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周恩來評傳 第四章 畢汝諧(作家 紐約)

作者:biruxie  於 2021-3-23 22: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周恩來評傳 第四章 畢汝諧

按:1988年, 畢汝諧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來評傳>>(筆名方里,台灣水牛出版社,
精裝本,列文史叢書第76 種),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從雙重人格角度剖析
周恩來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謙先生的「晚年周恩來」早了十幾年!
   茲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網眾參考. 全文較長,分多次推出.
   
第四章、南昌暴動至長征之前
   中共之所以選擇南昌作為武裝暴動的地點,是因為有多方面的因素可資利用.

   江西是中共的策源地之一,南昌是一座中共群眾基礎較為雄厚的城市.一九二一年
中共成立后,毛澤東、劉少奇、李立三等多次來到江西,深入安源煤礦,煽動工人運動;
中共名人方誌敏等曾在南昌舉辦農民運動講習所;北伐軍進入南昌后,更是出現了
工農運動的高潮.
   一九二六年,朱德奉中共之命來到南昌,擔任國民革命軍第三軍官官教育團團長
兼南昌公安局長.
   中共要人張國燾叛黨后寫了一本「我的回憶」,他說南昌暴動的計劃最初是
由周恩來在中共中央提出的.
   張國燾寫道: 「……周恩來提出一個進取的建議.他覺得與其受人宰割,
不如先發制人.」
   當時,南昌也具備了有利於暴動的軍事條件.駐守南昌的國民黨朱培德部隊,
大部分兵力在吉安、進賢一帶,南昌城內兵力單薄,只有六個團,加上留守機關共一萬餘人.
   周恩來是暴動領導人,所用的頭銜是「前敵委員會書記」.他到南昌后,立即著手工作.
   一九二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在南昌市中心洗馬池的江西大旅社(後來成為暴動的指揮部),
周恩來主持了前敵委員會會議,決定於七月三十日深夜發動暴動.
   駐紮在南昌附近的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軍長賀龍公開表示對蔣介石不滿,
同情中共.當時,賀龍還不是共產黨員,沒有出席前敵委員會會議.事後,
周恩來鄭重地將起義決定通知他,賀龍回答說: 「我完全聽共產黨的話,
黨要我怎樣干我就怎樣干.」
   ---四十年後,賀龍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成為林彪一夥的打擊目標.
周恩來曾把賀龍夫婦接到中南海自己家中保護起來.然而,中南海亦不是世外桃源,
不可久居,周恩來便派人將他們送往山西隱居.不久以後,林彪的親信主持了對賀龍的監管,
對其百般折磨.賀龍終於亡於一九六九年六月九日.死前聽到遠處豬叫聲,欲食一片豬耳朵,
卻不可得. 賀龍被指為「大土匪」、 「大軍閥」,與其有四十年深交的周恩來,
在公開場所對此未置一言---黨性至上;而當賀龍平反后, 周恩來又在追悼儀式上
連鞠七個大躬---人性使然.
   南昌暴動前夕,賀龍率領的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葉挺指揮的第十一軍第二十四師,
加上朱德指揮的第三軍的部分官兵,共三萬多人,實力可觀.
   暴動部隊對國民黨軍隊佔有明顯優勢.
   正當此時,張國燾以臨時中央代表的身份電告周恩來等「暴動要慎重」.而周恩來等人
認為箭已上弦,不發不快,沒有理睬他.
   賀龍被任命為暴動總指揮,葉挺為前敵總指揮,劉伯承為參謀長.
   張國燾趕到了南昌,提出枝節問題,要求延遲暴動.
   周恩來等排除干擾,簽發了暴動命令:
   「我軍為達到解決南昌敵軍的目的,決定於明日四時開始向城內外所駐敵軍進攻,
