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六十一)莫名錯位的時間

作者:玉面狐  於 2013-3-30 20: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六十一:莫名錯位的時間

7月12日

接下來的幾天,我又回到了從前。依然和文竹、辰雨過著重複而又平靜的宿捨生活,依然費盡心思的照顧著雲劍,依然經常把自己埋在圖書館中,並且一埋就是半天甚至更長。雲劍已完成了大多數的學期末實驗報告,去實驗室明顯比從前少了一些。只要有空閑時間,他就會陪著我,或是散步,或是看電影,或是去校園周圍品嘗美食,一切都顯得平凡而又幸福。

期間,我看見陳諾一行人曾來過學校兩次,對校園系列死亡事件的調查仍在緊張的繼續,所幸的是,他們始終都沒有再對我進行詢問,我不由鬆了一口氣。在這段日子裡,我努力讓自己忘記從前經歷的種種驚心動魄,以適應當下這種簡單平凡的日子,儘管那兩封詭異的簡訊以及孫夢伊、隋海青那意味深長的表情總會不經意間就會闖入我的腦海,但我也會儘快把它們置入那個被遺忘的角落裡,讓它們和我的生活隔絕開來。

上午十點五十分           校園

「凌子,就要放暑假了,我不在你身邊,你會不會想我?」散步在校園裡,雲劍忽然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我。

「當然會啊。」我不急思索的回答。被雲劍這麼一問,我忽然又回憶起寒假時那一天天難熬的日子,不由心裡一陣難過,忍不住小聲嘀咕著,「寒假時沒有你,過年都覺得沒意思。」

「你說什麼?」雲劍似乎沒有聽見我的低語。

「沒……沒什麼!」我連忙紅著臉否認。

「我都聽到啦,你說寒假時沒有我,過年都沒意思!」雲劍壞壞地重複著我的話。

「你……」我假裝生氣地捶了他一拳,「聽見了還裝沒聽見!」

「哈哈……」雲劍開心的笑著,「其實……」雲劍似乎欲言又止。

「其實什麼?」我好奇的問。

「其實暑假我們可以不用分開。」雲劍一臉狡黠地說。

「不用分開?為什麼?有什麼好辦法嗎?」我迫不及待地問。

「你跟著我回家就可以啊!」雲劍輕鬆地說。

「跟你回家?為什麼?」我一時沒明白雲劍的意思。

「對啊,反正我父母很喜歡你,再說我們早晚也是要結婚的……」

「不行!」我忽然明白了雲劍的「企圖」,不由得漲紅了臉。

「為什麼?怕你父母不同意嗎?可我們都成年了!」雲劍頗「委屈」的說。

「不是!」我急忙否認雲劍的猜測,「這是作風問題!」

「哈哈哈哈……」我既緊張又認真的樣子幾乎讓雲劍笑暈過去,「逗你的!你總是那麼可愛!」

看著雲劍開懷大笑的樣子,我不由得委屈地嘟起了嘴,「有什麼好笑的嘛!」

「好了好了不說了,」雲劍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中午想吃什麼?我請你!」

「隨便什麼都好!」我笑著說。

「學校東邊好像新開了一個西餐廳,我們去吧!」雲劍建議到。

「不行,」我趕忙否決了這個提議,「西餐太貴了,在食堂就好……」

「我有錢!」雲劍趕忙打斷了我,「再說了,當男朋友連西餐都請不起的話,也太不稱職了!別拒絕了,」雲劍邊說著邊安慰般地摟起了我的肩,「我們只是偶爾去一次,又不是天天去,再說了,西餐廳環境優雅又有浪漫情調,很適合戀人去呢!自從我們交往後,都是你在忙忙碌碌地照顧我,而我不是做實驗就是打比賽,都沒顧得上和你好好浪漫一回……」說著說著,雲劍的語氣竟有些酸。

「好嘛好嘛,」最受不了看見雲劍自責的樣子,我趕忙安慰他,「我答應就是了,給你表現的機會!」

「嗯,這就對了!」對我的「妥協」,雲劍很是滿意,「吃完飯後,你就別回宿舍了,我帶你到市中心的購物廣場挑幾件衣服!」

「到市中心的購物廣場買衣服?」聽到雲劍要去的地點,我不由瞪大了眼睛,那裡每一件衣服的價格都昂貴的可怕,「不行不行!」我急忙拒絕,「那裡的衣服太貴了!我一個月的生活費都買不到一件……」

