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華盛頓(1775年組織民兵起義打敗英軍為結束英國殖民統治立下卓越功勛)

作者:press  於 2012-2-19 13: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民族英雄|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關鍵詞:

 
 
喬治·華盛頓是美國首任總統(1789~1797年),美國獨立戰爭大陸軍總司令。1789年,當選為美國第一任總統,1793年連任,在兩屆任期結束后,他自願放棄權力不再續任,隱退於弗農山莊園。華盛頓被尊稱為美國國父,學者們則將他和亞伯拉罕·林肯並列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
  
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1732年2月22日-1799年12月14日),1775年至1783年美國獨立戰爭時大陸軍(Continental Army)的總司令,1789年成為美國第一任總統(其同時也成為全世界第一位以「總統」為稱號的國家元首),在接連兩次選舉中都獲得了全體選舉團無異議支持,一直擔任總統直到1797年。   
 
華盛頓早年在法國印第安人戰爭(French and Indian War)中曾擔任支持大英帝國一方的殖民軍軍官。之後在美國獨立戰爭中率領大陸軍團贏得美國獨立,他拒絕了一些同僚慫恿他領導軍事政權的提議,而回到了他在維農山(Mount Vernon)的莊園回復平民生活。  
 
在1787年他主持了制憲會議,制定了現在的美國憲法,並在1789年,他經過全體選舉團無異議的支持而成為美國第一任總統。他在兩屆的任期中設立了許多持續到今天的政策和傳統。在兩屆任期結束后,他也自願地放棄權力不再續任。之後他便再次恢復平民生活,隱退在弗農山莊園。   
由於他扮演了美國獨立戰爭和建國中最重要的角色,華盛頓通常被稱為美國國父。學者們則將他和亞伯拉罕·林肯並列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
  
華盛頓出生在弗吉尼亞的一個大種植園奴隸主家庭,從小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畢業於美國最古老貴族學院之一的威廉瑪麗學院。富有開拓精神,吃苦耐勞,待人謙和,心地善良。他雖然在威廉瑪麗學院刻苦學習測量技術和人文科學,卻沒有接受威廉瑪麗學院的完整教育,但他注意自學,使自己具備了突出的才幹。早年當過土地測量員。1752年,成為維農山莊園的主人。曾參加七年戰爭,獲中校和上校銜,積累了軍事指揮的經驗。1758年當選為弗吉尼亞議員。翌年與富孀M.D.卡斯蒂斯結婚,獲得大批奴隸和60.75平方千米土地,成為弗吉尼亞最大的種植園主。在經營農場、手工作坊的過程中,華盛頓飽嘗了英國殖民當局限制、盤剝之苦。1774年和1775年,先後作為弗吉尼亞議會的代表出席第一屆、第二屆大陸會議。1775年7月3日,華盛頓就任大陸軍總司令。他把一支組織鬆散、訓練不足、裝備落後、給養匱乏,主要由地方民軍組成的隊伍整編和鍛煉成為一支能與英軍正面抗衡的正規軍。通過特倫頓、普林斯頓和約克德等戰役,擊敗英軍,取得了北美獨立戰爭的勝利。1783年《巴黎和約》簽訂,英國被迫承認美國獨立。同年12月23日遞交辭呈,解甲歸田。1787年他主持召開費城制憲會議。制定聯邦憲法,為根除君主制,制訂和批准維護有產者民主權利的憲法作出不懈的努力。後來,他回到母校,擔任了威廉瑪麗學院的名譽校長。
 
1789年,當選為美國第一任總統。他組織機構精幹的聯邦政府,頒布司法條例,成立聯邦最高法院。他在許多問題上傾向於聯邦黨人的主張,但力求在聯邦黨和民主共和黨之間保持平衡。他支持A.漢密爾頓關於成立國家銀行的計劃,確立國家信用。批准T.傑斐遜所支持的公共土地法案,奠定了西部自由土地制度的基礎。1793年,再度當選總統。為了緩和同英國的矛盾,1794年11月4日華盛頓派出首席法官J.傑伊與英國談判,簽訂傑伊條約,因有損於美國利益,遭反對。1796年9月17日,他發表告別詞,表示不再出任總統。從而開創美國歷史上摒棄終身總統,和平轉移權力的範例。次年,回到維農山莊園。因對美國獨立作出重大貢獻,被尊為美國國父。
 
