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世界是女人的,也是男人的

作者:廣聞鑽  於 2012-3-19 10: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關鍵詞:


世界是女人的,也是男人的

新派說書匠易中天教授,在三八婦女節發了一篇宏論《世界是女人的》,說道:「只要是男權社會,那就一定虛偽透頂,貪得無厭,還剎不住車。唯一的辦法,是返璞歸真,回到母愛(母系)社會,男人幹活,女人當家。不要以為女人脆弱,其實女人最有擔當。佘太君掛帥,穆桂英出征。國之興亡,都擔在女人肩上,還有什麼話說」?

我是個聽書的,我有話說,且不說易教授在文章中大力鞭撻男人,說這世界所有的壞事都是男人乾的等等,很多謬誤不值一駁,其實這世界上很多男人做壞事,本來都是為了滿足女人貪得無厭的奢華慾望,中共貪官們哪個背後沒有女人?從這個意義上看,說世界是女人的這個說法,還真的沒錯。可以理解,易教授做為一個男人,在三八節這個本身就是歧視婦女的節日,說幾句嘩眾取寵討女性歡喜的話,博得女權主義者的喝彩也未嘗不可,但是他信口開河誤人子弟的內容一定要批駁。

古往今來,中國的傳統文化得以發揚繼承,戲文評話功莫大焉,那些年頭,平頭百姓哪有條件讀大書念大學?他們滿腦子的奴隸主義忠孝思想又是從哪來的?都是看戲和聽書學來的!家庭教育的小環境,以及整個社會的大環境,都在潛移默化的耳濡目染著每個人,用現在的話說就是主旋律。比如《楊家將》和《說岳全傳》,幾百年來一直是家喻戶曉廣為流傳,因為這兩部書所宣揚的忠君愛國精神,也正是專制統治者極力提倡的,誰來傳播呢?那年頭沒有電影電視,也沒有電台報紙,靠的就是說書匠和戲子們,說書匠和戲子都是為這個主旋律服務的,不然就沒飯吃。

多年前有個笑談,說是國內某小學考時政知識,問到中國國家主席是誰,有學生答曰霍元甲!又問總理是誰?答曰陳真!其實今天也是這樣,不單是中小學生,很多人也都認為金庸武俠小說里的內容就是中國歷史,東邪西毒梅超風黃蓉郭靖岳不群等亂七八糟的牛鬼蛇神,都是歷史人物了,小說電視劇里戲說的野史反而成了正史。中國歷史被糟蹋到這步田地,都要拜戲子和說書匠之功。幸好,說書匠易中天教授只品了三國,還沒品到楊家將,不然後人考證起穆桂英這個女英雄來,那木柯寨在哪兒?木瓜是個什麼東東?還真的是個麻煩,不過也無所謂,中國人戲說歷史是個傳統,從來就不忌造假。

回到正題,其實現代文明中,除了某些宗教領域,男權社會已經基本絕跡了,重男輕女只不過是一種舊觀念主導下的現象,按勞取酬是一種分配原則,並不是什麼制度性的男權。至於說男人幹活女人當家,歷來就是一種家庭結構,幹活也要看幹什麼活,朝鮮這個民族就遺留著男權社會的習俗,基本是女人幹活男人當家,但是農田挖渠一類的重體力活,還是由男人來干。女人當家,主要是指控制家庭的財務開支和積累,這個權利,在現代社會的一般家庭中,基本上是由雙方的理財能力來決定的,誰會過日子誰當家,也不存在什麼男人幹活女人當家就是返樸歸真的問題。最搞笑的是,國之興亡都擔在女人身上這個說法。

如果一個民族,最後到了全體女人都要上戰場的時候,那就說明這個民族快要滅亡了,至少是個沒有希望的民族,這個論點的前提是:敵方必須為男人。否則就是女子競賽,力量對比懸殊就是相對的,好男不與女斗,同性敵對才是公平博弈。無論是家庭戰爭還是民族戰爭,無論是古代戰爭還是近代戰爭,即使是打一場按電鈕的現代戰爭,戰鬥力也主要是以男性為主。之所以女人打不過男人,諸多因素都屬於常識,在此不贅。那麼在古代戰爭中,女人就更沒可能是征戰的主力了,農諺曰:騍馬上不得陣。這時候,易中天一類的中國人會很生氣:放屁!沒聽說過木蘭從軍嗎?