「必須去!」雲劍假裝很生氣的樣子,「今天你必須聽我的安排!」

「不去不去,」我這次沒有妥協,「答應你去吃西餐已經很讓步啦,我決不答應去那種富人消費區買什麼衣服,再說我還有衣服,不需要買。」我耐心地解釋著。

「可你穿的都是舊衣服了……」雲劍的語氣忽然變得有些酸酸的。

「衣服夠穿就好啊,不一定每年都買新的。」我依舊向雲劍灌輸著我的節儉消費觀。

「凌子……」雲劍忽然異常溫柔的看著我,一隻手不由自主的開始摩挲我的臉頰,並喃喃自語道,「我的凌子這麼漂亮,我卻從沒有給你買過一件像樣的衣服,更沒好好打扮過你……」雲劍的聲音開始變得哽咽,沒過一會兒,一顆巨大的淚珠瞬間從他的臉頰滾落下來。

「雲劍!」看著面前的男人哭了,我一下子就慌了,急忙用雙手去擦拭他的眼淚,「你……你怎麼了?怎麼哭了?」

「沒什麼……」雲劍胡亂地抹了一把眼淚,「我只是……只是忽然覺得我這個男友不太稱職,都沒怎麼照顧過你……」

「哪有?什麼不稱職!我覺得你是最好的男朋友了!再說你最近一段時間就很照顧我啊!」我趕忙安慰說。

「我哪算得上是最好的男朋友。」我的安慰似乎沒有什麼效用,雲劍依舊是一臉愧疚的樣子,「別的女孩兒戀愛都是讓男友照顧,讓男友陪她,讓男友送給她貴重禮物,而你……正好相反,總是照顧我,陪著我,陪我實驗,陪我比賽,還總是偷偷打工攢錢送給我禮物,我……我現在想給你買件衣服你都不肯……」話說著,雲劍又落下淚來。

「天哪!你就是因為我不買衣服哭嗎?」我趕忙又抱住雲劍安慰他,「多大的事兒啊,像個孩子!好啦好啦,我買就是了,不過先說好,只買一件,並且不能太貴的!」我開始嗦的「提條件」。

「凌子……」雲劍沒有再說話,只是將我抱得更緊了。

「不是吧!這麼難捨難分!」忽然間,我聽見背後有人打趣,便慌忙和雲劍分開。

「玲玲!」我笑著和身邊的「不速之客」打招呼。

「哈哈,和老陸親熱被我撞了個正著!」鄒玲玲準備繼續她的主題。

「什麼親熱?」聽著鄒玲玲用的辭彙,我有些尷尬,便急忙轉移話題,「你這是要去哪裡?食堂嗎?」

「是啊!看了一上午比賽,餓死啦!」鄒玲玲笑著說。

「比賽?」我問。

「是啊,國際排球巡迴賽的決賽啊!可惜了,中國2:3輸給了巴西。」玲玲無不惋惜地說著。

此時我忽然想起鄒玲玲和我一樣也是個排球迷,然而,經過上次的事件后,我忽然對排球比賽的興趣少了很多,甚至有了偏見,總覺得上次是因為我獨自留在宿舍貪看比賽才導致自己受案件牽連時連個證人都找不到。由此,今天的決賽自然也沒有提起我的任何興趣。「哦,是嗎,那挺可惜的。」我淡淡地回答到。

「中國隊今天的發揮沒有前一場和俄羅斯隊的半決賽發揮的好!」鄒玲玲似乎沒有覺察到我的冷淡,依舊沉浸在中國隊未得冠軍的懊惱中,「那場半決賽打得太好了,連扳三局!最終16:14贏了俄羅斯!」

「是啊,我看了那場比賽,但沒看完。」聽到鄒玲玲提到7日那天的比賽,不由得又讓我回憶起自己狼狽的經歷,語氣便更加冷淡了,現在只恨不得她早點從談論排球的興奮中走出來,好讓我不要再想那場不堪回首的半決賽。

「那場比賽持續時間太長了!」和我的意願相反,鄒玲玲居然越說越興奮,「從三點半一直打到六點!我一直看到最後,太精彩了!」

「什麼?!你說什麼?!」鄒玲玲口中的比賽時間段一針見血地刺透了我內心那根最敏感的神經,「你說那場比賽到幾點?」我不由得想再次確認時間。

「六點啊?怎麼了?」對於我情緒的突變,玲玲有些詫異。

「六點?不可能!你是不是記錯了!」對於鄒玲玲說的時間,我根本不認同,清楚地記著那天我未等到看完比賽就趕去了食堂,到達食堂的時候已是六點四十,從宿舍到食堂不過五六分鐘路程,決勝局半場比賽的時間大約在十分鐘左右,如此算來,比賽結束應該至少在六點半以後,絕不可能是六點!