一舉而殲之!」
   七月三十一日晚九時后,南昌全城戒嚴.口令是「河山統一」.
   暴動前夜,南昌市公安局長朱德宴請若干國民黨高級軍官,飲酒作樂.他們被釘在
豐盛的宴席上,無法分身.
   暴動之前還有一個曲折:第二十軍一個趙姓的副營長向敵告密.為了保持暴動的
突然性,周恩來隨機應變地決定:暴動的時間,提前到八月一日凌晨二時.
   隨機應變的智慧,是周恩來性格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在他所從事的政治鬥爭、
軍事鬥爭及外交活動中,這種智慧不止一次地顯露光華,並在人們心目中樹立起睿智的形象.
   八月一日二時整,三聲清脆的槍聲響起,南昌武裝暴動打響了.
   周恩來以炮兵連為代號,在松柏巷附近的一所學校里親自指揮戰鬥.
   敵對雙方交火五個小時,戰鬥停止,國民黨朱培德的軍隊放下了武器.
   八月一日黎明,中共在軍事上控制南昌.同日,中共在南昌召開中國國民黨
各省區特別市及海外黨部聯席會議.
   中共領導南昌暴動時,仍然打著國民黨的旗號,這是後來中共檢討南昌暴動失敗的
爭論不休的問題,也是毛澤東時代的正統中共黨史羞於承認的事情.
   當天還成立了由二十五人組成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委員包括宋慶齡
(當時不在南昌,不知此事)、周恩來、朱德、賀龍、葉挺、郭沫若(八月四日到南昌)、
惲代英、鄧演達、徐特立、譚平山、何香凝、彭湃等.這個委員會是個政治大拼盤.
   當天還發表了「中央委員會宣言」和「中國共產黨致國民黨革命同志書」,
提出打倒蔣介石等新式軍閥、反對帝國主義、消滅封建勢力、實行土地改革、
擁護工農利益等政治主張.
   在周恩來的主持下,暴動部隊進行了整編.部隊仍然沿用國民革命軍
第二方面軍的番號,賀龍為總指揮,葉挺為前敵總指揮,劉伯承為參謀長,
郭沫若為政治部主任.
   賀龍、劉伯承以及朱德、聶榮臻(任軍黨代表)於中共立國后,被授予元帥軍銜.
   葉挺於一九四六年四月八日因飛機失事不幸身亡.
   ---葉挺有女名葉揚眉.關於她,有這樣一則動人的故事;一九四六年
一月二十九日,周恩來從延安飛往重慶,但由於途中氣象惡劣,飛機只好在西安降落,
滯留了一夜.
   一月三十日上午,周恩來一行重又登上了飛機.這是一架雙引擎的軍用飛機,
可坐十三四人;每個座位都備有一個降落傘包.同機的除周恩來的隨從外,還有年僅
十一歲的葉揚眉.
   飛機起飛不久,便遇到一股強烈的冷氣團,在它的襲擊下,飛機彷彿蒙上一層
厚厚的冰甲,沉甸甸地向下墜落.機長只好一面命令機械師打開艙門,
把行李一件件扔下去,一面讓大家背好降落傘,隨時準備跳傘.
   這時,機艙里傳來小揚眉的哭聲.原來她的座位上沒有傘包,她不知任何是好,
急得哭了.周恩來迅速解下自己的傘包,以最敏捷的動作替小揚眉背上,還安慰她說: 
「小揚眉不要哭,你要像你爸爸那樣勇敢堅強,要與困難和危險做鬥爭.」
   在危急關頭,周恩來把生的希望給了葉揚眉,而把死的威脅留給了自己.
   在某些特定時刻,周恩來具有彌天大勇;然而在另外的特定時刻,比如面對
毛澤東、江青這一對暴君毒后,卻又表現得膽小如鼠---這就是周恩來性格的兩重性.
   南昌暴動是中共的一次偉大勝利,故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節.
   為了保存實力,暴動部隊於八月五日離開南昌南下,冒著烈日酷暑,向廣州地區進發.
暴動部隊一心想打回廣東,而後進行北伐.這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九月下旬,當暴動部隊先後攻佔廣東沿海的潮州、汕頭以後,就被優勢的敵軍
重重包圍了.當時,周恩來、譚平山、葉挺以為,只要握有海港,便可以直接取得
蘇俄的援助.這一幻想在中共幹部中十分普遍,然而卻被無情的現實粉碎了.
   九月三十日,暴動部隊被迫放棄了汕頭.
    這時,周恩來患了疾病,病情嚴重,又兼算計有誤,身心交瘁.經戰友們的強勸,
去香港治療.
    這時,著名的「八七會議」業已召開,中共中央的政治路線和
