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六十四)最後的結局(下) ...

作者:玉面狐  於 2013-3-30 20: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6評論

六十四:最後的結局(下)

忽然間,男人居然停止了手裡的動作,並輕蔑地甩開了我的手臂,「害怕了?剛才還信誓旦旦地說著什麼願意為我付出一切,現在真需要你付出了,你就怕成這個樣子了!哼!」男人又是一聲嘲諷般的笑,「剛才我差一點就被你的『深情』感動了,現在才知道,那隻不過又是你煽情的胡言亂語而已,現在我想想就噁心!像你這種虛情假意的女人,我就更沒有留下你的必要了!」隨即,男人的眼神里又開始投射凶光。

像個木偶般站在人工湖邊的我,早已狼狽的不成樣子,恐懼和悲傷交織在一起折磨著我的靈魂,而淚水,早已流成了河。木然的看著眼前這個曾經多麼熟悉而又親密的男人,我始終無法接受他的轉變。

此刻,我忽然回憶起他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完美的愛人是不存在的,除非是在演戲!

這麼久以來,眼前的男人一直溫柔的像一潭靜靜的湖水,和氣的像一縷和煦的陽光,不斷的為我編織出各種如夢似幻的愛情故事,讓我沉迷於這「完美愛情」中無法自拔。我一直慶幸我和他之間沒有過洛楓和辰雨之間的爭吵,沒有過俞偉東和葉嘉琳之間的猜疑,更沒有庄達生和史曉芸之間的分分合合,一直慶幸自己擁有一個完美愛人,然而,我卻忘了,我們之間缺少的,恰恰就是最真實的愛情狀態,而「完美愛人」也不過是個偽裝的外表。

他在演戲!原來他一直都在演戲!對他而言,我不過就是個和他演對手戲的女人,而今戲散場了,我這個配角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然而,我卻可悲的在戲中付出了最真實的感情,陸雲劍,是個早已死去的人。任輝,是個心中對我毫無愛意的復仇者,我到底愛上了誰?而誰又在一直愛著我?難道……難道真的是……我愛上了一個幻影,而我感受的到的愛也是一場虛幻?想到此,不爭氣的淚水又開始止不住的往下流。

一陣夜風吹過,我忽然感受到了一絲涼意,看著周圍寂靜的夜,看著身後黑暗的人工湖,我知道屬於我的一切都要結束了,這是我度過的最後一個黑夜,明天初生的太陽,我將再也看不到了。聯想到這些,我居然恢復了一點點鎮靜,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這個此刻想置我於死地的男人,我不禁悲哀地露出了一個慘淡的笑容,「雲劍,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的名字。沒想到……我第一次付出感情會……會落到這樣的結局,不過……不過我不後悔……只是我希望……」我哽咽了一下,「我希望你今後真的能夠忘記仇恨,以陸雲劍的身份好好活下去,我祝福你。」我心無比抽痛著說出了最後的心聲,「你動手吧,這次我不會反抗了。」說完后,我慢慢閉上了溢滿淚水的眼睛。就在閉上雙眼的前一刻,我似乎看見了男人臉上的肌肉在抽動。

我緊閉著雙眼,靜靜地等著死亡降臨的那一刻。

好幾分鐘過去了,那股企圖把我推向死亡的恐怖力量卻沒有再次降臨。我不自主地睜開了雙眼,眼前的男人依舊在死死地盯著我,卻始終沒有對我採取任何行動。

「怎麼不動手?」我幽幽地問。

男人依舊面無表情的站著,沒有理睬我的話。

「呵!」我又是一聲慘淡的笑,「是怕留下證據吧。沒關係,那不勞你動手了,我自己來。」

說完后,我便轉過頭去不再看眼前的人,而是帶著一絲決然的心緒慢慢地走向湖邊。淡然地向湖面望去,發現今天的湖其實很美,朦朧的月色傾灑的湖面上,形成了一股朦朧的美景。多少次,當我情緒壓抑的時候,就會站在這湖邊,任憑眼前的麗景消逝掉我心中的不快。未曾想,我的生命會結束在這裡。幽暗蕩漾的湖面就像一面深深地鏡子,不自覺的,又照出了我的從前,不,是我們的從前。

你好,你叫楊凌雪嗎?