「怎麼會錯呢!我清楚地記得比賽剛剛結束就敲響了六點的鐘聲。」玲玲也毫不示弱地和我辯解著。

「你是不是聽錯了?是七點的鐘聲吧?」我依然堅持自己的感覺。

「不可能,絕對是六點。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可以看一下視頻回放嘛,上面的時間顯示得很清楚!」鄒玲玲依舊很自信。

「這怎麼可能……」我心裡不由升起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我和鄒玲玲的時間怎麼會有將近一個小時的差距?

「不和你說啦!先走啦!」依然沒有發現我異常的鄒玲玲隨即離開了,留下了站在原地疑惑不已的我。

「雲劍,你說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鄒玲玲離開后,我急忙想和雲劍交流內心的疑惑,沒想到,卻觸到了雲劍一雙失神的眼睛,「雲劍,你怎麼了?」雲劍的異常讓我立刻拋開了心中的疑問,關切的詢問著。

「凌子,什麼都先別說,讓我們等著。」雲劍帶著眼淚微笑著對我說。

「等?等什麼?」我好奇地問。

雲劍沒有再說話,只是神秘地笑著。而我,卻是一頭霧水。

突然間,音樂過後,學校的廣播電台傳來了一段有磁性的聲音,「好,各位同學,下面是點播時間。生命與科學學院陸雲劍同學為他的女友,文學院楊凌雪同學點播了一首水木年華的《一生有你》,並想對他的女友說,遇到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運,愛上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我會永遠愛你!」

「雲劍……」我不可思議地看著他,「這是……」

「是我送給你的,喜歡嗎?」雲劍溫柔地問。

「嗯。」我拚命地點頭,早已感動得一塌糊塗,我從未想過雲劍居然會營造這種浪漫的氛圍,「謝謝……謝謝你雲劍……」

「感覺很浪漫吧?」雲劍又露出了方才神秘的笑。

「嗯。」我更加用力的點頭。

「要不讓我們都閉上眼睛欣賞音樂吧,認真感受這個浪漫的時刻!」雲劍的提議也異常浪漫,就像是青春偶像劇中的情節。

「好。」我順從的閉上眼睛,握緊了雲劍的雙手,感受著悠揚深情的旋律在我的心中靜靜地流淌……

因為夢見你離開,我從哭泣中醒來,

當夜風吹過窗檯,你能否感受我的愛,

等你老去那一天,你是否還在我身邊,

讓那些誓言謊言,隨往事慢慢飄散

……

溫馨中,我似乎感覺雲劍放開了我的雙手,但我並沒有在意,只是繼續沉浸在音樂的溫柔中……

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顏

可知誰願承受歲月無情的變遷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里來了又還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會在你身邊……

一曲終了,我幸福的睜開眼睛,卻猛地發現自己的身邊空無一人!「雲劍!雲劍!」我急忙四處搜尋雲劍的身影,可回應我的只是陣陣灼熱的風……

    雲劍去哪了?我心裡一陣疑惑,趕忙撥打了雲劍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

撥打了數次,雲劍都沒有接電話。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離開?是突然有了急事嗎?可為什麼沒通知我一聲就走了?我心裡不禁一陣慌亂,一種不好的直覺隱隱升起。

我強迫自己安靜下來。心想雲劍肯定是有急事來不及告訴我,他剛才還承諾要請我吃西餐,買衣服的,一會兒肯定還會聯繫我的。想到這裡,我便乖乖地坐在了道路旁邊的石凳上,耐心地等待著雲劍的信息。

果然,沒過多久,我的手機就響起了。翻開一看,我心裡一陣興奮,是雲劍的簡訊!便急忙打開了。然而,當簡訊的內容跳入我眼睛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凌子,抱歉我不能兌現承諾了,不能給你最後的午餐和最後的狂歡。因為遇上了鄒玲玲,她說的話你早晚會懂得,我已無法面對你了。忘了我吧,就當我從沒有在你生命里出現過。你是個好女孩,會有好的人生。」