54年—1763年在華盛頓22歲的時候,華盛頓無意間成為了法國印地安人戰爭(French and Indian War)的導火線之一。這場殖民地所參加的第一場戰爭起源於1753年,法國人開始在當時屬於弗吉尼亞州領土的俄亥俄谷地(Ohio Country)建立許多堡壘,這是法國人的戰略之一。法國人得到當地原住民的支持,試圖阻止英國人繼續向西擴張他們在美州的殖民地,並阻擋殖民地內的英國軍隊。維吉尼亞州的總督是羅伯特·丁威迪(Robert Dinwiddie),當時擔任少校的華盛頓替他向法國指揮官遞交了最後通牒書,要求法國人離開。華盛頓將過程透露給當地的報紙,而他也因此成為傳奇人物。但法國人拒絕撤離,因此在1754年,丁威迪派遣了剛升遷中校的華盛頓率領維吉尼亞第一軍團,前往俄亥俄谷地攻擊法國人。華盛頓率領軍隊伏擊了一隊由法裔加拿大人組成的偵查隊,在短暫的戰鬥后,華盛頓的印地安人盟友Tanacharison族人殺害了法國指揮官Ensign Jumonville,接著華盛頓在那裡建立了一座名為Fort Necessity的堡壘,但在數量更多的法軍和其他印地安人部隊進攻下,這座堡壘很快便被攻陷,他也被迫投降。投降時華盛頓簽下一份承認他「刺殺」了法軍指揮官Jumonville的文書(因為這份文書用法文寫成,華盛頓根本看不懂),而這份文書導致了國際間的事變,成為法國印地安人戰爭的起因之一。這場戰爭也是七年戰爭的一部分。   
 
華盛頓稍後被法國人假釋,在同意一年之內不返回俄亥俄谷地后被釋放。   
 
華盛頓一直渴望加入英國軍隊,當時殖民地的居民都對此不感興趣。他在1755年終於等到機會,當時英軍發動遠征,試著重新奪回俄亥俄谷地。遠征行動在莫農加希拉河戰役(Battle of the Monongahela)中遭受災難性結果。相當不可思議的,華盛頓的外衣被四發子彈擊穿,但他仍毫髮無傷,同時他冷靜的在炮火中組織軍隊撤退。在維吉尼亞州,華盛頓成了英雄人物,雖然戰爭的重心已經轉移到別處,他繼續領導了維吉尼亞第一軍團好幾年。在1758年,他隨著John Forbes將軍展開另一次遠征,成功的將法軍驅離了Duquesne堡壘。   
 
華盛頓最初軍事生涯的目標是希望成為正規的英軍軍官—而不僅是殖民地民兵的軍官。但他一直未獲升遷,因此他在1759年辭去了軍職,並與馬莎·丹德里奇·卡斯蒂斯結婚,她是一名已經育有兩個小孩的富有寡婦。華盛頓和她一起扶養這兩個小孩:約翰·帕克·卡斯蒂斯和馬莎·帕克·卡斯蒂斯,稍後他還扶養了她的兩名孫子女,但華盛頓從沒有自己血親的小孩。新婚後他們搬到弗農山居住,過著紳士階級農夫和蓄奴主的生活,他併當選了維吉尼亞當地的下議院議員。
  
