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為黨遮醜而犧牲的女人

作者:閑雲野鶴一忽悠  於 2013-9-23 03: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8評論

 

40年代已成名的女作家關露,被周恩來派去做「漢奸」,勾結敵偽收集情報。終其一生不能恢複名譽,1982平反后自殺而死。

一個將青春才華、愛情名譽都獻給黨的女性,革命成功后卻被黨拋棄,九死一生一紙平反怎能洗盡冤屈?她自殺而死。毛周留下又一罪孽。

春天裡來百花香。郎里格朗朗里格朗。和暖的太陽在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朗里格朗朗里格朗。穿過了大街走小巷,為了吃來為了穿,晝夜都要忙。朗里格朗朗里格朗。沒有錢也得吃碗飯,也得住間房,哪怕老闆娘作那怪模樣。

這支叫《春天裡》的歌,曾經傳唱全國,是一九三七年攝製的電影《十字街頭》的插曲。寫曲的賀綠汀是很出名的,寫詞的是關露,不知道今天還有多少人記得她?

當年的上海灘,女作家寥寥可數。現在人們知道有張愛玲和丁玲,卻不知道關露也曾經與她們齊名過。在毛共統治時,我只知道左翼的丁玲,連張愛玲都不知道,遑論關露。

關露原名胡壽楣,原籍直隸(河北),一九○七年生於山西,是無名的紅色間諜,卻背負著一輩子的「漢奸」惡名。

關露愛寫新詩,她一九三六寫的《太平洋上的歌聲》,發表后一舉成名。她參與過刊物《新詩歌》的編輯工作,參加過丁玲領導的「左聯」創作委員會的工作,參加過任鈞、蒲風等人成立的「中國詩歌會」的活動。

二十五歲入黨派做日本間諜

不幸,她一九三二年春加入中共地下黨后被黨派去日本人處做間諜,這就決定了她悲慘的一生!這悲慘不是日本人或國民黨給她的,而是她對之有大功的那個黨賜給她的。不能不使人感到特別諷刺和唏噓!

一九三九年深秋,關露接到中共中央南方局常委葉劍英的密電,要她「速去香港找小廖接受任務」。小廖就是當時住在九龍的廖承志,借著他父親廖仲愷的名聲,隱蔽在香港為中共地下黨搞特務工作。

關露到香港后,見到了廖承志和潘漢年,後者是中共中央社會部副部長,在廖承志的領導下工作。關露的頂頭上司是吳成方(曾任中共中央社會部上海地區負責人、八路軍駐滬辦事處情報系統負責人等職),他與關露單線聯繫,直接領導關露工作。為了在上海打開局面,關露特地去整容,墊高了鼻樑。

關露的任務是接近日偽政權的特工首腦李士群,除獲取情報外,還要對李進行策反。

任務本來不是關露的而是她妹妹胡綉楓的,因胡綉楓與李士群素有淵源,且另有任務,擔子遂落在關露身上。關露為妹妹挑起了註定要悲慘一生的歷史重擔!

關露當了李士群的秘書,後者也猜到她是中共地下黨員,但他權衡利益,既然要在汪精衛、國民黨和共產黨之間搖擺,就要利用關露的地下黨關係。關露成功促成了潘漢年與李士群會面,這直接導致潘一九五五年被打成「內奸」,被秘密逮捕后判刑。

一九四二年春,吳成方通知關露說任務已經完成,不用再到李士群處。關露要求去延安或蘇北新四軍根據地,吳成方卻告訴她,地下黨組織決定她仍留上海,且要打入日偽雜誌《女聲》當編輯,伺機尋找日共地下黨,以獲取日方情報。《女聲》雜誌由日本大使館和海軍報道部合辦。關露打入《女聲》后,由於精通日文,很快成為核心,由編輯而後任主編,並為一些左翼作家提供了平台。一九四三年八月,日本在東京召開第二屆「大東亞文學者大會」,《女聲》派關露代表赴會,併發言。

當間諜的工作使關露的神經非常緊張,出現嚴重的神經衰弱,並開始出現幻覺。她感到身體非常疲勞,情緒異常悲哀!

