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月神的報復 之 文姜 (5)

作者:jadepython  於 2012-9-30 09: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評論

關鍵詞:文姜

「主公,五柳病人黃泉下再跟隨你了!!!」

隨著彭鵬這最後一句悶喝,刀斧手的大鉞就喀嚓地劈了下來,須臾,一個沾滿血跡的毛茸茸的頭顱,怒眼圓睜地就被放在托盤上,傳到了齊君的案前。

諸兒閉著眼睛揮了揮手,頭顱便傳給了魯國使臣。看著使臣仔細檢驗首級並裝入漆盒,諸兒嘆了口氣。彭生本是齊國市井裡的一個潑皮,整日和一群崑崙奴在鐸城胡作非為。終於犯了官非被發去石場作苦工,諸兒發現他的時候,他正生病被遺棄在五棵柳樹下奄奄一息地等死。只是因為他相貌奇特所以把他救活。從此人人知道齊君身邊就多了一個力大無比的死士。

如果不是周天子國君赴死不流血的法度,諸兒其實很捨不得讓忠心耿耿的彭生去作下這單公案再去當這個替罪羊。但殺魯君的罪名畢竟是無法洗脫的,不僅魯國的卿大夫在集結兵力準備復仇,西南的晉國和楚國也想借著這個千載難逢機會來聯合興師問罪。國內的大族鄒氏田氏,更是摩拳擦掌藉此事件拉攏士族來和他這個所謂的淫君分庭抗禮。

「黃泉相見吧,彭生,希望你來世不當死士。」諸兒一言不發地起身離開刑場。

對文姜來說,自從梧台上的六目相對,齊國自然是不可久留的了。魯國的大臣們,若不是看在他即位的兒子小同的份上,更是要活剝了她的皮。雖然諸兒每天都來看她愛撫她,但彼此的親昵卻似乎變成日漸的敷衍,也弄不清楚到底是誰先失了那份激情。

「就讓我去松林地吧」 這天終於文姜開口去問了諸兒,「我總歸是要見我的孩兒的,也不能一直賴在這裡給你添罵名。」

松林地是齊魯交界的一片皇家山林,歷來是齊魯兩國國君會獵的地方,有一片簡略的行宮,所以兩國的默契是官員從不來行使管轄。諸兒沉思了片刻也就答應了。

「我會每個月都去看你的」,諸兒柔和的目光帶著一絲疲憊。魯君死後,內外交困頭緒繁多,幾乎無日無是非,松林地也確實該讓大家都清凈一陣的理想的權宜之處。

「我即刻遣使告知小同去那裡看望你」,他的大手用力握住她的小手,似乎依依不捨這暫時的分離。

文姜的車駕即日起程,為了路上避免魯國的士族武裝襲擾,她特地諸兒要了一支親兵來護送。諸兒自然是滿口答應。一行人馬兩百多人,就在山林中向魯國穿行而去。

車隊走了兩天後紮營休息的時候。文姜把兩個親兵領隊叫近了車廂吩咐:「我收到姦細的密報,南方楚是齊的宿敵,正想趁此機會劫持我們,一來號可稱替魯君報冤讎,二來可拿我來要挾齊君,所以他們這幾日很可能會來偷襲,你們務必要放出斥候,每十里一隊,每隊四人,八個方向都要按時回來稟報,不可疏忽」

領隊諾領命而去后,文姜踱出車外,望著臨淄的方向,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期待著什麼,還是不期待著什麼。

第二天午後,西北斥候飛速來報,一支數目不明也沒有旗號的軍隊,果然緩緩地跟在文姜車隊之後。但是看起來似乎並沒有加追進的意思。

雖是預料著的了,文姜的心,霎那間還是如同掉進了冰窟。

親兵領隊看著文蒼白的臉也不知說什麼,半晌,文姜轉身從座下拿出一個密封的錦盒,吩咐道:「煩請領隊,務請把此盒飛馬送至鄭國國君,我和姬忽素有交好,他一定會來幫手的。」

 「哦,公子忽!」領隊失言說道,又急忙住了嘴。當年文姜始許婚給鄭國的公子忽,然而子忽在訪問齊國和文姜公主同車遊玩了半日,就匆忙回了鄭國,不日便送來一封「齊大非偶」的託辭,婉轉地取消了婚約。這在齊國市井可是個不小的轟動,眾說紛紜,至今也沒有人弄明白公子忽怎麼可能拒絕大國的青睞,更別提是傾國傾城的文姜公主。

 「是他。」文姜轉過身去,並沒有在意領隊的失態:「即刻起程吧。」她的聲音,似乎一下子蒼老了十年。

 松林地並不太遠,五日後車隊就到達了。魯君,也就是剛即位的兒子小同,早已帶著隨扈到了行宮,先到了等著差不多一年沒回家的母。母子見面,可也沒有什麼好說。母親失貞父親猝死,讓年輕的小同既氣又恨,卻也不忍責罵把自己從小養大的最親近的母后。相對悶悶不樂地說了幾句,就各自去休息了。

