒有切開時,華益慰睡覺時由於舌後墜,氣道特別容易被堵塞出現憋氣,平均2-3分鐘就會堵一次。因而,睡覺時,需要每時每刻看著病人,一旦發現憋氣,就得輕輕動一下他的頭部,使呼吸順暢。

「他的病這麼嚴重,他卻相當平靜。一天早晨,於主任(於聰慧)查房進來問他有何感覺?還有什麼要求?他特別淡定地搖了搖頭,說,順其自然吧。」

有一段時間,華益慰經常咳出或是吐出血樣的東西。閆寒回憶:「一天早晨6-7點鐘的時候,我們剛為華主任洗漱完,剛幫他換上乾淨的床單、衣服。他突然一陣猛烈咳嗽,噴出血性粘液,染紅了白色的被單,鮮血超過床尾,甚至噴到了放在床尾的桌子上。出於害怕,也出於心疼,當時我們兩個都嚇哭了。待咳嗽平息后,主任見我們哭了,遂問:『怎麼了?』我說:『您咳得那麼厲害,我們看得不忍心。』他只說:『吸一吸、擦一擦,一會兒就好了,沒事,不用怕。』

返流的膽汁、腸液很苦,華益慰躺著不能動,但吐痰總要扭動脖子,以至到後來脖子都扭不動了。有一回吐痰護士搬動他的頭時,他居然皺了一下眉頭。「他一定是太痛苦了,因為他從不是個愛說的人,也特別能忍,平時的表情總是特別平靜,總是面帶笑容。聽張主任(張燕容)說這回生病體檢時發現腰椎陳舊性骨折,他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發生的。精神好的時候,他甚至還和我們開個小玩笑。一次,天氣特別冷,我值班時他對我說:『都怪你。』我不解。他說:『誰讓你叫嚴寒呢!』他還會記得每個護士任何對他講過的細小的事情,像我愛吃辣這樣的事,我都不記得什麼時候說過,他卻記得很清。」

她說,華益慰難受起來的時候,常人一定無法想像。他曾多次拒絕接受治療,不止一次地對給他輸液、輸血漿的醫生說:「別輸了,別再浪費了。」也不止一次對老伴張燕容說:「我不想再撐下去了,我受不了了!」或是:「讓我解脫了吧!」每每這種時候,兩人就會一起流淚,在場的人也無不落淚。但每每在這種時候,張燕容最後總是鼓勵他。他能這樣堅持著,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老伴。實在太痛苦時,他會將手伸向老,握住她的手。後來上了呼吸機后,他已不能與老伴交流,就用筆寫。他曾給老伴寫道:「我時間不多了,你多陪我。」但每次都寫得很艱難,到後來,由於沒有力氣,筆跡都很難辨認了。

812日那天,閆寒應該是下午3點上班。早晨4點時,值夜班的雯雯突然給她打電話。她拿著電話時渾身哆嗦,有種不詳之感。電話那頭說:「趕緊來科里吧。」不到430她趕到病房時,老伴張燕容已在那裡。當時,華益慰的呼吸特別緊張、短暫。到早上8點左右時,8個特護已都到齊。於是,大家按照搶救預案開始分工:寫記錄、吸痰、加藥,兩人一組,一直到下午6點多華益慰最後去世,閆寒等8名特護始終沒有離開。

「那天早晨,我看到華主任嘴唇在動,他想說話,但已說不出來了。他究竟想說什麼,誰也不知道。我想,他一定是想對老伴說話,因為他最捨不得、最放不下的就是老伴。她身體很弱,也得過癌症,做過直腸癌手術。平時在家,老伴是病人,都是家裡人照顧她。可是最後這一年,卻反過來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5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niuliandang 2013-4-5 06:33
請閱讀《癌症治療新方法》,見新浪網「牛戀凼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chnnsn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20: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