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曹(小小說)

作者:病枕軛  於 2015-2-24 01: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1評論


 

多年未踏上故鄉的土地,剛下飛機那會我激動的耳熱心跳話都多了三分。母親見著兒子難掩內心的欣喜,引起手倆人院子里溜達,迎面碰上鄰居老曹和他的二閨女:

 

「快看看,是誰呀!」

 

二閨女示意父親面向我站立的方向說話。老曹佝僂身子一雙迷糊黏連的泡泡眼踅摸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找著我站的大致方位。乾癟的雙頰、嘴唇……站在那兒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英雄老矣!一股苦澀粘稠湧起在我心頭。人啊,都熬不過一個老字。

 

中年的老曹不算漂亮。細高一副身板挑著顆卜卜冷冷的大腦袋瓜子,架勢讓人想起蘆葦盪光禿禿的白蠟根桿上隨風搖擺的絨毛球頭。滿臉皺紋擠一堆兒誰見了都猜錯他的年齡。窩囊的外表後面是光榮的革命史:老曹是一位一九三八年四月入伍地地道道的老八路軍人。文革時院子的頭頭都沒幾個能與他的資歷比肩,很快他給提拔成一個部門的領導,可惜沒過多久,大概在我的開襠褲封合成囫圇免襠的時候,遭到免職處分開始閑賦在家。

 

后逢著大雪滿天的日子,總能看見敞胸露懷的老曹晃晃噹噹從我家門口經過。幾步一響的飽嗝當中滷汁豬頭肉、蘸醋大蒜加上劣質燒酒的混合氣味迎面而來。興緻好的時候,站雪地,故鄉的小曲伊伊啊啊他一個人唱個不停,走了調的詞讓北風一激,由孤寂的屋角劃過,檐上停停,兜頭回來,滯在乾冷的空氣里,久久,不肯散開。

 

「媽了個巴子的……」

 

印象是老曹罵人。有一回咣當一下子,聽響我跑過去抓住門框向外望,正看見老曹氣咻咻摔了門出來,『又跟老婆干仗啦?』那時的老曹沒人敢惹,也沒人願意搭理,可沒人敢惹的老曹在家最怕老婆。

 

「媽了個巴子的,那是人待的地方么?……」悶在旮旯冷不丁他拋出一句。

 

多年之後我才弄清楚:文革中各式各樣的群眾大會沒完沒了。某一日某會正歡,不知那兒蹦出來一混蛋指著主席台上的老曹揭發:說他戰鬥中貪生怕死臨陣脫逃過。這下炸了鍋!批判的矛頭齊刷刷轉向老曹。老曹一聽就急了,跳起來拍著桌子跟台下那人對罵,罵的就上面這句。會是沒法再開了。不久,老曹給免了職。

 

原來老曹五零年代上過朝鮮戰場。當時是中國人民志願軍一個排長,手底操著四十多號人的性命。有一次戰鬥中國軍隊據守的山頭陣地遭到聯合國軍的猛烈炮擊,上面的人很快打光了。團副命令一個排上去增援,二十分鐘不到,沒一個活著下來。又一個排上去繼續增援,半小時后又拼光了。只有兩個重傷號事後抬了下來。團副殺紅了眼,叫老曹繼續上。那會老曹冷汗加熱尿連棉褲底兒都泡透了——就是堅決不執行命令!幾經僵持團副拔出手槍頂在老曹的腦殼上吼叫:如果不服從命令就斃了他!實在沒法老曹只得帶著兄弟們上去。不過他多長了個心眼,遠遠拉開距離溜在隊伍的最後邊。整排人還未登上山頭進入陣地,半道就遭到迅猛的炮襲,老曹屁滾尿流、連滾帶爬拚命往回跑,好歹算撿回一條性命。其他弟兄,全倒在半道的山腰上。

 

當年我一光屁股小孩兒,老曹面目猙獰破口大罵的樣子,印在腦海中變成無法抹去的記憶,今日此地再見,想起的,仍是那雙帶血圓睜的,眼睛。

 