是年秋,關露給在重慶的妹妹胡綉楓寫信,暗示想去根據地。胡綉楓向八路軍重慶辦事處負責人鄧穎超彙報。鄧穎超派人轉告,中共上海地下黨仍要關露留在上海工作。

日本投降后,軍統在上海大規模抓捕漢奸,關露的處境十分危險。她找到吳成方要求迅速轉移,但吳不同意。不久,重慶的周恩來和鄧穎超親自下令將關露轉移,由夏衍具體安排。關露才被送至新四軍控制下的蘇皖「解放」區,至此間諜生涯宣告結束。

中共為掩蓋通日醜聞犧牲關露

關露迎來共產黨的第一個打擊是,她不能再與戀人王炳南見面。國民黨方面認定關露為「文化漢奸」,共產黨方面也只有少數人知道關露是被黨派去與日本人周旋的,所以關露的名聲不好。王炳南是搞外事工作的,跟隨周恩來與國民黨打交道,周明知關露的情況,也不準王炳南與關露再發展下去。

王炳南計劃去蘇南和關露結婚,周恩來不批准,說對黨影響不好。王服從黨的需要,致信關露終止來往,關露只有自己吞下苦果!

黨不能公開關露與日本人打交道是黨的指示,為關露洗脫罪名,因為這不光彩。關露雖身在「解放區」,也被人目為「漢奸」。抗日戰爭結束,作家樓適夷在淮陰共區遇到關露,親眼見到「她身體不大好,神情不安,一日上街去新華書店被滬來青年發現,大呼『捉女漢奸』,驚惶失措,經公安警保護回來,神經失常。」黨的《新華日報》拒登關露的作品,使她深受刺激。

在蘇皖共區,新四軍開展整風運動,關露被隔離審查,多次被命令「交待問題」。後來關露的妹妹找到吳成方和吳的上級張唯一、潘漢年,寫下書面證明材料,最後經陳毅批准,才恢復了關露的自由。關露一直背著「漢奸」的罪名,這對她來說是個甩不掉的包袱,她必須為黨擔下這個大罪。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關露到北京,她要求「歸隊」先後被安排在華北大學三部、鐵道部總工會創作組工作。一九五一年,她寫的小說《蘋果園》被陳波兒(文化部電影局負責人)看中,將其調入電影劇本創作所從寫作。一九五五年初反胡風,關露受牽連,再次被審查,后因關係不深被放過。四月,毛澤東親自下令秘密逮捕潘漢年,潘左右申辯,結果是「不殺,但要判無期徒刑」。為什麼?為了封住潘漢年的口,不讓他泄漏當年被毛派遣與汪精衛打交道的事。同樣,關露也被捕,關入功德林監獄,再次誘發精神分裂症。

有文章說,當年「潘漢年通過特殊關係,命年輕漂亮、精通日語的女作家關露打入日本駐滬特務機關『岩井公館』,陪岩井等日本特工頭目睡覺,以竊取絕密情報。關露獲得的情報,使得江蘇、安徽境內的新四軍一次次地躲過了日軍的掃蕩。」

這樣說,關露為黨立了大功,黨卻以怨報德,我們不能不為關露感到悲哀!

潘漢年知毛汪關係被毛關死

毛澤東一九二五年在廣州期間(國共第一次合作)加入了國民黨,並任汪精衛的秘書。汪對毛多有關愛、提拔,直至推薦毛接替自己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代部長。毛那時奉汪為「恩師」。一九三九年,毛在延安親自囑咐潘漢年,到上海、南京后可設法和汪精衛取得聯繫,並轉達他的口頭致意。潘到上海后,再把任務傳給下一個人。

一九四二年九月李士群安排潘漢年赴南京見汪精衛,談了兩次,轉達毛對汪的致意。一九四三年李士群在汪偽政權的內部傾輒中被毒殺。日本投降,毛的恩師汪精衛已於四四年去世。潘率領關露等一組「有功之臣」回到新四軍總部,回到「革命」隊伍之中。

中共建政后,潘漢年依資歷、貢獻,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二書記、上海市政府常務副市長,做了陳毅的主要副手。