1775年—1783年在1774年華盛頓被選為弗吉尼亞州的代表前往參加第一屆大陸會議。由於波士頓傾茶事件,英國政府關閉了波士頓港,而且廢除了馬薩諸塞州的立法和司法權利。殖民地在1775年4月於列剋星頓和康科特與英軍開戰後,華盛頓穿著軍服出席第二屆大陸會議—他是唯一一個這麼做的代表,表示了他希望帶領弗吉尼亞民兵參戰的意願。馬薩諸塞州的代表約翰·亞當斯推薦他擔任所有殖民地的總指揮官,並稱他擁有"擔任軍官的才能...極大的天份和普遍的特質"。因為亞當斯了解到,確保南方的殖民地能與北部殖民地合作順利組成大陸軍團的最好方法,便是推薦一個南方殖民地人士擔任總指揮官。華盛頓在1775年6月15日經由大會選舉無異議支持成為了總指揮官,雖然很捨不得離開心愛的維吉尼亞家園,華盛頓接受了指揮官職位,並宣稱"我不認為我能勝任這個指揮官的光榮職位,但我會以最大的誠意接受職位"。華盛頓並宣稱除了必要的開支外,不須付給他任何額外報酬。就這樣,華盛頓於7月3日在馬薩諸塞州的劍橋擔任了全殖民地軍隊的總指揮官。   
 
華盛頓在1776年進攻波士頓,利用稍早在提康德羅加堡壘所奪取的火炮陣地,得以俯瞰整個波士頓港,最後將英軍逐出了波士頓。英軍指揮官威廉·何奧(William Howe)下令英軍撤回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華盛頓接著率領軍隊前往紐約市,預期英軍將發動攻勢。擁有壓倒性軍力的英軍於8月展開了攻勢,而華盛頓所率領的撤退行動卻相當笨拙,幾乎全軍覆沒。他也在8月22日輸掉了長島戰役(Battle of Long Island),不過得以撤退大多數的軍隊回到大陸。在接下來又輸掉了幾次戰役,使得軍隊倉卒混亂的撤離了新澤西州,此時美國革命的未來岌岌可危。  
 
在1776年12月25日的晚上,華盛頓傑出的指揮重整旗鼓。在這場特倫頓戰役(Battle of Trenton)中,他領導美軍跨越特拉華河,突襲黑森雇傭軍(Hessian)的兵營。並接著在1777年1月2日的晚上向查理斯·康沃利斯(Charles Cornwallis)率領的英軍發動突襲,這次奇襲振奮了支持獨立的殖民地陣營的士氣。   
 
在1777年夏天  華盛頓在普林斯頓的戰鬥結束后,英軍發動了三路並進的攻勢,一路由約翰·伯戈因(John Burgoyne)率領從加拿大向南進攻,一路由威廉·何奧率領攻擊當時殖民地的首都費城。而華盛頓撤往南方,卻在9月11日的布蘭迪萬河戰役(Battle of Brandywine)中遭受慘敗。為了擊退英軍而發動的日耳曼敦戰役(Battle of Germantown)則因為濃霧和軍隊的混亂而告失敗。華盛頓和他的軍隊只得撤迴環境惡劣的佛吉谷(Valley Forge)艱難的渡過冬天。   
在1777年至1778年的冬天,是大陸軍(和政治上的革命運動也是)戰況及士氣最惡劣的時刻,大陸軍遭受了極大的戰損和惡劣的生活環境。但華盛頓依然堅定著指揮軍隊,並持續向後方的殖民地大會要求更多補給,使大陸軍能克服寒冷的冬天,逐漸恢復士氣。2月時一名曾服役於普魯士軍參謀部的軍官弗里德里希·馮·施托伊本(Friedrich von Steuben)前來佛吉谷,自願幫忙訓練華盛頓軍隊,以使他們能在戰場上能和英軍相較量。施托伊本在佛吉谷的訓練改進了戰術和作戰紀律,大幅增進了殖民地軍的戰力,成為了殖民地軍得以擺脫烏合之眾狀態的分水嶺。在佛吉谷的訓練告一段落時,華盛頓的軍隊已經煥然一新了。   
 
