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邪惡帝國往事

作者:閑雲野鶴一忽悠  於 2013-9-11 14: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IBkU97u-ro&feature=player_embedded

官方教科書把蘇俄斯大林主義稱為極左,把德國納粹稱為極右,雖然都不好意思表示贊同,但強調說他們是距離最遠、差異最大的兩種意識形態。蘇德之間的戰爭和納粹堅決的反共態度似乎證明了這種說法,但對歷史稍有認知的人,卻不難發現這二者之間的高度一致性。

從自由主義的角度更容易理解這種一致性。斯大林主義和納粹都建立了一個超級大政府。這個大政府幾乎徹底吞噬了社會,並險些把這兩個國家帶到萬劫不復之地。這種大政府的主張當然是左。兩個左王,自然相同相似之處甚多。

這不算什麼新觀點,很多人對此早已瞭然。不過,真正深入了解蘇德共同點和他們之間密切合作的人,卻並不是很多。即使是歷史知識很豐富的人,看到《蘇聯往事》這個紀錄片時,也應該會感到震驚和愕然。

第一個讓人感到震驚的就是,馬克思是第一個提出種族滅絕理論的人。說起來令人難以置信,但白紙黑字的證據就在那裡。馬克思對東歐斯拉夫人等「劣等民族」十分鄙視和不屑,毫不客氣地主張消滅這些人。雖然被廣大「劣等種族」奉為先知和導師,但其實馬克思內心深處對這些人只有蔑視。為了實現他的理想社會,把某些「劣等種族」從地球上消滅,這完全符合他的邏輯。

馬克思主義的邏輯就是,為了某個目標,可以主動消滅一部分人,也應該主動消滅一部分人。這個一部分人,可以是某個種族,也可以是某個階級。

在列寧和斯大林這裡,階級和種族屠殺結合在了一起。蘇俄在國內屠殺了大量地主富農,這是「階級鬥爭」,同時,當斯大林看到烏克蘭越來越難以控制的時候,不惜悍然採用對烏克蘭人肉體消滅的方式來實現政治穩定。消滅的方式就是活活餓死。蘇維埃用暴力搶走農民的最後一粒糧食,然後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餓死。「農民們知道自己已經被判了死刑」。幾百萬人就這樣從世界上消失,只留下骷髏一樣的屍體。

工作隊衝進民宅,收集被餓死者的屍體。當把這些屍體覆土埋葬時,土面甚至還有微微的起伏——很多人其實還沒死!但死沒死又有什麼區別呢?誰在乎呢?

烏克蘭是重要的糧食產區,從來都是糧食輸出地。但在斯大林這個左魔手裡,居然餓殍滿地。人間慘景,莫此為甚。紀錄片里的許多鏡頭,正像開頭警告的那樣,極為血腥悲慘,完全應該歸入限制級,兒童不宜觀看。

斯大林的「偉大」實踐,一直被另一個人密切關注,他就是希特勒。或許,在早期,希特勒還沒有大屠殺和征服世界的具體想法,有的只是一些瘋狂的念頭。斯大林的所作所為極大地啟發和鼓勵了他——原來還可以這樣殺人,並且達到目的。

於是,接下來的令人震驚之處就是蘇德之間的極為密切的合作了。

希特勒在早期一直公開表示對蘇俄社會主義的欣賞和嚮往,並明確指出他的納粹主義和蘇俄社會主義之間的高度一致性。後來,為了競選需要,才對之避而不談。但避而不談不等於就此不同。既然理論高度一致,現實中的政治合作也就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了。

在臭名昭著的納粹集中營出現以前,蘇聯的滅絕集中營已經成功運行了二十多年。在這方面,蘇聯是納粹的老大哥和榜樣。通過這個紀錄片,我才第一次知道,蘇聯曾經系統地正式地向德國傳授整套建立管理滅絕集中營的制度和技術。德國的集中營,原來是從蘇聯那裡取經學來的!

雙方的合作不僅如此,還有個更深層次的聯手。其計劃之龐大,野心之勃勃,簡直令人難以置信。世界曾經處於多麼危險的邊緣!