是啊!

你是讀文學的?

嗯。

怪不得你看起來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

不知道,反正在我心裡的感覺不一樣。

……

你身邊的姐妹都叫你凌子,我也可以這麼叫你嗎?

當然,我歡迎。

那我這麼稱呼你了是不是代表我們的關係更親近了?

嗯……或許吧。

……

你最近在找兼職工作?

是啊,覺得自己不再是小孩子了,不想總向父母要錢。

那我跟你介紹一份吧,很輕鬆的,就是陪人聊聊天,散散步,看看電影什麼的。

真的嗎?那報酬怎麼樣?

報酬很高的,保你一輩子衣食無憂!

天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工作?

我女朋友啊!

啊?

……

別動!這是我老婆給我燉的雞湯,你們不許動!

……

不用你們操心,凌子肯定會嫁給我的!

……

一幕幕的情景彷彿就發生在昨天,人變了,可我的心始終沒有變,曾經的那份美好也不會變,回憶著從前,我嘴角輕輕上揚了一下,隨即再次閉上眼睛,然後任憑我的身體慢慢地向湖面貼近……

「真該死!」背後的男人忽然氣急敗壞地吼了一聲,之後死命拽住了身體即將傾入湖中的我,然後再用力把我拖回了地面,「你瘋了!湖岸這麼高!湖水又那麼深!萬一掉下去有多危險你知道嗎?!」

「我……你不是……」男人突如其來情緒的爆發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驚異的表情讓男人不禁怔住了,之後,他像是觸電般地迅速放開了緊緊抓著我雙臂的手,並狠狠地把我推遠了。但儘管這樣,他依然抑制不住自己緊張而急促的呼吸。

沒過多久,男人的情緒恢復了平靜,語調也恢復了方才的冰冷,「沒想到你真的會去死。既然這樣,我就放你一條生路,你可以走了。不過……」男人話鋒一轉,「不過今天既然把話說開了,那我們之間的這種虛假的關係也就不用再繼續了。」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忐忑地問。

「意思很簡單,我們分手,以後不再是男女朋友關係。當然,我可以給足你面子,對外,你完全可以說分手是你提出來的,至於你『拋棄』我的理由,你可以隨意編造,我絕對不會否認的。」絕情的話語再次從男人口中說出。

「不……我不分手……」男人嘴裡的「分手」兩個字像刀子一樣割著我的心,從愛上他的那天起,我就從未想過這兩個字。

「由不得你分不分!我是直接告訴你結果,並沒有和你商量的意思。你最好馬上從我的眼前消失,我不想再看見你!」男人切斷了我一切感情的退路。

「不……我不走……我找了你整整一個下午,等了你一個晚上……我好不容易又見到你了……我不走……」我痛苦得訴說著。

「你最好趕緊走!不然等我改了主意,你又活不成了!」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隨便你想怎麼樣……反正我也不怕死……我不會離開的……」我想緊緊抓住最後的稻草。

「哼!剛才說你犯賤真沒冤枉你!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還賴著不走!那我離開你也是一樣的,總之我再也不想見到你!」男人拋下這句話後轉身就要離開。

「雲劍!」看著男人轉身的背影,我的心幾乎要停止跳動,飛快得衝上前去從後面抱住了他,「別走……別離開我……」

我卑微的請求依舊沒有讓男人有任何改變,他狠命地掰開了我緊緊圈著他的雙臂,隨即轉過身來輕蔑地說,「要我說多少遍你才懂?我根本就不喜歡你!我喜歡的人是孫夢伊!你總這樣賴在我身邊有意思嗎?實話告訴你,楊凌雪,今天即使你為我死了,我也不會有半點感動,因為我對你沒!有!感!情!」

「你……」男人傷人的話語使我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我只感到自己踉蹌地退了幾步,隨即緊貼在背後粗壯的柳樹上「嗚嗚」的失聲痛哭起來。沒有了感情,沒有了自尊,沒有了希望,什麼都沒有了,我不知道自己除了哭還能幹些什麼。

