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公安大躍進 破獲大老美

作者:廣聞鑽  於 2014-12-29 07:3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飯後茶餘|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關鍵詞:大躍進, 笑話, 公安

公安大躍進 破獲大老美

荒唐年代荒唐事也多,提起大躍進,沒人不想到畝產萬斤的笑話。其實那年頭各行各業都在放類似畝產萬斤的衛星,為啥叫放衛星呢?因為蘇聯老大哥剛剛放了顆人造衛星,這玩意可是高精尖的科學技術,就是中國神話傳說中的「千里眼」,而美國人楞是沒放出來,落後了不是?所以整個社會主義陣營都歡呼雀躍,覺得確實是東風已經壓倒西風了。那會兒,中央廣播電台的「每周一歌」節目就是天天教唱《東風壓倒西風》:「莫斯科放出人造衛星,和平的力量無比強盛。。。。」,衛星是人間奇迹,那麼大躍進中產生的奇迹用放衛星來比喻,就很恰當了,對不?估計這名詞也是吳芝圃李井泉之流的官員們發明的,為的是取悅太祖。但本文題目中的「大老美」,其實和沒放出衛星的美國人沒半點關係,不過卻與大躍進放衛星有關係,因為公安也在大躍進,公安大躍進是什麼呢,就是破案率高,破案率高說明什麼呢?說明犯罪率也高,沒那麼高犯罪率咋辦?無中生有的製造啊。大老美,就是公安大躍進中放的一顆大衛星。

聽起來,大老美應該是個女人,沒錯,是女人,但她的罪名卻是「男扮女裝犯」,用現在的網路流行語講,也就是「裝逼犯」,這罪名是夠荒唐的,因為裝逼不是罪呀。你看當年的梅蘭芳先生,不是天天在裝逼嗎?裝逼都裝到朝鮮戰場去了吧?有人說那是在舞台上不是在生活中,屁話,舞台下就不練功么?聽聽故宮護城河邊上,哪天大清早的沒有票友們在「咦!咦!」的學娘娘腔吊嗓子?藝術源於生活,不把逼裝好怎麼上台演青衣小旦啊?那麼「大老美」在生理上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呢?這個還真的不好說。公安嘛,自有刑偵方面的技術人員,脫下褲子檢查檢查就一目了然,既然罪名是男扮女裝犯,那檢查的結果就一定是男的,而且會有充足的證據,所以現在應該改一下了,將「她」改為「他」。他是怎麼掉鏈子的?因為中國婚姻法有規定:生理有缺陷或精神病人不得結婚,他本來是男的,卻以女人的身份結婚了,所以就犯法了,而且是有前科的累犯。

但民事訴訟是民不舉官不究,有告訴的才立案,他的事是鬧大發了,被受騙的人告發了。告他的是誰呢?據說是個有的老勞模,在這老勞模之前,大老美已經結了兩次婚,當然是不歡而散,咱們想象一下:洞房花燭夜,新郎急不可耐的撲上新娘子,俗話說「驢聞狗舔人摸摸」別管是國家領導還是平民百姓,這夫妻性生活的前奏都是少不得的,是不是?於是嘴也親過了,咂也咬過了,胸脯雖然有點平,可也沒在意,那年代的女人以大胸為丑,當姑娘時都是拚命束胸的。但下邊呢?一摸上去:咦?怎麼她也有這玩意啊?雖然娶他的都是老光棍,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女人應該是什麼樣的,再弱智也能知道吧?得!也別吵了,沒商量,明兒個咱哥倆就去打離婚!這事兒還不敢聲張,是個男人都要講點男人的尊嚴,是不是?如果讓大家都知道他娶了個「二乙子」,那還不笑話死?更重要的,新郎之所以沒告他,還因為在錢財上沒受什麼太大損失,權當討了一場晦氣,白白的浪費了感情。

放這顆大衛星的地方,是個以礦區為主的東北工業城市。五十年代的礦區,從「舊社會」過來的「苦大仇深」老光棍多,幾乎都是從山東農村關東來的,煤礦工人娶不上媳婦一是因為窮,二是要「下洞子」和閻王爺打交道拿命換錢,有今天沒明天。再則,現在雖然是「新社會」了,可年紀也過了,誰家的閨女能嫁一個比自己大十多歲的煤黑子?沒準兒過不上幾天日子就成了孤兒寡婦,那咋整?所以不論舊社會新社會,礦工討個女人都很難,的確很難。那年頭還不象現在這麼開放,有婚介所什麼的,更見不到夜總會髮廊,認識女人完全要靠人介紹,也就是保媒。咱們這位大老美,不脫褲子誰也看不出他其實不是她,他是除了說話聲音粗點,著裝打扮,舉止作派,處處都是女人,也照樣出入女廁蹲著撒尿,當然,女澡堂子是不會去的,雖然相貌平庸,但如果不犯事的話,根本沒人懷疑他是個裝逼犯。那他是怎麼傍上老勞模的呢?這就是工會和婦聯的功勞了。

