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周恩來評傳 第十四章 畢汝諧(作家 紐約)

作者:biruxie  於 2021-4-8 19: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周恩來評傳 第十四章 畢汝諧(作家  紐約)

   2007年按:
1988年, 畢汝諧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來評傳>>(筆名方里,台灣水牛出版社,精裝本,列文史叢書第76 種),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從雙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來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謙先生的「晚年周恩來」早了十幾年!
   茲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網眾參考. 全文較長,分多次推出.
   
  第十四章 周恩來之死和四五事件
   
  四屆人大甫告結束,江青便在毛澤東的支持下展開新的攻擊.奈因形勢所迫,攻擊只能限制在思想範圍之內,也就是製造輿論.
   四人幫的秀才張春橋和姚文元,於一個月之內,相繼鼓吹學習無產階級專政理論,同時提出所謂消滅資產階級法權.
   一時間,大批同類文章發表於人民日報和紅旗雜誌.這種所謂理論學習,並不限於坐而論道,而是一種發動群眾聯繫實際的運動.中國大陸各階層的民眾,均需參加,沒有例外.
   關於無產階級專政理論,主要是說,社會主義社會也可能產生新生的資產階級,中共黨內也會出現新老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如劉少奇、林彪等,必須以所謂無產階級的鐵的手腕來對付他們;這就為今後懲治異己分子提供了理論根據.
   所謂消滅資產階級法權,主要是企圖用強迫的方法,使廣大民眾打破「按勞計酬」或「按勞分配」等觀念,一同忍受沒有差別待遇的貧困生活,而將勞動所得拱手奉給紅色統治者.
   如此理論學習運動,自然引起民眾的不滿,未能獲致預期的效果.
   一九七五年七月,毛澤東突然改換題目,發動一項借古喻今的評水滸、批宋江運動,指水滸是宣傳投降主義的壞書,宋江是投降派,背叛農民革命,篡奪梁山泊的領導權等等.
   那麼,誰是今日之宋江呢?許多跡象表明,周恩來、鄧小平是也.
   周恩來住院之後,在政治上安居守勢,對江青派退避三舍;但是江青等人依然不肯放過他,屢屢使用市井無賴的手段對之進行迫害.
   有一次,周恩來服藥睡了.王洪文打來電話要找周恩來.醫務人員再三告訴他,總理輸血后正在休息,可否等半小時.王洪文大發脾氣,非要周恩來立即接電話不可.醫務人員只得喚醒周恩來.
   又一次,醫務人員經過精心研究,要為周恩來做一次重大治療.張春橋陰陽怪氣地說: 「外賓馬上要來了,你們能保證他見外賓嗎?」企圖拖延該方案的實行.
   毛澤東批准了對周恩來的治療方案,但是,當這個方送到江青那裡時,江青正在打橋牌,拒不簽收.而在周恩來的治療過程中,江青卻又干擾,當周恩來服了鎮靜葯,治療就要開始時,江青突然打來電話,聲稱要面見周恩來研究國家大事.周恩來中斷治療請她來了,江青來后嘻嘻哈哈地談天說地,最後吃了兩塊西瓜,搖搖擺擺地走了.
   一九七五年三月,周恩來的病情已相當嚴重了,醫生給他做了一次大的手術.
   手術后,正在包紮傷口虛弱的的周恩來,在手術床上虛弱地睜開眼睛說: 「把李冰同志叫來.」
   中國醫學科學院日壇醫院(腫瘤醫院)的李冰來到周恩來的身旁.
   周恩來聲音低微地說: 「李冰,雲南錫礦工人肺癌發病情況,你知不知道?」
   李冰答: 「知道.」
   周恩來吃力地說: 「你們要解決這個問題,馬上就去.」
   一九七五年五月,周恩來對醫務人員鄭淑雲說: 「你們一定要把我的病情隨時如實地告訴我,因為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個交代.」
   周恩來預感到死期臨近.對於江青在毛澤東心照不宣的支持下的進攻,他只有招架之功.
   他心中自有一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凄涼,但這是不可以對人言的.
   相形之下,鄧小平的表現卻是勇敢乃至魯莽的,他無視毛澤東仍然健在這一客觀條件,以整頓為綱與江青派對抗.