痛哭中,我隱約感到男人走到了我的跟前,便抬起悲哀的淚眼望著他。

男人不經意地看了我一眼,緊接著又是一聲嘲諷般地笑,「這麼傷心?看來我在你眼中魅力真是不小。我這個人呢,向來心軟,你這麼不想離開我,我也實在不忍心趕你走,這樣吧,如果你願意扮演戴小嬋在秦川身邊的角色,我可以考慮不再趕你走。畢竟對男人來說,有個洩慾工具也是不錯的!」

「你……你說什麼?」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是從眼前這個男人嘴裡說出來的。

「我知道你聽見了。不過我還有條件,第一,即使我們有了親密的關係,我也不會對你付出任何感情。第二,你的角色完全是免費的,我不會給你任何服務費,更不會給你什麼補償。第三,如果我遇到了心儀的對象,你要馬上離開我,不能再賴在我身邊不走。聽清楚了嗎?」男人殘忍地說到。

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語言刺激,已經讓我完全喪失了痛感,我獃獃地望著他,喉嚨像被一股無名的力量死死扼住一樣,說不出一句話來。

「很難接受對嗎?沒關係,我理解。像你這樣優秀的女生,如果真答應了,我都感覺有些暴殄天物呢。如果不接受的話,那沒辦法,你還是要立刻從我身邊消失,因為你不能再以其他的方式留在我的身邊。」男人的語氣依舊無情。

男人毫無顧忌地繼續傷害著我,但他或許不知道,此時的我,對他口中那屈辱性的條件早已變得遲鈍了,對他的語言傷害也已經麻木了,相反,方才他因為提到「分手」而帶給我的恐慌卻逐漸擴散開來,一想到要離開他,我的心口就無比的疼痛,此刻,我已經趨於崩潰,所有的思維都彙集到了一點,就是我不要離開他。

獃獃地看著男人的雙眼,我居然本能般地伸出了冰冷的雙手顫巍巍地握住了他的手,在這一刻我感到,他的手居然更加冰冷,我用發抖的聲音問道,「只要我接受你的條件你就不趕我走了嗎?」

聽了我的話,對面的男人忽然怔住了,愣愣地看了我好幾秒,之後用不可思議的語調說,「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我慌忙回答,「我當然知道……其實……其實我一直想答應你……也沒想過答應第二個人……我……我什麼都答應你……只是……只是你別再趕我走了,好嗎?」

男人忽然握緊了我的手,「凌……」,他彷彿想說些什麼。

未曾想,還未吐出半個字,男人就急忙抽回了他的手,沒有再說一句話。

「雲劍……你……你不趕我走了吧……我……」

「別說了!」男人氣急敗壞地打斷了我,隨後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腕,向我怒吼道,「楊凌雪!你真瘋了嗎?!你賣不出去了嗎?!你是妓女嗎?!連這種條件都能答應?!你答應是嗎?好!那我告訴你,我不答應了!因為我對你這種送上門的女人不!感!興!趣!」說完后,男人又狠命地放開了我。

「啊!!」由於慣性的作用,我不由得打了個趔趄,摔倒在身後的柳樹下,頭部重重地撞到了粗壯的樹榦上,頓時我感到一陣火辣辣地生疼。

疼痛中,我彷彿感覺男人似乎快速向我邁了兩步,但最終還是停在了離我不遠的地方。

男人剛才極致羞辱性的話語也終於給了我致命性的一擊,我的精神徹底崩塌了,整個世界一片黑暗,靈魂彷彿被抽幹了,思維已經接近瘋癲的邊緣,我整個人就只剩下了一個沒有生命的軀殼。

待身體上的疼痛感稍稍舒緩之後,我小心翼翼地站了起來,像一隻受驚的小鹿一樣手足無措地四處看著,兩隻腳邁開了破碎的小步,毫無目的地走著,嘴裡也只剩下了潛意識的喃喃自語,「這樣你都不要我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這麼討厭我……那我現在就走……現在就走……不讓你看見我了……你好好照顧自己……我走了……」

