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從四個貪官母親的凄涼生活看官場的險惡,誰之過?

作者:有話好好說  於 2016-9-19 03: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評論

    貴州省水利廳廳長、黨組書記黎平利用職務便利,在項目扶持、工程建設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賄賂共計人民幣446.3022萬元;生活作風腐化,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係。2015年5月8日,貴州省黔東南州中級人民法院就黎平受賄一案作出一審宣判,判處其有期徒刑13年;2015年11月,黎平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黎平曾經令母親非常驕傲,在他當廳長的第一天,母親飽含喜悅和榮耀地對他說:「兒子,你要好好工作!」

    可如今,面對獄中的兒子,母親只能叮囑:「你好好表現,我等你出來 

    老人家今年已近90高齡,說出這句話來實在令人心酸。耄耋之年逢此變故,本該安度的晚年卻蒙上陰影。很難想象,老人要以怎樣的堅忍來面對這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而一手釀成這出悲劇的黎平也是後悔萬分,他被慾望所操控,失去了「底線」意識,從忘卻責任到摒棄擔當,從漠視人民的重託到踐踏國家法律,一步步走進了罪惡的深淵。

    雷政富庭審前,75歲母親感嘆「做啥子官嘛」

      2013年,原重慶北碚區委書記雷政富的不雅視頻曝光。同年6月,雷政富涉嫌受賄案開審。開庭前五天,雷政富76歲的老父去世。

      75歲的母親喻翠蘭一遍遍說「做啥子官嘛」。 她說,如果可以選擇,她寧可兒子沒有走出大山,寧可兒子在老家種地在外面打工。  

    老太太說,只要能等到兒子回來,就不會再讓他離開,叫他住在自己的屋裡,「什麼工資都不要,什麼錢都不要——什麼也不要,就待在我身邊」。

    而雷政富71歲的阿姨喻秀碧在一旁輕輕嘆息:「這真是家破人亡啊……平平安安做啥子官嘛。」

    令計劃落馬後4個月,其父母相繼去世,前後僅隔9天

    令計劃的父親令狐野、母親王黎明都是早年投奔延安的「老革命」。上世紀60年代,令狐野帶著令計劃5兄妹回到故鄉平陸時,享受的是「十三級幹部」待遇。

      2014年,令計劃及其其二哥令政策相繼被查。

    據媒體報道,令政策、令計劃出事時,令狐野的意識已不太清醒,平時就住在醫院,靠女兒和保姆輪流伺候。

      2015年3月20日,王黎明因病去世,終年95歲。9天後,令狐野去世,終年105歲。

    原江西省副省長鬍長清被判死刑,老岳父被活活氣死

    原江西省副省長鬍長清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第一個被判處死刑的副省級高官。

    據報道,胡長清年近90歲的岳父孫竹佰是在看完關於處決他的新聞之後,氣得魂歸西天。

    胡長清的岳父母都是厚道、樸實的農民。在他們眼裡,胡長清是個「孝順」的女婿。1999年11月,孫竹佰老人從電視新聞里得知,胡長清因大搞權錢交易、生活腐化墮落而被開除黨籍、公職,並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老人天真地認為,胡長清雖被開除公職了,但只要他認罪服法,出來之後還可以回來種田。老人不僅僅自己天天早晚燒兩次香,而且要求兒子、兒媳和3個女兒、女婿也天天燒香。他說皇天不負苦心人,只要心誠,菩薩聖靈必定會保佑胡長清。

      2000年3月8日,老人從電視里得知巨貪胡長清已於當日上午在南昌被執行死刑的消息,當即熱血上涌,一頭栽倒。當晚,87歲的孫竹佰帶著極度的絕望離開了人世。

    一生為人厚道,經常預言會有個「好死」的孫竹佰老人,萬萬沒有想到竟被愛婿給活活氣死。

    冀文林二姐: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子女當官

      2014年,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根據中紀委的通報,冀文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額賄賂;與他人通姦。

    事後他的二姐曾追悔莫及,「早知道他這樣,不如當初讓他在家種地。憑他的腦子在家種地也能過上好好的日子,為啥非當官呢?」並且自此決定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子女當官。  

    據冀文林的二姐回憶,往日父親見面就教育弟弟:「干工作的時候,好好工作,認認真真的。別人的東西千千萬萬不要動,不要貪。」就在老人臨終前,冀文林趕回老家還對父親違心的說:「壞心的事、貪官的事、害人的事,我沒做過,我不貪錢。」

    冀文林出事之後,二姐冀翠雲在西駝廠那三間破落的土窯前哭泣。「父親原來的期望就是,我弟弟讀書出來幹個啥工作都好,只要不種地、不受累。早知道他這個結局,不如老老實實做個莊戶人,踏實。」冀翠雲說,「原來我們沒有沾上他的光,以後也不會再有了。當年我們種地、撿柴火,供弟弟念書,那些犧牲都白做了。」

    二姐還說,將來自己的一兒一女即便有機會當官,她也不讓他們去。

    張曙光請求85歲父母原諒:10年沒陪你們吃一頓飯

    頭頂「中國高鐵第一人」光環的張曙光是劉志軍的鐵杆親信,曾任鐵道部副總工程師、運輸局局長。不僅身居要職,還因差點被評上中科院院士而名噪一時。

      2013年9月,張曙光涉嫌受賄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庭審中,張曙光聲淚俱下:「我對不起我85歲的老父老母。10年了,我沒有和我的老父老母吃過一頓飯,原諒我吧。」

    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中說:欠父母太多。

    我老母親已91歲高齡,曾在那艱難困苦的年代,含辛茹苦用米糠和野菜讓我活了下來,度過了童年,之後省吃儉用供我讀書,工作后特別是我擔任領導幹部后,為支持我的工作減少我的負擔,幾十年來一直遠離我居住。  