人事安排均已發生了重大變化.
    這次緊急會議因參加的中央委員不夠數目,代表性不足,本是不合法的,
但是,因產生的決議案十分重要,故後人對違背黨章的種種做法視而不論.
    八七緊急會議在江西九江秘密舉行.瞿秋白在共產國際代表羅明納斯的支持下,
把陳獨秀作為大革命失敗的代罪羔羊,清算以陳獨秀為首的中央領導機構.
    這時,毛澤東雖然僅是候補中央委員,卻也以發動農民暴動之主張顯露頭角.
朱德率領南昌暴動部隊之一部,上了井岡山,與毛澤東率領的秋收暴動部隊會合.
    南昌暴動、秋收暴動和廣州暴動以後,中共創建了紅軍,開闢了多塊農村根據地,
形成地方割據局面.
   而周恩來病癒后,又秘密轉到上海,在國民黨統治區生活、戰鬥了四年之久.
   其時,周恩來受中共中央之命,主持中央軍委中央組織部(特務科)的工作.
   周恩來在上海曾多次主持召集紅軍會議,並領導中央軍委創辦了
軍內刊物「軍事通訊」.
   周恩來極其重視向農村根據地輸送幹部.他除了把原有的許多重要軍事幹部
如賀龍、周逸群、鄧小平、徐向前等分別派赴各地之外,還把一些暴露了身份的幹部
自國統區送往根據地.
   中共的中下級幹部大都是工農出身的老粗,難以勝任工作.周恩來除指示各地
開辦幹部訓練班加以培養外,從一九二九年起,他又與聶榮臻等一起,在上海秘密
主辦了幾期軍事訓練班和黨的幹部訓練班.
   訓練班每期一、二十人,時間一個月左右;除研究國內外形勢、學習中共文件,
還開設黨的建設、軍事工作等課程.周恩來於百忙中不僅親自審定各科教學提綱,
有時還在班上親授課程.這些學員畢業后,大都奔赴各根據地,擔任不同級別的領導人.
   為了溝通中共中央和各根據地的電訊聯絡,幫助各根據地建立電台,周恩來
還指示在上海秘密開辦了幾期無線電報務訓練班,培養專門的技術人才.
   各根據地物質極端匱乏,急需支援.周恩來命令特務科在根據地周圍和
各秘密交通線沿站,以及上海、武漢等大城市開設了許多店鋪,諸如電器公司藥房、
布店、雜貨店和文具店等,將藥品、食鹽、電訊器材、文具紙張等輸入根據地.
   一九二八年六月十八日至七月十日,中共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蘇俄京城
莫斯科召開.周恩來作為主要負責人之一出席了該會,並作了組織問題和軍事問題的報告.
   中共六大以後,李立三因有共產國際的支持,清算了陳獨秀和瞿秋白的錯誤領導,
成為中共中央的實際掌權人.周恩來當選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並擔任中央組織部長.
他在中共黨內的地位得到進一步的鞏固.
   在國統區期間,周恩來為中共創辦了秘密鬥爭所必須的保衛機構中央特委(特務科).
在上海等地建立了秘密工作的網點,開闢了從中共中央到各根據地的秘密交通線;
著手改變了中共在國統區活動方式,實現「機關社會化」;建立了秘密工作的制度和紀律,
以及機要文件檔案的保存、管理辦法.
   周恩來領導的中央特委下設總務(負責布置機關等項技術工作)、情報、
行動(即所謂「打狗隊」,負責營救戰友、懲處叛徒)和無線電通訊等四個科.
   一九二九年八月二十四日,農民暴動領袖彭湃等人因中共叛徒白鑫告密被捕.
當晚,周恩來主持了中央特委緊急會議,決定伏擊刑車,營救戰友.但由於時間過於緊迫,
臨時運抵的槍支都經潤滑油脂塗抹,需用煤油擦凈后才能使用,結果錯失時機.
   八月三十日,彭湃等四人在龍華的國民黨警備司令部被處決.
   周恩來即以中共中央名義,起草了題為「以群眾的革命鬥爭的反革命的屠殺」
的告民眾書,並親自製定了懲處叛徒白鑫的行動方案.
   十月十一日, 特科人員了解到白鑫將於當晚離開住所前往南京時,及時趕到現場,
將白鑫及保鏢等人擊斃.此事曾轟動一時,當局卻始終未能破案.
   彭湃死後,他的母親流落澳門.周恩來表現出人性的一面-----派人幫助老人轉移
到上海,並對原在彭湃身邊的幼子,作了妥善安排.
   ---文化大革命期間,紅衛兵掘了彭湃的墳墓,並將其遺屬多人打死打傷.
周恩來基於黨性,對此未置一言.
   在這期間,周恩來還組織營救過著名中共領導人鄧中夏、惲代英等.惜未能成功.

