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凈網」不能化解社會怨恨

作者:閑雲野鶴一忽悠  於 2013-9-4 08: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最近,中國政府集中全力「凈網」,希望將各種批評聲音,包括各種社會怨恨聲音從網上消除。除了抓捕幾個網路大V以示「凈網」決心之外,各地政府紛紛採取行動,其中浙江省的「戰果」最「輝煌」,該省公安廳不僅公布了十大網路造謠案例及清理謠言、訓誡人數等具體戰果,還表示即使在微信朋友圈轉發謠言,也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與此同時,據說手機實名制即將強制實行。

意識形態領域「亮劍」葯不對症

國內一些媒體對這種情況表示不滿,有些媒體發表評論,認為在警惕「民謠」之時,更要警惕「官謠」,批評一些地方政府造謠。但從聲勢來看,這輪「凈網」是由中央政府坐鎮的全國統一行動,是北京高層在意識形態領域「亮劍」的一大招術。

8月中下旬之交,中共召開全國宣傳工作會議,據新華社報道,「習近平在講話中強調,經濟建設是黨的中心工作,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此語意味著,習近平已經放棄鄧小平時代用「不爭論」淡化意識形態之爭的方略,試圖恢復毛澤東用意識形態理論治國的模式。人民日報評論員就此連發數篇評論,9月2日的文章特彆強調「在意識形態領域領導幹部要敢於亮劍」,指出在中國「網際網路上,越是偏激的、攻擊性的言論,越有人叫好,越是理性和正面的表達,越有人起鬨甚至圍攻」,認為「社會上的模稜兩可態度,姑息了極端言論;而我們的一些領導幹部,關鍵時刻不敢亮劍,更在一定程度上放縱了偏激思想」。

問題是:就算北京亮出了「凈網」這把「利劍」,也只能治表,將各種社會怨恨之詞從網上消除;卻不能治本,將瀰漫於中國人心中的各種怨恨化解。

中國社會怨恨的類型

一是政治壓迫引發的社會怨恨。這種怨恨不限於某個特定階層,而是各階層針對政府而發的共同怨恨。這種怨恨由於政府的掠奪、官員大面積腐敗、政府不作為、公務員的工資福利系統遠高於其它階層,以及「官二代」現象等各種原因而產生。由於政府的腐敗無能兼政治高壓,無論是政府政治倫理還是中國人的家庭倫理,無論是中國的人文環境還是生態環境,都已遭受嚴重破壞,受傷害的不是某個階層,而是全體社會成員。國民對此產生強烈的無力感,又不甘於就此墮落,因而演變成對政府的「怨恨式批評」。這種「怨恨式批評」多產生於社會階層衝突尖銳,人們對政府極端不滿之時。官方越是提倡「弘揚主旋律」,越是不允許人們批評現存體制(即體制性護短),引發的怨恨式批評就越強烈。

二是弱勢群體對政治上層及中產階層的怨恨。由於中國是個機會嚴重不均的社會,加之大學畢業即失業,中國大學作為「培養中產階級的搖籃」這一功能已經嚴重喪失,底層青年希望擺脫貧困的的唯一上升通道嚴重梗阻,不可避免地產生社會怨恨。這種社會怨恨產生了強烈的底層認同情緒,強烈影響社會心態和社會行為,並成為底層人士採取社會行動的主要依據。中產階級在一些社會底層的眼中,成為政治上層的盲從者與利益共享者。

三是因民族衝突與宗教信仰受控制引發的社會怨恨。現階段,西藏與新疆少數民族對現政權的怨恨,已不可避免地以藏漢矛盾與維漢矛盾的形式表現出來。此外,北京當局對法輪功、基督教家庭教會的嚴厲打壓引發的社會怨恨也在蔓延。這種社會怨恨,在國內的網站與微博上因為網路管制而不明顯,在推特上就特別明顯。

四是對西方文明國家的怨恨。這種對西方國家的怨恨,來源於中國近代史上的受欺壓歷史,經過官方教科書努力塑造而化為深刻的民族記憶。在現實生活中,中共出於維護專制政權的需要,不斷強化這種怨恨,並將這種怨恨導向西方的社會政治制度。最後的結果是出現兩極,一個極端是認為西方不希望中國強大,處心積慮要打壓中國;另一個極端是認為幫助中國民主化是西方國家不可推卸的義務,而且應該放置於西方國家的自身利益之上,當西方國家與中國政府出於各種利益考量進行各種合作、談判,這些人就認為西方國家很虛偽。這兩種情緒都產生對西方國家的怨恨。

有人據此總結:「中國人各自的中國夢:上層的夢想是繼續奴役,左派的夢想是當屠夫,中產的夢想是做最後一隻被宰的豬。」生活於一個瀰漫著社會怨恨的國度,任何人生活於其中都會深感絕望,併產生強烈的無出路感。

化解社會怨恨要治本

上述所有種類的社會怨恨,都源自政治結構,形形色色的「仇官」、「仇富」、樂見成功人士倒霉的現象,都可歸結為社會怨恨的表現。因此,只要政治結構依舊,社會怨恨就無法化解。

這種社會情緒已經化為一種社會共同情感,成為一種常態化的社會心理,導致社會緊張加劇。生活於這種社會情境中的國人,遇事先進行道德審判,站隊表態代替了溝通,「理中客」(理性、中立、客觀)成為一些激進人士經常譏諷打擊的對象。筆者分析中國經濟社會問題,有時不免會提出一些想法,比如在保護幼女上中國應該怎樣做等等,也被一些人認為是幫助中共延命。一些本來還算理性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面對虛擬空間的髒水唾沫,部分退回了書齋,還有少部分則採取迎合態度。一旦遇到突發性事件,這種社會怨恨很可能外化為一種破壞性的社會力量。

北京當局顯然是看到了一點,因此要「凈網」。雖然當局也明白「凈網」這種體制性護短行動最多只能讓社會怨恨從網上消失,不可能根除深植於社會成員心中的社會怨恨,於是想到要重建意識形態。但是,這種結構性的社會怨恨產生於利益的嚴重分裂,中共的意識形態早就流於虛幻且喪失社會整合功能,根本無法彌合利益分立帶來的精神分裂,更何況,以馬列主義、毛鄧三科為主要內容的意識形態本身矛盾百出,馬列主義早已在全球範圍內被拋棄,鄧小平理論更是在否定毛思想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三個代表」倒是想為中共重新構建社會基礎,但無論是共產黨本身還是被定位為「先進生產力」代表的經濟精英,都是社會怨恨的主要對象。

自古至今,想通過政治暴力剝奪國民的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的獨裁者(或專制政權),並不只有今天的中國政府。古代中國有厲王止謗的教訓,今天的國際社會則有剛走入歷史的薩達姆與卡扎菲。可以預知,中國政府的「凈網」行動,是一種不想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制度性偷懶,在短期內固然可能收效,但這種通過政治暴力達成的輿論一致,只會導致社會壓抑加深,造成的反彈也會加劇。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13-9-4 13:33
分析很到位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8 08:0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