    我去年出事後,老人整日以淚洗面,至今日日盼望兩個囹圄中的兒子在她有生之年能回家,聽到我近期要開庭審判,老人要求到庭看我一眼,「慈母心中念,囚中兒子思。」我何不想和老母見一面,可是我不忍心91歲的老母見兒傷感,我讓老人失望了,我只能向遠方的老母道一聲對不起,媽媽,兒子不孝,來世再報答您的養育之恩。

    我上海85歲以上的岳父、母兩位老人,也是兩位老黨員,曾為了支持我事業和婚姻,將他們已下鄉近10年完全符合回上海政策的女兒我的妻子忍痛割愛留在了安徽陪伴我,在農場結婚安家。

    除了當時經濟上接濟我們,又將我們的女兒從出生落地就留在上海他們身邊,從養育到上學和工作至今沒有讓我們操一點心,使我能全身心投入工作和學習。

    父母對孩子是不圖任何回報的,我欠他們的太多了,如今深情難報,只能道一聲岳父、岳母你們多保重,女婿不孝。

    開封市原市長周以忠的母親哭瞎了雙眼

    開封市原市長周以忠在悔過書中寫道,案發後,他的母親哭瞎了雙眼,女兒因為他而失去了正常的工作。  

    對年邁的父母來說,原本身居高位、引以為榮的子女一朝淪為階下囚,其中辛酸,恐難與常人道。

    四川省交通廳原副廳長鄭道訪的老母,從電視上看到兒子被定罪受賄千萬后當場氣絕身亡,其岳母之後也服毒自殺。

    義大利作家亞米契斯所說:

    一個人如果使自己的母親傷心,無論他的地位多麼顯赫,無論他多麼有名,他都是一個卑劣的人。

    俗話說「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不管是出於「可憐天下父母心」的期望,還是「光宗耀祖」的觀念,亦或者「學而優則仕」的根深蒂固,在強大的社會就業壓力下,大多數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夠從政,升官發財」似乎成為很多父母對孩子的期望。在「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教育之下,又有哪一個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出人頭地,成為人上人呢?

    然而,卻有著這樣的一群特殊的父母,在子女鋃鐺入獄之後,耳邊始終迴響著雷政富75歲的母親喻翠蘭一遍遍念叨的話:「做啥子官嘛」。或許,貪官的入獄,給整個家庭帶來的都是災難性的,比如他的配偶和子女,也是生活在艱難的輿論下,卻終究因為他們的年輕,還有重新來過的機會,而貪官的父母,卻終究會帶著遺憾鬱鬱而終,不得紓解,這樣的凄涼,又是誰之過呢?

    然而,很多貪官犯罪與自己的父母並沒有任何關聯,完全是他們自己所為。他們辜負了父母的養育之恩,給家庭帶來莫大的不幸。

    俗話說「子欲養而親不待」,我們無法設身處地的去感受貪官家人的痛和無奈,無法阻擋他人鄙夷的眼光,而在這樣的環境中「苟且偷生」,另眼看待生活是家人的不幸。母親的凄涼和無辜,是貪官不可推卸的責任,所謂「百行孝為先」,這樣的行為是典型的不孝。

    不管是貪一時之快,還是心理失衡,亦或者是被權力所迷惑,都終究是個人自私自利的表現,也終究是「掩耳盜鈴」的理由和借口。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沒有不透風的牆,「手莫伸,伸手必被抓」。而當我們為了所謂的一己私慾「鋌而走險」的時候,是將家人置於什麼樣的境地呢?我們可曾為他們的未來多一絲的猶豫呢?

    權力是誘人的,權力所到之處是所向披靡的,特權的庇護是囂張跋扈的,不管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錯誤觀念影響,還是「燈紅酒綠、阿諛奉承」的誘惑,都難免給社會留下不好的影子。權力的依附,權力的跋扈,卻獨獨忘記了「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的相互相成,總是想著權力的益,卻忽略濫用權力的弊,社會給人的錯覺,對權力的盲目迷戀和追求,也正是善良母親想不到的

    壞透了官場,險惡的官場,再次暴露了現行制度的弊端。同時也暴露了教育上的弊端。以「學而優則仕」引導的「金錢價值觀」,「升官發財」的灌輸,嚴重傷害了一代青少年,導致官場上爭名奪利,不擇手段。助長了職場上的投機取巧、溜須拍馬,請客送禮,損人利己等壞習氣,把自己手中的權力發揮到極致。

     能否給權力一片乾淨的天空。除了制度管人,法律束人,監管看人以外,除了官員教育,官員引導之外,還需要一個健康的社會,一個良好的價值觀,讓權力成為服務社會的工具把做官當做人民的公僕,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6-9-19 04:21
作孽!
回復 徐福男兒 2016-9-19 04:27
做啥子官嘛,在兒子沒出事之前講這句話就好了。
回復 法道濟 2016-9-19 04:29
享福的時候可想不到這些。也算活該
回復 xu3331 2016-9-19 08:15
當啥子官么?   -----  應該是:當啥子共產黨的官么!
民主社會的官,是可以當的,乾淨點,風險少許多了。
回復 一杯星巴克 2016-9-19 11:12
~~  絕大多數的貪官 「風光「 的時候, Ta們的至親都很享受那些榮華富貴吧!  其實,當這些當了官的兒、女、 配偶的 「收入與花費不符」, 就該多多少少知道 「錢從那來?」 . . . . .  香港的廉署一向是從 「收入與支出不符」 來 」抄水表「 (立案追蹤)的 !
回復 xqw63 2016-9-19 21:44
如果沒出事,是父母的驕傲。
人啊,看淡一些仕途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8 15: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