   一九三一年春,周恩來手下的得力幹將顧順章叛變.
   顧順章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和特務科具體工作的負責人.
他善打善殺,槍法極准,曾多次遵周恩來之命射殺中共叛徒.
   中共六屆四中全會後,顧順章護送張國燾等人去鄂豫皖根據地.
後來,顧順章等人留在武漢,改名「化廣奇」.四月二十五日被捕,
當天叛變,密電南京,要求見面蔣介石.但是,這封電報被中共地下黨員
截留,立即通知周恩來.
   顧順章在中共黨內位居要津,他的叛變對中共秘密組織的安全造成
極大的威脅;在這形勢險惡、時間急迫的突變面前,周恩來再一次表現
出臨危不亂的膽量和智慧.
   周恩來脫離險境后,立即採取了一系列緊急措施:
   一、將中共主要負責人轉移到安全地區;
   二、將顧順章所能偵知的中共幹部全部轉離上海;
   三、審慎而又果斷地處置了顧順章在上海所能利用的重要關係;
   四、廢止顧順章所知道的一切秘密工作方法,由中共各部門負責
實現緊急改變.
   五、將顧順章之親屬八人秘密處決,作為報復.
   這第五項措施委實駭人聽聞,然依照共產黨的階級鬥爭學說,
暴力革命原本就是極其殘酷的.在緊急關頭, 周恩來的黨性壓倒了人性.
   毛澤東有一段著名語錄: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繪畫繡花,
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
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力行動.」(見「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
   ---文化大革命期間,毛澤東的這段語錄曾被廣泛地引用,成為
大規模武鬥以及各種法西斯暴行的理論根據.
   周恩來在其一生中,曾多次策劃處決中共叛徒的行動.一般說來,
並不罪及親屬.唯顧順章地位特殊,情況危急,周恩來於震怒之下,
做出了這不合二十世紀文明之舉.
   在這場保衛中共首腦機關的鬥爭中,周恩來智勇兼備,經過幾個
不眠的晝夜,採取果斷、有效、老辣的手段,迅速地把黨中央機關
穩定下來,使中共中央躲過一劫.
   他為中共立下奇功殊勛.
   一九三一年九月,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作出懸賞通緝周恩來
的決定.十一月,上海的時報、新聞報、申報、時事新報、民國日報等
報刊,連日登出懸賞數萬銀元緝拿周恩來的緊急啟示.然而,當局始終
找不到周恩來的行蹤和下落.
   於是,一九三二年二月,所謂「伍豪等脫離共產黨啟事」出籠,
周恩來的聲譽受到一定程度的玷污,他對此耿耿於心,至死不能釋懷.
   中共中央為了回擊所謂「伍豪等脫離共產黨」啟事,特通過關係
和渠道,找到了在上海開戶營業的法國律師巴和,由他在三月四日
的申報上以醒目的大大字標題,登出了巴和律師代表周少山的「緊要啟事」.
   由於顧氏八口命案鐵證如山,喧騰眾口;周恩來的照片及身世
成了報刊的熱門資料;同時,租界當局在轄區大街小巷貼出布告,
使得周恩來成為婦孺皆知的反派人物;他在上海的活動難以為繼,
故決定離滬進入中共根據地.
   從上海到江西根據地,有一條割不斷的秘密通道.中共在國民黨
統治區設立了許多地下交通站.這些交通站大都是以開設商號和
旅社的合法身份作掩護的.當時,在廣東的汕頭設有富春旅社,
在廣東的大埔設有大同酒家、萬豐布莊等.交通站負責傳遞情報
和文件,護送往來於國共統治區的中共人員,還負責物資的採購和運輸.
   周恩來沿著自己親自指揮、開闢的交通線,前往江西根據地.
   此時,朱德、毛澤東早已會師江西井岡山,將各自所率的殘部
合為一股,人稱朱毛.他們武裝割據,以游擊戰掩護地方暴動,打土豪、
分土地,武裝民眾,建立以蘇俄為藍圖的蘇維埃政權,漸成氣候,成為
中共之中心勢力.如前所述,江西貧窮落後,煽動饑民造反從來不是一件難事.
   中共六大以後,以李立三為代表的立三路線在領導層佔據上風.李立三
是一個才華出眾的大革命家,不過,他的革命氣質太富於浪漫氣質,
缺乏對於時局的深邃的透視力和把握能力.
   立三路線的高潮開始於一九三零年六月,受挫於同年九月.當時,
蔣介石與馮玉祥、閻錫山的大戰爆發,史稱中原大戰.在這場大規模內戰中,
二十餘省被波及,社會秩序蕩然,正是群雄逐鹿的良機.
   一九三零年六月十一日,身為中共當權領袖的李立三,在中共中央政治局
擴大會議上,主持作出有名的六月決議.其要點如下:
   一、世界大革命的高潮已經到來,中國革命有可能掀起世界革命.
   二、國內必須有一個政治總罷工,即可形成全國直接的革命形勢,
進而武裝暴動,建立蘇維埃政權.
   三、決定組織全國中心城市的總暴動,調集各省紅軍進攻中心城市,
爭取革命在一省或幾省首先勝利.
   ---六月決議之精神與後來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有相似之處.
文革初期,毛澤東暢遊長江,誓言帶領全國軍民在大風大浪中前進.
中共要人葉劍英甚至揚言: 「中國已成為世界革命的中心.我們跟著
毛主席,二十幾年必能拿下全世界.」全國上下都沉浸在瘋狂的、
浪漫的、幼稚的革命狂熱之中.
   一九三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晚,中共紅軍攻入長沙,中共黨內以及