OK!花木蘭的英雄事迹,本來是個古老而美麗的傳說,這個傳說,源於南北朝一首敘事詩《木蘭辭》。古代時的北方民族,平時是不養正規軍隊的,也沒有現役後備之類的部署,每個成年的健康男人都是軍人,連戰馬盔甲這些東西都要個人裝備,戰事一來立即應徵,所以女孩子代父出征這類事可能會有,但是沒那麼誇張,因為女孩子從軍,不可能一馬當先的衝鋒陷陣與敵將大戰。易中天教授所品的《三國》中,張飛常常大叫「吾與汝大戰三百回合」,什麼是回合呢?就是雙方戰將各自拉開距離,然後就吶喊著「丫——」!策馬持兵器,象牛羊角力那樣的對沖。一次對沖,就是一個回合,「乒」的一聲,人撞人,馬撞馬,兵器撞兵器,撞得火星四濺。撞的是速度、力量和兵器質量,誰的馬快,誰的體魄雄壯,誰的兵器質量大,誰就佔上風。

所謂武藝高強,就是反應快捷,善於躲閃,鑽對方招架的破綻,並不存在十八般武藝十八般兵器各領風騷,那種雜耍場面都是小說家的想象,因為戰馬不會肉搏,更不能領會主人的意圖,速度產生慣性,一下子就衝過了中線,沒可能糾纏到一起廝殺。一個回合未見勝負,兜個圈子再重新起跑,再對沖,直到完勝或大敗。這種雙方戰將出馬單挑的決鬥,是講規則的戰法。在這之前是戰車,那就更亂套了,不講規則,完全靠戰車的堅固,士氣,戰鬥力和人海戰術,排山倒海的衝殺混戰,哪裡容空讓你大戰三百合?一次對沖就橫屍遍野決定勝負了。另外,兩軍列陣距離也要超過弓箭射程之外,否則雙方都射起箭來就是浪費,因為都有盾牌。兩軍列陣不拉開距離,戰將坐騎的速度也提不上來。

這就有了問題,花木蘭小姐,以及古代小說中描寫的所有女將們,如果不是力拔山兮氣蓋世的大塊頭,顯然是沖不過對方人高馬大的男丁。所以,她們只能在己方戰將衝鋒得勝的條件下,一鼓作氣隨戰友們蜂擁而上,掩殺過去混戰一場。那麼所謂「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等等,就都是說唱藝人的藝術加工了,是易中天式的說書匠把南方男耕女織生活套進了「可汗大點兵」的北方游牧部落。當然,出於民族習性,鮮卑人的女孩子雖然也都善騎射,但是絕對沒可能勝過同一種族的男人,因為她們的身材和力量都在那擺著呢。這時候,易中天一類的中國人又很生氣了:放屁!沒聽說過李小龍嗎?

再其實一下,其實這個李小龍,也是個古老而美麗的傳說,因為至今為止,還沒有發現李小龍公開參加各類世界武術比賽的記錄,李小龍本人也從沒有談及過公開參賽的經驗。凡此種種的無敵說法,大多是旁人轉述人云亦云,毫無可信度。類似霍元甲,黃飛鴻,李小龍這些武林高手民族英雄,都是中國殖民地文化的產物,因為香港這類殖民地,是少數白人統治多數華人,文明徵服野蠻的結果,打又打不過人家,屈辱之下就意淫出了精神勝利法,而白人也是博個娛樂,就在精神上謙虛你一把也無妨,因為娛樂性強,賣座率高,於是就有了好萊塢版本的李小龍,好萊塢版本的花木蘭。各位有點腦子的都能想象出來,假設是李小龍和泰森對打,誰勝誰負呢?顯然,一隻小瘦猴是打不過一頭大狗熊的,猴子只能與猴子對打才公平嘛,不然競技中還規定什麼重量級輕量級?

