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六十二)浮出水面的真兇

作者:玉面狐  於 2013-3-30 20: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六十二:浮出水面的真兇

下午兩點二十二分        10號公寓門前

「老隋!」看見隋海青走出公寓的那一剎那,我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臂。

「凌……凌子,你怎麼了?」顯然,隋海青被我異常的舉動驚呆了。

「老隋!你告訴我!那天你去醫院探望雲劍時,是不是有話想對我說?」再也沒有任何鋪墊,我單刀直入地問著。

「沒……沒有啊,我沒有什麼對……對你說的。」隋海青吞吞吐吐的樣子讓我的心開始逐漸下沉。

此刻,我真的沒有一秒鐘的耐心去等待,「別騙我了!你是不是覺得雲劍像一個人?!」

「你?!」隋海青的臉色忽然變了,「凌子,你什麼意思?」

「你別管我什麼意思!」我幾乎要崩潰了,「老隋!你就告訴我,是不是覺得雲劍像……像任輝?」

「我……」看著我的樣子,隋海青沒有再隱瞞,「是。」

「那你快告訴我!你覺得他哪裡像任輝?!你什麼時候發覺的?!你確定他就是任輝嗎?」我瘋狂的搖晃著隋海青。

「凌子……別……你先別激動,聽我慢慢說好嗎?」隋海青企圖安撫我激動的情緒。

聽了隋海青的話,我只好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儘管我發現自己很難做到。

「其實,從認識老陸的那天起,我就感覺他很多地方像阿輝,我想這也是我和他很快成為朋友的原因。但我從未想過他和阿輝有什麼聯繫,畢竟他有自己的家庭,也有很多性格特徵不同於阿輝。但是……」隋海青遲疑了一下,接著說道,「但是那天我去醫院看望老陸,忽然……忽然發現了他後背右側的一塊胎記,我知道阿輝也有一塊相同的胎記,當時我就驚呆了,我幾乎感覺,老陸……就是阿輝。其實,之前孫夢伊也有過和我相同的感覺,她曾不止一次的對我說起過,說感覺你的男朋友就像她曾經的阿輝,也是……直到上次她受傷住院,我去探望她的時候,她忽然對我說,認為老陸就是阿輝。」

「為……為什麼?」我戰戰兢兢地問到,我害怕卻又想知道孫夢伊如何確認了雲劍就是任輝。

「她說是老陸抱著她去的醫院,她感覺到老陸身上的氣息就是當年阿輝身上的那股氣息……」

那一瞬間,我只感到天旋地轉……

「凌子!沒事吧?」看到幾乎站立不住的我,隋海青忍不住扶了一下,「凌子,你怎麼會忽然這麼問?是老陸告訴過你什麼嗎?不過你先別多想,我覺得老陸只是和阿輝有些相像而已,他怎麼可能是阿輝呢,阿輝早就父母雙亡了,而你前一陣子不還見過老陸的父母嗎……」

我沒有再聽隋海青的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消失在隋海青面前的,我只知道,在聽到孫夢伊說雲劍身上的氣息和任輝如出一轍時,在我回憶雲劍抱著孫夢伊慌忙趕忙醫院的情景時,在我想到在病房裡孫夢伊看雲劍的那種複雜依戀的眼神時,我自己幾乎像是一具行屍走肉了。

下午三點零二分    225宿舍

「中國隊再得一分,現在比分8:8。觀眾朋友!現在是國際排球巡迴賽半決賽中國隊和俄羅斯隊的比賽,現在打到了決勝局!決勝局比分8:8……」

我不記得自己是如何離開隋海青,如何走回宿舍的。此刻,我木然地看著電腦屏幕上那場激烈的半決賽的回放錄像,雙眼卻直直地盯住了屏幕右上方並不顯眼的直播時間顯示,17:42。

那天,我離開宿舍的時候只有五點四十二分,到達食堂的時候最多不過五點五十,那五點五十五分簡訊發出的時候,我已經身在食堂,而那時,唯一能接觸到我手機的人……

我痛苦地閉上眼睛,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到沉重的疼痛。

難道這就是最後的真相?真正的兇手就存在於我最大的盲區中?