一九五五年三月,四十九歲的「革命」元老潘漢年率中共上海代表團,赴京參加中共全國代表會議,住在北京飯店。會上,毛號召高幹主動交代自己的問題,無論什麼問題,只要講清楚了,黨組織都可以寬容,等等。

因中共中央剛處理過高崗、饒漱石問題,潘很緊張。因為他一九四二年赴南京見汪精衛一事,只有「偉大領袖」一人知道。

而在上海提籃橋監獄關押的敵偽人員中,已有人揭發了潘當年曾去見汪的事,潘漢年自己卻從未向組織講過!潘漢年考慮良久,還是決定向老上級陳毅講清楚

陳毅聽了潘漢年的彙報后,請他放心,誰也不會懷疑你潘漢年對革命的忠誠,並答應立即去中南海菊香書屋找毛,當面講清楚。只要毛說句話,公安部門就不會追查此事了。

潘做夢也想不到,等待他的,是當天晚上的「秘密逮捕」。這是毛親自下的命令。潘可以不殺,但要判無期徒刑,關押到死。封口,為的是讓潘永不談及舊事。潘一直被關押到一九七七年,死於湖南茶陵縣的勞改茶場。這時,毛已死去大半年了。

九死一生,平反后自殺而死

一九五七年三月末,關露獲得釋放,回到電影劇本創作所工作。不久「反右」,關露又受丁玲牽連,要交待問題。五八年初,電影局領導要求關露退職,她沒有了工作。顯然,關露已經失去了中共的信任。

一九六○年代初,隨著政治氣氛的放鬆,關露向中宣部寫報告要求工作,中宣部轉文化部處理,文化部將她安排到商務印書館。文革爆發后,六七年,她又被「中央三辦」抓走,隨即關入秦城監獄,七五年方才得到釋放。在秦城監獄中,關露撿到一根鐵釘,她每天打磨這根鐵釘,最終將其打磨成一支小針。

出獄后,關露未返回原工作單位,而是一度被送入養老院。後來她又回到位於香山農村的小屋居住。

一九八○年五月,關露患腦血栓,經搶救脫離危險,但記憶力受到嚴重損害,手部不聽控制,拿筆寫字也成問題。此後,為便於治病,關露離開香山,回到北京城內的機關宿舍,居住一間僅有十平方米的小屋。一九八二年三月,中共中央組織部作出《關於關露同志的平反決定》,為其平反。同年十二月五日,關露寫完了回憶錄和有關回憶潘漢年的文章,在北京家中服安眠藥自殺而死。

四十三年的漢奸罵名,十年牢獄,一朝昭雪,卻選擇了死,這是為什麼?

關露愛著王炳南至死

在悼念關露的座談會上,夏衍說了這樣一句話:「解放后三十年,關露內心一直非常凄苦。她的死必有原因。」

多年後,胡綉楓說:「我不該把我姐姐認識李士群的事情告訴潘漢年。去『76號』(李士群處)和後來受牽連遭罪的也都應該是我,可都讓我姐姐代替了!」

潘漢年曾說過一句話:「凡是搞情報工作的大多數都沒有好下場,中外同行都一樣。」

柯興寫《關露傳》時,查到一張老照片,照片上的人是王炳南。照片背面寫著:你關心我一時,我關心你一世。還有一行題詩:一場幽夢同誰近,千古情人獨我痴。

關露活得太辛苦了,她為這個黨犧牲了自己的一生,黨終於給她「平反」,也給潘漢年「平反」了!她跟隨這個黨干「革命」,當年的理想追求,都付諸水流了,只剩下一身病痛!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她選擇了死!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簡單地舉行了關露的骨灰安放儀式,因為是自殺,沒有致悼詞,全程不到十分鐘。曾任外交部副部長備受重用的王炳南默默地參加了儀式,並向關露遺像深深三鞠躬。

十八日,文化部、全國作協舉行有四十餘名中共文化界高幹出席的悼念關露座談會。王炳南指稱,讓一個已經馳名的左翼作家去當「文化漢奸」,造成不好影響,「這樣的安排是不妥當的。」夏衍說:關露服從組織決定「甘願犧牲個人的一切」,解放后蒙冤二十七年,她是一位值得尊重、紀念的好同志。

