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讀書63——《晚清七十年》正趕上航母下水(下)

作者:病枕軛  於 2017-5-14 05: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諏議隨想|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6評論

關鍵詞:航母下水

                                                                                                                                                         

著聊唐德剛先生和《晚清七十年》。

 

十清初的康雍二朝實是中國歷史上空前絕後的盛世。說法隱隱早有所聞。試將今日牛皮糖「宇宙盛世」與大清康熙、雍正二朝作個全方位比較,孰清孰明、孰重孰輕看官們恐怕心知肚明。

十一(十九世紀)當時的傳教士也不是像當年的耶穌會士(指的是十七十八世紀來中國的傳教士)那麼經過教廷選拔而為宗教獻身的聖徒。他們很多都是《聖經》之外別無所知的神職人員;有許多更是由鄉曲小教堂籌款,把他們送到海外的落後地區傳教的。因此他們一開始,就有不可一世的種族的和文化的優越感,認為他們傳教的對象是一種遍身罪惡、滿身傳染病而無文化的異端。這種異端蠻族也只有信上帝,全盤基督化,才能「得救」。利瑪竇和南若望有根本區別的!不同的時間起源和目的也不相同。帶來的影響南轅北轍。是不是呢?

十二儒徒、佛徒比較阿Q。 咯咯復咯咯。

十三我國近百年余年的動亂,是一種歷史上社會「轉型」的現象。唐先生的「膏藥」。兜售叫賣是他的事,受用不受用,妥帖不妥帖,諸君請詳加自辨。

十四假如鬼神之說真有可信,以數千枉死冤魂,在耶穌之側、上帝之前,與在曹州殉道的兩位神父的幽靈,同時出現,互控冤情,在此情況之下,上帝和耶穌又何擇何從呢?這個十分搞笑。相信鬼神的朋友,嫌惡請嫌惡唐先生,圍攻請圍攻唐先生。笑。

十五江蘇糧道「羅嘉傑」向榮祿告密。又一個默默無聞的小人物改變歷史進程明證!羅某人的消息讓一貫做事留有餘地的慈禧太後方寸大亂,歇斯底里狂性打發,跟上一句張懷芝請示榮祿向使館開炮時榮回復的名句——榮祿纏他不過,乃支吾其辭說:「橫豎炮聲一響,裡邊(宮裡邊)是聽的見的。」我心底湧起大股悲哀:中華的事兒,總是沸沸揚揚於前荒經走板於後,認真了,成不了事,早晚落得個身首異處的下場。兜著底兒,你,老佛爺那兒,都好!皆大歡喜得過且過,何樂而不為呢?

十六李秉衡是我們中國近代史上,大敵當前而臨難不苟免的極少數民族英雄之一。「寄語路人休掩鼻,活人不及死人香!」秉衡應該是名垂青史的!洋人後來把他列為「戰犯」;我們歷史家應該承認他是民族英雄。嗚呼!老天爺呀!我上中學那會書上大書特書的英雄是腸破肚爛馬前陣亡的淮軍舊將聶士成;率眾圍攻天津紫竹園租界的義和團大哥張德成、曹福田;土匪頭子甘軍統領董福祥——除了聶提督有的商量,其他的都是亂臣賊子啊!

十七三毛(毛三代)則是生在一個「社會強於國家」的傳統里,所以他們只許資本家搞錢,而不讓政客攬權。——「最好的政府就是最不管事的政府」……大清臣民只要多穿一條洋布褲子,就可保證他們紡織工人一輩子不會失業。你們小班超佔領一兩個彈丸之地的「三沙」,徒具惡名,有個屁用!「真理」!絕對的真理!!今天的毛三代正巧如是說,正巧如是做!高超的唐寧街外交!嗚哇!!不同的事上文「洋」字換了「美國」——馬雲不剛從美帝那兒馬不停蹄兜了一圈回來?

十八弱國未必無外交。哼哼。

十九《天演論》里的「天賦人權」者,天生吾民,與生俱來,不可剝奪之「人的權利」(human right)也。毛公所說「我們這些人的權是天賦的嗎?」這個「權」則是毛氏和他的大小幹部們所掌握的生殺予奪之「權力」(power)也——分不清這個現代文明的基本概念,而欲天下澄清,完成從帝制向民治的政治轉型,那就是緣木求魚了。唐先生的意思很清楚不用狗尾續貂了吧。

二十暴君之作惡,亦宰相諳弱之過也。毛、周是不是如此?