恍惚中,過去許多被我忽略的細節一一顯現了,曾經無數次為他晾曬被褥的我居然沒有發現,小樹林西側那片區域就位於他居住宿舍的視野內,而那片區域,並沒有幾個宿舍可以看見,那天早晨在我背後注視著的目光,難道就來自於我最熟悉的目光?秦川出車禍前夕,他忽然開始晨跑。陳凡死時,他恰巧出差,羅祥死時,他恰巧做了一天試驗,都不在我的身邊。孫夢伊出事時,他先於洛楓先到,而實驗樓和綜合樓之間的距離要遠大於男生公寓到綜合樓之間的距離。體育館乒乓球廳那場火災發生時,他就在更衣室。每次出現死亡事件時,他總是那麼鎮定……

無數的往事已壓得我透不過起來,同一時間,曾經發生在體育館里的一段對話也印入了我的腦海,

我還在考慮一點,兇手在作案過程中還巧妙的利用了我、肖、李書然還有羅祥之間的糾纏關係,僅憑這一點,就不是任輝能做到的。

 你的意思是,任輝不可能對我們的情況那麼了解?

 我也說不好,總覺得那是任輝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沒錯!兇手還曾經通過戴小嬋遙控指揮嘉琳去拿走曉芸的日記和水杯,交換籌碼就是嘉琳對庄達生的感情!那段感情許多人都不了解,而那個兇手卻知道的一清二楚!可見他對這個校園是很熟悉的!

是這樣,兇手不簡單。

我覺得現在討論兇手如何作案的已經沒有太多意義了,關鍵是兇手下一步還會有什麼行動?

洛楓的話幾乎要觸到事情的真相,因為了解那段複雜感情糾葛的人寥寥無幾,而在關鍵時候,這個話題被打斷了,打斷者正是他……

不可能,不可能……

我喃喃自語道,我無論如何都不能相信這是真的。這肯定是我自己的臆想和猜測,我努力告誡著自己。我可以證實的,證實我所有的猜測都是錯的。緊接著,我便用已經顫抖不已的雙手撥打了自己早已數不清的電話……

您好,是吳老師嗎?

你好,我是,請問你是哪位?

您好,我是文學院的楊凌雪。

楊凌雪?哦,想起來了!雲劍的女朋友,對吧?

是我,吳老師,我想麻煩問您件事?

什麼事?說吧。

6月6號到9號,您帶雲劍外出參加過一個學術會議,對嗎?

那次開會我是自己去的,沒有帶雲劍。

那……我那天看見雲劍是和您一起回來的。

哦,我回來的那天雲劍去接我了,有什麼問題嗎。

哦……沒……沒有,謝謝吳老師。

……

你好,飛哥嗎?

凌雪啊,有事嗎?

我想問一下,6月3號,就是物理系羅祥死的那天,雲劍是不是一整天都在實驗室?

6月3號?讓我想想,應該是吧。不過我記得他應該沒在實驗室吃午飯,上午離開后,直到午睡過後他才回去的。

那……那6月21號那天晚上,就是……文學院一名女生被弔死在小樹林的那天晚上,雲劍在宿舍過夜了嗎?

記不清了,不過我印象中,那陣子老陸經常在實驗室過夜,說做實驗太晚了,就不回宿舍了,怕吵到我們。凌雪,問這些幹什麼?查老陸的崗啊?

沒……沒什麼……謝謝飛哥。

……

是徐哥嗎?你好,我是凌雪。

凌雪啊,你好,有事嗎?

我想問一下,開校會那天,就是秦校長死的那天,開會之前,在校學生會,你有沒有見過雲劍?

老陸?哦,想起來了,那天我好像看見他了,他說要去取一封信,不過很快就離開了。

知……知道了,謝謝徐哥。

……

老俞嗎?問你件事。

什麼事凌子?

高校聯賽那天,體育館更衣室里起了火,你還記不記得是誰首先發現的火情?

咦?老陸沒告訴你嗎?是他首先發現的。幸好他發現的早,不然我們都要遭殃了!