 文姜卻無法立刻入眠,面前閃過的,儘是自己和諸兒在一起的各種形象姿態。最後隱隱約約出現的,竟然是入臨淄之前那晚的一輪圓月。只是不知為何,這次的月影,卻籠罩著一層凄慘的陰霾。

 「公主!不好了」一個宮人踉蹌跑了進來,把文姜驚醒了。

 「什麼事?」文姜緩緩坐起,看到外面已經是清晨。

 「齊軍不知哪裡來了三千人馬,已經把行宮圍住了」

 「哦,知道了。你下去吧」。

該來的本就該來,文姜簡單地穿好衣物,走到外面的門廊,小同已經忐忑地在那裡站著,母子向樓下望去,目光相接的,卻不是姜諸兒是誰?

 這一次,他的目光里卻已沒有了自得和狡猾。空洞疲乏的眼神里,能看出的,就只有一絲隱隱的羞愧。

 【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i0u 2012-9-30 10:19
老大,我批評一下啊,您老有點兒大男子主義哈,一個千人寵愛的女人,應該是有些性格的吧~~
回復 jadepython 2012-9-30 10:32
i0u: 老大,我批評一下啊,您老有點兒大男子主義哈,一個千人寵愛的女人,應該是有些性格的吧~~
其實我認為。。一個女人的魅力,往往是隱性的,她對男人的吸引,造成的是一種朦朧的感覺。但要把這個隱性特性表達出來,往往不是直白的形容詞能達至的。那樣反而弄巧成拙。。我個人的想法,應該是從行為和情節來體現。。

更糊塗了吧。。呵呵。
回復 i0u 2012-9-30 10:51
jadepython: 其實我認為。。一個女人的魅力,往往是隱性的,她對男人的吸引,造成的是一種朦朧的感覺。但要把這個隱性特性表達出來,往往不是直白的形容詞能達至的。那樣反而 ...
嗯,說得透徹,糊塗何來~~我一直認為人的性格是用眼睛看得,在文章里也一樣,你何時見過我用形容詞描寫過任何一個人~~我只是還沒看到文姜的性格~~說你大男子主義吧,很明白的描寫了男人的個性,一個作為文章中穿針引線的女人,怎得就沒了性格呢~~或者,你沒有真正觀察過女人,至少沒觀察過女人性格~~這話說得會不會太重?
回復 jadepython 2012-9-30 11:06
i0u: 嗯,說得透徹,糊塗何來~~我一直認為人的性格是用眼睛看得,在文章里也一樣,你何時見過我用形容詞描寫過任何一個人~~我只是還沒看到文姜的性格~~說你大男子主義 ...
嗯。。不會太重。。這個我要想想。很多女人,我不喜歡外在的性格,也就沒有興趣探詢下去。。或許也就沒有太多理解。。

文姜當然是有性格的,但是我不太想寫顯性性格。篇幅也實在是不夠。以前介紹過一個天舞/青梅的文章,那個女人的性格刻畫的相當的好。

她算是我喜歡的女人的隱性性格,就是她並不是逆來順受,而是。。不算是綿里針那樣反刺,而是遇挫反強的一種如水的性格。平時是弱水,來了卻是洪水。。這種人按說是原則性很強的,但她們的行為卻又是自由放任的。。這種女人很多,也很讓我著迷。
回復 i0u 2012-9-30 11:28
jadepython: 嗯。。不會太重。。這個我要想想。很多女人,我不喜歡外在的性格,也就沒有興趣探詢下去。。或許也就沒有太多理解。。

文姜當然是有性格的,但是我不太想寫顯性 ...
記得達賴的自傳里談心,人心如海,遇事起波瀾,貌似波瀾可大可小,其實是海亦大亦小而已,挺有道理~~~人性原本複雜,其實簡單,外在的不一定是內在的,不用理解,看就可以了~~~很希望能看到文姜如水的性格~~~不過,筆是你的,我只是個讀者,享受故事本身已經夠好~~~寫的的卻很好,享受了,謝先~~~
回復 jadepython 2012-9-30 11:41
i0u: 記得達賴的自傳里談心,人心如海,遇事起波瀾,貌似波瀾可大可小,其實是海亦大亦小而已,挺有道理~~~人性原本複雜,其實簡單,外在的不一定是內在的,不用理解 ...
呵呵。龍龍晚安。不過達賴的那句話我沒有看太懂。

我只是個寫手。。把自己穿越回那個迷人的時代,說出自己的夢中的故事,有了落在紙上的質感,對我,就滿足了。
回復 JuneRipple 2012-10-1 01:39
像這樣的砍瓜切菜,到底是男人手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4: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