共產國際方面一片歡騰.不久,戰局逆轉,紅軍於八月九日退出長沙.同時,
中共在各地的暴動迭遭慘敗,大批黨員幹部枉做犧牲.立三路線以
徹底失敗而告終.
   周恩來是立三路線的主要角色之一.他多次往返於上海和莫斯科
之間,一方面使立三路線與共產國際政策相配合,一方面也為立三路線
的大膽冒進預留餘地.他的深沉老成的謀略,此時又一次派上了用場.
立三路線高潮時,周恩來正在莫斯科,故對立三路線的失敗
不承擔直接責任.
   立三路線失敗后,共產國際派瞿秋白回國清算李立三(翻手為雲,
復手為雨,乃是斯大林及共產國際一班洋大人的拿手好戲);
周恩來偕同歸國.
   毛澤東最初是立三路線的執行者.一九三零年八月一日,他奉命
進攻南昌,北路攻到牛行,南路攻下樟樹鎮后,勒兵不前.后見彭德懷
所率領的紅軍自長沙退出,毛澤東的一軍團急趨瀏陽,與彭德懷的
三軍團合併,稱第一方面軍.再戰長沙,久攻不下,毛澤東知難而退,
遂公開違抗李立三的黨中央命令,擅自撤軍;這是一九三零年九月十三日
發生的事情.毛澤東基本上保存了其手中的軍事力量,予黨內同志以深刻印象.
   ---文化大革命期間,李立三於一九六七年自殺,彭德懷於一九七四年
瘐死,皆非天命.很明顯,毛澤東認為該二人的存在,不利於塑造其一貫正確的
至高至美的形象.
   這時,中共領導層的派系形勢是:
   反對立三路線成為中共黨內的主流,李立三本人已赴莫斯科向
共產國際負荊請罪(他被羈扣異國十幾年,抗戰勝利后,隨蘇俄軍隊回國);
親蘇俄的中共要人王明逐漸崛起,周恩來等見立三路線大勢已去,
便逐漸接近王明派.
   王明(一九零三年至一九七三年),原名陳紹禹,又名韶玉,是中共
黨內新留蘇派的首席代表.
   中共的早期的領導人物,除了陳獨秀、李大釗等少數人因個人
學術地位而受到黨人尊重;瞿秋白、張太雷早年留蘇並在莫斯科入黨;
其餘多數人都或長或短地在蘇聯學習過,形成了舊留蘇派.
   王明派則是由斯大林派所刻意培養、在反對托洛茨基派的鬥爭中,
造就出來的一批中共青年精英.被稱為「二十八個半標準的
布爾什維克(其中一人僅十六歲,故稱之為半).」
   王明本人被斯大林譽為「中國天才的青年政治家.」
   ---文化大革命期間,二十八個半中張聞天(洛甫) 、張琴秋(女)、
陳昌浩等被迫害致死;楊尚昆被整肅后被僥倖活了下來,成為當今
中國大陸的國家元首.
   王明失勢后,於中共七大、八大仍然當選為中央委員,但無實際權力.
一九五六年以治病為名去蘇聯,次年全家亦赴蘇.文化大革命初期,王明以
馬馬維奇的筆名發表了「是文化大革命,還是反革命政變」一文,率先
批判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這一正義之舉,至今沒有得到中共
的公開肯定).一九七三年,王明客死莫斯科.
   中共六屆四中全會於一九三一年一月八日舉行.
   王明派較弱,但是卻有幾個優勢條件:
   一、共產國際,特別是蘇俄大獨裁者斯大林的有力支持.
   二、他們是受過蘇俄嚴格訓練的小組織,能夠發揮團體的力量;
   三、立三路線的主角(包括周恩來),以服從共產國際為理由投向該派.
   王明派玩弄權術,在會議上佔據上風.六屆四中全會選出九人
中央政治局.周恩來當選為政治局委員兼軍事部長,他與擔任政治局委員
兼江蘇省委書記的王明共同掌握大權.
   此時,江蘇省委是中共內部最大的實力派,上海區委受江蘇省委
領導,上海是中國最大工業城市.誰領導上海工人運動,誰就可以領導
全國工人運動.
   周恩來作為政治家的弱點,至此暴露無遺.他顯然無心(並非無力)
捕捉有利時機,奪取中共最高權柄,這一弱點鑄成了其後半生的
不幸命運,也給大陸百姓帶來了無盡苦難.
   中共六屆四中全會後,王明路線統治了在上海的中共中央.
他多次以中共中央的名義向江西根據地中央蘇區發號施令,責備
毛澤東等沒有執行他的進攻路線.
   一九三零年十二月五日,蔣介石以國民政府主席名義發表
「告誤入共產匪黨民眾書」.十二月九日,蔣介石抵達江西南昌,
策定第一次圍剿之作戰計劃.
   魯滌平被任命為陸海空軍總司令南昌行營主任,轄各路兵馬
共四萬四千人.圍剿失敗,第九路軍第十八師長張輝瓚被俘,后被
處決(毛澤東詩詞中有「前頭捉了張輝瓚」這樣的句子.)
   一九三一年二月十日,國民政府軍政部長何應欽兼任南昌行營主任,
發動第二次圍剿.何氏率精兵約十一萬三千人,人數超過紅軍一倍,
火力也佔有絕對優勢,但由於紅軍善於利用山嶽地區地形,採取了將
國軍切斷圍困的反擊戰術,使得第二次圍剿又告失敗.
   一九三一年六月,蔣介石親任總指揮,動員兵力約十三萬人,
由東西兩方面攻向中央蘇區,遭到頑強抵達,亦未獲成功.
   其後,蔣介石於廬山舉行五省清剿會議,制定了「七分政治,
三分軍事」的圍剿方針.
   ---許多年後,蔣介石被共產黨逐往台灣.他又重提「七分政治,
三分軍事」作為反攻大陸的方針,同樣未能奏效.
   一九三二年十月,中共蘇區中央局由周恩來主持召開著名的
「寧都會議」,撤消毛澤東紅一方面軍總政委職務.文革初期,
周恩來稱「這是我一生最大的錯誤和罪惡.」毛澤東對此心懷芥蒂,
終生未釋.
   一九三三年十二月二十日,蔣介石集合五十萬大軍發動第四次圍剿,
仍然未能達到預期之目的.
   從一九三三年十一月起,蔣介石又向中央蘇區發動了第五次圍剿.
他採取了穩步推進的堡壘政策.即不與紅軍直接開火作戰,而在紅軍
據點四周的山頂上設立碉堡,形成一道防線,將紅軍的動靜盡收眼底;

