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權在烈日下的倒影(小說連載十九)

作者:病枕軛  於 2014-11-15 12: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2評論

關鍵詞:小說, 連載



兩個月後一個下午醫院來電話,老周不行了,叫去見最後一面。大權得信跳上吉普車往過趕。周啊周,年紀輕輕的……?丟下老婆孩子咋辦啊?肝癌晚期引發的腹腔積水讓腹部隆起有臉盆大。早晚各需抽液一次。站在備受煎熬的老周面前大權竭力控制住情緒:

 

「周啊,好么?」

睜開眼搜索了好一陣,幽幽的目光落在大權的臉上:「哦……」

「周啊,能聽到我說話么?放心啊,什麼都不要想……」

「噢……」遊走在冥界的邊緣老周似乎在掙扎,又像在努力尋找,突然間瞳孔放出一股異乎尋常的光華,聚集起全身的氣力蠕動著嘴唇想說話,兩人眼神一碰,嘩一下,光,消失了。

 

「嘿——嘿——」額頭滲出的汗水順著眉角滑過顴骨滴在地上。如果能從土壤里刨生活,世世代代摸慣鋤把的手又怎會摸起槍呢?生命泯滅一霎那感知是如此強烈,生與死的鏡像吞噬著人的全部心靈情感,大權心潮起伏如鯁在喉,周,你到底想說些什麼呢?

 

「老吳……」聽見有人喊大權停下鋤頭直起身。

「老吳……」曹寶樹的妻子王玉琴哭哭啼啼跑了來。

 

大事不好!解放出事了!

 

解放是老曹的大兒子。生的濃眉大眼骨骼寬大。打小沒心思讀書,沒受過什麼教育,十九歲的曹解放名義在下鄉實際多半賴在家裡。無所事事滿世界遊逛很快的他與社會閑雜攪合在一起。後勤部部長的位子一直空缺,副部長曹寶樹代理工作快十三年了。父親忙於工作,母親管不住恣意胡為的兒子,放任自流終於捅出了大簍子。

 

扭自行車鈴鐺倒賣給修車鋪換上塊把錢,擼幾件晾衣繩上的衣裳跟老農倒騰些雞蛋,此一類勾當解放根本不屑一為。精力旺盛的他只對一件事感興趣:女人。跟母羊屁股後面嗅來嗅去咩咩發情的碎羊崽似的,大奶子的異性打眼前一過,眼珠子發藍喉嚨發緊,曹解放恨不得衝上去剝了凸凹女人的衣裳辦上個幾百回。可有一樣他心裡非常清楚:不能胡來!否則吃不了兜著走!饑渴難耐被逼無奈解放只得在認識的女人身上打主意。與社會上的女人交往請吃冰棍,泡泡糖拿不出手。下館子?倒想,可錢從哪兒來呢?偷蒙拐騙不想碰,只有出把子力氣了。煤站掄大鎚一天能掙一兩塊,修公路的工地砸磚頭運氣好的話一天也能掙塊兒八毛。可一頓飯怎麼也得一塊兩塊,千辛萬苦掙下的幾塊錢還不夠搓第二頓的。最可氣的是,飯吃了,別說打奔兒,連手都沒撈著摸一下。藍眼球起紅線解放只得在家裡的什物上動心思。老曹是後勤部的頭兒,家裡煙酒不缺。解放就順他爸的過癮。酒,開瓶新酒用小瓶倒出一兩半兩再兌回去幾錢涼水,不能多也不能少,多了沖淡酒的香味,少了不濟事。煙,一天不超過兩根。偷食煙酒被母親發覺告訴了父親。為這事解放沒少挨他爸的鞋底子。再苦再痛再磨纏也得忍,誰讓火燒火燎的皮肉底下裝著一顆嘭嘭作響的淫心吶!

 

半斤雜拌酒加上十幾根牡丹鳳凰解放覺著順氣多了。一日大白天招呼倆閑人約上半生不熟幾個女子,趁沒人扎在一處民居搞聚會。打情罵俏嬉笑調弄過後,解放拿出珍藏的煙酒給哥姐們開葷。煙咂了沒幾口,酒剛打濕嘴唇,猴急白眼的曹解放壯起色膽瞄準一女子上前起膩,拉拉扯扯正把持不定,房門被一腳踹開,幾個民警外加一大堆鄰居沖了進來,跳窗戶都來不及,哥們姐們束手就擒給銬回了派出所。

 

聽完王玉琴斷斷續續的哭訴大權腦袋嗡的一下子:撈人也不是第一次。本就是他作科長的責任。問題是派出所!出事地點在市區航校鞭長莫及,具體分管的分局局長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安慰王玉琴幾句叫她先回去休息,撂下鋤頭連忙來找老包老何,三人一商量覺著情況不妙,第二天一大早跟候副校長請示之後大權老包直撲派出所,未停穩倆人已經跳下了車,一抬眼,瞧見門邊白底黑漆幾個小字大權簡直哭笑不得——曹解放栽在解放路派出所】——連名字都犯重,這小子真夠混蛋的。

 