「凌子!前面是湖!」看著我稀里糊塗地走到了湖邊,身後的男人慌忙把我拉回。

「是湖?怎麼會是湖呢?那我……那我從這邊走……我馬上走……」我機械性地往相反的方向走著。

「凌子!你沒事吧?你別嚇我?!」男人慌慌張張地追上了我,一臉焦急地問到。

可惜,我對男人的情緒已經沒有感覺了,「沒事,沒事,」我小心翼翼地回答,「你不用管我……我不給你添麻煩……我馬上就走……真的……不纏著你了……我不知道你那麼討厭我……其實我沒有那麼討厭的……」說著說著,我又開始委屈地抽泣。

「凌子!」我的半瘋癲狀態讓男人開始驚慌失措,「是不是剛才摔傷了?現在你感覺怎麼樣?頭疼不疼?你……還清醒嗎?知道我是誰嗎?」

我抬起一雙空洞的眼睛望著眼前的人,心卻開始麻木了,「你說什麼?」

「是不是我剛才害你受傷了?」男人焦急的問。

「沒有。」我木然回答。

「你的頭疼嗎?」

「不疼。」

「你……大腦還清醒吧?」

「清醒。」

我機械的狀態讓面前的人更加擔憂了,「你確定你沒事?」

「沒事。」

「那……那你是誰?」

「我?楊凌雪。」我的語調依舊是毫無感情。

聽著我喊出了自己的名字,男人不由舒了口氣,「嚇死我了,我還以為……」「精神失常」這四個字,他還是說不出口。緊接著,他又慌忙問到,「那你也知道我是誰吧?」

「你?」面對男人的問題,方才他傷害性的話語又想惡魔一樣鑽入了我的內心,我不由自主地開口了,「你是任輝,是孫夢伊的男朋友。」

「你……你說什麼……我……」我話一出口,男人的嘴唇開始劇烈的抖動,甚至連撫在我肩上的手也開始顫抖,我明顯看到,他眼睛里流露出來的,也是和我相同的無助。

「你是孫夢伊的男朋友……是孫夢伊的男朋友……」我呢喃著,「孫夢伊的男朋友」這幾個字再次深深刺痛了我原本麻木的心,我忍不住再次「哇!」地一聲哭了出來,「你是孫夢伊的男朋友,那我的雲劍呢……我的雲劍去哪裡了……我找不到我的雲劍了……」

我一邊哭喊著,一邊毫無目的地亂跑亂撞,企圖找到只留存在我記憶中的雲劍。

「凌子!」我無意識的舉動終於讓男人卸下了冷酷的偽裝,他不顧一切的將我僅僅摟在懷裡,「我在這兒……雲劍在這兒……我不是任輝……不是孫夢伊的男朋友……我就是你的雲劍……」

親耳聽到方才還想置我於死地的人說出了這樣的話,我幾乎有些恍然失措了,用哭泣的語調問到,「你不是很討厭我嗎?」

男人將我摟得更緊了,「真是個傻瓜!我怎麼會討厭你?為什麼我說什麼你都相信?為什麼你不能恨我?這樣我被繩之於法的時候你也不會太難過……」

「那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恨你……怎麼可能不難過……」我委屈地說到。

「我知道……我知道……只是……我為什麼現在才知道……」男人依然摟著我,像個孩子一樣哭了起來。

絕望的黑夜中,我絕望地擁在雲劍的懷裡。在這一刻,我已無暇去想他為何忽然恢復到了從前,去想他究竟何時是演戲何時又是真的,去想他究竟對我是怎樣的情感,我只知道,自己躺在這個懷抱里的時間或許已經不多了,聽到雲劍的哭聲,我也任由自己放聲地哭著……

猛然間,一陣刺耳的警笛聲忽然響起,劃破了夜晚的寧靜。

我不由抬起了淚眼,害怕地問到,「怎麼會有警笛聲?」

面前的雲劍此刻居然無比平靜,「是我的時限到了。你不是一直就像親手將兇手繩之於法嗎?現在就是你的機會。」

「你的時限?」我先是疑惑著,忽然間,我明白了男人話里的含義,從未有過的驚恐迅速在我心中升起,我不由發瘋地說著,「快……你快躲起來……別讓他們看見你!」

「來不及了。」男人帶著淚眼說。

「不不,」我驚慌失措地喊著,並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男人「掩耳盜鈴」般地拽到柳樹后,「雲劍,你躲好,千萬不能出來!即使……即使他們發現了你,你千萬別承認什麼,就說你是陸雲劍,就說你和任輝任輝沒有關係,那些事都不是你乾的,你聽見了嗎?聽見了嗎?」