並且嚴守防線,斷絕紅軍的食鹽供給來源.他打算逐漸縮小對中央蘇區的
包圍圈,消滅紅軍主力.
   一九三四年上半年,中央蘇區局勢日益惡化,根據地一天天縮小,
紅軍傷亡一天天增加.而身為中華蘇維埃人民委員會主席的毛澤東
與身為蘇區中央局書記的周恩來因戰術問題發生了對立的分歧.
   毛澤東主張採用持久戰,首先鞏固防線,而後堅壁清野,待國軍攻入
蘇區后誘敵深入,再針對其暴露出來的弱點予以痛擊.
   而周恩來則按照遠在上海的王明制定的軍事路線,提出禦敵於國門
之外的主張.,即不待國軍部署完成,便在蘇區之外將之擊破,以抗拒對方
的包圍戰.
   兩人各執已見,相持不下,乃委共產國際代表裁決.結果,採取周恩來
的主張,準備選擇有利地形,出奇制勝,將國軍各個擊破.

   一九三四年四月,國軍直攻廣昌,雙方浴血激戰十七天,紅軍不敵;
國軍攻下廣昌,中央蘇區的門戶就此被打開了.

   此後,國軍以優勢兵力擊敗紅軍,紅軍全線失利.王明假周恩來之手
推行的軍事路線,終被戰鬥實況所否定.

