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周恩來評傳 第三章 畢汝諧(作家 紐約)

作者:biruxie  於 2021-3-22 20: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周恩來評傳 第三章 畢汝諧(作家   紐約)

2007年按:1988年, 畢汝諧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來評傳>>(筆名方里,
台灣水牛出版社,精裝本,列文史叢書第76 種),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從
雙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來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謙先生的「晚年周恩來」早了十幾年!
   茲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網眾參考. 全文較長,分多次推出.

   第三章、北伐前後
   中共成立之初,由於黨員人數很少,影響力不大,所以中共必得尋求
中國政治上或軍事上的實力派,作為暫時的同盟者,再徐圖發展.
   根據共產黨人的理論教條 ,馬克思主義者在一定條件之下和一定時期內
,可以參加非共產政黨或所謂聯合政府,與階級敵人暫時合作.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不乏這樣的事例.馬克思本人及其同志在一八四八年
德國革命中,就曾參加過萊茵省所謂資產階級民主同盟會.一九一二年,
列寧說過: 「要想戰勝更強大敵人,最精細地、最留心地、最謹慎地、
最巧妙地……利用各種機會(哪怕是極小的機會)以獲得人數眾多的同盟者,
儘管是暫時的、動搖的、不穩定的、靠不住的、有條件的同盟者.」
(見」共產主義運動及其左派幼稚病」)
   一九二零年七月,列寧在共產國際二次大會上又說:「共產國際在落後的
國家中,有時必須與資產階級民主派暫時妥協或合作,但絕不能與他們混合
,而要保持無產階級運動之獨立性;雖然這種無產階級運動尚在萌芽的形式.」
   因此,在共產黨人看來,暫時的妥協乃是鬥爭的另一種形式.
   第一次國共合作,基於三個主要因素:第一、共產國際的影響力;第二、國民黨
黨魁孫中山對中共的包容;第三、中共初期活動需要較強大的、可資利用的盟友.
   一九二二年五月五日,少年共產國際代表來到廣州,參加中國社會主義
青年團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
   會後,大會代表訪問孫中山,提出國共「聯合陣線」之議. 「聯合」意味著
國共地位平等,遭孫中山拒絕;孫中山對共產黨是取「容」而不「聯」的態度.
   因此,國共黨史對這一段歷史的提法不同.國民黨稱為「容共」,而共產黨
則稱為「第一次國共合作」.
   此後,中共召開杭州會議,共產國際代表馬林根據共產國際的新指示,
作出共產黨員以個人資格參加國民黨的決議.
   在中共看來, 國民黨內部派系林立,矛盾重重,不難加以利用,以達到
瓦解國民黨之目的.
   因而,所謂國共合作,是中共對於孫中山個人的利用,重於對國民黨的合作.
   幾十年來,在中國的政治天空中,國共兩黨猶如正負電極,多次迸發出
驚天動地的閃電雷霆;然而,其間也有數度相對平靜的時期,第一次國共
合作(「容共」)時期便是最早的平靜時期.
   一九二四年九月,周恩來經香港回到廣州.他擔任了中共兩廣區委委員長、
常委兼軍事部長的職務,是年二十六歲.
   其時,廣州是中國政治旋渦的中心.
   一九二四年一月間,國民黨聯共容共與建立黨軍同時進行;籌備
名留青史的黃埔軍官學校,即為建立黨軍的具體步驟之一.
   國共雙方對黃埔軍校都很重視.
   國民黨元老鄒魯說: 「(國民黨)改組期間,有一重大之創設,
即黃埔軍官學校.」中共官方編寫的黨史認為:黃埔軍校的創立,
出自共產國際代表馬林的建議.
   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四日,青年佼佼蔣介石被孫中山任命為黃埔軍校校長.
五月五日,該校開始招生,得學生四百餘人.這些學生中的許多人,日後成為
