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個人在英國的十三年

作者:RightSouth  於 2013-9-15 03: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2評論

關鍵詞:一個人, 英國, 海外生活

[轉發]

曲年符已經被越來越多在英國的中國留學生所熟知,去年倫敦奧運會後,國內的媒體曾爭相報道曲師傅在倫敦賣煎餅的故事,但很少有人完整地了解他在英國十三年的故事。
 
曲年符住在倫敦西南郊區一個以白人為主的地區,很少有華人。他的房子只有15平方米大,屋裡擺設極其簡單: 床上疊得平整的被套(因為他是公安出身)、一張書桌、一個柜子、牆上掛著一個日曆;上面記著哪天多少人訂多少煎餅, 屋裡還有一個水池和一個灶台。他的所有衣食起居都在這裡。這樣一位步入老年的男人,在這裡孤獨地生活了13年。 他每天背著發舊的藍色雙肩包,裝上煎餅果子去倫敦各地送貨。他熟知從郊區到倫敦的火車線路和經過的每一幢大建築,而且他似乎都去過。
 
自述人:曲年符
年齡:69歲
職業:已退休
來英時間:2000年12月
家鄉:天津
居住地:倫敦西南
家庭情況:來英13年,一直獨居,從未回國。妻子與孩子生活在天津,孫輩已經20歲了。
 
以前我在國內做生意,因款不及時,遭到綁架,險些被投入大海。我對那時候的生活失望透了,所以想出來看看。2000年12月底,我以商務考察的簽證,來到英國。那一年,我56歲了。
 
到達英國后,我找律師給我辦了居留,挺順利拿到了。一開始2個月我無所事事,到處走走看看,身上帶的積蓄快花光了,我想得趕緊幹活。我爸爸是廚師,我從小耳濡目染學會了不少,包子、花糕、煎餅果子、月餅、糖葫蘆什麼都學會了。

每天我賣120串糖葫蘆,一串1鎊,一天就賺120鎊

所以到英國兩個月後我就琢磨做點糖葫蘆賣。英國沒有賣山楂,我就用大提子做糖葫蘆,每天一大早起來我做120串,扛著就去唐人街賣,一串賣1鎊錢,不到2小時就賣光了,天天如此,你想這可是一天120鎊的收入啊,成本才10幾鎊。我心想,這在英國賺錢太容易了。
 
但是人總是貪心,我覺得每天賣120串還不夠,我要是能在現場做就好了,這樣賣的更多。於是我支起了一個大爐子,帶著個不鏽鋼的鍋,和糖,放在板車裡每天一大早推著走到唐人街去現場做糖葫蘆。大家沒見過這東西,都覺得新鮮,我在現場製作的時候,不一會兒就圍滿了人,把唐人街的路都堵上了。這下驚動了唐人街的「片警兒」,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呢,跑過來看,一看是我,氣不打一出來。他比劃著在那抱怨,意思說:「你每天在這擺攤我睜隻眼閉隻眼,你現在倒好,給我整大了,還把路都給堵了,你明天不要再來了。」我自己也知道惹了麻煩,第二天開始就不敢再去了。
 
這個賣糖葫蘆的生意算做不成了。我又在倫敦各地晃了一段時間,開始想回國了。後來,我逛到了大英博物館,進了中國館以後看到了很多中國文物。我一看就來氣,大英帝國掠奪了我們那麼多文物,我為什麼要回去,我要吃這裡,住這裡的,讓英國為我的生活買單。

我撿了片樹葉去了工作中心,把樹葉扔地上,然後用手比劃掃啊掃啊,於是他們知道了我想做清潔工

說來可笑,真是因為這次大英博物館的經歷,我決定不走了。可是我一句英語不會,我能做什麼?我忽然看到了掃大街的,我覺得這個活不錯,還不用說話,挺好,適合我。於是我就帶著我的材料,到地方的Job Centre去找工作。我不會說清潔工這個單詞,我就撿了一片樹葉帶著。到了以後,一個黑人大哥接待我,他問 '你要找什麼工作啊'? 我把樹葉往地上一丟,用手比劃掃啊掃啊,他明白了,我要當清潔工。
 
56歲的我很輕鬆地得到了這個工作。他們說要給我培訓,我不會英語,他們找了個人,用畫畫,給我一筆一劃地上了個培訓課。比如,倒大垃圾桶的時候不能彎著腰去提,得蹲下來再提,這樣不傷腰;永遠不要背對著垃圾車掃地,要面對著垃圾車,不然垃圾車要是滑過來會躲閃不及,都是畫著解釋。我就一條一條說懂了懂了。培訓完,他們給我發了一大包東西,我一看全是勞保用品,冬天的棉褲棉鞋,夏天的幾件汗衫,背心褲子,保暖工具,可齊全了。
 
倫敦Teddington這片都是我一個人掃的。我對這裡的街道再熟悉不過了,每天掃不同的街道。這個區每條街大約是兩個星期能掃到一回,但是你別看兩星期才掃一次,可這裡很乾凈,居民素質很好,路上幾乎沒有什麼垃圾。
 