華盛頓接著率領軍於1778年6月28日的蒙茅斯戰役(Battle of Monmouth)中攻擊從費城前往紐約的英軍,與英軍打成平手,但英軍分裂殖民地政府的企圖於是失敗了。由於這場戰役的勝利,加上一年前於薩拉托加戰役(Battle of Saratoga)中擊敗了伯戈因率領的入侵英軍,情勢逐漸好轉,英軍顯然無法攻克整個新國家,因此法國決定正式與美國結盟。   

1780年在1778年後英軍最後一次的試著分離殖民地,這次英軍集中於南方地區。華盛頓的軍隊並沒有直接攻擊他們,而是前往駐紮位於紐約的西點(West Point)軍事基地。在1779年華盛頓命令5分之1的大陸軍展開沙利文遠征(Sullivan Expedition),對那些與英軍結了盟且常攻擊美軍前線堡壘的易洛魁聯盟的6個部落的其中4個發動攻勢。並沒有戰鬥發生,不過至少摧毀了40個易洛魁村莊,使這些印地安人被迫永遠離開美國,遷徙至加拿大。在1781年美軍以及法國陸軍和海軍一同包圍了康沃利斯在約克敦的軍隊,華盛頓迅速前往南方,於10月17日接掌指揮美軍和法軍,繼續圍城戰鬥直到10月17日康沃利斯投降,10月19日,他接過了康沃利斯的投降寶劍。儘管英軍仍在紐約市和其他地點活動直到1783年,這場戰役成了獨立戰爭最後一場主要的戰鬥。   
接著在1783年,隨著巴黎條約(1783年)的簽署,英國承認了美國的獨立。華盛頓解散了他的軍隊,並在新澤西州的洛基山(Rocky Hill)向追隨了他多年的士兵們發表了精採的告別演說[4]。幾天後,英國人從紐約市撤退,華盛頓和殖民地政府重回城市,他於12月4日在紐約市發表了正式的告別演說。   
 
應該指出的是,華盛頓的戰術毫無特殊之處,既無開創性、也對軍事歷史毫無影響,而且他常在許多次戰役中都犯下大錯。但他仍被捧為戰爭英雄,因為支持他的人們認為,由於他所主張的革命概念,美軍也在戰爭中存活並持續戰鬥,使得美國得以維持獨立持續至今。華盛頓一直躲開與英軍直接的衝突,避免了美軍決定性的戰敗或投降。他相當了解美軍的弱點並且也限制了他們進行過於冒險的行動,並利用他勇敢的人格激勵軍隊,使他們能撐過漫長而艱難的戰爭。  
 
華盛頓在戰爭中選擇了正確的戰略,如同古羅馬將軍費比烏斯·馬克西姆斯(Fabius Maximus)在第二次布匿戰爭的戰略,持續的拖延敵人將能使英國人如同當年的漢尼拔一樣,"攻到了門外"但卻"不得其門而入"。很快英國人將會了解到繼續作戰只是浪費資源,他們只能追擊美軍進行混戰,卻無法徹底捕捉到美軍的主力。華盛頓了解到這場戰爭將會經由外交途徑取得勝利,而不是靠著士兵們。
  
1783年12月23日,華盛頓向邦聯議會(Congress of the Confederation)辭去了他在軍隊里總司令的職務,邦聯議會稍後並在馬里蘭州安那波利斯的議院召開了會議。這對於新生國家而言是相當重要的過程,建立了由平民選出的官員—而不是由軍人來組織政府的先例,避免了軍國主義政權的出現。華盛頓堅信唯有人民擁有對國家的主權,沒有人可以在美國籍著軍事力量、或只因為他出生貴族而奪取政權。
 
華盛頓接著返回弗農山的莊園,就在1783年聖誕節前夕那天的傍晚抵達家門。自從1775年因戰爭離開心愛的家園后,他都沒有機會返家過。在門口歡迎他的是他之前曾向其許諾過會在8年內返家的妻子,以及4個已經能夠走路的孫子女,全都在他離家的這段時間出生。戰爭也帶走了他所扶養的繼子約翰的性命,於1781年在約克鎮的一次行軍里發燒過世。
 
