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樸素的天堂

作者:玉面狐  於 2013-8-21 15: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火炕 
水泥、磚頭
砌上了牆
砌的四四方方
這就是我忘不掉的火炕
爺爺抱來麥草
奶奶或姑姑添入火炕
用柴火點燃
不久,火會燒得很旺
晚上,躺在炕上
我總是緊挨著牆
與弟兄、長輩們瞎侃
直至深夜才肯伴隨歡笑睡去
盡情的享受火炕的烙
我,不記得,已經多少年
沒有睡過火炕了
這實在讓我不可思議
在這深夜,想著火炕
更想著我那永遠不忘的家鄉


 

麥地
現在只是五月,麥子肯定沒熟
但我已經看到了一塊金黃的麥地
我看到了收割麥子的爺爺奶奶
我看到了我身後的一隻小狗
我感到狠毒的太陽在抽打著我們
但,這種幸福的抽打洋溢著我們
整個村莊的喜悅
這一切,都是十年前的記憶
只是今天將它翻出來慢慢體味
以後也是如此
在去家鄉的路上
我又看到一塊麥地
但是已經荒蕪沒有了爺爺奶奶的身影
取而代之的是
破的不能再破的稻草人
獨自守望著這一片麥地
面對禿的再不能禿的山
等待著新的主人播種
讓金黃色渲染蔚藍的天空 



盲人
盲人
是最容易遺忘的人
這位親人也一樣
我總是遺忘
一見面又很親切他一生的時光
都給了這個村莊
沒有結婚
更沒有子孫滿堂
平常說啊笑啊
也許是不讓我們
知道他心底的悲傷由於胃病
本身消瘦的他
無法再消瘦了
我看了
真的很心酸
不知該說什麼好讓這位盲人親人
一路光明下去 



奶奶
山上的草
經過雨的清洗
更加的綠
我踩著泥濘回去
發現
奶奶的頭髮
更加的花白
我知道是時間
把頭髮洗白我們說話的聲音
也得更大,因為
奶奶告訴我們:
她的耳朵總是耳鳴
好像是在鳥鳴
聲音小了聽不見奶奶給我做了中午飯
我不能說出任何要求
即使我的要求很高
那味道
還是和多年前一樣
沒有變化
總在我心底縈繞
好像已經成癮
跟我想您一樣,奶奶


爺爺 
我回來了

因為下雨
身上沾滿了泥
一屁股坐在炕上
我還是和往常一樣
一樣的少言寡語,低頭
讓屋子變得很安靜
靜靜地聽下雨的聲音我的餘光看到了
我的爺爺站起來
拿著毛巾,走過來
給我輕輕地擦泥
我抬起頭
不想讓眼淚流下來
我看到了爺爺彎曲的身體
總是定格在那一個角度聽媽媽說
爺爺年輕的時候
扛著二百斤的麻袋
氣也不喘,腰也不彎
然而現在呢
腿疼,尤其是陰雨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6 13: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