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畢汝諧奇人奇事之第一美男子臧津津 畢汝諧 (作家 紐約)

作者:biruxie  於 2021-9-23 22: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按:畢汝諧這一輩子的經歷,比天方夜譚還離奇呢。 

上世紀90年代的一個飯局, 

畢汝諧 身邊是一位從香港來紐約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師, 

他無意間看到 畢汝諧 的掌紋,發出一聲驚呼:複雜的人生!  

 

 

畢汝諧奇人奇事之第一美男子臧津津    畢汝諧 (作家 紐約) 

 


在1968年北京江湖,臧津津是公認的第一美男子;就像重量級拳王是一眾拳王中的拳王,

臧津津當年是北京一眾美男子中的美男子,江湖人稱亮晶晶。

臧津津還有個外號阿飛,因為他有一段不光彩的歷史;他是男8中老初三,

經常在西單倒換公共汽車,臧津津喜歡與流里流氣的女孩勾三搭四;文革前,社會風氣淳樸,

同學們就喊他阿飛了。 

這裡要著重申明一個問題:文革期間,北京幹部子弟烏泱烏泱地干著各種各樣的壞事,

卻並非眉毛鬍子一把抓;我們這些在文化革命後學壞的人,對於像臧津津這樣在文化革命前就學壞的人,

抱有強烈的道德上的鄙視。我們打心眼兒里看不起他們這些在文化革命前就學壞的人,覺得他們是流氓,

而我們卻是玩主,壓根兒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我是在北海冰場認識臧津津的。他長得很像電影明星趙丹,五官俊美,朝氣蓬勃;一見之下,

我的心狂跳不已——我不及他!從青春期開始,我便知道自己相貌出眾,心安理得地收穫來自女性世界的愛慕的眼光,

同時高度警惕周遭有無美男子,就像革命群眾高度警惕周遭有無美蔣特務一樣。

美男心理與美女心理差不多——驕傲、嫉妒、排他性;美男美女通常皆以自我為中心。

如果說,托勒密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那麼,美男美女則以為自己是社會的中心。   

我久久地打量著他,他也打量著我,我們相視許久;我主觀地企圖從他的臉上找出明顯的瑕疵,卻是枉然。 

如果採取百分制,他就是95分,而我只有90分;不要小看相差5分,5分啊5分,就像一道高闊的天塹,無法逾越。

我望著他,就像直視正午的驕陽——眼睛被刺疼了,進而心也被刺疼了。 

他主動開口說:同學,你怎麼老看我呀? 

我老老實實地說:你長的不錯。 

他客氣地回了一句:你長的也不錯。 

我們就這樣相識了。我去冰場小賣部買來一毛五分錢一根的冰糖葫蘆請他,然後問他是哪兒的——

這個所謂哪兒的是指哪個黨政軍機關大院,無關地理位置。 

他說他叫臧津津,是鐵道兵大院的,又說他父親是鐵道兵文工團團長,上校軍銜;我們越聊越熱乎,相見恨晚;

他買來一毛五一瓶的桔子汽水回請我。

從此,我與臧津津狼狽為奸,搭夥在大街上拍婆子,強強聯手,成功率極高。 

臧津津堅決擁護文化大革命,感慨地說:多好啊,現在滿大街都是幹部家的女孩;文革以前,

大街上根本沒有幹部家的女孩兒,只有逃學出來的圈子,土裡土氣。 

我問圈子是什麼,臧津津壞笑著說:圈子就是社會主義國家的妓女。

我大為震驚;我知道,周恩來總理有一次接受外國記者採訪;外國記者問:中國有沒有妓女?

周恩來總理肯定地回答:有很多,是在台灣。怎麼北京也有妓女呢?我簡直不敢相信。 

臧津津告訴我很多社會上的陰暗面;文革前,彭真揚言要把北京打造成水晶城市、玻璃城市,

卻原來還有這麼多藏污納垢的陰暗角落。 

文化革命前,臧津津就和社會上的女阿飛廝混,聲名狼藉;1966年8月,紅衛兵運動興起,

臧津津馬上被男8中老紅衛兵揪了出來;如果是在二龍路中學或者西四中學這樣的平民子弟學校,

一個上校的兒子還是很神氣的;可惜他是男8中的,而男8中有的是8級以上的高幹子弟。

審訊臧津津的人,是李富春的混血外孫子李勇(又名安德烈,系李富春蔡暢的女兒李特特早年嫁給蘇聯人生的孩子),

他一拍桌子,喝令臧津津交代流氓行為;臧津津書面交代了與許多圈子往來的劣跡。李勇念他是個軍乾子弟,沒有打他。 

那個時候,臧津津一天到晚拍婆子,不幹別的;而我除了拍婆子,每天還堅持讀書寫作;