再說說這個老勞模,老勞模和潘金蓮小姐一個姓,典型的文盲大老粗,那會兒已經是省級勞模中共優秀黨員了,很有名氣的。他最著名的豪言壯語,是在「工業大躍進總動員」萬人大會上作的報告,因為是文盲,領導就是寫了稿子他也不會念,只能讓他即時發揮,估計他除了感謝共產黨毛主席什麼的,也說不出別的,但他是個人來瘋,人越多他越來神,見到這麼大的場面樂得抿不上嘴了,露出大猩猩似的牙花子就開講,越講越來勁,唾沫星子飛到興頭上時,驚天動地的吼出來這麼一句:俺們工人階級就是要甩開大雞巴幹革命!於是他從此就有了個綽號叫「潘大雞巴」。OK,從現在開始,這裡就叫他潘大雞巴。勞模之所以叫勞模,那是因為不簡單,要有一番作為的,這個作為無非是比別人付出的多,創造的也多。大躍進中有句口號叫:苦幹,實幹,加巧幹。別管怎麼干,都要干出名堂,這樣領導才能發現你,樹立你為勞動模範。然後就是入黨,當官,做老爺,成為真正的主人。

其實,毛主席搞的大躍進,是照搬了蘇聯老大哥的「社會主義勞動競賽」,勞模這名堂也是學了蘇聯,類似勞動競賽中的定額制啊,件工分制啊等等,都是學了蘇聯。區別是,人家的勞動競賽基本上是按科學規律辦事,中國的大躍進正相反,一切是不按科學規律辦事。之所以不按科學規律辦事,是從上到下,從中央到地方,從毛大雞巴到潘大雞巴,一律都是科盲加文盲。畝產萬斤,那是農業大躍進,工業大躍進的名堂更多,除了大鍊鋼鐵就是蠻幹瞎干山寨偽科學,最奇妙的衛星是用中藥鍊鋼,往土高爐內投放槐角、雞胃和龜甲等中藥,據說可以去氧脫硫、調解炭素構成,而且「試驗成功」了!再舉個衛星例子,比如當時一台解放牌貨車,出廠的載重指標只有四噸,卻非要掛上五十節拖車,載重一百五十六噸,成火車了,這叫技術革新技術革命,「雙革出標兵」,勞模,就是這麼產生的。

為啥要樹立勞模呢,「列寧同志」說過: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想促進生產增長社會財富(那時候還不興GDP這個詞),就需要全體勞動者都象潘大雞巴那樣,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任勞任怨無私奉獻,你看標桿就在那豎著,你也不比人家缺胳膊少腿吧,熱愛黨不?熱愛毛主席不?熱愛社會主義不?想三個都熱愛,是不是要向先進學習,向模範看齊?什麼?你說定額太高太不合理?那人家潘大雞巴怎麼就總能超額的提前完成任務呢?你說下班開會沒時間,那人家潘大雞巴怎麼就能每次都積極參加會議還踴躍發言呢?所以工友們都恨死了潘大雞巴,這個綽號也不是沒來由,一般「思想落後」的群眾形容愛出風頭,積極進步,喜歡當代表的人是「大腦袋」,「大褲衩子」,「二逼」,其實都和「大雞巴」是一個意思,是有其嘲諷意義的:就你能!你沒老婆沒孩沒爹沒媽的當然能。你當了勞模坐小汽車到處作報告吃香喝辣的,別人都要跟著倒霉受累?

言歸正傳,話說一家女百家求,誰家的閨女也剩不下,何況招搖過市的大老美呢,於是他就被工會婦聯物色上了,總不能讓咱們的老勞模打一輩子光棍吧?於是介紹,認識,壓馬路(那時候談戀愛時興散步談心)登記,照相,閃電結婚,一切程序都按步就班,到最後一道程序時就Flameout了。老勞模可不怕丟臉,總在萬人大會上作報告的,已經見過世面了,臉皮厚著呢,洞房之夜一發現娶了個男老婆,立刻就蠍子蜇了似的從炕上跳到地下,大吼大叫起來。大老美這回碰上了茬子:咱離婚不行么?潘大雞巴又是一跳:離婚?日你奶奶滴太簡單了,知道不?老子要送你進監牢獄!大老美哀告:我同意進監牢獄,那也要等到明兒個白天再說吧?先別嚷嚷了行不?結果呢,一大早的,在隨同潘大雞巴去派出所的路上,大老美進了女廁所就腳底抹油開溜了,那年代中國城市居民區的露天公廁,都這樣的,有兩頭進出口,潘大雞巴自作聰明的守在出口,目不轉睛的盯著,出來一個掃描一個,挨了許多女人的白眼,也沒見到大老美,這才氣急敗壞的報了案。大老美已經把笨男人的心理琢磨透了:他怕我跑掉,準定在出口守著,所以我要給他來個從哪兒進來的,還從哪出去,閃也!