一瞬間,我的生命似乎停止了。

七月的酷暑天氣,我卻如同掉入了無底的冰窖中,身體不由得開始劇烈的抖動,開始無意識的喃喃自語:「雲劍……你在哪裡……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看不懂……什麼叫最後的午餐……什麼叫鄒玲玲的話我會懂……什麼叫讓我忘了你……怎麼可能……」

我再次撥打了雲劍的手機

「對不起,您撥打的手機已關機。」

「對不起,您撥打的手機已關機。」

「雲劍,怎麼了?怎麼不理我了?怎麼不管我了?」控制不住的眼淚早已狂涌而出,一邊喃喃地喊著雲劍的名字,一邊驚慌失措地在校園裡遊盪著,漫無目的地尋找著,逢熟識的人就詢問雲劍的去向。

看見雲劍了嗎?

沒有啊,他沒和你在一起嗎?

看見雲劍了嗎?

一直沒看見老陸。

看見雲劍了嗎?

沒有,大概在體育館吧。

雲劍來過嗎?

沒有,老陸今天一直沒來練球。

雲劍回宿舍了嗎?

沒有,老陸還沒回來。

……

找遍了整個校園,都沒有看見雲劍的蹤跡。我又木然地走出了校園,沿著平日里我們散步的路線一路茫然的尋找著,「雲劍,雲劍……你去哪了……怎麼突然就離開了……我又沒做錯什麼……」

我傷心地哭著,看著熟悉的街道,期盼著那個熟悉的身影能再次出現,可那隻不過是我的幻想罷了。看著街道旁一排排熟悉的店鋪,幾乎每一個都有我們的回憶。我們經常來「小小禮品店」選飾品,來「彩虹之夏」吃冷飲,還有這個精緻的「有緣餐廳」,記得上次雲劍父母來的時候,我們還一起用過餐,沒想到現在,我卻把我的雲劍弄丟了……

我再次獃獃地看了一眼「有緣餐廳」,上次四個人談話聊天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忽然間!我的大腦里鑽入了一段曾經的對話,然而,對話的內容卻讓我內心的恐慌和驚嚇升到了極致!

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個插隊的知青,還記得我插隊的地方是桐縣裡山村。這個村子比較偏遠,文革那股子歪風就沒怎麼吹過去,村民都挺樸實,村幹部也不錯。所以,在知青中,我算是比較幸運的。插隊那會兒我還很小也很瘦,大隊里就很照顧我,不讓我干很重的活。後來我生了一場大病,村支書就幫我寫了介紹信,讓我提前回城了。後來,我報名參加了77年的高考,可一些向來和我父親不和的人卻舉報我在插隊期間犯過右傾錯誤,阻止我高考報名,也是多虧里山村的村支書給我寫了證明材料,才讓我順利參加了高考。所以,我不像其他知青,提起自己插隊的地方就恨得牙痒痒,倒是一直很感謝那個地方。等後來我下海賺錢了,便經常資助里山村的一些貧困人家和上不起學的孩子。直到十年前,我終於幫里山村建起了一所希望小學,三年前,我又捐錢幫村裡修了公路,不過啊,三年前我還有一個最大的收穫,就是……

爸,別說了,總是一提插隊的經歷就滔滔不絕。

你這孩子,沒有你爸插隊的經歷,能有你嗎?

媽……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不過你這孩子也是,人家凌雪早晚也要知道的。

三年前、桐縣裡山村、任輝、修建公路、最大的收穫、沒有插隊就沒有你……各種雜亂的符號逐漸在我腦海里拼湊到了一起,向我訴說著一個殘酷而又恐怖的真相!

「不!」我感覺渾身都在戰慄,大腦在一瞬間忽然一片空白,「這不是真的!」我瘋狂呼喊著。

在那一刻,孫夢伊和隋海青那讓人捉摸不透的眼神瞬間像鬼魅一樣鑽進了我的腦海

「沒……沒事,凌雪,我就是……我就是特別羨慕你。」

「我……我就是羨慕你有個那麼疼愛你的男朋友,而我……」

「不……不會找到阿輝那樣的男友了,不會了……即使他活著,也不會回到我身邊了……」

「對了,凌子……你……」

難道是……

一種可怕的猜測死死地攫住了我,現在,孫夢伊已死……

隋海青!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9 23: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