德國納粹的崛起,令文明世界感到不安,但斯大林卻認為與納粹合作共同瓜分世界的機會到了。他們外交穿梭,密謀瓜分世界,制定了合作分工計劃。

眾所周知,蘇德可恥地共同瓜分了波蘭,但眾所不周知的是,蘇德雙方軍方的合作是極為廣泛和密切的,並不是僅僅分佔波蘭了事。蘇聯向德國提出了世界上自己感興趣的地區,準備和德國實現瓜分,同時,蘇聯確保德國糧食、礦產等戰略物資的供應,德國因此才敢於放手進攻西歐。蘇德軍人把酒言歡的場景,在紀錄片中一再出現,真是親密無間的兄弟之情。

在消滅猶太人方面,蘇德之間也有合作,貝利亞親筆簽署的文件赫然在目。說實在的,殺掉猶太人,這點兒罪惡,在斯大林看來,簡直不值得一提。甚至逃到蘇聯的德國共產黨人,都被斯大林送交希特勒。看來,在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以前,全世界獨裁者已經聯合起來了。

蘇德戰爭的爆發,據說讓斯大林驚訝不已。現在,我們知道,這種驚訝並不僅僅是因為國家突然遭到了猛烈的入侵。這個驚訝應該比那個更加強烈,更加抓狂。斯大林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希特勒這個昔日好兄弟會突然掉轉槍口,沖他來了。

當然,斯大林可以完全控制蘇聯的輿論和信息傳播。於是,所有曾經和納粹合作過的痕迹都被抹掉,甚至圖書館里的報紙都被精心地剪裁,相關文章只留下殘缺的頁面。至於那些秘密協定,更是深藏密室。

同盟國方面,由於視蘇聯為盟國,也就無暇深究這些罪惡。戰爭罪被只適用於德國人。其實,蘇聯人的戰爭罪一點兒不比德國人少。在德國人入侵他們之前,蘇聯簡直就是法西斯軸心國的一分子了。在卡廷森林,蘇聯式的腦後開槍殘忍地屠殺了波蘭幾乎一代精英。屍骨重見天日之時,頭骨後面圓圓的彈孔已經成了夢魘一般的符號。

戰後,德國納粹消失了,文明重返德國。但蘇聯這個邪惡帝國,卻在繼續作惡。原來的德國集中營,立刻迎來了新犯人。蘇聯軍人在這些集中營中,繼續拷打折磨屠殺,區別在於,德國集中營的看守們,結局是惶惶不可終日地逃亡,幾十年後還被人追捕。但蘇聯的那些集中營看守,卻被授予英雄的稱號,佩戴徽章,以老兵的身份安度晚年。他們至今仍在為自己當年的暴行而自豪。

是的,蘇俄的繼承者俄羅斯雖然在意識形態上放棄了馬列主義,但在邪惡帝國的本性上並沒有改變多少。他們拒絕面對當年的邪惡,否認他們犯下的滔天大罪,掩蓋甚至銷毀證據,拒絕向被害人提供賠償,甚至一句簡單的道歉,都沒有。他們就等著被害人和知情人逐漸老去死去。

良知尚存的俄羅斯人,勇敢地向世界展示自己國家的邪惡一面,但旋即被巨大的國家機器掩蓋。公開的檔案再次消失,曾經吐出實言的口再次關閉沉默。

《蘇聯往事》中的鏡頭,絕大部分都是我此前沒有看到過的。紙上得來終覺淺,影像的衝擊力確實更強。馬克思開端的社會主義思潮在二十世紀化為巨大的人間悲劇,這個悲劇現在通過一個個慘烈的鏡頭展示在我面前,這比讀多少書都印象強烈。

但書還是要讀的,沒有一代代思想家不懈的案頭努力,馬列主義的災難及其背後的脈絡,自己並不會清晰地展現出來。對這些災難的認知越清晰、越強烈、越完整、越深入,我們自身陷落其中的可能性就越小。

中國人觀察這段歷史,應該會有獨特的感受。蘇聯確實是個邪惡帝國,德國也是。可是中國呢?中國人為了那個瘋狂的唯物崇拜付出的代價一點兒也不少,但我們連《蘇聯往事》這樣一部紀錄片都還沒有得到。

文明確實只是薄薄的一層。只有不懈的努力才能讓這個文明薄層不破裂和消失。必須保衛社會,擊退野蠻人。因為一旦這個薄層破損或者消失,難以想象的殘暴和血腥將呈現在目瞪口呆、悔之晚矣的人們面前。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arznith 2013-9-11 17:21
馬克思還好些,但列寧和斯大林,完全就將其軌道化了---對於落後帝國,這是有合理性的.

說好聽點,這科學公共產主義,有頭腦的人能一眼見其龐氏騙局的本來面目,一樣可以發財,說不好聽些,就軍國納粹,有頭腦的自然逃之不及,,,最麻煩的是有頭腦又逃不掉,或者根本就不願意逃的.

於是,就有了無畏上將,就有了西伯利亞刺骨北風中悲憤的俄羅斯精英!而沒有他們的俄羅斯,至今也一垃圾.
回復 天涯追風 2013-9-13 22:47
馬克思主義,自從其誕生的那一刻,就是反人性、背思想進步潮流、逆歷史發展趨勢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4 10: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