有時候實在寫不出來,就打開漢語成語小字典,

從第一個成語開始造句,直到最後一個成語;臧津津問我這是做什麼,我驕傲地說:為寫作基本功。

蘇步青年輕時為了打基本功,曾經演算過一萬道微積分習題。

臧津津一臉茫然,問:蘇步青是誰呀? 

我誨人不倦地笑道:蘇步青是數學家、復旦大學教授,他的夫人是日本人。蘇步青本人在政治上中間偏右

(文革前,知識界公認:錢學森左,華羅庚右,蘇步青中間偏右)。 

臧津津嫉妒地望著我,一時說不出話來,俊逸絕倫的趙丹臉因嫉妒顯得有些晦暗;而我則充分享受著這種嫉妒,洋洋得意。 

是的,一個美男子(1968年北京江湖第一美男子臧津津!)對另一個美男子的嫉妒,於後者就是一種莫大的享受。

一切差別都能產生性嫉妒,美男子之間也是這樣。當年,我是 北京幹部子弟圈 四大美男子里唯一才貌雙全者,

這就引起了其他三位的妒恨;1968年北京江湖第一美男子臧津津尤甚。 

20歲那年,我因創作手抄本小說九級浪蜚聲京華,許多同齡人稱我為作家而不名。面對智慧型女子,

我出口成章,妙語連珠,而臧津津 往往接不上話茬;我的這種壓倒性的優勢,使臧津津等感到窘迫,

無所適從——一個美男子竟然成為另一個美男子的陪襯人、活道具,何其尷尬! 

 ——俄羅斯文學權威戈寶權和著名歌劇演員鄭興麗之女戈小麗(在莫斯科出生,後來成為博士、終身教授),

曾經半褒半貶地說:畢汝諧就是喜歡賣弄自己的小淵博。  

此後,臧津津不斷地在背後說我的壞話,而我只是一笑置之;與此相反,我到處說他的好話,

藉以表現人才美男子對草包美男子的寬容大度;那時候,社會上關於臧津津的惡毒謠言滿天飛,

有人說他進大獄了,有人說他身患梅毒;我欣然為他闢謠,從而實實在在地享受90分智勝95分的優越感和幸福感。 

臧津津曾經不懷好意地對我說:你的臉上有一種女性美。 

我當然知道這是明褒暗貶,是美男子之間互別苗頭;於是,我順水推舟地拍手大笑道:太好了,

男人女相是大福相——我跟毛主席一個樣兒!    

展望未來人生,臧津津說:我這輩子就是想吃喝玩樂;而我說:我這輩子就是想當作家。 

單看外貌,我不及臧津津;可是一開口,臧津津就暴露了他的短板,腹內空空,胸無點墨;

臧津津家除了公家發放的幾本幹部必讀,什麼書也沒有,他也從來不看什麼書,就憑著一張趙丹臉在大街上鬼混。 

我與臧津津都自視甚高,彼此不服氣。

有一天,我的一個發小帶著我和臧津津去毛澤東的俄文翻譯師哲(4級高幹)家,企圖分別勾引師哲的兩個女兒,

以此一決高下;哪知道師家姐妹一聽臧阿飛來了,生氣地把我們轟了出去。我感到灰頭土臉。 

——山不轉水轉;打倒四人幫后,一位女性老前輩要把我介紹給師哲的小女兒,

還說師哲現在已經從秦城監獄放出來了,享受副部級待遇。我苦笑著婉言謝絕了。 

出國前,我去北京游泳隊採訪,巧遇師哲的另一個女兒;她是北京游泳隊的教練。我對當年的少不更事表示歉意,

師教練苦笑道:文化革命的事兒,誰說得清啊。事情過去了就過去吧。 

北京是等級極其森嚴的地方;對此,我和臧津津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臧津津搭上了西路軍巨頭陳昌浩(4級高幹)的一個繼女(並非陳昌浩的親生女兒,而是陳昌浩續弦夫人帶過來的油瓶),

這位繼女嫌棄臧津津家級別低;而同時我搭上了郭洪濤(高崗習仲勛的陝北戰友,5級高幹)的一個女兒,

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 

也就是說,美男子的相貌有其局限性,並不能完全填補等級差距。 

作為北京公認的第一美男子,臧津津理所當然地成為眾矢之的,被幹部子弟和平民子弟共同視為公敵公害。

有一回我和他在西單拍婆子,一群呼嘯而過的幹部子弟突然大呼:臧津津在這兒呢,打丫的!