當華盛頓離開軍隊時,他在大陸軍團里的最終頭銜是「將軍和總司令」。
  
在1787年華盛頓主持了在費城舉行的制憲會議。他並沒有參與討論,但他的威望維持了會議的領導能力,並讓代表團能專註於討論上。在會議后他的威望使得包括維吉尼亞州議會在內的許多人相信這個會議的成果,而支持了美國憲法。   
 
華盛頓的莊園廣達8000英畝(32平方公里),如同當時其他許多農場主一樣,儘管擁有大量土地,華盛頓手上的現金都不多,常常四處借貸。在後來他成為總統時,他甚至得借款$600元以搬家到紐約以接掌政務。
  
1789年,華盛頓的卓越功勛使他當選為美國第一任總統。4月30日,華盛頓在美國當時的臨時首都紐約宣誓就職。過八年戰爭和八年政治動亂的美國,問題成山,困難重重,聯邦政府必須創建它自己的機構。
 
在內閣中保持了平衡,使全國各地區、各政治集團的利益在政府中都能得到均衡反應。在內閣中,華盛頓特別依靠才智超群、精明能幹的漢密爾頓。漢密爾頓積極大膽地提出了一系列恢復經濟、發展工業和貿易、穩定信用的雄心勃勃的計劃。在華盛頓的支持和干預下付諸實施的有:償債基金法,由聯邦政府償還戰時公私債務;銀行法,依照英國的英格蘭銀行為樣板,在美國建立全國性的合眾國銀行。還有國產稅法、鑄帛法及噸船稅法等等。在華盛頓第一任期內,以人權法案聞名的憲法前十條修正案批准生效。根據1789年的司法法,美國政府的第三個部門——最高法院建立起來,紐約州的保守派約翰·傑伊被華盛頓任命為首席法官。華盛頓第一任期比較平靜且功績顯著。他使美利堅合眾國的各政府機構建立起來,政府工作走上正軌,並取得了很大成績。在華盛頓進入第二任期時,內閣意見分歧,黨爭加劇,作為內閣主要成員的傑斐遜和漢密爾頓都提出了辭呈。   
 
1793年4月,英法開啟戰端,華盛頓採取了中立政策,從而受到親法派的攻擊,親法的首領傑斐遜辭去了國務卿職務。華盛頓的中立政策在國際上,不僅為法國所憤憤不滿,而且受到英國的挑戰。美英關係急劇惡化,國會已作戰爭準備,而華盛頓的目標則是避免同英國的一場戰爭。1794年4月,華盛頓派親英派主要成員,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約翰·傑伊為特使,赴英交涉。同年11月,簽訂了《傑伊條約》。《傑伊條約》緩和了美英關係,保全了和平,保證了美國西部領土的完整,並為美國向西擴張奠定了基礎。華盛頓在他任期的最後時刻,批准了《1796年土地法令》。華盛頓在其第二任期將滿時,決意不再接受要他擔任第三屆總統的要求。開啟了美國總統任期一般不超過兩屆的先例。(眾所周知的羅斯福例外)   
 
1796年9月17,華盛頓發表了他的著名的《告別辭》,總結了自己一生的政治經驗,向他的同胞提出了明智的諄諄忠告。他呼籲全國要保持團結,珍視聯邦,遵守聯邦法律、服從選舉結果。他反對以一個黨派的意志來代替國家所代表的意志,他警告說,黨爭將導致國家的分裂。他告誡他的同胞們,要與一切國家自由友好和睦相處,以正直、公正的感情來對待一切國家。他堅定地指出,我們的「真正的政策是避免與國外世界的任何一部分永久結盟,只能信託暫時的結盟以應付特別緊急的情況。」華盛頓的這些告誡,後來也成為美國歷代統治者在對外政策上所奉行的圭臬,對美國後來的政治生活有著十分重大的影響。1797年3月4日,華盛頓向他的繼任者約翰·亞當斯和平移交了權力,從而在這個新國度里,創立了有條不紊地和平移交最高權力的範例,並由以後歷屆去職總統所信守。
 
