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胎兒與自由

作者:曉臨  於 2022-6-25 11: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落葉小集-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評論

關鍵詞:溫哥華;墮胎

趁寶寶不在裡頭踢我,就披上外套走出家門,到對面的公園去散步。
昨晚下過一場雨,濕漉漉的草地在晨光中水汽蒸騰,池畔黃水仙的花瓣還閃著水珠。一隻母鴨從水草叢中伸出頭來,看到我走近,就領著一群小鴨向我迎過來。見我沒食物喂它們,母鴨折回池畔,撲通一聲跳下水池,浮在池邊。小鴨子一隻一隻跳落母鴨身上,然後滑下池中,無拘無束地漫遊。
我漫步二十分鐘,覺得有點累,就在長木椅上坐下。眺望著春雲在遠山上方飄動,我感到寶寶也在微動。
右邊傳來剎車的聲音,接著是女人的聲音:「凱瑟琳,果然是你!」
我向那邊望去:原來是老瑪麗。
看到瑪麗,我不知道該怨她還是該謝她。她是鎮上活躍的天主教徒,我小時候常在教會中見到她,但還是在五年前一場反墮胎運動中,我們才開始相熟。我兩次反墮胎出事,都同她有直接關係。
為了抗議加拿大最高法院廢除聯邦政府墮胎管制之舉,我們在那項裁決公布一周年之際採取激烈行動。那天,我跟瑪麗來到溫哥華市,在省內唯一的私營墮胎診所前聚眾吶喊,堵住診所門口,不許任何人進去。
瑪麗叫人把沉重的混凝土方塊抬到門前,再用從方塊中伸出的鐵管和一把自行車鎖把她鎖住,以防警察一會把她抬走。
在她的鼓勵下,我也躺在地上,讓示威者把我鎖起來。冰冷的鐵管卡住我的脖子,我不能轉動頭顱,只能面對蒼天,讓腦袋和硬梆梆的混凝土結成一體。
後來,警察請來氣焊工人,用氣焊槍燒斷鐵管,把我和麗瑪解放了。囚車把我們送到溫哥華市中心區的法庭大樓。法官說我們違抗不準堵塞診所門口的禁令,裁定我們藐視法庭的罪名成立。他要我們保證不重犯,我們不肯,他就判瑪麗入獄三個月,判我三個月緩刑——他說我尚未成年,姑且從輕量刑。
瑪麗出獄后就來找我,帶我再去溫哥華參加反墮胎示威。不料她的車子一開上鎮外高速公路就出事:汽車在拐彎時失去控制,撞到路旁一根電線杆子,她僅受輕傷,我卻傷勢危殆。
救護車把我們送到楓樹嶺總醫院,卻在急診大樓門前受到阻攔,因為當時有幾十人在那裡示威。我後來才知道那天碰上抗議醫院給病人輸血的「耶和華見證人」,險些令我變成他們教派的犧牲品。幸虧瑪麗說動在場的警察,及時替我們強行開路。
我輸了血,療養了三個月才能康復。從此以後,我雖然每次上教堂碰到瑪麗都同她交談幾句,但再也不跟她去參加反墮胎活動。一轉眼過了好幾年,處於現在這種狀態,我更不會輕舉妄動了。
「瑪麗,你好!」我嘴上跟她打招呼,心裡卻在打問號:有事嗎?
「凱瑟琳,天氣那麼美,真該放下俗務,好好享受主賜給我們的陽光呢!」她悠閑地在長木椅另一端坐下來,一隻手捏著車匙,另一隻手搭在椅背上,笑吟吟地瞧著我。她視線微微一垂,接著又升高了。「快了吧?」她問。
「醫生說,預產期是五月中旬。」
「哦,還有兩個月。他乖不乖?」
我知道,「他」是指寶寶。「他不肯安靜的,高興起來就蹬我幾腳,肚皮都快要給他蹬破了!」
「這小傢伙,他可能是急著想看這個自由自在的世界呢!說真的,凱瑟琳,胎兒也是人,是有心靈的。」
「可不是嗎,我早就把他當成懂事的孩子,常常跟他說話,惹得亨利老是笑我急著當媽媽。」
「第一次要當媽媽,誰都有這種心情。可是當媽媽也不輕鬆——看你這個樣子!行動很不方便吧?」
「還好,走二十分鐘才覺得有點累,休息一會兒就恢復過來了。」
「是應該走動走動,對胎兒有好處。不過,也不是每個母親都會為孩子著想,這世界上什麼樣的人都有。凱瑟琳,你不覺得她們太殘忍:懷了孩子,竟然去動手術!墮胎!那是謀殺!」
「她們是太殘忍了,但法律不禁止她們幹這種事,誰也拿她們沒辦法。」
「都說法律神聖,不可侵犯,但違背天父意旨的法律,我們就要違抗。我們這個星期就要去溫哥華遊行示威,你也去吧?」
「不去了,」想起五年前那次輸血事件,我就感到不應該根據自己的宗教信仰干涉別人的自由:「我覺得不能強迫她們放棄選擇墮胎的權利,我不想採取那種激烈行動。」
「凱瑟琳,你別誤會。我們不會採取激烈行動,我們會採取和平方式,讓她們明白自己在干傻事,讓她們自己打消墮胎的念頭。」
她看了我腹部一眼,接著說:「我叫你去,是要讓你給她們做個榜樣,喚醒她們的愛心——難道還會讓你鎖在混凝土方塊上不成?你在墮胎診所門前走走就行了,連口號也不用喊。」
寶寶在裡面微動,牽動著我的心。我思量了幾分鐘,終於說:「好,我去。哪一天去?」
「暫時還沒決定。教堂今晚有個茶會,大家吃過茶點再商量。你回家跟丈夫說一聲,晚上再把最後決定告訴我。」
「亨利到美國開會去了。就這樣定了吧,我想他不會反對的。」
「好,那我今晚再來接你到教堂去。」
教堂今晚可熱鬧了,走近門口就聽到一片笑語聲。在甬道上,瑪麗不斷跟人打招呼,來到一位少女面前就把我交給她,說:「莉雅,這是凱瑟琳。我有事情忙著,你要好好招待她啊!」
「你放心,」莉雅爽快地回答一句,就帶我去拿茶點。
一大缸混合果汁浮著冰塊,在燈光下閃閃生輝。我剛拿起斜靠著玻璃缸沿的長勺子,莉雅就趕忙說:「放了酒的,不要喝,酒精對胎兒有影響。」
「噢,你不說我還不知道呢!」
她用奇異的眼光打量我一下,我眨眼間就明白了:我是說不知道果汁里羼了酒,她誤以為我不懂得酒精會危害胎兒。我笑了笑,就給自己倒了杯汽水,再拿了塊熏鮭魚三文治。
「魚肉營養豐富,有利於胎兒發育,生長,」她選換淺易的字眼說:「對他有好處。」
「你年紀不大,倒懂得不少!」我用有點誇張的腔調說。
「嗯,胎兒也是人,孕婦要為他著想,要維護他的權利,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胡鬧。」
聽她的口氣,好象別人都是傻瓜,一舉一動都需要她來指導。我想說她一頓,最後還是忍住了。她的認真神情讓我記起自己五年前的模樣:當時不也以為自己在喚醒墮胎者嗎?
「莉雅,」我溫和地說:「孕婦是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的,你用不著為她們操心。」
「她們知道?那為什麼吃東西不小心一點?為什麼到商場去呼吸污濁空氣?為什麼不聽安寧的聖詩,而去聽吵耳的搖擺音樂?為什麼追看電視節目,不早點上床休息?為什麼……」
「莉雅,」我有點氣惱地打斷她的話:「人們選擇什麼,總有自己的理由,總有自己的自由。」
「有什麼理由?怎能為自己的自由而去剝奪胎兒的自由?而且,她們還去找醫生動手術!墮胎!那是謀殺!」
「哈!哈!哈!」我大笑起來,笑聲中透出一股寒氣。
莉雅迷惘地看著我,半天才說:「不可以那樣笑,那會影響胎兒!」
我笑聲突止,一口氣把小半杯汽水灌下去,扔掉空紙杯,一轉身就邁步急走。
「不可以這樣走,那會影響胎兒!」她見我沒反應,又追上前問:「你上哪去?等會兒還要討論反墮胎的事呢!」
「你討論去吧,」我冷冷地說:「我打電話叫車子回家,可以吧?」