所以,易教授所說的佘太君掛帥穆桂英出征,從來都是瞎扯,是子虛烏有的民間故事,是弱國意淫的產物。為啥說是意淫呢?你看我大宋,連女人都有萬夫不當之勇,那男人不就更厲害嗎?別看你遼國有蕭太后,我大宋也有佘太君。不僅百歲老太掛帥,還有十幾歲的少年英雄楊文廣,燒火丫頭楊排風,國之興亡都擔在婦女兒童身上了,還有什麼話說?那大宋朝的男人呢?我這樣問,愛國人士又生氣了:放屁!咱大宋朝的女人都這麼厲害,還用得著男人嗎?

那咱就說說大宋朝。大宋朝,是中國歷史上最無能最軟弱的朝代,一直受北方民族的侵略直到滅亡。恰恰是在這個朝代,「中華文明」的特產——儒家學說得以發揚光大,儒學的核心是什麼呢?就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修身是根本,精華在於做人之道,由人類本性的初級自私修成自我,再由自我還原為高級自私,一切獻身精神都不再是出於人性了,而是為了身後的榮譽名節,正義和良知被置換成了有政治立場的價值觀。學而優則仕,學了一身酸臭,人人都在自我修身,目的是當官治國平天下,連岳飛也是這樣的儒將。面對北方部族的侵略騷擾,北宋的士大夫們居然面對野蠻玩起了文明,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不能不說,正是這個儒學為害了中國幾千年。

再說,宋代婦女特別是山西那地方,已經流行纏足了,大家閨秀都以三寸金蓮為美,大儒們也都格外喜歡女人小腳,比如大儒辜鴻銘就酷嗜嗅女人小腳,還總結出了把玩女人小腳的七字訣。而大腳女人,多是來自勞動階層的低賤族群,比如劉姥姥們,下田幹活小腳能成嗎?種稻子怎麼插秧?沒插進稻秧就先插了自己的小腳。相門將府的小姐們,腳大了恐怕出嫁都是個問題,所以楊門女將也一定多是小腳女人,她們連馬鞍都踩不穩,怎麼能衝鋒陷陣呢?除非佘太君穆桂英都是大腳女人或者是兩性人,否則掛帥出征就是個瞎話。

我可以比易中天教授更負責任的說,凡是能上戰場的女人大多是悍婦,沒可能是花容月貌的太太小姐,據說《林海雪原》中的白菇小姐,原型叫劉波,是個小眼睛的大塊頭,十四歲就參加了八路軍。《上甘嶺》中的王蘭小姐,原型叫吳炯和王清珍,也都是潑辣女人,十六七歲就上了朝鮮戰場。我在遼寧五龍背榮軍院見到的志願軍女英雄也都是悍婦型的,沒有一個是美女。令人驚奇的是,這些女人都是還未成年就「參加了革命」,中共可真能開發炮灰,連小姑娘也不放過。這還是後方的衛生兵,那衝鋒陷陣與皇軍或美國大兵肉搏的女兵有可能存在嗎?所以今天那些女特種兵女武警,如果她們不是悍婦的話,基本上也都是用來在兵營中散發荷爾蒙激勵男兵士氣的(說軍妓太難聽)。

悍婦是什麼樣的女人呢?就是男性化的,近於兩性人的女人,比如商王武丁之妻,被後人譽為「姽嫿將軍」的婦好,她就有據可考不是傳說,不僅在甲骨文獻中有記載,而且在商墓中也出土了她生前使用的戰斧,名曰「鉞」,重九公斤,使用如此沉重的兵器,可見她力大無比氣壯如牛,顯然是個悍婦。在現實生活中,婦好女士這樣的女大力士也是大有人在,比如女子柔道,女子舉重,女子鉛球等等選手,她們都不是林黛玉式的美女。這樣的女人多是河東獅吼的潑婦,筋肉發達舉止粗野,其實等於半個男人了。在戰爭年代最適合上戰場,和平時期最適合做精神病院護理。當然,這隻不過是少數現象,不是普遍規律,「假小子」和「假娘們兒」在人口中還都限於一定比例,不然女人普遍男性化,男人普遍女性化,不是乾坤大顛倒了嗎?

