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天國的呼喚 之 姬元】 (2)

作者:jadepython  於 2013-1-9 03: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評論

關鍵詞:彌子瑕, 天國, 同性戀


「君上,不好了,長史自盡了。」

宦者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一句話如同重鎚打到姬元的胸膛,剛剛睡醒的宿醉給徹底地驚醒。代之而來的,卻是說不出的麻木。事情如此突然,雖然知道宦者不敢撒謊,姬元彷彿還不能接受這個幾乎可以確定的現實。

胡亂地穿戴好,他不顧國君的體統,快步跑過內殿,能幹的僕從已經把國君的輕車準備好,正靜靜地等著他。姬元剛躍入車廂坐定,駟者便抽向兩匹馬,車子象箭矢一樣射了出去。

當子魚的花白頭顱就冰冷地貼在他的胸前,無盡的悲涼就如同一道黑幕一樣,一下子就掩襲到了姬元的胸中,內室中野獸一樣的噑叫,似乎不是發自己的喉嚨。不顧僕從的驚詫,他似乎想把胸膛上的熱量傳遞給這個忠厚的長者,哪怕讓他再回來一剎那,好讓自己能夠說出最後的一句。

「亞父,我真的聽到了。「 而現在的他,卻只能寄望著聲音傳到冥冥的天國。

畢竟是周之貴胄,禮防為大,為君者的哀傷,還是不可過度。姬元看著僕從默默地把子魚的屍體殮入棺木。只好默默地步出長史府邸。車子緩緩向宮門而去。他開始細細地想彌子瑕。

一個幼年即位的君主的童年是很可憐的,白天要在亞父的監視和期許下在朝堂坐上幾個時辰,歇息后還要研習各種典籍,禮法和技擊。自從父親暴斃后,宮中的警備森嚴了很多,除了一些老僕和他們的家人,很少有外人來內宮探訪。

子瑕卻就是其中的一個。他是禁軍頭領的兒子,是唯一的一個可以放心和姬元玩耍的同齡人。或許是老天可憐姬元,這個子瑕,卻又生的如此的讓人舒服。

他並不是那種乖巧和諂媚的孩子,有的時候,他甚至不把姬元當主公,興奮的時候就跟他玩的很瘋,沉靜的時候有時候甚至都不願意抬頭理睬一下姬元。而且隨著年 齡漸長,他越發生的俊朗而魁偉。比姬元高半頭的他,逗留在宮中時,越來越讓宮中的大小妾侍痴迷得屢屢失態。這就讓姬元很有點嫉妒,然而在他心底里,卻莫名地並不責怪子瑕,甚至還為此有點怪異的自豪。

不能再想了,姬元搖了搖頭,提醒自己長史是因為他才死的。但是卻禁不住想起就在最近的那件事情。

衛宮外的桃院,景色宜人,歷來是君主和臣子野外飲宴的好地方,可惜今年天公不作美,雨水太足,桃子生的雖然很大,但是卻寡然無味。今年例行的夏宴中,端上來的 桃子卻沒有幾個人願意品嘗。姬元雖然一向很喜歡吃桃子,礙於君主的體面,總不能一個個地拿起來嘗試。一場本來就是走過場的宴席,愈發顯得無聊。

「這桃子好大!」一聲朗笑,就在這當口兒,子瑕卻大踏步走進來,他絲毫不顧入席的禮儀,搶在了姬元右邊的首席坐下,開始大咧咧地一個個地咬盤中的桃子。咬了一個,邊向後丟一個,幾次差點砸到了周圍肅立的禁衛。連倒酒的小蕊,都噗哧地笑了出來。

"主公,你看,這個桃子最甜。」在姬元還沒有笑出來前,一個最大的桃子卻被子瑕雙手遞了過來。旁邊被咬開的一個缺口,還緩緩冒著香甜的漿液。

大臣們則看得火都要冒了出來,幾個老武將,雙手已然按在案邊,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只要自己一翻臉,估計子瑕今天絕討不了好去。

姬元暗暗地嘆了一聲。誰又知道自己對桃子的這份近乎偏執的喜愛呢?除了他彌子瑕。

「子瑕愛我啊,把最甜的留給寡人」 姬元緩緩開聲,但他知道老臣們對這種無禮的表象斷不會就這樣罷休,趕緊接了一句:「子瑕,聽說你老母病重,今日飲樂你就不要列席了吧。我的車駕就在外面,你先駕了回去探望她吧。"

彌子瑕是機靈的,他知道這是姬元為他脫身,趕緊長諾了一聲就從席尾離開了。一場君臣間的大鬧總算是得以避開,姬元暗暗鬆了口氣。

這事兒回想起來都能讓自己開心。姬元微笑著醒過神來,步入殿中。一個宮裝老婦,卻正噹噹地擋住他的去路,姬元抬眼看去,卻不是幾年來都沒從離宮回來的母后是誰?

「元兒」 母親的聲音分明蒼老了很多,還沒等自己問完安,一句詰問已經拋了過來:「你打算讓彌子瑕怎麼死法,他的跋扈,車裂都夠了!「

姬元心中突然一陣煩躁,亞父過身,母親逼迫,子瑕的音容。。在眼前閃個不停。半晌,他長嘆一聲,「好吧,我處罰他」。

「什麼理由?什麼刑罰?」一向溫順的母親顯然因為了亞父的死,突然變得咄咄逼人。

「還能什麼理由?」姬元快速地在竹簡上寫了幾行字。「分桃之過,盜車之罪。下獄吧,以後再說。」

他把筆向身後一拋,快步走入自己的內室,卻是心亂如麻。

【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i0u 2013-1-9 04:07
SF again~~~today is my lucky day I guess~~

sigh~~being a king is not that easy~~
回復 jadepython 2013-1-9 04:17
i0u: SF again~~~today is my lucky day I guess~~

sigh~~being a king is not that easy~~
呵呵。。being any "free soul" is not easy。。I guess。。
回復 i0u 2013-1-9 10:42
jadepython: 呵呵。。being any "free soul" is not easy。。I guess。。
有時我會想,究竟是誰阻止了靈魂的自由呢~~
回復 jadepython 2013-1-9 10:55
i0u: 有時我會想,究竟是誰阻止了靈魂的自由呢~~
羈絆。。放不下的東西。。有的叫慾念。。有的叫責任。。
回復 i0u 2013-1-9 11:04
jadepython: 羈絆。。放不下的東西。。有的叫慾念。。有的叫責任。。
呵呵~~讓我想起那個老和尚和小和尚過河的故事了~~

到頭來是自己羈絆了自己~~還是按你原來說過的,不要去想的好些~~~
回復 JuneRipple 2013-1-9 12:55
桃子看來不是好東西,栽在桃子上的故事就這麼層出不窮。。。這故事長么?
回復 jadepython 2013-1-9 22:34
JuneRipple: 桃子看來不是好東西,栽在桃子上的故事就這麼層出不窮。。。這故事長么?
還行。。看心情吧。。豐儉由人。。七八段?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7 20: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