自從1797年3月退休后,華盛頓帶著輕鬆的心情回到弗農山。他在那裡建立了蒸餾室,並成為了或許是當時最大的威士忌蒸餾酒製造業者,到了1798年便生產了11,000加侖的威士忌,獲得$7,500元的利潤。   
 
在那一年裡,由於戰爭逼近,為了警告法國,華盛頓被新總統約翰·亞當斯任命為美國陸軍的中將(在當時這是軍中最高的階級了)。這只是象徵性的任命,華盛頓並沒有真的服役。   
 
接下來一年裡,華盛頓染上了感冒,引起嚴重的發燒和喉嚨痛,並惡化為喉頭炎和肺炎,並在1799年12月14日去世。遺體葬在弗農山當地。
  
1799年12月12日,美國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1732.2-1799.12.14)在臨終前最後一篇日記上寫道:晨起降雪,厚3英寸,東北風,氣溫華氏30度。上午10時雪止。下午4時天睛。夜間氣溫28度。   
 
當日上午華盛頓騎馬巡視莊園,偶染微恙,兩天後便因咽痛、聲嘶、呼吸困難在極度痛苦中溘然謝世,年僅67歲。對此,人們不禁要問,究竟是什麼病在短短兩天之內就奪去了華盛頓的生命呢?   
 
據史料記載,1799年12月14日凌晨2-3點鐘,華盛頓從睡夢中醒來,自覺呼吸困難和吞咽疼痛。黎明時分,華盛頓讓夫人Martha喚來了他的老友兼秘書Tobias Lear,請Lear為他放血約250毫升(放血是當時治療各種疾病的常用方法)。上午10時,James Craik醫師(70歲)和Gustavus Brown醫師(52歲)相繼趕來,檢查完病人之後,初步診斷為扁桃體周圍膿腫。經第二次放血,病情毫無改善。兩位醫師遂邀請Elisha Cullen Dick醫師(32歲)前來會診。在等候期間,這兩位醫師沒有貿然採取切開引流的方法,而是第三次為華盛頓放血。下午3時,Dick醫師趕到。會診時Dick曾大膽提出為華盛頓施行氣管造口術,但是未能形成決議。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三位醫師決定第四次為病人放血。在短短的二十一小時內,華盛頓共放血四次,總血達2000毫升之多。放血之後,華盛頓的身體已極為衰弱,儘管如此,病人仍執意採取坐位,而不願意靜靜地躺在床上。晚8時,華盛頓已不能服藥,每次吞咽均幾乎窒息。晚10時左右,病情似有緩解,11點30分病人死亡,三位醫師站在床旁束手無策。
  
關於華盛頓的死因曾有過種種推測,如白喉、膜性格魯布、急性喉炎、扁桃體周圍膿腫、路德維希氏咽峽炎、急性會厭炎等。格魯布常見於兒童,通常無吞咽困難,而且在華盛頓的整個病程中,從未提到有犬吠樣咳嗽,因此這一疾病的可能性不大。從現代醫學的觀點看,華盛頓亦不可能死於扁挑體周圍膿腫,理由如下:(1)在21小時內,扁桃體周圍膿腫不至於形成全完性呼吸道阻塞;(2)三位醫師曾相繼檢查病人,均未證實咽部有局限性膿腫。回顧華盛頓的病情,明顯具有以下特點:發病急驟、吞咽困難、咽痛、發音含混不清、呼吸道阻塞、煩躁、死前短暫癥狀緩解,這些癥狀和體征符合一種耳鼻喉科急症--急性會厭炎。   
 
華盛頓死於1799年,當時喉鏡尚未問世,如果應用間接喉鏡檢查,也許可以做出正確診斷,但是,間接喉鏡檢查對急性會厭炎有一定的危險性,也許在操作過程中就可以置病人於死地。
  