……

手機頹然落到了我的腳下,原本抱有的希望一點點地轉成了絕望……

不!他明明也受過傷,也是受害者的,到底怎麼回事?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絕望無助中,我想到了一個人。對我而言,現在只有他有可能對我透露最後的真相了。

鼓了鼓勇氣,我終於撥打了那個從未聯絡過的號碼。

接到我的電話,對方有些意外,也稍帶幾分驚喜。寒暄過後,我咬了咬牙,忍著內心巨大的傷痛盡量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開始詢問,「想麻煩問您件事情,前幾天我在學校收發處幫忙收拾郵件,結果發現了一個被遺棄的包裹,是三年前從國外寄來的一些研究資料,收信人是00級化學系的任輝。可現在他已經離校了,我們便把包裹寄到了他的家鄉桐縣裡山村,可又被退回來了,說里山村也沒有這個人了。我記得您說過和里山村的來往比較多,也經常資助那裡的孩子讀書,所以想麻煩問您認不認識這個任輝?知不知道他現在的下落?」

「嗨!」對方在電話里發出了一聲滿不在乎的笑,「看來這孩子還沒告訴你,他就是愛面子,其實任輝就是……」

在聽到答案的瞬間,我禁不住一陣暈眩,幾乎要昏厥過去。僅剩的僥倖也變成了泡影,我幾乎沒有了面對生活的勇氣。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掛的電話,只知道等待我的定然是一片黑暗。

回想過去,我終於解開了那一個個的死結。我終於明白了他為什麼會突然去晨跑,原因就是想觀察秦川究竟會在哪個時間段坐上101路。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庄達生和羅祥會死的如此詭異,原來他們對兇手毫無防備,甚至有很深的信賴感。對他來說,想把庄達生騙到小樹林西側,慫恿羅祥打那個莫名其妙的電話然後再乘其不備將他殺死,並不是很難的事。終於明白了他為什麼會完美的將辰雨的感情糾葛融入了他的計劃中,因為他對一切都是那麼熟悉,羅祥死的那天,那個在幕後操控一切的人,那個複製洛楓手機卡的人,定然就是他。終於明白了他為什麼那幾天會說要跟隨導師到外地出差,原因就是他想有充足的時間去啤酒批發市場上動手腳,然後再去市立醫院完成那一系列複雜的動作,直到等到深夜對陳凡下手,那個監控錄像里的神秘人……定然是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田旭對死亡約會那麼興奮,原因就是是她最厭惡的人的男友約了她,她認為自己終於把最討厭的楊凌雪徹底打敗了。終於明白了體育館那場大火為什麼會燒的那麼詭異,又滅的那麼及時,因為那一切都是他自己計劃好的。明白了為什麼他會自導自演地讓自己受傷,原因就是阻止我們找到還未來得及被他解決掉的孫宏達。終於明白為何同是受傷,辰雨是剛到約會地點就受到了襲擊,而他卻在將近一個小時后才遭遇了不測,原因不言而喻,他給自己留出了充足的時間去崇明小區殺死孫宏達,而後又給我們留出了充足的時間找到他。終於明白終於明白為什麼隋海青敘述往事的時候,他幾乎一言不發,因為那就是他最熟悉的故事。終於明白為什麼孫夢伊將要提到任輝的時候,他卻忽然躲開了,因為他無法忍受最愛的女孩回憶自己。終於明白為什麼每次校園死亡事件發生的時候,他總是那麼鎮定從容,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傑作」。最重要的是,終於明白自己收到的那些威脅電話為什麼讓人感到兇手即聰明又愚蠢,原來是兇手一邊在理性的實施計劃,一邊又在非理性的阻止我牽涉其中,我早就該想到,能擁有這種心理的人只有一個……

他就是那個可怕的「冰魂」,也是我的……完美愛人。

原來,當我站在鐘樓下,絕望的在孫夢伊屍體旁駐足時,在鐘樓上冷冷向下望的人,居然是我和孫夢伊都……那麼在乎的人。

無邊的絕望開始迅速的蔓延……

我不知道自己在宿舍里呆坐了多久,只知道當思維再次降臨的時候,我忽然意識到已經失去我的雲劍了,巨大的痛楚再次瘋狂地啃噬著我的心,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現實,更無法面對這樣的現實!