二十一孫文曾把啟蒙時代的中國知識分子分為三等,曰: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不知不覺。

以上言論正趕上甲午海戰硝煙散盡一百一十九年後中國自主的航空母艦下水之季。想起當年喪生大東溝外的一千多名大清將士我不禁淚如雨下,今天又一支什麼勞什子「水師」儼然成軍了;又一群天朝的虎狼之師秣兵歷馬自恃而待了;喟嘆那些長眠海底的水師冤魂們,你們的屍骨,都還好么?

摘抄一部分「勸降信」以撫慰枉死者的在天之靈吧。

大日本海軍總司令官中將伊東祐亨,致書與大清國水師提督丁軍門汝昌麾下:

時局之變,仆與閣下從事於疆場,抑何不幸之甚也?然今日之事,國事也,非私仇也;則仆與閣下友誼之溫,今猶如昨,仆之此書豈徒為勸降清國提督而作哉?大凡天下事,當局者迷,旁觀者審。……清國海陸二軍,連戰連北之因,苟能虛心平氣以察之,不難立睹其致敗之由。以閣下之英明,固已知之審矣。至清國而有今日之敗者,固非君相一己之罪,蓋其墨守常經不諳通變之所由致也。夫取士必由考試,考試必由文藝,於是乎執政之大臣,當道之達憲,必由文藝以相陛擢;文藝乃為顯榮之階梯耳,其足濟夫實效?當今之時,猶如古昔,隨亦不美,然使清國果能獨立孤往,無能行於今日乎?前三十載,我日本之國事,遭若何之辛酸,厥能免於垂危者,度閣下之所深悉也。當此之時,我國實以急去舊治,因時制宜,更張新政,以為國可存立之一大要因。今貴國亦不可以不去舊謀為當務之急,亟從更張。苟其遵之,則國可相安;不然,豈能免於敗亡之數乎?與我日本相戰,其比至於敗(亡)之局,殆不待龜卜而已定之久矣……

伊東此函作於光緒二十一年陽曆一月二十三日。十天之後(二月十二日),丁汝昌就自殺了。

(全文完)


北洋水師旗艦——定遠艦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7-5-14 08:00
歷史的巧合,晚清亡於慈禧垂簾聽政,而中共恰恰落入同樣的歷史結局。如果江再活10年,我覺得中共的壽命也差不多了。從江的身體看,是很有可能的
回復 病枕軛 2017-5-14 09:27
法道濟: 歷史的巧合,晚清亡於慈禧垂簾聽政,而中共恰恰落入同樣的歷史結局。如果江再活10年,我覺得中共的壽命也差不多了。從江的身體看,是很有可能的
確實悲哀。中國的政治制度一百年了,還在原地打轉。兔死狗烹、假途滅虢忙個不亦樂乎!悲夫,何時中國能成為一個現代正常的國家呢?
回復 法道濟 2017-5-14 10:57
病枕軛: 確實悲哀。中國的政治制度一百年了,還在原地打轉。兔死狗烹、假途滅虢忙個不亦樂乎!悲夫,何時中國能成為一個現代正常的國家呢?
總覺得中華民族還有大霉運,這個黨太厲害了,不死個千把萬,誰能奈何他們?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5-14 11:04
百年中國,原地打轉,是誰之過?是中華傳統之過乎?是蘇俄列寧斯大林惡政流淫之過乎?煌煌事實俱在,何於傳統責之如此苛厲,而於蘇俄之罪避之如此輕巧耶?枕軛兄讀書得間,洞見燭照,心中自有定論。
回復 病枕軛 2017-5-14 22:11
法道濟: 總覺得中華民族還有大霉運,這個黨太厲害了,不死個千把萬,誰能奈何他們?
也許是冥冥中的宿命。中國的歷史,尤其是政治史的轉變,總是伴隨著數不清的弔詭和數不清的人頭落地。今天會不會故態重演呢,的確令人揪心
回復 病枕軛 2017-5-15 23:33
徐福男兒: 百年中國,原地打轉,是誰之過?是中華傳統之過乎?是蘇俄列寧斯大林惡政流淫之過乎?煌煌事實俱在,何於傳統責之如此苛厲,而於蘇俄之罪避之如此輕巧耶?枕軛兄
俄毒影響之惡劣。不但往日,今日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究其緣由,一言難盡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22: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