   鄧小平首先整頓科技及教育部門,擬恢復各項制度,並制訂出「論全黨全國各項工作的總綱」 、「科學工作彙報提綱」和「關於加速發展工作的若干問題」.
   鄧小平放言高論,言詞之大膽,足使天下人為之震驚---
   在教育方面,他說: 「文革以來,學校放鬆了文化教育,強調勞動實踐,所以學生知識水平低,科學技術事業後繼無人.」
   在科技方面,他說: 「科技戰線不要提無產階級專政.」
   在文藝----這是江青的私人禁地---方面,他說: 「現在文藝生活太貧乏,要多演好戲,多搞文藝創作,八個樣戲怎能滿足八億人民的需求呢?樣板戲是一花獨放.」
   鄧小平剛直豪爽,不計個人安危.他給親信打氣說「只要人家說你復辟了,你的工作就干好了.不要怕第二次被打倒.」
   一九七五年七、八、九三個月,反覆無常的毛澤東玩弄了一個小小的手腕:江青擅自接待美國女學者維克特,後者寫了一本「紅都女皇」.此事激怒了毛澤東,御批將江青逐出中南海.
   老謀深算的周恩來,識破毛澤東一時之怒的真正用意,批示: 「暫緩執行」.
   而鄧小平卻被這一局部勝利沖昏頭腦,組織人力大舉進攻,種種不利於江青派的傳說和流言瀰漫朝野,被文革風暴颳走了烏紗帽的老幹部奔走相告,隨時準備粉墨登台.
   周恩來安卧醫院,利用這一時機將許多舊官僚解放出來,盡量不惹政敵注意地把這些人安插在關鍵崗位上.
   一九七五年六月八日,周恩來及夫人鄧穎超來到八寶山革命公墓禮堂,參加屈死的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賀龍的骨灰安放儀式.
   周恩來瘦弱憔悴,已非昔日人模樣.他緩步走到簽到簿前,用劇烈顫抖的手寫下自己那四海皆知的名字.周恩來本想替當時正在接待外賓的鄧小平簽名,但已力不從心.他指示會後把簽到簿送到鄧小平家中去,請他補簽.
   周恩來簽完名,便到休息室尋找賀龍遺孀薛明.他大聲疾呼她的名字.薛明聞聲奔向周恩來.
   周恩來張開雙臂擁抱著她: 「薛明,我沒有把他保護好啊!」
   賀龍女兒緊握著他的手說:「周伯伯;您要保重身體.」
   周恩來默默地看著她,然後聲音顫抖地說: 「我的時間也不長了.」
   一九七五年九月七日,周恩來會見了羅馬尼亞共產黨中央書記伊利耶.德維爾茨,這是他最後一次會見外賓.
   這次會見時間很短,醫生只允許雙方進行短暫的交談和合影留念.
   寒暄之後,羅馬尼亞客人問及周恩來的健康.周恩來說: 「馬克思的請帖,我已經收到了.這沒有什麼,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自然法則.」
   接著,周恩來回顧了十年前一九六五年到布加勒斯特參加羅馬尼亞前任領導人喬治烏---德治葬禮的情景.他說,那是在三月,他沒有穿大衣一點也不冷,隨同出殯隊伍走了四個多小時,但是現在連四分鐘也不能走了.布加勒斯特給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他為不能再次訪問那個城市感到遺憾.
   談話大大超過了醫生規定的時間.周恩來請來客捎話給羅馬尼亞最高領導人齊奧塞斯庫:經過半個多世紀,毛澤東思想培養的中國共產黨是有許多有才幹、有能力的領導人的.現在,副總理已經全面負起責任了.
   不妨把這段話視為周恩來的政治遺囑.首先,周恩來為了吹棒毛澤東不惜歪曲中共黨史;中共遲至七大才將「毛澤東思想」寫入黨章,何言「半個多世紀的培育」?其次周恩來雖然心儀於鄧小平,卻圓滑地不道出他的名字,以防日後政治風雲突變;須知,身為第二副總理的張春橋兼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謂之「全面負責」亦無不可.
   周恩來不愧為周恩來,對身後之事做了正反兩個方面的估計.