國共兩黨的軍事精英.五月九日,孫中山加派廖仲愷為黨代表.六月十六日,
黃埔軍校正式開學,其正式名稱具有濃厚的黨派色彩----「中國國民黨
陸軍軍官學校」.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共產黨人周恩來出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兼軍法處長.
   從此,周恩來開始了與蔣介石的漫長交道.國共兩黨的恩恩怨怨,
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他們體現出來的.
   黃埔軍校的政治教官里,有一些共產黨人.而軍事教官則由蘇俄人士
擔任.蘇俄還向該校贈送七大批軍械.黃埔軍校成立后,當地頑劣勢力極為不安.
廣州商團曾以自衛為理由購械練兵,其所運槍械被蔣介石派兵扣留,雙方發生衝突.
孫中山命令蔣介石集中兵力,以黃埔學生為主力,鎮壓商團.根據孫中山的命令,
這支部隊以「蔣介石為指揮,以廖仲愷為監察、譚平山(中共)副之」;結果廣州
商團被一舉繳械,自此黃埔軍校聲威大振,美名遠揚.
   周恩來在黃埔軍校期間,仿效蘇俄紅軍的建軍原則,創建軍隊政治工作制度.
他認為政治工作在軍隊建設中具有特殊的重要意義.
   在周恩來領導下, 黃埔軍校政治部制定了「政治教育大綱草案」,
不僅規定軍校政治課程與軍事課程並重,還規定進行有關「政治學概論」、
「經濟學概論」等內容的考試.
   一九二五年二月,軍閥陳炯明進攻廣州,陰謀推翻廣東國民政府.廣東政府
決定討伐陳炯明.在打擊陳炯明叛亂的東征中,周恩來任東征指揮部政治部主任.
   東征軍的先頭部隊,是一九二四年周恩來從黃埔軍校畢業生中抽調人員
建立的「鐵甲車隊」,由共產黨人擔任正副隊長.
   這次東征,是周恩來發揚政治工作的威力,努力使國民革命軍為中共
所用的一次重要實踐.
   二月二十七日,東征軍攻佔海豐城.三月下旬,陳炯明殘部被趕出廣東,
第一次東征以勝利告終.
   一九二五年九月,周恩來和鄧穎超在廣州結婚.
   鄧穎超祖籍河南,生於廣西.父親早逝,母親是位中醫.雖然她貌不驚人,
卻是堅毅、勇敢、樂觀、有抱負,與周恩來志同道合,志趣相投.
   這對夫婦的美中不足之處,在於沒有子女(「斷子絕孫」是中國人
最惡毒的詛咒).一九二七年 ,鄧穎超因難產失去了即將出世的孩子.
此後,鄧穎超再也沒有生育.
   周氏夫婦都很喜歡孩子.對於那些和他們失去了的嬰兒同年出生的孩子,
更是別有感情.他們收養了一些中共烈士的後代,當今大陸總理李鵬即是其一.
   -----在公開場合,周恩來對於沒有後代持達觀態度.六十年代的一個夏天,
周恩來去鴛鴦蝴蝶派小說家周瘦鵑家作客,周瘦鵑道: 「總理,您沒有孩子,
我的小女兒就送給您吧.」周恩來哈哈大笑道: 「誰說我沒有孩子?
全國兒童都是我的孩子.」
   一九二五年秋,軍閥陳炯明捲土重來,佔領東江一帶.為了統一廣東,
國民革命政府決定進行第二次東征,周恩來被任命為東征軍政治部主任
兼第一軍黨代表.十月四日,東征軍攻克陳炯明王牌部隊據守的惠州城.
   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群眾運動的高潮是發生於一九二五年五月三十日的
上海「五卅運動」(導因為上海日本紗廠槍殺工人顧正紅);軍事運動的高潮
則是蔣介石領導的北伐.
   孫中山於一九二五年三月病逝於北京;其後國民黨左派領袖廖仲愷
遇刺身亡.廣東的政治空氣極為緊張,國共關係出現裂痕.
   廖案以後,中共採取了「擁蔣」政策.不惑之年的蔣介石,意氣風發,
手握精兵,兼得中共政治上的支持.在他的指揮下,東征軍連戰連捷,
擊退了陳炯明的反撲,從而聲望日隆.
   正在這個時候, 「李之龍事件」發生了.
   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日,共產黨人李之龍以海軍局代理局長的地位,
利用中山艦,做出對蔣介石不利的舉動.史稱「廣州事變」 、「李之龍事件」
或「中山艦事件」.此次事變的原因與經過,國共雙方的說法完全不同.
李之龍被捕后又獲釋,黃埔軍校及國民革命軍第一軍中的共產黨人曾被扣押.
事變經過,頗為曲折.周恩來曾當面向蔣介石提出抗議.
   「李之龍事件」后,中共在共產國際的壓力下,對國民黨做出讓步.蔣介石
的領導威望大為提高,國民革命軍北伐的條件也成熟了.
