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清華保安」,大時代里小人物沉浮

作者:春天來了嗎  於 2013-11-18 15:2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談|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清華保安」,大時代里小人物沉浮

「清華保安」留給我們的社會話題 ...

王傳濤

1991年,他是長沙縣高考理科狀元;1996年,他是清華大學優秀畢業生;2000年,他是廣州外企的高薪白領……現在,他是長沙馬王堆陶瓷市場的一名普通保安,他是張曉勇。近日,「清華高材生月薪2000甘當保安」的新聞引起了社會的關注。(1116日《三湘都市報》)

 

名牌大學畢業生沉淪坊間的新聞橋段,並不新鮮。北大高材生陸步軒沒有正式工作選擇去賣豬肉的新聞曝光時,我們就曾經對之進行過解剖式的「案例分析」:關於幸福,關於成功,關於尊嚴和人格,也關於「自己的路」和「別人的說」……而今,清華畢業生在小區當保安的故事,再一次將以上人生問題擺上桌面,每一位讀到張曉勇人生閱歷的人似乎都在思索那些永遠沒有固定答案的哲學難題。

 

清華大學,是一個無論從哪個角度排名,都是數一數二的那所學校。《2012年中國大學傑出校友排行榜》顯示,自改革開放30多年來,清華大學培養和造就84名億萬富豪校友,校友財富合計近3000億元,超越北大成為2012中國造富大學排行榜冠軍。另外,清華百年校慶時,清華大學還向世人展示了一份「政界英才榜」和「兩院院士榜」。畢業於清華,就等於人生的名利雙收,這一點幾乎沒有什麼疑問。

 

然而,在一個風雲激變的「大時代」里,屬於每個人的「小時代」又是那麼的難以確定。個人命運的沉浮,有時可能就會受到國家政策或相關福利制度的影響而變得異常崎嶇,如果事業不順,家庭面臨「病來如山倒」,人生軌跡發生變化則是一種必然,這由不得自己,更由不得自己的畢業證和學位證。對於張曉勇而言,在工作分配不如意和「父親重病」的夾縫中生活,基本構成了他的「小時代」。

 

小區保安,在外界看來,是一份卑微而繁瑣的工作。「哪家的狗狗被偷,哪家又遭了賊,哪家夫妻又吵架了」,這些都是他的分內事。但是,能否做好簡單的事,從來都不是衡量一份工作是否偉大的標準,至少張曉勇可以進行這樣的自我安慰——做好每一件小事,就意味著成功。而事實上,我們也沒有權利來評判張曉勇的選擇,一者,名牌大學高材畢業生,代表不了什麼;二者,「父母在不遠遊」何嘗不是一種偉大的堅守?三者,「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清華高材生當保安,留給我們的社會話題有兩個:一是,為什麼小區保安作為一個社會職業,向來被人看不起,原因是不是在於這個職業沒有所謂的「五險一金」,不是吃財政飯,工資不高又不穩定,往深處說,職業與職業之間、行業與行業之間是不是應該有一個較為合理的分配格局,而那些光鮮的官職,是不是已經完全剝離了特權?二是,如果我們的養老體制、醫療體制非常健全,非常完善,父親得重病會不會成為張曉勇回鄉的充分必要理由?

 

更深層次的問題在於,當特權不在,當公平就如同空氣一樣觸手可及,當所有的職業之間的收入差距不大,當人人都共享於一個高枕無憂的福利制度之內,當「防老」不只有「養兒」這一條路徑,或許,無論小區保安是不是名牌大學畢業生、是哪所大學的畢業生,都不會成為一個話題。

 

關於成功,從來都是見仁見智;關於幸福,也並不趨向於人雲亦云。權貴們看似高貴,市民們看似平凡,殊不知,每個人的生活,都離不開「冷暖自知」四個字,真正能回答「我將如何存在」的哲人,只有當事人自己。除了社會性問題,我們的思維方式與評判標準,或許也應該摒棄形向上學和浮躁主義,並讓我們對於人生的思考具有更多的高智商因子。

 

發表於11月18日《燕趙都市報》。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00: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