高興

感動
3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1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5-2-24 01:52
花送給老病,對老曹,還真不知送什麼好?恐怕自己也會溜號!
回復 sousuo 2015-2-24 03:55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2-24 03:59
我父親的老友,文革一直被斗,因為他當紅軍被俘,給白軍下跪求饒過。當時他才15歲。
回復 秋天的雲 2015-2-24 05:09
怕死是人的天性,不奇怪。俺女兒的老爸79年越戰時在軍需部當個小排長,第一次押送軍需物資到越南還不知道厲害,無所謂的就去了,第二次心裡打鼓了,第三次叫去就發脾氣了~~~~~還是害怕。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5-2-24 06:01
秋天的雲: 怕死是人的天性,不奇怪。俺女兒的老爸79年越戰時在軍需部當個小排長,第一次押送軍需物資到越南還不知道厲害,無所謂的就去了,第二次心裡打鼓了,第三次叫去就
俺女兒的老爸?
回復 trunkzhao 2015-2-24 07:56
fanlaifuqu: 花送給老病,對老曹,還真不知送什麼好?恐怕自己也會溜號!
咱爺倆一個德行。
回復 病枕軛 2015-2-24 08:52
fanlaifuqu: 花送給老病,對老曹,還真不知送什麼好?恐怕自己也會溜號!
     老革命允許溜號   
回復 病枕軛 2015-2-24 08:52
sousuo:   
    
回復 病枕軛 2015-2-24 08:53
秋收冬藏: 我父親的老友,文革一直被斗,因為他當紅軍被俘,給白軍下跪求饒過。當時他才15歲。
   是啊,真實的人最重要,政治生活最。。
回復 病枕軛 2015-2-24 08:54
秋天的雲: 怕死是人的天性,不奇怪。俺女兒的老爸79年越戰時在軍需部當個小排長,第一次押送軍需物資到越南還不知道厲害,無所謂的就去了,第二次心裡打鼓了,第三次叫去就
對呀,人天生有恐懼感的,不是電影上那樣
回復 病枕軛 2015-2-24 08:55
trunkzhao: 咱爺倆一個德行。
       大樹油麥
回復 bashanyue 2015-2-24 09:47
我中學一個同學的父親,是志願軍中屈指可數的特等功臣。一個連,除重傷員外,只剩他一人,陣地楞是沒丟。他父親講,只因殺紅了眼,早已不知害怕為何物。戰鬥後由戰士直升連長。戰後部隊領導問他有何打算,他只想回家結婚種田。但兩三年後,在農村感覺不好,又向原部隊領導提出想進城工作。領導還很仁義,把他從農村調到省直機關當協理員,由於沒文化,他到退休時仍是協理員。他個了較矮,人很豁達,一點也看不出是當年的特等戰鬥英雄。大隱隱於市!
回復 秋天的雲 2015-2-24 11:53
北京的大平: 俺女兒的老爸?
是呀,不明白?
回復 越湖 2015-2-24 12:56
生動。
回復 yulinw 2015-2-24 17:40
   小孩子的噩夢~~
回復 病枕軛 2015-2-24 23:17
bashanyue: 我中學一個同學的父親,是志願軍中屈指可數的特等功臣。一個連,除重傷員外,只剩他一人,陣地楞是沒丟。他父親講,只因殺紅了眼,早已不知害怕為何物。戰鬥後由
今天看「特級戰鬥英雄」也罷「特級功臣」也罷全都沒有得到相應的褒獎。人們在迅速遺忘那場戰爭。對於拋家棄子作出巨大犧牲的中國大眾而言,當時埋怨毛,今天的政府希望他們儘快忘掉一切,跟沒發生一樣,沒有對錯,更沒有人會主動站出來承擔責任,這個社會是得了健忘症近乎腦癱的一群。
回復 病枕軛 2015-2-24 23:17
越湖: 生動。
  
回復 病枕軛 2015-2-24 23:18
yulinw:    小孩子的噩夢~~
也許這就是「記憶」吧
回復 心隨風舞 2015-2-26 11:39
一晃眼,以為作者是莫言涅~~~
回復 病枕軛 2015-3-2 10:06
心隨風舞: 一晃眼,以為作者是莫言涅~~~
舞兒上班辛苦。俺再發一篇道勞。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2: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