   一九二六年七月一日,國民革命政府發表北伐宣言.七月九日,蔣介石在廣州
誓師北伐,並擔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
   北伐時,國民革命軍約有十萬人,北方軍閥合約四十萬人(吳佩孚、孫傳芳、
張作霖三家).力量對比是一比四.
   蔣介石明智地採取各個擊破的策略,對付北方軍閥.
   北伐的先鋒部隊是著名的葉挺(共產黨人)獨立團.
   北伐軍勢如破竹,勇不可當.一九二六年秋冬之際,浩浩蕩蕩的北伐軍
已經攻克武漢和南昌.
   中共之初,完全照搬城市暴動的十月革命經驗.周恩來肩負中共中央
軍事委員會書記兼中共江浙區委書記的重要職務,秘密潛入上海.其時,
中共策動的上海工人反對北洋軍閥孫傳芳的第一次武裝起義業已失敗,
周恩來受命制定新的武裝起義計劃.
   一九二七年二月十四日,因寡不敵眾,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裝起義又告失敗.
周恩來及時地做了策略上的退卻,保存了中共組織.
   三月下旬,北伐軍抵達上海. 北伐軍在上海附近多次換防,最後換上的是
二十六軍.這個軍是蔣介石收編的軍閥孫傳芳殘部周鳳岐的部隊.
   周恩來認為舉行第三次武裝起義的時機到了,遂以一百五十支破舊槍枝、
三枚炸彈,率眾取得第三次武裝起義的成功.
   而後,周恩來一直留在閘北起義總指揮部整編工人武裝.他組織了一個
有六萬八千的工人糾察隊,用繳獲的五千支槍武裝起來.上海很快便恢復
了正常秩序.
   實幹家周恩來在總指揮部專門設立了訓育部,加強對糾察隊員的
軍事訓練.他還親自教工人練習射擊.
   蘇俄獨裁者斯大林曾說過: 「在中國,是武裝的革命反對武裝的
反革命.」姑且不談所謂革命與所謂反革命的專指對象是否恰當,他至少
指出了這樣一個事實:在中國,決定一切政治紛爭的權威力量是武裝.
   毛澤東也曾說過: 「槍杆子里出政權.」此言雖然與正宗馬克思主義
不合(馬克思本人多次談及由資本主義社會和平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
可能性),卻是毛澤東自斬蛇造反到入主紫禁城的半生經歷的最好總結.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勝利的當天,北伐軍白崇禧部隊不費一槍一彈
開進上海,受到民眾強烈歡迎.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是國共兩黨決裂的黑色日子.對此,國共雙方
各執一詞,說法完全對立.
   筆者認為,由於國共本非同路人,其決裂乃是必然之事.一九二七年春,
由於北伐軍節節挺進,兩黨皆抓緊時機擴充本黨勢力,以便在打倒北洋軍閥
以後的中國政治舞台上,佔據更有利的地位.因此,國共兩黨的分家已不可
避免.由於共產黨的力量遠遜於國民黨,故首先以武力啟釁者似應是後者.
至於導火線,則是無關緊要的細節.
   上海這個國際都市理所當然是國共兩黨必爭之地. 「四一二」事件
發生於上海,並非偶然.
   三月底,以白崇禧、周鳳岐為正副司令的「淞滬戒嚴司令部」成立,
命令禁止工人集合、罷工、遊行,限制工人糾察隊的活動.
   工人糾察隊總指揮為顧順章;他是一名老粗出身的神槍手、業餘魔術師;
曾充當蘇俄顧問鮑羅廷的私人衛士.
   ---國共決裂后,顧順章被捕,背叛了中共向國民黨投降,並出賣了
中共首腦機關及地下工作人員.結果他的家屬多人被周恩來指派的中共
特別武裝組織所殺.一人有罪,全家問斬,這種報復未免過於殘忍.許多人
對周恩來大加指責.其實,此事正是周恩來的鐵血黨性的正常體現.在他的
心目中, 「(中國共產)黨高於一切」,當黨組織及忠貞黨員遭遇危險時,
只能將人情和人道主義棄置一傍.
   在周恩來身上, 「黨性」和「人性」是兩個輪流坐莊的主宰者.
「黨性」為正、「人性」副之;兩者之間於不同時期、不同環境的此消彼長
的鬥爭,貫穿了周氏的一生.
   周恩來對於嚴峻的政治形勢有著清醒的認識.周恩來派人聯絡周鳳岐,
爭取該部與中共的工人糾察隊合作.但是周鳳岐愛錢如命,開口便索要五十萬
軍餉,雙方自然談不攏.
   四月六日,蔣介石派人敲羅打鼓地給上海總工會和工人糾察隊送來一面
寫有「共同奮鬥」字樣的錦旗,以示敬意.
   這時,敏感多智的周恩來,已預感到一場不尋常事變即將來臨.他
深諳「月暈知風,礎潤知雨」這一古之明訓,遂令各路糾察隊通宵值班,
加緊訓練和戒備.