我心裡的聲音在一遍遍呼喊著,畢竟愛了一場,無論你是誰,無論你做過什麼,你都不能這樣走!你今天先是把我高高地舉上了雲端,之後又讓我重重地摔入了地獄,留下一封莫名其妙地簡訊就消失了,你讓獨自留下的我如何面對這一切?

淚水再次洶湧而出,無邊的思念也已經開始瘋狂蔓延!

我一定要去找他,再見到他,再看看他的樣子,再聽聽他的聲音,總之要留在他的身邊,他只無端消失了一瞬間,我就擁有了無邊的無助和絕望,我真的無法想象沒有他在的日子……

可他會去哪?無數的疑問敲打著我的心,不過最終,我猜測到了一個殘酷的現實,他很可能已經去投案了。

想到這裡,我幾乎無法再在多停留一秒鐘,胡亂抹了一把眼淚,迅速向宿舍外衝去。不管他去了哪裡,即便他已經去了公安局,我也一定要再見到他!再見到他,這是此時我內心最大的渴望。

下午四點二十分    公安局刑警大隊辦公室

「宋警官你好。」我怯生生地走進刑警大隊辦公室,看見了偌大的辦公室只剩下了宋警官。

「你好。有事嗎?」宋警官依舊客氣的同我打招呼。

「我……」我不知如何開口,總不能直接詢問兇手是不是來投案了。

「是要提供線索嗎?」宋警官試探性的問。

提供線索?這麼說案件還沒破?那雲劍就還沒有……

此時,我心下居然一陣釋然,可又不知該如何收場,只好胡亂問道,「我來找陳警官,她在嗎?」雖然我明知道她不在。

「哦,她和梁隊外出辦案了,現在可能在回來的路上了。還是你們學校那個案子,上面要求限期破案,現在全隊都在忙著這個案子。」宋警官說到。

「那謝謝了,我改天再來。」宋警官剛才的話讓我確認了雲劍沒有來過,便急忙離開了刑警隊,生怕宋警官看出什麼端倪來。

曾經,我總是一次次的來到這裡,為他們提供所謂的線索,哪怕線索微不足道。然而,當我真正知曉最大的線索時,卻如此惶恐地離開了……

等我回到學校時,已經是傍晚了,大半天水米未進的我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但我心中想的依然是雲劍的去向。

憑空消失了,又沒去投案,他究竟去哪裡了?我始終沒有答案。不自覺地,我又走到了雲劍的公寓樓下。

「飛哥,雲劍在宿舍嗎?」我有氣無力地撥通了吳飛的電話。

「沒有啊,老陸今天一直沒回來。」電話那頭的吳飛答道。

此刻,我真的是毫無辦法了,或許唯一可能的希望就是:等。帶著萬分之一的僥倖心理,我只好默默地蜷縮在10號公寓下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無助地看著每一個出入公寓的身影,希望能等到自己盼望中的那個。

鐘聲一次次地響起,天色越來越暗,一直到完全黑了下來,我卻依然什麼都沒有等到。眼看就到了公寓大門落鎖的時間,可我依舊沒有離開。

「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顏,可知誰願承受歲月無情的變遷……」

熟悉的音樂忽然傳來!

我不禁打了一個激靈!是雲劍!

我雙手抖抖索索地接起了電話,「雲劍嗎?是雲劍嗎?」

許久,電話那頭都沒有回聲。

「是雲劍嗎?」電話里的沉默讓我的心一下子慌亂到了極致,「請你說話,請你說話……」

「別再找我了。」電話那頭終於傳來一聲冷冷的聲音。

「不!我怎麼可能不找你,你現在哪?我想見你!」我急切地說到。

居然又是一陣沉默。

「雲劍!求求你別不說話,讓我再見你一面吧,求求你讓我再見你一面!」我苦苦地請求著。

「你還是不見得好。」聲音依舊冰冷。

「我不管,我一定要見你,你在哪?你到底在哪?」我依然不放棄。

這次沉默對我來說,比一個世紀還要長。

「人工湖柳樹下,我等你。」冰冷的聲音終於給出了答案。

「好!我馬上過去!」我像得到特赦一樣飛速離開了10號公寓。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9 23: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