那時候每天日子都一樣,我穿個熒光背心在路上天天埋頭掃著,你可能覺得當清潔工辛苦,其實我不覺得,我覺得日子過得簡單,心裡一點煩惱也沒有,我就這樣一直干到了退休,本來我65歲就能退休,但一直干到了67歲,身體實在扛不住了才不幹。

這些年,我在英國看的病做過的手術,在國內沒有百八十萬下不來,在這裡都是免費的

在英國幾年以後就發現自己心臟不太舒服,有一回,難受得覺得人都要背過去了,我趕緊去敲鄰居家的門,他們一看我不對勁給我叫了救護車,給拉到醫院去了,醫生給我做了個心臟支架手術。但恢復了一段時間,又犯病了,我前前後後做了4次心臟支架手術,搭了7個支架在心臟里。
 
英國的醫生知道我不會英文,特地給我調了三個醫生,一個新加坡人、一個香港人、一個河南鄭州的,都會說中文。手術也有失誤,我都算死過兩次了。第三次手術時我身上輸了3000ml的血,現在都是混血了(笑)。第四次心臟支架手術時,他們失誤了,我一下子死過去沒有心跳了,他們拚命拿起搏器壓我,把我救活了。這些我都理解,我還是很感激這裡的醫院,至少讓我活了下來(笑)。這些年在這裡做過的手術,要在國內可不得百八十萬,好在這裡全民醫療,都是免費的。
 
所以工作不能幹了,就退休了。因為我在英國干夠了10年,所以政府給我支付退休金養老金;因為我的心臟問題,政府給我定了個中級殘廢,每個月還有殘疾補貼,所有加一起1450鎊一個月吧,公司還補貼了我的全額房租,我這退休后算是衣食無憂了。
 
退休后我在家裡上上網,再就是琢磨做點吃的,教會裡的幾個朋友吃過我做的煎餅果子,覺得好吃,總叫我做。我也給他們的朋友、孩子、還有很多留學生吃,他們都覺得好吃。  所以我就琢磨著開始賣自己做的煎餅果子。
 
賣煎餅果子我覺得有樂趣,而且送貨也能碰到些中國人說說話,要不我在家裡天天一個人幹嘛呢。於是我就在網站上註冊了個微博,留下了手機號QQ號,開始賣煎餅果子,並且負責送往全倫敦。
 
說是賣,其實我不賺錢,因為我用的是綠豆面,英國超市沒有賣的,我只在韓國超市看見了,就在倫敦的韓國超市買,這個成本最高,材料的成本我算了是1鎊67便士一個煎餅。沒算我開車到火車站的油錢和開火的電錢。我過了60歲所以倫敦交通免費,有殘疾人車證所以停車也免費,所以我一個煎餅果子賣兩鎊算是保個本,這兩年從沒漲過價。
 
人家說老大爺你這樣太辛苦了,其實我真是閑不住,而且我覺得這個事情能讓我鍛煉鍛煉腿腳。有時候,周末也有留學生跑我家裡來,要我做好吃的,我就給他們做,豆腐腦,巴嘎菜,包子什麼更是不在話下,和他們待一起我也覺得熱鬧點。
 
我現在英語比從前長進了不少,十年前一個中國女孩嫁給德國人,臨去德國時候給我留下了了一盤磁帶和一個愛華的錄音機,我就一直聽這個磁帶,A/B面來回聽,一些日常用語也會說了。但我還是看不懂英語,所以我每天都把收到的信帶著,送貨的時候讓個中國學生幫我看,一般都是醫院讓我去檢查這個檢查那個,人老了身體就老有毛病。你看,我還真需要往外跑跑。
 
我出國十三年了,一次也沒回家過,要說想不想,是真想。我在天津是個大家庭,家中三個兄弟三個姐妹一共六個人,我孩子都工作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孫女20歲多了。平時,我們打電話或者視頻。孩子們都有了自己家庭,我還是和姐姐聯繫的多,大概3天能打一個電話。這些年家裡也發生不少事,2002年我家被強拆了,後來我大姐去世了,我的小妹也去世了。以前我們家一到中秋、春節聚餐可熱鬧了,呼呼啦啦三十多個人圍一桌。現在在英國,我根本不過節,自己一個人過什麼節,哪天是節日都不知道。這兩年開始過了,因為給留學生送煎餅,到了中秋我會做點月餅,買煎餅我送月餅,圖個熱鬧。
 
不過今年中秋我不能做月餅了,我得去醫院做白內障手術。二月份眼睛被確診為老年眼底出血性黃斑。當時右眼視力只有0.2,左眼0.5,後來治療2個月後,我的病基本好了,就是有點白內障。醫生給我訂了9月中旬做手術,我在網上也跟留學生說了,說曲爺爺中秋不能給你們送煎餅果子和月餅了。
 
我本來想眼睛治的差不多了就想回國了,畢竟出來13年了,明年我70整了,也該回去了。我姐姐來電話說,一定要等眼睛完全治好了再回去,不是花錢的問題,是國內對於出血性黃斑病根本沒有治癒的方法。太奇怪了,英國怎麼能治,中國怎麼就不能治呢?我打算等眼睛治好了,大概明年春節吧,就回國去,回去了就不再回來了。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3-9-15 12:29
   積極生活~·
回復 001zmm 2013-9-15 15:54
好文章值得分享,吃垮帝國主義,有趣~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0 19: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