   周恩來會見羅馬尼亞客人之前的半年內,周恩來與各界人士交談、會晤共計一百零二次,接見外賓三十四次.一位七十七歲高齡的政治家,在身患晚期癌症的情況下,負擔如此繁重的工作,這在世界上無疑是前所未有的.
   周恩來體重逐月減輕,他的雙腳開始浮腫.他再也不能穿皮鞋會見客人了.
   在他那位時親時疏的老朋友、北韓獨裁者金日成抵達北京之前,周恩來特地定做了一雙寬大的布鞋.他雖然病得很重,仍堅持下床歡迎金日成.金日成年輕時在中國東北待過一段時間,會講漢語.周恩來和他私下場合不用翻譯就能相互交談.這是他們最後一次會面.
   楊度(一八七四---一九三一),湖南人.他曾是北京官場中的保守分子,鼓吹在中國實行帝制,勸說竊國大盜袁世凱登上皇帝寶位.在其晚年,楊度奇迹般地完成了由保皇分子到共產黨人的政治立場的轉變,他申請加入中共.一九二九年秋,周恩來批准了他的申請,但考慮到楊度是個知名的政治人物,作為一個秘密的地下黨員會發揮更多的作用.周恩來離開上海后,楊度與著名左翼劇作家夏衍保持單線聯繫.
   楊度在上海灘有許多闊朋友,包括青幫頭子杜月笙.在國統區,中共對於楊度這樣一個同三教九流保持聯繫的人,極為重視.楊度加入中共以前,變賣了他在北京的房產,將全部所得交給中共作活動經費.
   周恩來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想起了歷史上這位傳奇式的人物.他委託秘書告訴「辭海」編輯部: 「辭海」若有關於楊度的詞條,要把他最後加入中共的事實寫上.( 「辭海」修訂本於周恩來逝世后的一九七九年出版.)
   周恩來認為楊度晚年為中共做了一些好事,不應當把他的功績抹掉.
   中共情報首腦、深得毛澤東信任的康生與周恩來一前一後地走向生命的終點.康生幾十年來為非作歹,劣跡昭著.臨死前卻彷彿天良發現似地做了一件驚人之舉.
   一九七五年八月的一天,康生把兩個替毛澤東作聯絡工作的青年女士王海容、唐聞生召到病床前,要她們向毛澤東報告,江青張春橋歷史上都是叛徒,並提出證明人.
   ---康生於一九七五年十二月病逝,中共中央的訃告稱其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傑出的反修戰士」.四人幫倒台後,中共中央於一九八零年十月被宣布開除出黨,其骨灰亦被逐出北京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這是一個專門存放中共政要骨灰的所在).
   中共佞臣康生臨死前對江青派發動出其不意的一擊,而中共忠臣周恩來臨死前對此始終保持緘默.
   「一個人應當不怕死.如果打起仗來,要死就在戰場上,同敵人拼到底,中彈身亡,就是死得其所.如果沒有戰爭,就要努力工作,拚命地工作,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一九六六年春節期間,周恩來在天津與西安事變要角楊虎城之子楊丞民(這是一個出名的浪子)說的一番話.
   周恩來無懼死亡,但深恐自己忠於毛澤東的政治形象遭到沾污.這是他特有的政治節烈觀---「丟命事小,失節事大」.
   命運之神賜予周恩來七十八年壽命;至此人將亡、燈欲滅.回首波瀾壯闊的往事,面對滿目瘡痍的大地,周恩來能不在夜靜更深之時,落下幾滴英雄淚?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是大文學家魯迅的名句,周恩來當之無愧.但是,周恩來俯首甘為毛澤東一人之孺子牛,惜哉!
   國共大內戰期間,周恩來曾託人以金筆贈蔣介石文膽陳布雷,並隨筆附言曰: 「願先生不要用手中的筆為一人服務,而要為四萬萬同胞服務.」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以周恩來之雄才大略,卻為獨夫毛澤東一人所用,不能不算是件憾事.
   一九七五年秋天,周恩來自知來日無多,九月的一天,他最後一次去北京飯店理髮.他提出要和理髮員合影留念.專門替周恩來理髮的朱殿華師傅聽了很高興,可是那天有個理髮員不在場,他想最好另找個日子照相.朱師傅沒有領會周恩來的暗示,從而失去了這個最後的機會.