倒是丁玲說了一番真誠的話。這位當年和張愛玲、蘇青、關露並稱為「四才女」的名作家說,關露的死,「照出了我的渺小和自私」,她自責、懺悔,沒有給寂寞的關露一點感情,一點溫暖。嗚呼,為中共效勞、貢獻一生,千百萬人的犧牲,換來的究竟是什麼?是民族的新生,還是一人一黨的獨裁?這大約是關露死不瞑目的原因。


高興

感動
2

同情
1

搞笑
12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8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3-9-23 03:44
打江山者,從不講私情。自古美女愛英雄,奈何英雄多無情。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9-23 03:49
徐福男兒: 打江山者,從不講私情。自古美女愛英雄,奈何英雄多無情。
她的自盡,頗耐人尋味
回復 trunkzhao 2013-9-23 03:53
共產黨要和日本人勾搭,後來又不敢承認,關,潘皆是如此。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9-23 03:55
潘漢年們的遭遇卻是實情不虛,還是國母前夫比較有遠見,遠走法蘭西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9-23 03:59
trunkzhao: 共產黨要和日本人勾搭,後來又不敢承認,關,潘皆是如此。
他們誰敢認?決定權不在他們,為怕老潘泄露黨的核心絕密,不是早早就圈禁起來,自己連真實姓名都不得聲言。
回復 無為村姑 2013-9-23 04:23
不知道毛跟汪的事。毒啊~
為共黨效勞的人,尤其地下工作者,都沒有好下場。可見黨的殘忍。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9-23 05:48
無為村姑: 不知道毛跟汪的事。毒啊~
為共黨效勞的人,尤其地下工作者,都沒有好下場。可見黨的殘忍。
問題出自對事實的掩蓋,為的事對大眾的欺騙,實在惡不可赦
回復 dwqdaniel 2013-9-23 07:44
共產黨對於關露,和國民黨對於鄭蘋如,反差之大很能說明問題。
.
回復 淺色 2013-9-23 07:51
可憐啊。
回復 心隨風舞 2013-9-23 08:04
  
回復 小皮狗 2013-9-23 08:22
     千千萬萬這樣的死不瞑目的冤案冤魂,黨從一開始就作孽太深。
回復 天涯看客 2013-9-23 08:45
這個襠下的冤魂太多了。。。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3-9-23 09:36
小皮狗:       千千萬萬這樣的死不瞑目的冤案冤魂,黨從一開始就作孽太深。
積重難返,在這個系統中孕育成長者,是無力,無勇氣進行此等刮骨祛毒的
回復 無為村姑 2013-9-23 12:27
閑雲野鶴一忽悠: 問題出自對事實的掩蓋,為的事對大眾的欺騙,實在惡不可赦
十分可惡
回復 寇一仁 2013-9-23 15:03
這就是唯物主義呀!為了自己的性慾有個滿足,又能撈到共產黨的好處,一心一意想著「老B鬧革命」的便宜事兒,最後是B兒白白讓人X了個臭不夠,被共產黨利用了,就被拋棄了!你想的是;B兒性愛,革命,金錢,出風頭,樣樣都好,一切是唯物主義的浪漫主義和現實主義的最好結合!可共產黨中央想的也是唯物主義的:現在用不著你了,緊跟著弄虛作假說自己是抗日英雄都忙不過來了,你添什麼亂呀?是,長的還行,可B兒讓那麼多人X大了咋還有多大搞頭?死去吧!
回復 wcat 2013-9-23 21:23
毛澤東、周恩來等在國民黨內的任職是秘密嗎?有誰不知道毛澤東曾任國民黨宣傳部代部長的就是歷史文盲! 原部長就是汪精衛,有誰不知道嗎?這也需要保密嗎?能保得住嗎? 陳賡以前還救過蔣介石的命呢!
回復 xoyuanfen 2013-9-23 21:56
傻女人!
回復 病枕軛 2013-9-23 22:37
    難過~是《色慾》的原型么?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04: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