男人根本沒有理會我的焦急,而是無比溫柔地用手撫摸著我的臉頰,用顫抖的聲音說著,「對不起凌子,對不起,我欠了你這麼多,什麼都沒給過你,下次遇到戀情的時候,你別……別再付出的這麼徹底……」

「雲劍,你在說什麼……」聽著越來越刺耳的警笛聲,看著恢復到從前的陸雲劍,我早已泣不成聲,「哪有下一次,我這一生都不……」

「別說了!」男人慌忙打斷了我,似乎不敢再聽我繼續說下去,隨後,眼前這個我最心愛的男人對我說出了這一晚,不,是他這一生和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凌子別哭了,我不值得你哭。」

隨後,男人狠心推開了我,徑直向警車迎面走去。

「你們在找我嗎?」男人平靜地對走下車的梁警官一行人說道。

「陸雲劍,你涉嫌多起殺人案,被捕了!」梁志明說完后,隨即亮出了手銬。

「不!」我發瘋般地沖了過去,「梁警官……你弄錯了……不是的……別帶走他……宋警官……別帶走他……求求你們別帶走他……別帶走他……」我漫無目的地向每個人哀求著。

眼看著雲劍就要被帶上警車,我拚命地沖了上去,結果被陳諾一把拉住了,「凌雪,你冷靜一點,冷靜一點。」

「陳警官……求你了……別帶走他……別帶走他好嗎……」我拚命抓著陳諾的雙肩努力請求著。

「凌雪,陸雲劍涉嫌……」

「不……不是的……你們弄錯了……肯定是弄錯了……你們別帶走他……」在陳諾面前,我幾乎哭成了個淚人。

「對不起,凌雪。」陳諾說完,狠心甩開了我,隨即準備離開。

「陳諾!陳諾!」失去理智的我開始直呼陳諾的名字,「別帶走他……別帶走他……」我依然沒有放棄。

最終,陳諾還是坐上了警車。

看著警車徐徐開啟,我絕望地情緒終於徹底爆發,「雲劍!雲劍!」我發狂般地呼喊著,拚命地向警車追去。

我用盡了生命的力量去奔跑,去追趕,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去徒勞的追趕,但我知道我所有的感情,所有的希望,所有的美好,所有的嚮往都被前面那輛警車帶走了,就像我的心被摘走了一樣,我絕不能忍受就這樣看著他眼睜睜地消失在我的眼前,我繼續奔跑著……

很快,警車開出了校園,駛向了校外那條寬闊的公路。而我也毫不猶豫地衝進了公路的車水馬龍中。眼看著前方的警車和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我絕望的也越來越肆虐地蔓延。我依然沒有停下追趕的腳步,在這一刻,我忽然想把心裡最渴望表達的一句話喊給前方警車裡的人聽,雖然,他很可能已經聽不見了,但他能看見我的呼喊也好,早已不在乎周圍人的目光和指指點點,我費盡了全身的力氣喊著,「陸——雲——劍,我——愛——」

「啊!!」一陣緊急的剎車聲劃破了我的追逐,我只感到身體被重重地撞了一下,而後便重重地摔在了冰冷的馬路上,所有的意識都在漸漸地消失。剛剛出口的「愛」字最終和飛舞在黑夜裡絕望的眼淚碰撞在了一起,碎成了一地的悲哀。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羽化成蝶 2013-3-30 22:45
意外的結局哦!
回復 羽化成蝶 2013-3-30 22:45
總算完了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3-30 23:38
追你的文,有些辛苦,不按時出,一出來就是江洋湖海發大水。
沒想到是悲劇。。。
回復 玉面狐 2013-4-3 08:41
秋收冬藏: 追你的文,有些辛苦,不按時出,一出來就是江洋湖海發大水。
沒想到是悲劇。。。
哈哈!不好意思了。這段時間有些忙,沒法聚精寫作。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4-3 08:49
玉面狐: 哈哈!不好意思了。這段時間有些忙,沒法聚精寫作。
還有尾聲嗎?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3 20: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