   毛澤東因而顯得棋高一著,在中共黨內的威望直線上升.
   紅軍在四面楚歌的絕境中,決定突出重圍以求生存.對於反第五次
圍剿的失敗,周恩來難卻重責.毫無疑問,這是他自加入中共以來犯下的
最嚴重的錯誤,使中共在江西經營多年的地盤毀於一旦.

   周恩來心情沉重,日夜忙碌著、籌思著,眼裡網著嚇人的血絲,
身體也消瘦了.

   毛澤東曾經這樣總結這次失敗: 「喪失根據地的最顯著的例子,
是在反對第五次圍剿中喪失了中央根據地.這裡的錯誤是從右傾的
觀點產生的.領導者們畏敵如虎,處處設防,節節抵禦,不敢舉行本來
有利的向敵人後方打去的進攻,也不敢大膽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結果
喪失了整個根據地,使紅軍做了二萬五千里長征.」(見「中國革命的
戰略問題」)

   毛澤東有失有得----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使他丟官后激憤難平;
但就此後中共領導層的演變情形而言,歷史將這個土包子推上了
中共中央第一把手的高位.對毛澤東來說, 第五次反圍剿失敗,
為他奪得中共最高權柄,提供了至為寶貴的阿基米德支點.

   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共中央、蘇維埃中央政府以及紅軍主力
開始了悲壯、艱苦的長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欄目和文章由作者或專欄管理員整理製作,均不代表博訊立場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西部華人 2021-3-24 05:35
周公公是鵝國人派到中國的克格勃特務,不久就奉令打掉溫和的陳獨秀本土派中共,重組以鵝國人為領導的中共。他是克格勃在華最大特務奉令搞黃埔軍校,希特勒支持蔣介石后又奉令發動內戰建立鵝國人屬國,到處燒殺劫掠。在德軍指揮下和德國特務李德的配合下本要全殲黃鵝軍,但蔣介石搞驅虎吞狼趕著黃鵝軍去打割據軍閥,不想毛太祖在遵義發動兵變繳了鵝國人的軍權,從此黃鵝軍被毛太祖改造成本土派中共領導的不拿百姓一針一線的人民子弟兵。加入克格勃就是鵝國人,所以周公公是一仆二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8 06: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