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天國的呼喚 之 姬元】 (3)

作者:jadepython  於 2013-1-9 23: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關鍵詞:同性戀, 春秋

看著天邊的一抹絕望的晨曦,還想試圖睡著的姬元只好坐起來,木偶般一邊聽憑妾侍洗漱著穿上朝服,一邊渾渾噩噩地想,不知道此刻牢獄之中的子瑕,是不是也和自已一樣一夜無眠。

國家就像一個不停的機括,總歸是要不停地運行,第一個在殿中候著的,就是子魚生前多次推薦的蘧伯玉。

姬元也知道伯玉的賢名,所以在步入殿堂的一刻趕緊用手抹了抹臉,收斂了連天的哈欠,正色坐定。凝神傾聽伯玉的陳辭。

都是些不大不小的繁雜國務,這些平日都是長史處理的東西。可是如今他不在了,姬元也就只好自己過問了。聽罷伯玉的彙報仔細地想了一會兒,姬元很肯定地明白自己和長史也不會處理得更為妥當。

「很好。」姬元抬眼看了看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方方正正的青年,「那麼,你願意接替長史的位子嗎?」

這是一個很直接也很重要的問題。衛國的長史,歷來是極為重要的職務,一國之相的職責,上百年來基本都是長史來履行。

蘧伯玉沒有立刻回話,短短地沉吟了一下,他抬頭直視姬元: 「我願意。」話音里沒有絲毫的遲疑和動搖。

姬元心裡暗暗讚歎了一聲,怪不的子魚還有鄰國的那個孔丘,一直都說伯玉是個真正的君子。這種令人垂涎的權力落在任何人的手裡,恐怕都要假模假式地推辭和禮讓一番,伯玉卻絲毫沒有顧及到他人的閑言碎語,這種內心的堅定和姿態的變通,決不是一個口裡含著道學的偽君子能做到的。

接下來的幾個月,伯玉也確實沒有讓姬元失望,很多糾結經年的雜蕪國務,在他手裡似乎很輕易的就解決了。本來死氣沉沉的衛國,竟然有了一點中興的氣象。連不放心跑回來監國的母親,都高高興興地回到離宮去了。

姬元卻總是高興不起來,雖然早晚在後宮和姬妾們酒林肉池,日子很快就過去,但是缺少了子瑕在旁,心中的那個角落,似乎總是要提醒他這一天天是多麼的無聊。

和姬元一樣高興不起來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蘧伯玉。

伯玉其實很早就見過了姬元的。他本是一個少卿的獨子,小時候父親帶他進宮拜壽,偏偏碰到姬元正和一個高大的英俊少年打鬧著經過殿外。個性靦腆的他,第一次看到了姬元聰慧的眼神,聽到了他伶俐的話語,就再也不能忘記。後來長大入仕,長史曾經奉勸過他去邊境治理軍隊,他卻選了一個沒什麼前途的都市吏來當。這讓同僚們都很不解。但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因為這個職務,讓他可以經常隨長官入宮見到姬元。雖然搭不上什麼話,就算遠遠地看著,伯玉也相當地滿足了。

而現在的他,終於可以天天近近地看著這個年輕的衛君。姬元的落寞,雖然在臣子面前一向掩飾的很好,卻逃不過他早已熟捻得不能再熟捻的洞察。而且令他心更痛的是,這份落寞,絕對不是為了他伯玉。

心痛過後,伯玉更加燃起了一股無名的憤怒,那個高大英俊的少年,如今雖然已經關到了大牢,但一定要想法子更加重重地懲罰他!伯玉恨恨地這樣想著,直到旁邊的侍女噗哧的一笑,才把他驚回過神來。

「相國,你怎麼用筷子去夾湯水啊."銀鈴一般的聲音,透著風情萬種。伯玉不由得抬眼看了看跪在旁邊的這個新來的侍女。

如果不是伯玉對女子興趣歷來不大,如今的他恐怕早已不能自持,眼前這張精緻美麗絕倫的面孔,配著每一個動作都能顯出的婀娜的身段,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男子能夠抵禦的。而且口音里的一點大舌頭,更加散發出著一種別樣的異域風情。

「你從哪裡來,叫什麼名字?」伯玉不由得呆了,舉著筷子問道。

「奴是吳國人,沒有名字,所以大家都叫我南子."

【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i0u 2013-1-10 00:07
SF~~~so many feelings~~
回復 jadepython 2013-1-10 00:49
i0u: SF~~~so many feelings~~
又沙發啦。。這個故事說的就是情。。感。。各種各樣滴。。呵呵。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6 02: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