毛時代的「解放婦女」,就是提倡女人男性化,毛說「婦女能頂半邊天」,主要是為了解決勞動力,人海戰術是解決生產力落後和戰鬥力落後的最有效手段,因為全國人口的男女比例各占其半,把女人當成男人使用就增加了一倍的勞動力。而且還要「不愛紅妝愛武裝」,鼓勵新納粹女紅衛兵「要武」,不僅增加了一倍奴隸,還增加了一倍的炮灰。另外,連生產隊長都明白這個道理:男女搭配幹活不累。為了幹活不累,大躍進時還強迫女社員半裸體上陣,怕羞不裸的,就是不聽黨的話,不愛社會主義。而且新中國的婦女都要向大寨鐵姑娘學習:幹起來!幹起來!大寨的紅花遍地開!在知青下鄉年代,城市勞動力缺乏,「三八大軍」也應運而起。我就親眼見到一位小腳老太大罵公交車售票員:泥個小臊X兒小養漢老婆,俺是三八大菌!為啥呢,就因為「小臊X兒」懷疑她這「三八大菌」持有月票的資格。

毛左們一直為「新中國消滅了賣淫嫖娼」,頒布了《婚姻法》而津津樂道。為什麼我黨剛剛奪取政權,面對戰亂之後的百業待興,更多的正經事還沒來得及做,就急忙取締娼妓,頒布《婚姻法》呢?因為當初它土匪起家的時候,口號就是共產共妻,「打下榆林城,呼兒嗨喲,一人一個女學生」!這不:解放了,天亮了,女學生被首長分光了。當兵的就只好去逛妓院了,都沉緬在溫柔富貴鄉里了,都染上了梅毒大瘡,還怎麼繼續革命呢?所以要堅決取締娼妓!首長們都摟上了女學生,那家裡的原配黃臉婆咋辦?不要緊,有《婚姻法》呢,可以堂堂正正的解除「封建包辦婚姻」。北京市首戰告捷就「解放」了一千二百個妓女,那上海呢?廣州呢?全國要有多少?沒姿色的女人能當妓女嗎?那麼年輕妓女也不比女學生差多少啊,分配給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大兵們不是很好嗎?一下子就緩解了共妻的緊急需求。

毛「解放婦女」,還有個不為人知的私心,就是想讓江青執政。因為當年在延安窯洞的時候,很多一道打天下的哥們弟兄都不同意他與江青的婚事,據說還定了一條紀律,不準江青參政。這條紀律,就如雷峰塔鎮白蛇一樣壓了江青二十多年,不僅江青耿耿於懷,老毛也耿耿於懷:賣皮的,你們管閑事管到老子被窩來了?老子偏偏要她執政!這個禍心也一直包藏了二十多年,終於在文革亮相。而江青這個女人呢,因為是二流戲子出身,庸俗膚淺的很,根本與武則天慈禧不是一個層次的女人,更扯不上葉卡捷琳娜二世那樣的了,女貴族是那麼容易就能當上的?她整整就是個孔老二說的那種「唯小人與女子」,狗肚子里裝不下二兩酥油的小女人,文革中有了老公撐腰就為所欲為起來。

如果江青執政了,那中國還真的就成了易中天教授說的「世界是女人的」了,因為按江青的說法,男人(包括她老公毛)的作用,僅僅就只是提供個精蟲。且看江青在她的樣板戲里都塑造了什麼樣的女人?喜兒怒打上門討債的黃世仁,是個女強人;紅色娘子軍,不用說,都是女強人;李鐵梅,仇恨的種子要發芽,女強人;阿慶嫂開茶館,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女強人;獵戶小常寶,不用說,女強人;黨代表柯湘,土匪頭子都服她,女強人;生產隊書記江水英,十年九旱還能超額交公糧,女強人;碼頭書記方海珍,大叫驢般的嗓子,女強人。但是,按兩性結合的一般規律,「女比男強好景不長」。江青的強悍還是沒達標,毛至死也沒敢把黨、政、軍權交給她,為啥呢?因為毛把《資治通鑒》讀的太熟了,誰也信不著了,他希望江青效法呂后而不是武則天,擔憂生前落個唐高宗的下場。又想搞家天下,又不想放權,猶豫來猶豫去的,就在患得患失中擱兒屁了。

最後編輯時間: 2012-03-18 12:26:11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無為村姑 2012-3-19 13:13
但是歸根結底是男人的,但是歸根結底是男人的,你們男人,~~~~~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03: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