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天國的呼喚 之 姬元】 (5)

作者:jadepython  於 2013-1-22 08: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 , 吳儂軟語, 曼妙身材, 小姑娘


夏日的暖風把紗簾懶懶地掀起,陽光就跳動在姬元的臉上, 他睜開眼,南子還在旁邊側睡著,暑熱中的她不知不覺已經褪去絲綢輕衾,如同玉雕一樣從頭到腳就沐浴在幾縷陽光中。空氣中的塵埃,跟她白皙的皮膚上的絨毛的尖端一樣,在光線下不規則地舞動著。讓姬元禁不住用手輕輕地蓋住她的頸后的絨毛,再滑下肩頭和腋下,遊走到她纖細的腰際,然後在突然向上,張開手掌撫弄飽滿的盛臀,繼而摩挲過她修長的雙腿。

南子似乎也快醒了,她象個小姑娘一樣扭了扭頭,嘴張張合合地咕噥著一些吳儂軟語,精緻的睫毛跳了兩下,卻又翻了個身又睡過去了。也不知是不勝昨晚的酒力,還是難承半夜的潤澤。

姬元不覺地笑了一下,南子畢竟還是個貪睡的少女,狂歡過後的清晨,望著她日漸熟悉的曼妙身材,姬元卻感到了一絲落寞。他信步走到廊外,正午的驕陽放肆地直射在甘露台外的石道上,蒸騰的熱氣讓這個時候車馬很稀少,只有遠處一輛官車粼粼地行來,卻又慢慢地停下,遠遠地車夫和乘客則下了車,在車馬邊慢吞吞地走了起來。

「那是伯玉吧。」南子的聲音嚇了姬元一跳,姬元回頭一看,原來她已經醒了,支起上身,睡眼惺忪地說了這一句,一頭的青絲就又潑灑在床榻上。

「你怎麼知道的」,姬元分辨不出乘客,回到榻邊,用手指纏繞著南子的頭髮玩弄著。

「君上難道不知?大概只有伯玉才那麼在乎禮儀吧,每天早上他駕車過甘露台,怕吵醒您,老遠就下車,要慢慢地走好遠了才在上車的。所以才有這一響一靜的車聲。」 南子狡黠地一笑, 「不過其實我也不知道,是宦者們告訴我的,你想啊君郎,我每天早上都在跟你在一起睡啊」 她把一雙修長的手臂向姬元繞了過來,媚眼突然如絲。

姬元卻似乎有點木然,伯玉對於他,確實是個盡職忠誠的臣子,但是衛國風俗並不似鄰居魯國那樣刻板,這樣的謹慎和關懷,卻讓姬元無端有了一點點不舒服。

他輕輕地把南子的手臂拿開,起身準備出宮轉轉。中衣的下擺卻颳倒了几案上的果盤。五六個紅紅白白的桃子,咕嚕嚕地滾了一地。

姬元俯身拿起一隻桃子,看著那上面摔出的漿液,一下子似乎變成了一隻木偶。

「我明白了」 只聽到他含糊地低喊了一聲,姬元就消失在長廊的盡頭,南子不覺很納悶。她緩緩披上一件紗衣,走到露台上向下望去,正好看見衛君的駟馬輕車,向箭一樣向著都城大獄的方向馳去。

「君上, 彌子立刻就到。」 胖胖的典獄長擦了擦頭上的汗珠,低頭彎腰地側立在几案旁。一邊用小眼睛偷偷地看著心神不定的姬元,一邊在忐忑地想著為什麼國君今天的突然闖入,伯玉一點都沒來透個口風。

伴著一股難聞的體味,一個消瘦的高大身影就出現在姬元的面前,破舊骯髒的囚服和蓬亂虯結的鬚髮下,姬元還是分明地還能認齣子瑕的那副面容。兩年的時間,讓一個健壯陽光的青年似乎一下子變成了孱弱乾枯的老人,只有那副目光,卻還在熠熠地盯著自己。

姬元揮了揮手,典獄長和押解卒趕緊如釋重負地趕緊快步離開了。諾大的獄衙,就只剩下了姬元和子瑕。

空氣似乎凝固了一般,姬元等著子瑕開聲來問。但他似乎沒有什麼說話的意思。半晌,姬元只好嘆了口氣,遲疑地說了句: 「你還好嗎?"

「我很好。」,子瑕卻突然地抬起了頭,盯著紀元,眼中流動的,難道竟是一道頑皮的笑意?一點都沒有責怪和幽怨的意思。

那一瞬,姬元幾個月的那點落寞似乎一掃而光。他突然明白了自己,也明白了蘧伯玉。

【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i0u 2013-1-22 10:59
沙發~~很想知道結局會怎樣~~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6 02: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