   各工人糾察隊接到他的命令后,立即作了應急的準備.上海總工會所在地
湖州會館和閘北工人糾察隊所在地,還在屋頂和平台上架起了機槍.

   四月九日,上海戒嚴令發布,白崇禧被任命為戒嚴司令.四月十二日凌晨
二時,上海戒嚴司令白崇禧指揮第二十六軍開始行動,對工人糾察隊進行
血腥鎮壓.

   次日,上海工人在周恩來等領導下,舉行總罷工,罷工者達二十萬人
以上.當天下午,總工會在閘北青雲路召開群眾大會,有六萬多人參加.
會後,冒雨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周恩來、趙世炎等參加了閘北的
群眾大會和示威遊行.

   當遊行隊伍行至寶山路三德里附近時,遭到埋伏多時的第二十六軍
的機槍掃射;屍橫滿街,血流遍地.

   蔣介石先發制人的「清黨」運動就此展開.搜查、逮捕、暗殺之風
迅速擴及全國.無數中共黨員和左傾工人死於非命.

   蔣介石還發出了通緝令,懸賞八萬大洋買周恩來的頭顱.
   好漢不吃眼前虧. 「四一二事變」后的第三天下午,周恩來秘密登上
了駛往武漢的輪船,離開了血雨腥風的上海.

   這次大規模流血事變震撼中外,同時,也在周恩來心中留下了永難抹滅
的傷痕.儘管他對於中國政治的殘酷性早已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卻仍不免為
目睹的流血場面而有所震動.從此,周恩來對敵對勢力的戒懼之心增強了百倍.

   ----一九六九年十月十八日,處於敵對狀態的中國大陸和蘇俄政府,
派出副外長級代表在北京舉行關於邊界問題的談判.是日,整個中國大陸
處於一級戰備狀態.周恩來協同毛澤東做出的這一決定,顯然與當年
「四一二事變」給他們造成的心理影響不無關係.政治巨人其實也和常人
一樣,習慣於慘痛的往事回憶中,引申出對未來事物的預測.