   後來,周恩來病篤,朱殿華幾次託人捎信,要去給周恩來理髮;周恩來知道后對秘書說: 「老朱給我理髮二十幾年了,看我病成這個樣子,他會難受的,還是不讓他來吧!」
   由於病情不斷惡化,周恩來連看文件都很困難了,他說: 「我還能聽,腦子還能用.」他請秘書把文件讀給他聽.
   晚期癌症的疼痛是難以忍受的.有時,周恩來緊緊地握著醫務人員的手強忍著,一聲不吭,豆大的汗珠從額上滾落下來,在場的醫務人員睹狀,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周恩來親切地微笑著鼓勵他們說: 「你們給我治療是個好機會,你們可以很好地在我身上總結經驗.現在還有那麼多人受腫瘤折磨,我就不相信癌症沒有辦法,總有一天會突破的.」
   周恩來精神上的痛苦遠甚於生理上的痛苦.他清醒地看到,毛澤東發動的文革是一場空前的災難,在長達十年的浩劫之中,沒有任何人是真正的受益者.
   劉少奇、彭德懷、陶鑄、賀龍等中共高級領導人均被整死,其下場甚至不如太平盛世的豬狗.中共八屆中央委員中,百分之九十九均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文革的發動者毛澤東,其威望和聲譽在這場漫天大火中焚燒殆盡.他是被自己發動的所謂革命埋葬的一個歷史悲劇人物.
   軍事天才林彪死於非命.他的不合常理的叛逃,使得具有歷史常識的人們憶起三十年前的另一次逃亡事件:身為希特勒副手的赫斯,駕機逃亡敵國.而這一聯想卻使毛澤東酷肖希特勒、紅色中國彷彿第三帝國.
   然而,文革最大的受害者還是中國大陸的億萬百姓.青少年荒廢了十年的學業,知識分子虛擲了寶貴的光陰,整個民族的文化素質大為下降.
   國民經濟頻於崩潰.在許多省份,鬻兒賣女以求糊口的事情算不得新聞.
   鄧小平的地位岌岌可危.四人幫蠢蠢欲動,鹿死誰手,尚不可知.
   大智若愚的周恩來,在生命的最後時光保持緘默.僅有一次他對身邊的隨從說給這樣一句話: 「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在我的照片上面打X.」
   文革時期,凡屬被打倒的政治人物,其姓名及照片上必被打了紅色的X,就象是古時被斬決的罪犯.
   周恩來有此一慮並非多餘.
   六十年代,周恩來曾親自領導了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的創作.他也很喜歡由被貶逐的將領蕭華創作的「長征組歌」.這些作品使他回憶起早已逝去的艱苦歲月,從而得到心靈上的慰藉.
   文革時期,凡是江青未曾參與過的作品均被打入冷宮. 「東方紅」和「長征組歌」也不例外.
   周恩來病危之時,曾要求調兩盤「東方紅」和「長征組歌」的錄音帶來聽聽,以打發病床上漫長而痛苦的時光.這一簡單的要求竟然遭到了拒絕.
   江青在文化部的親信掌握著這些錄音帶,他想盡辦法不讓這幾盤錄音帶送到周恩來那裡.
   隨著死亡的來臨,國務院總理的偌大權力已然消失.
   一九七六年元旦,毛澤東的兩首詞公開發表.其中「到處鶯歌燕舞」一句被用來形容所謂文革以來的大好形勢,而「不須放屁」則以其粗鄙為中國詩詞史寫下新頁.
   周恩來請秘書朗誦著這兩首詞給他聽,並喃喃地復朗誦著……此時,他的面容已是異常消瘦,平時炯炯有神的雙目,業已深深地凹陷下去;一陣又一陣劇烈的病痛,不時地牽開他那堅毅的嘴角.然而,周恩來依然不忘以朗誦毛澤東詞作的方式表白其愚忠.
   一月七日,周恩來的病情進一步惡化了.醫生們來到周恩來的床旁,為他進行了當晚的治療.周恩來睜開了雙眼,凝視了一下,認出其中一位醫生,細聲說: 「我這是沒有什麼事了,你還是去照顧別的生病的同志吧.」
   這是周恩來最後遺言.