華盛頓死後,他昔日的革命戰爭夥伴,國會議員亨利·李(Harry Lee)對他的稱讚相當著名:他是一個公民,他是戰爭中的第一人,也是和平時代的第一人,也是他的同胞們心目中的第一人。   
華盛頓為未來的美國樹立了許多的先例,他選擇和平地讓出總統職位給約翰·亞當斯,這個總統不超過2任的先例被看作是華盛頓對美國最重要的影響。   他也被許多人稱為美國的國父,並被視為美國的創立者中最重要的一位,他也在全世界成為一個典型的仁慈建國者的形象。美國人談到他時總是稱他為美國的國父。他也在麥克·H·哈特(Michael H. Hart)所著的影響世界歷史100位名人中排名26名,並被多數學者們視為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位總統。
   
儘管華盛頓去世時獲得了當時最高的軍銜—三星的陸軍中將(Lieutenant General),隨著時光流逝,越來越多將軍(從格蘭特開始)獲得了和他一樣以及更高(四星以及五星)的軍銜,這看起來就像華盛頓功績不如他們一般。直到1976年國會通過法案,追封華盛頓為六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ies of the United States,相當於蘇聯等國的大元帥軍銜),並正式宣布此為是美國最高軍銜,超過以往和未來的所有元帥(五星上將)和將軍。   
 
華盛頓在1789年10月5日,向當時「曼哈頓」唯一的一座圖書館借了這本「國家法」,這本書是有關國際關係的論文集,另外,還有一本是英國下議院的辯論紀錄。華盛頓本人並沒有在借閱欄簽名,而是由他的助理信手在借書人欄表上寫下「總統」。依照規定,這兩本書應在一個月後歸還,但是兩本書至今遲遲不見蹤影,不知去向,而這件事在220年後被紐約一名圖書管理員發現。   
 
如果列入通貨膨脹計算,經過220年,這兩本書的罰金已經增加到3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940多萬元。不過,紐約圖書館表示,他們不會追繳這筆罰金,只是希望這兩本書能夠歸還。
  
由於劍是維護我們自由的最後手段,一旦這些自由得到確立,就應該首先將它放在一旁。   
先例是危險的東西,因此,政府之韁繩得由一隻堅定的手執掌,而對憲法的每一次違背都必須遭到譴責,如果憲法存在什麼缺陷,那就加以修正,但不能加以踐踏!   
我希望我將具有足夠的堅定性和美德,藉以保持所有稱號中,我認為最值得羨慕的稱號:一個誠實的人。   
我們最穩當的保證人是我們自己的智慧。   
不要承擔你完成不了的事,但你一定要信守諾言。   
我的母親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歸功於我的母親。我一生中所有的成就都歸功於我從她那兒得到的德、智、體的教育。----喬治·華盛頓
  
在我看來,聯邦只是個有名無實的空架子,而在其名下的議會亦是徒有其名,其政策措施多不被人們所關注、執行。我夢想要聯合成一個國家,但我們又不願給這個國家的管理者足夠的權利去管理國家事務,豈不怪哉! ----華盛頓1786年寫給友人的信
  
喬治·華盛頓1732年生於美國弗吉尼亞的威克弗爾德莊園。他是一位富有的種植園主之子,二十歲時繼承了一筆可觀的財產。1753年到1758年期間華盛頓在軍中服役,積極參加了法國人同印第安人之間的戰爭,從而獲得了軍事經驗和威望;1758年解甲回到弗吉尼亞,不久便與一位帶有四個孩子的富孀──瑪莎·丹德利居·卡斯蒂斯結了婚(他沒有親生子女)。
  
華盛頓在隨後的十五年中經營自己的家產,表現出了非凡的才能,1774年他被選為弗吉尼亞的一位代表去參加第一屆大陸會議時,就已經成為美國殖民地中最大的富翁之一了。華盛頓不是一位主張獨立的先驅者,但是1775年6月的第二屆大陸會議(他是一位代表)卻一致推選他來統率大陸部隊。他軍事經驗豐富,家產萬貫,聞名遐邇;他外貌英俊,體魄健壯(身高6英尺2時),指揮才能卓越,尤其他那堅韌不拔的性格使他成為統帥的理所當然的人選。在整個戰爭期間,他忠誠效勞,分文不取,廉潔奉公,堪稱楷模。   
 