   四月十六日,周恩來等致電中共中央,建議組織武裝力量討蔣.但是,
中共中央的多數決策者都反對這一建議.

   四月二十七日至五月九日,中共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武漢舉行.出席
代表八十人,代表黨員五萬七千九百多人.

   大會接受了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第七次擴大會議提出的關於中國革命
問題的決議案.

   陳獨秀被指責為犯了忽略同資產階級爭奪革命領導權的右傾錯誤,
致使突然事變發生后,中共無法組織更有力量的反擊.

   陳獨秀從此在中共高層失勢.實踐證明,他只是一位優秀的啟蒙學者、
大學教授,卻沒有能力充任中共的最高領袖.

   在中國,最早提出武裝鬥爭的不是毛澤東,而是陳獨秀.他在發表於
一九二六年的「革命與武力」這篇文章中指出: 「任何國家任何性質的革命,
都非有武力不行……革命是不能沒有武力的.」

   然而陳獨秀畢竟是一個學究,不通行伍之事,不諳權謀術數及厚黑學.
「四一二事變」前,四月五日,陳獨秀與國民黨要人汪精衛聯名發表了
「汪陳聯合宣言」,稱「國民黨絕無驅逐友黨,摧殘工會之事」云云,足見其
政治上的昏庸.如此領袖,只能遭到無情淘汰.

   在這次大會上,周恩來首次當選為中共中央委員,成為中共領導層的一分子.
   一九二七年七月十五日,汪精衛在武漢亦宣布反共.中共的處境進一步惡化.
中共五大選出的總書記陳獨秀,顯然無力擔當這一重任.

   中共誕生后,以共產國際的遠東支部自命,由於蘇俄共產黨及共產國際
內部派系鬥爭十分激烈,故免不了被動地牽了進去.

   蘇俄及共產國際的一些「欽差大臣」,各有其不同的背景和靠山,他們
發出不同的號令,使得中共首領不知所從.

   這時候,俄共內部,由於斯大林與托洛茨基的權力鬥爭鬧得不亦樂乎,
影響到蘇俄駐華顧問團產生分歧.中共中央領導層因領導策略問題,
也難以產生一致意見.

   其時,共產國際對陳獨秀極為看重,卻又認為陳氏書生氣太重,
難當大任.斯大林先後看重過瞿秋白、李立三、周恩來、王明等人,
獨獨排斥沒有留洋背景的土共.

   中共中央成立了有周恩來參加的「五人小組」---臨時中央常務
委員會.並決定在江西省南昌市發動武裝暴動.

   早期的共產黨員,留歐留俄留日的都有強烈的優越感,土生土長的
中共黨員如毛澤東等則受到歧視.但是毛澤東確系一世之雄,他在中共黨內
與真假洋鬼子苦戰多年,終於將最高領導權牢牢掌握在手中.---這是后話.

   一九四五年,毛澤東談及第一次國共合作及國民黨清共時說:「但是,
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並沒有被嚇倒,被征服,被殺絕.他們從地下爬起來,
檫乾淨身上的血跡,掩埋好同伴的屍首,他們又繼續戰鬥了.」(「論聯合政府」)

   這一段話完全適用於此時的周恩來.疾風知勁草.上海大屠殺記憶猶新
.周恩來的許多親密戰友和同事都已成為新鬼.其中包括趙世炎和羅亦農.

   周恩來以驚人的膽略和勇氣面對如此突變,轉換地點,重新戰鬥.
   由於他在上海工人武裝暴動中表現出卓越的組織能力,從而名揚中外;
一時間, 「周恩來」這三個字成了武裝暴動的同義語.

   告別上海,復又告別武漢,敗而不餒的周恩來把目光投向南昌,
他將在那裡導演一場轟轟烈烈的短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欄目和文章由作者或專欄管理員整理製作,均不代表博訊立場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5 20: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