派出所的白所長倒是和顏悅色,介紹完案情讓二人見了解放一面。大權老包感謝之餘向所長明確暗示:希望能從輕發落幾個孩子。白所長聽了沒說什麼。兩人隨即返回航校向候尚真作了彙報。老候不敢怠慢,當天就通過市局領導找到分管派出所的副局長,電話里候副校長很謙卑,又是道歉沒有教育好孩子,又是表示願意積極配合清理案情,當然了,還是希望派出所能網開一面饒過曹解放。放下電話大傢伙算是鬆了一口氣。

 

曹寶樹是航校的老臣子。對大權、老包、老何有提拔重用之恩。與候尚真合作也算默契得當。孩子不懂事出一些亂七八糟的事眾人看在眼裡急在心上,這男男女女的事可大可小,弄不好小變大會牽連到老曹,幾個人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小心應對,大權老候隔上幾天就給派出所所長、分局局長直至市局局長打電話,希望探出點口風好事到臨頭有個餘地迴旋,對方卻一再閃爍其詞,答覆是案子已經上報市局,具體處理要等待市裡的意見才能定。

 

曹解放的案子稀稀拉拉拖了十幾天,眼看就是五月頭了,仍未得到明確的答覆。航校的人原本少許平靜的心情又變得焦躁複雜起來。候尚真帶著大權老包親自拜望了市裡一位熟悉的領導,希望他能出面過話給分管警察局的副市長。可惜呀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等待曹氏父子的,將是一場目瞪口呆的精神肉體大車裂。

 

(未完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2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4-11-15 21:40
真心揪!
回復 嘻哈:) 2014-11-16 00:33
院子里的故事,很親切。我也是大院里長大的,回頭也是有些故事的。說起肝癌,想起朋友講的我們高中一位出色的足腳也是肝癌去世的。出色的足腳比我高2屆,差點進專業隊。大學學的紡織類專業,畢業后一直在紡織廠工作,後來那廠不景氣。。。聽說他肝癌晚期時痛得把床頭、床頭櫃指甲劃出深深的印,就是捨不得花錢上醫院,因為女兒還小,得把錢留著女兒上大學 。。。
回復 秋收冬藏 2014-11-16 09:33
嘻哈:): 院子里的故事,很親切。我也是大院里長大的,回頭也是有些故事的。說起肝癌,想起朋友講的我們高中一位出色的足腳也是肝癌去世的。出色的足腳比我高2屆,差點進
  
回復 心隨風舞 2014-11-16 12:59
等下文兒吧~~~
回復 yulinw 2014-11-16 13:17
   10年以後看霧霾的結果吧~
回復 嘻哈:) 2014-11-16 13:47
秋收冬藏:   
是啊,他也曾是我們高中的名人兒,提起他我們那幾屆同學都該記得的。聽說肝癌晚期很痛,不用藥很難熬的。每聽人提起肝癌我都會不由自主想起他。。。
回復 病枕軛 2014-11-17 01:23
fanlaifuqu: 真心揪!
是啊~人死不能復生。老周的死對大權震撼極大
回復 病枕軛 2014-11-17 01:24
嘻哈:): 院子里的故事,很親切。我也是大院里長大的,回頭也是有些故事的。說起肝癌,想起朋友講的我們高中一位出色的足腳也是肝癌去世的。出色的足腳比我高2屆,差點進
真難過。肝癌晚期很痛苦。真是生不如死
回復 病枕軛 2014-11-17 01:24
心隨風舞: 等下文兒吧~~~
  
回復 病枕軛 2014-11-17 01:25
yulinw:    10年以後看霧霾的結果吧~
這埋跟那霾有關係?
回復 病枕軛 2014-11-17 01:25
嘻哈:): 是啊,他也曾是我們高中的名人兒,提起他我們那幾屆同學都該記得的。聽說肝癌晚期很痛,不用藥很難熬的。每聽人提起肝癌我都會不由自主想起他。。。
    確實如此。
回復 秋收冬藏 2014-11-17 10:27
嘻哈:): 是啊,他也曾是我們高中的名人兒,提起他我們那幾屆同學都該記得的。聽說肝癌晚期很痛,不用藥很難熬的。每聽人提起肝癌我都會不由自主想起他。。。
聽說肝癌會走得很快。。。
回復 嘻哈:) 2014-11-17 11:03
秋收冬藏: 聽說肝癌會走得很快。。。
這俺不知道呢,可能難治好吧
回復 秋收冬藏 2014-11-17 11:35
嘻哈:): 這俺不知道呢,可能難治好吧
  
回復 jc0473 2014-11-18 02:09
無奈,同情
回復 病枕軛 2014-11-18 10:27
秋收冬藏: 聽說肝癌會走得很快。。。
會非常痛苦。有劇痛
回復 病枕軛 2014-11-18 10:27
嘻哈:): 這俺不知道呢,可能難治好吧
非常痛苦,有劇痛。
回復 嘻哈:) 2014-11-18 10:43
那曹解放是不是被槍斃了
回復 病枕軛 2014-11-18 10:59
嘻哈:): 那曹解放是不是被槍斃了
我正在寫~請見下文~
回復 嘻哈:) 2014-11-18 11:27
病枕軛: 我正在寫~請見下文~
那你就快些寫呀 。聽我媽講過啥時嚴打,好多好多過分的懲處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20: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