曉臨
1989·7·30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田間地壟 2022-6-26 09:28
非常贊同!
回復 jchip 2022-6-26 19:55
不知怎麼說,心裡有點堵。我知道我是同意你的,但也理解那些堅定意識的人,這樣吧,我不喜歡你把你的意識放到我的眼前,但允許你這樣做在我拒絕之前。
回復 曉臨 2022-6-28 00:32
田間地壟: 非常贊同!
謝謝贊同!
回復 曉臨 2022-6-28 00:40
jchip: 不知怎麼說,心裡有點堵。我知道我是同意你的,但也理解那些堅定意識的人,這樣吧,我不喜歡你把你的意識放到我的眼前,但允許你這樣做在我拒絕之前。
謝謝評論!Pro-life和pro-choice的爭論已存在很久了,在一些國家比較容易解決,而在另一些國家變得十分複雜。
回復 曉臨 2022-6-28 01:14
墮胎問題如果只與醫學問題有關,那就比較簡單,但在一些國家,它牽涉到宗教、道德、人權、自由以及生命權和人的定義等問題,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不知道還要爭論多久,但孕婦和胎兒無法靜待。

說理不行,打官司吧?可是打到最高法院,眾多法官也有不同說法,也不一定能解決問題。寫小說似乎可以一人說了算,其實問題還是沒解決。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7 21: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