   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九時五十七分,一代巨人周恩來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周恩來的七十八年的塵世旅程到此而終.然而,他的亡靈依然影響中國大陸政局,成為一個不容忽視的變數.
   毛澤東無動於衷地接受了周恩來的噩耗.在他看來,這是他與周周恩來關係的最佳終局.如果不是癌症,周恩來生命之火還會燃燒下去,而這是毛澤東所不能忍受的.
   毛澤東行將就木,其生命進入了倒數計時階段.然而,他寧可把有限的時間和精力用於接見美國前總統艾森豪的孫子,而不肯移步到周恩來遺體前投去一瞥.
   毛澤東對周恩來之死表現了令人吃驚的冷漠.按常理,毛澤東應該拋灑幾滴鱷魚淚來酬答周恩來數十年如一日的辛勞服務.
   對周恩來而言,癌症或許是使他避免了更為悲慘的結局的救星.幾年來,他始終在中共黨內鬥爭的祭壇的邊緣徘徊,卻避免了其前任劉少奇、林彪的悲慘下場.
   也許,周恩來是世界各國總理中唯一親自指揮給交通的人.有一次舉行國宴,人民大會堂前交通嚴重阻塞,周恩來即出面指揮交通.他一面疏導車輛,他一邊問「黑大個」為什麼不來值班.
   「黑大個」是北京市公安局一個交通隊隊長於有福的綽號.他有指揮交通的高超本領.隨從悄悄地對周恩來說, 「黑大個」已經調走了.周恩來當即下令調他回來.
   周恩來曾制止過混亂的交通秩序,然而,在他臨終之前對於整個國度里的瘋狂和混亂,他卻無能無力.
   這就是周恩來的悲劇.
   周恩來逝世的消息公布之後,億萬人民沉浸在悲痛之中.從城市到農村,從高原到海島,悲痛像嚴酷的寒流,侵襲著人們;哀思像奔涌的波濤,拍擊著民眾的心愿.
   一月十日晨六時五十分,周恩來治喪委員會的工作人員到達了北京醫院,第一批向周恩來遺體告別.
   北京各界群眾代表連續向周恩來遺體告別.哀樂低洄,輕鬆肅穆,瞻仰遺容的隊伍從周恩來卧靈旁走過.人們腳步沉重,依依不捨,邊走邊哭.有一位著名的運動員,當時暈倒在地上,經過急救才脫離了危險.
   眾人的淚水灑在地上,地毯已經發潮了.
   一月十日下午三時,中共高層領導人前來向周恩來遺體告別.
   江青不識時務的表演引起了公憤.她偏偏穿了一件紅毛衣,從制服衣領處一眼就可以看得見,還戴著一頂皺皺巴巴的帽子.
   在周恩來逝世后的那些日子裡,民眾普遍變得膽大了.不滿的情緒雖然尚未公開表達出來,但是許多小道消息不脛而走,而且反抗的色彩越來越濃.
   一月十一日,周恩來遺體火化.
   一月十四日傍晚,群眾的悼念活動結束了.十八時三十分,鄧穎超手捧著周恩來的骨灰盒,沉鬱地說: 「我現在手裡捧著周恩來同志的骨灰,向在場的所有同志表示感謝.」全場哭聲震天.
   周恩來之死使得中共高層鬥爭進一步激化.國務院總理職位成為各派系矚目的對象.毛澤東認為第一副總理鄧小平不堪委以此位,第二副總理張春橋接任總理時機尚未成熟,於是,毛澤東忽發奇想,命籍籍無名的華國鋒(政治局委員兼副總理)為國務院代總理,又一次維持了暫時的、脆弱的平衡.
   江青派於周恩來死後大舉進攻,加快奪權步驟.毛澤東目睹鄧小平否定文革的種種措施,極為不滿,隨以清華大學副校長劉冰的一封告狀信為由,借題發揮,抓起一場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
   一九七六年二月六日,人民日報刊登江青派大本營清華大學批判「不肯改悔的走資派」的一篇報道,並發表題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繼續和深入」的文章,並號召反擊右傾翻案風.江青在各地的爪牙群起響應,運動就此開始.