華盛頓於1775年6月開始統率大陸軍隊,到1797年3月第二屆總統任期期滿,他的最有意義的貢獻就是在這期間取得的。1799年12月14日在弗吉尼亞的溫恩山,他在家中病逝。20世紀中葉被追認為美國陸軍六星上將。
  
作為美利堅合眾國的奠基人,華盛頓的名字家喻戶曉,他的聲望主要來自3方面的工作:
第一,美國獨立戰爭中的軍事領袖。
  
誠然,他決非是一位軍事天才,當然也決不能與亞歷山大和凱撒一類的將軍相提並論。他的成功看起來似乎是由於同他對壘的英軍將領的出人意料的無能,另一半才是由於他自己的才能。儘管如此,人們也許記得,當美軍將領遭遇慘敗時,華盛頓雖然也小有失利,但他堅持作戰,終於贏得了戰爭的最後勝利。
 
第二,立憲會議主席。
  
雖然他的思想對於美國憲法本身影響不大,但是他的支持者和他的名望對各州批准這部憲法卻起了重大的作用。當時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反對新憲法,如果沒有華盛頓的支持,新憲法就不可能被採納。

第三,美國第一任總統。
  
美國有一位華盛頓這樣德才兼備的人作為第一任總統是幸運的。翻開南美和非洲各國的歷史,我們可以看到即使是一個以民主憲法為伊始的新國家,墮落成為軍事專制國家也是易如反掌。華盛頓是一位堅定的領袖,他保持了國家的統一,但是卻無永遠把持政權的野心,既不想做國王,又不想當獨裁者。他開創了主動讓權的先例──一個至今美國仍然奉行的先例。
   
與當時的其他美國領袖如托馬斯·傑弗遜、詹姆斯·麥迪遜、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等相比,喬治·華盛頓缺乏創新的精神和深刻的思想。但是他比所有這些雄才大略的人物都重要得多,無論在戰爭還是和平期間,他在行政領導方面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沒有他任何政治運動都不會達到目的。對美國的形成,麥迪遜的貢獻是重大的,而華盛頓的貢獻幾乎可以說是不可缺少的。   
喬治·華盛頓在本冊中的位置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人們怎樣認識他給美國所帶來的歷史意義。要求一個當今的美國人對那種歷史意義做出不偏不倚的評價自然是困難的。
   
雖然美國在二十世紀中葉具有甚至比鼎盛時期的羅馬帝國還要大的軍事力量和政治影響,但是其政權也許不會象羅馬帝國那樣行之久遠。另一方面,美國所取得的技術成就有幾項將來也會被其他民族視為有重大意義的,這一點看來是有目共睹的。例如飛機的發明和人類在月球上的登陸就代表了過去世世代代人們夢寐以求的成果;很難想象核武器的發明將來會被看成是無足輕重的成就。
 
byname Father of His Country American general and commander in chief of the colonial armies in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1775–83) and subsequently first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1789–97). (For a discussion of the history and nature of the presidency,see presidenc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ee also Cabinet of President George Washington.)   
 
Washington's father,Augustine Washington,had gone to school in England,had tasted seafaring life,and then settled down to manage his growing Virginia estates. His mother was Mary Ball,whom Augustine,a widower,had married early the previous year. Washington's paternal lineage had some distinction; an early forebear was described as a 「gentleman,」 Henry VIII later gave the family lands,and its members held various offices. But family fortunes fell with the Puritan revolution in England,and John Washington,grandfather of Augustine,migrated in 1657 to Virginia. The ancestral home at Sulgrave,Northamptonshire,is maintained as a Washington memorial. Little definite information exists on any of the line until Augustine. He was an energetic,ambitious man who acquired much land,built mills,took an interest in opening iron mines,and sent his two oldest sons to England for schooling. By his first wife,Jane Butler,he had four children; by his second wife,Mary Ball,he had six. Augustine died April 12,1743.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4 13: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