於是就有了開頭說的「公安躍進破獲大老美」的故事,但這顆衛星放的太簡單,說成破獲是名不符實,應該叫追捕才對,即矢村抓杜丘那樣的追捕,那年頭抓個小百姓太容易了,比從雞籠子里抓雞還順手,因為到處都有小腳偵緝隊,全民皆公安啊。再說全國都在放衛星,街道居委會也要放衛星的,是吧?大老美當然是不敢回原住處了,只能投親靠友的躲藏,但親戚朋友家也逃不過小腳偵緝隊的法眼,這裡還要切換一下,把「他」切換成「她」,小腳們只要按公安出示的結婚照辨認她,就能盯上可疑人物,再觀察她是怎麼出入女廁所的,上前搭訕與她閑聊,就能聽出是他不是她了。於是不到一周,就「破獲了大案」,公安也就象模象樣的偷拍了幾幅大老美出入女廁所的照片,這些照片都陳列在公安大躍進的展覽上,並大作了一番文章,說是情節怎麼怎麼曲折,我偵察人員如何如何的大智大勇等等,在抓捕時也拍了照,還上了報紙新聞頭條,煞有介事的大吹了一通。不過那年頭抓捕現場也簡單,不象現在的有電視台記者跟著攝像,抓個逃犯還要全副武裝荷槍實彈,一面打手勢一面飛腳踹開房門,一擁而上按倒在地,大動干戈虛張聲勢。

這事兒,怪就怪在「男扮女裝犯」這個罪名上,按理說,應該是婚姻詐騙犯才對,但她又沒詐騙男方彩禮什麼的,都是正常開銷,比如到餐館吃飯男人為女人埋單,買一兩件衣服什麼的,這在中國也算是一種起碼的紳士風度吧?說是流氓犯騙色呢?那就更沒譜了,她是女方啊!她能騙到一個煤黑子老光棍什麼色呢?要問她是什麼犯罪動機,那太簡單了:我就是想嫁個男人!其實,她就是婚姻法上講的「生理有缺陷」的女人,婚姻法指這類人是不被許可結婚的,但並沒有明確這類婚姻就是犯法,所以這條法律,在實質上,是在保護婚姻一方提出離婚的權益,和什麼優生優育關係不大。男歡女愛是天作之合人之大倫,法制的講法就是在性生活上應該互相盡義務,哪有與人結了婚卻不與人睡覺的道理?我在支農時就遇到這種怪事,新娘死活也不肯讓新郎上,鬧到了生產隊,老支書是這麼解決的:為啥不讓整?把她捆起來整!我在旁邊提醒老支書:這可是強姦,犯法的呀。他說:沒事兒,這地兒我說了算,只要別出人命就行!

出這種笑話,是沒有婚前檢查的結果,婚前檢查,主要程序就是驗明正身,檢查私處確定性別或有無性病,其它如驗血透視什麼的,不過都是例行的健康體檢而已。那年頭的人也老實,哪象現在的人這麼開放?其實換了年輕人,就沒可能連對方男女都搞不清就談戀愛結婚,而且大姑娘生孩子未婚先育的事兒在那時候也是常見的。但這裡提到的被騙婚的三個男人,都是已經進入中老年的山東人,是名符其實的老光棍。孔孟家鄉的人嘛,非禮勿視非禮勿聽,特別是要非禮勿動的,在男女情事上是又保守又封建,不入洞房哪敢亂摸人家?中國現在時興的婚前檢查,可能也是八十年代搞強制計劃生育后才有的名堂。這樁案件的要害,就是一個裝逼犯把一個黨的好奴才,一位優秀共產黨員給騙了,也可以說是騙取了黨的信任,玩弄了無產階級感情。不過與其說是被騙了,還不如說是被耍了,沒進洞房之前是:女兒樂,一根雞雞往裡戳。進了洞房之後是:女兒愁,洞房裡鑽出個大馬猴!

有句網路名言說的好:這是塊神奇的土地,什麼人間奇迹都能創造出來!這兩天又看到了一個帖子:李銀河首度公開,王小波過世之後,她認識了一位異性者,已經同居了17年,還收養了一個孩子。她其實不是她,而是他,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他是一位女變男的變性者,學名叫transsexual。無論從外貌還是內心看,他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他性格中的男性度極高,超過很多男人。因此,有時他被人誤叫一聲「先生」「大哥」會樂不可支;他生活中最尷尬的事情就是,每次進公共女洗手間都會把裡面的人嚇一跳。(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86991OK!現在可以給大老美同志下個結論了,她或者他,其實就是李銀河女士所說的性生理和性心理完全顛倒的人,這種人並不是所謂的兩性人陰陽人二乙子,因為性器官並無異常,只是性心理出了毛病,不過與李女士的新丈夫正相反,大老美同志是個生理男性,心理女性的人,也是個transsexual,但既沒有女變男,也沒有男變女的形態上的改變,他就是他,一個假娘們兒,一個正經八北的同性戀者而已。而李銀河女士呢?也是再婚嫁了個假漢子,她其實就是她,本來是個正經八北的女人,女人愛女人,古人的定義是「磨鏡」,說了半天還是一對同性戀。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trunkzhao 2014-12-29 07:46
好玩,就是忒羅嗦。
回復 總裁判 2014-12-29 11:23
trunkzhao: 好玩,就是忒羅嗦。
是哦,說書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2 01: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