   這一次,是鄧小平再度被推上中共黨內鬥爭的祭壇.
   二月十二日,同為江青派大本營北京大學,貼出了指名攻擊鄧小平的大字報.隨後,上海杭州武漢等地也有同樣的大字報出現.
   二月二十八日,廣州出現了影射攻擊周恩來大字報.北京大學的大字報則明白要求將鄧小平撤職.
   周恩來之死使得中共高層類似蜀吳聯合拒魏的政治力量結構發生了根本變化,鄧小平獨擋江青,力不能支.
   三月五日,上海文匯報發表的「反擊右傾翻案風」的報導,出現「……那個走資派,把不肯改悔的走資派扶上台……」字樣,暗示周恩來與鄧小平為一丘之貉.同時,在新華社編印的供高級幹部閱讀的「參考資料」也轉載香港文章,指周恩來曾與國民黨合作殘害共產黨員.
   三月十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翻案不得人心」的社論,鼓吹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
   江青派在毛澤東支持下的奪權活動以及倒周批鄧的做法,在中共黨內外激起了強烈的反對.震驚世界的「天安門廣場事件」即在這種背景下爆發.
   一九七六年四月初,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民眾湧向天安門廣場,悼念三個月前去世的周恩來,並借題發泄對四人幫乃至毛澤東的不滿.蓄之既久,其發必速.周恩來亡靈將百萬民眾召喚到天安門廣場.
   四月一日,天門廣場上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前出現了悼念周恩來的花圈,且有往來不絕的人在那裡致哀.
   最初兩日,聚集在紀念碑前的人群,不過數百人.
   四月三日,由於花圈上的附言已超越了悼念周恩來的範圍;以及花圈被當局派人移動而引起了小規模衝突.
   四月四日是清明節.從清早起,北京市民從四面八方湧向天安門廣場,累計約有數十萬眾.
   天安門廣場附近的街道,交通幾乎中斷.胸戴白紙花、臂纏喪紗的民眾使整個廣場達到了飽和狀態.致送的花圈,多半署以工廠學校名義.無記名的花圈之上,多半附有猛烈抨擊江青派的字句.
    人民英雄紀念碑四周堆放的花圈高達二十碼.還有勇敢者在群眾中發表演說,言詞激烈.他們對文匯報影射攻擊周恩來等徵兆表示憤怒,聲稱要打倒反對周恩來的人士,還要求警察和軍隊起來保護憲法.也有膽大包天之士爬上國旗旗杆,企圖扯下五星紅旗.
    四月五日,天安門事件發展地最高潮.民眾從和平示威轉變為暴力行動,其導因則是四月四日深夜,警察將數千隻花圈盡行撤走,激動了悲憤交集的群眾.五日清晨,憤怒的人群就從四面八方趕到天安門廣場,突破了由四人幫所控制的工人民兵設置的封鎖線.一小時后便急劇增加到數百萬人,而後以滾雪球方式越集越多,不下十餘萬人;許多人在廣場上來回跑動,包圍了工人民兵.
    民眾與工人民兵由言語不合而發生小規模打鬥,若干名工人民兵的臂章被揪扯下來,拋向天空,許多圍觀群眾鼓掌叫好.停在廣場上的公安車被推翻在地,司機被拖出毆打.江青派大本營清華大學的一名工農兵學員,被狂怒的人們拉到紀念碑下向周恩來亡靈請罪.
    正午時分,一名示威者興奮地說: 「這個場面誰鎮得了,中央沒一個人治得住,他(指毛澤東)要是來了,今天也就回不去了!」
    整個廣場上群情激憤,怒火中燒的群眾不斷尋找發泄的目標.十一時許,人潮湧向天安門廣場東邊的歷史博物館以及廣場東南角鐘樓傍邊的一座解放軍營房,砸開房門,佔了房子.
    人潮里自發地出現了領導者.他們輪流鼓動群眾,並商議成立所謂首都人民悼念總理委員會.有人要求公安部門於數日內釋放因悼念周恩來而被拘捕的群眾,否則將砸爛公安部門.
    十二時三十分,天門廣場上警衛軍人明顯增多.示威者高呼: 「人民子弟兵與人民站在一起!」
    繼后,一輛上海牌小轎車被他們推翻在地點火燃燒.前往滅火的消防隊員被群眾阻隔,一輛消防車被破壞.
