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轉眼,我們排隊走向火葬場......畢汝諧(紐約 作家)

作者:biruxie  於 2021-4-15 04: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轉眼,我們排隊走向火葬場......畢汝諧(紐約 作家)
   
   小時候,我們這個大院里的孩子都喜歡打乒乓球;僧多粥少,只得依次

排隊——直接、間接、間直、間竿、間底......最後那位倒霉了,人人呼之為「賤骨頭」!
   光陰似箭,轉眼,我們排隊走向火葬場......
   近年來,噩耗不斷,令我傷感不已:我們這一代人,還沒完全成熟,便遽然凋謝了!


   遠的不提,且說最近這三位逝者——
   一、陳健。文革最亂的時候,陳健合乎邏輯地從三好學生變為打砸搶慣犯;一日,
他眉飛色舞地講述自己無法無天、梁山好漢般的冒險勾當(事後細想,其中不少情節,
很明顯是根據國產反特故事影片編造的),我聽得血脈噴張,磨拳擦掌,
恨不能立馬跟隨他大幹一場!
    列寧夫人克魯普斯卡婭說過:「即使到了共產主義社會,強盜遊戲也會在孩子間流行,
因為它體現了人類對自由的永恆嚮往。」
   我向本樓陳小寶透了一點口風:「陳健當強盜了,他招人手呢,咱們......」
   陳小寶變貌失色,吼道:「住嘴!你別跟我說這個!」
   這一斷喝使我頓然清醒了許多——其時,我正在做熱昏的作家夢,沒白天沒黑夜地寫小說;
而在中國這地界,一旦當了強盜,就再也不可能當作家了!強盜,我所欲也,
作家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強盜而取作家也!
    二、鄧英淘(鄧力群之子)。小時候,我和他是針尖對麥芒,甚至沒有任何理由
和借口就打架————我把他的鼻子打出了血,他把我的腦門打出了包;打架耗時五分鐘,
為了確認誰是勝利者,雙方卻激辯了半個小時!文革清理階級隊伍,我因思想反動及早戀、
鄧英淘因毆打老師同時被關進學校牛棚,淪為難友;後來,謝富治副總理指示清理階級隊伍
不得關押中小學生,我等方得到赦免,恢復自由......
   三、俞小凡。我和小凡剛認識便打了一架;小凡拳腳齊上,打得我撒丫子逃跑;
小凡並不追趕,而是得意洋洋地高唱當紅歌曲「社會主義好」:「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
    我決心復仇;遂以請看電影、分吃糖果等小惠收買了本年紀的打架能手段某,令其在回家路上
伏擊小凡;不料,段某也被小凡打得落花流水!沒奈何,我的復仇計劃如同
   「解放台灣」的宏偉大業,無限期地擱置了。
   
   人生若夢!往事鮮活如昨,世間已無陳、鄧、俞!
   
   俞小凡之後,下一個(「直接」!)是誰?
   
   下下一個(「間接」!)是誰?
   
   下下下一個(「間直」!)是誰?
   
   下下下下一個(「間竿」!)是誰?
   
   下下下下下一個(「間底」!)是誰?
   
    
   老天保佑,讓我當一回「賤骨頭」吧!
   
   
   
   
   
   附記:完稿之時,又接獲杜小揚(許立群之女)病逝的噩耗(原來她是「直接」!);嘆然!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3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21-4-15 09:36
所謂自由,原來強盜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9 20: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