臧津津趕快逃之夭夭,我也連忙躲進附近的商店避禍。 

我發現臧津津名聲太臭了,我跟他成為鐵哥們弊大於利。人都是很現實的;於是,我適當地拉開了與他的距離。 

為了保障自身安全,臧津津找了一個大靠山,即1968年北京江湖的大大有名的將門子弟小罈子(真名譚餘光);

這傢伙在北京江湖很有勢力,人見人怕。他經常騎著車帶著隨從四處瞎逛。小罈子戴著平光眼鏡,

用冷冷的蛇一樣的目光打量別人;而他的手下則拿出一個結實的棉布口袋,向所有人募集錢款。我捨不得犧牲現金,

又不敢一毛不拔,就拿出兩斤糧票,投入那個棉布口袋。 

——最近,習近平提出共同富裕,讓先富起來的人自願捐款。我就想起了1968年北京江湖的小罈子,

冷冷的蛇一樣的目光以及那個棉布口袋。 

臧津津投拜小罈子這個惡煞,躲過很多禍事;但是,他最終還是沒能逃過血光之災,而操刀者正是他的靠山小罈子。 

其情節就像電影電視劇一樣頗有戲劇性—— 

臧津津去北大荒之前,小罈子突然找上門來,說:你知道嗎,有人要拿刀捅了你。臧津津說:

那我從今天起就不出家門了,他們總不能闖進鐵道兵大院吧。小罈子獰笑說:這一刀你躲不過去了,

因為是我要拿刀捅了你!說罷拔出刀子,戳在臧津津的屁股上,血流如注。 

後來,臧津津把這條戳出了一個破口的國防綠軍褲拿給我看,還說他要把這條褲子帶到北大荒,作為永久留念。 

我暗想:阿彌陀佛,幸虧我不是北京第一美男子,樹大招風啊。臧津津是萬人恨、人民公敵,多少人要打他害他!

我還是踏踏實實當黃花魚吧,溜邊混混就是了。可不敢強出風頭。 

作為美男子,作為風流人物,總是要被無數男人妒恨的。性嫉妒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極具破壞性的嫉妒;

而且,性嫉妒絕不會赤膊上陣,它總是披著華美戰袍登場,肆行其惡。 

又過了一段時間,臧津津憑著這張趙丹臉,被八一電影製片廠錄取為演員。阿飛進八一電影製片廠了!

這個消息旋風般地傳遍全北京,引起幹部子弟和平民子弟的公憤。 

於是乎,雪片般的舉報信飛向八一廠保衛部;新賬老賬一起翻了出來,臧津津被說成是混世魔王了! 

臧津津由是成為八一廠保衛部的重點監視對象,而他自己渾然不覺;終於有一天,

他和一個有夫之婦被保衛幹部堵在床上,就此作為害群之馬被八一廠開除了,全北京人心大快。 

臧津津苦惱地對我說:走在西單王府井大街上,幾乎所有人都認識我,這真不是件好事兒;我在北京混不下去了。 

我嘴巴上表示惋惜,實則樂不可支:太好了!北京第一美男子臧津津被迫離開北京!打開天窗說亮話,

北京這一畝三分地,美男子越少越好,醜八怪越多越好! 

我與臧津津一直面和心不和,瑜亮情結很深。 

別了,臧津津!

別了,趙丹臉!

熱烈歡送,熱烈歡送!

臧津津去了外省,娶了當地一個大官的女兒。文革后,腦筋靈活的臧津津利用價格雙軌制度的空子,

外加倒騰稀缺物資的批件,發了大財;再後來,

臧津津趕時髦去了法國,覺得沒啥意思,又回國享福了。 

早年,我說過我這輩子就想當作家,如願了。 

臧津津說過他這輩子就想吃喝玩樂,也如願了。 

真可謂好事雙成。 

這是我和臧津津的宿命。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light12 2021-9-24 05:11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5 21: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