    當日下午,憤怒的群眾燒毀了給工人送水送飯的汽車以及公安部門的執勤汽車,一共四輛.
    十七時左右,一個錯誤的消息---悼念周恩來的花圈存放在一個軍隊營房裡---使局面更為狂亂,一座屬於工人民兵指揮部的小樓被搗毀,收音機、被子、床單、衣服、書籍等物品全部被推進火堆,還砸爛了工人民兵的自行車數十輛.現場黑煙衝天,反毛反四人幫的口號此起彼落.
   有人得意洋洋地說: 「這就是群眾的力量.現在誰也管不了,來一個軍也不管用.」
   晚十八時三十分,親四人幫的中共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吳德的錄音在天安門廣場播出,稱:廣場上有壞人搗亂,要求革命群眾離開廣場.
   二十一時三十分,數萬名所謂首都工人民兵、警察、軍人在接到北京市革命委員會的鎮壓令后,從四面包圍了天安門廣場,他們手持大棒,逢人便打,造成了罕有的流血慘案.
   時至今日,在天門廣場事件中死傷及被捕者的確切數字依然不詳.各種說法出入頗大.然而,市民看到,為了清洗廣場的血跡,上百輛洒水車於事後工作了三天.
   天安門廣場暴動事件,是中國大陸人民對十年文革及其發動者毛澤東的直接否定.毛澤東因此而加速走向死亡.
   在天安門事件期間,許多詩詞得以廣泛流傳,其中最著名的是這樣一首---
   欲悲鬧鬼叫,
   我哭豺狼笑,
   瀝血際雄傑,
   揚眉劍出鞘.
   中國已不是過去的中國,
   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
   秦皇的封建社會已一去不返了.
   由毛澤東一手操縱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於四月七日召開緊急會議,根據毛澤東的提議,決定撤消鄧小平黨內外一切職務,保留黨籍,以觀後效;並任命華國鋒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這是中共歷史上前所未有的) 、國務院總理.
   這是毛澤東最後的安排.按照其如意算盤,華國鋒將於他身後成為黨主席.毛澤東親筆寫下「你辦事,我放心」的手諭,將紅色帝國私相授受.
   天安門事件標誌著民眾的從共產主義迷魂曲中的覺醒.儘管其時大多數人所要求的依然是清官政治,但這畢竟較前已前進了大大的一步.
   當代中國的許多事件,往往是古代中國歷史的不規範的重現.春秋時,名將吳起知遇於楚悼王,開罪舊貴族.楚悼王死,舊貴族趁楚悼王辦喪事之機,欲殺吳起;吳起逃入楚王寢宮,眾貴族手持弓矢窮追不捨.吳起自料性命難保,便抱住悼王遺體,亂箭射死了吳起,亦射中悼王遺體.按楚王法令規定,壞王屍者犯滅族之罪.楚悼王之子楚蕭王即位后,追查此案,因壞王屍而被滅族的竟達七十餘家.
   在天安門事件中,成千上萬群眾以周恩來亡靈為護身符,反抗毛澤東及江青四人幫.毛江對他們的血腥鎮壓亦侵害了周恩來的亡靈.半年之後,乾坤倒換,反周成為促成江青派被捕的重要原因之一.
   像毛澤東一樣,周恩來自稱為馬克思主義者,並以此為榮.
   年輕的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說過:」所謂人者,是指人的最高本質,因此,如果在哪些環境人成了受屈辱、被奴役、遭遺棄和被蔑視的東西,那麼這種種環境,都必須摧毀.」
   由毛澤東悍然發動,而由周恩來極力維護的所謂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恰恰是使人受屈辱、被奴役、遭遺棄和被蔑視的最為惡劣大環境.
   周恩來,一座站立在共產主義流沙之上的美崙美奐的墓碑.這座墓碑能否屹立千秋,歷史母親終將做出回答.
   一九八八年炎夏
   寫於美國紐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欄目和文章由作者或專欄管理員整理製作,均不代表博訊立場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數據分析 2021-4-9 06:49
哇,恩來這麼厲害啊!?大姐對這個問題怎樣看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8 00: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