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六十)無法掙脫的犯罪嫌疑 ...

作者:玉面狐  於 2013-3-24 17: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六十:無法掙脫的犯罪嫌疑

晚上九點二十分      公安局刑警大隊詢問室

陳諾:姓名

凌雪:楊凌雪

陳諾:年齡

凌雪:23歲

陳諾:職業

凌雪:師範學校研一學生

陳諾:今天下午五點五十五分是你給孫夢伊發的簡訊?

凌雪:不,不是我發的。

陳諾:(拿起包裹著孫夢伊手機的透明證物袋走到我面前,並翻至手機收件箱處,屏幕上赫然顯示著「楊凌雪」的名字)可這條簡訊上顯示的就是你的名字,你怎麼解釋?

凌雪:我……我不知道。

陳諾:下午五點五十五分的時候你在哪?

凌雪:宿舍。

陳諾:在幹什麼?

凌雪:收看網路賽事直播。

陳諾:有誰能證明?

凌雪:沒有人。

陳諾:這麼說是你一個人在宿舍?

凌雪:是的。

陳諾:那就是說,孫夢伊收到簡訊的時候,除了你之外,沒有第二個人能接觸到你的手機?

凌雪:是……是的。

陳諾:既然你沒有發過簡訊,也沒有其他人有機會接近你的手機,為什麼偏偏孫夢伊就能收到簡訊?

凌雪:我想……我的手機卡可能被人複製過吧。

陳諾:7月4日晚,你的男朋友在師範學校教學樓附近被人襲擊,起因也是因為收到了你的簡訊,對嗎?

凌雪:是。那條簡訊也不是我發的!

陳諾:有人可以證明嗎?

凌雪:當時我的舍友文竹和肖辰雨都在我身邊,她們能證明我沒有發過簡訊

陳諾:你的舍友?那當時她們接觸過你的手機嗎?

凌雪:沒有。

陳諾:你確定?

凌雪:我……我確定,手機一直放在我隨身的包里,她們從未接觸過。

陳諾:這兩次簡訊你都不承認是你發出的,卻也提供不出究竟誰接觸過你的手機,如此一來,我們還是只能懷疑你就是發出簡訊的人。

凌雪:不!不是我!絕對不是我!

陳諾:(重新拿起審訊桌上的另一個證物袋,)這就是你的手機卡,你說它可能被人複製過,可我們技術科已經鑒定過了,確定這張卡從未被複制過。還有,你的手機我們剛剛也進行了指紋鑒定,上面除了你的指紋,沒有其他人的。

凌雪:什……什麼?!這……這不可能!

陳諾:楊凌雪,我希望你還是好好配合我們工作,把了解到的情況說出來,刻意隱瞞是沒有效果的。

凌雪:我沒有!我真的沒有隱瞞什麼!我保證簡訊絕不是我發的!我……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陳諾:既然這樣,我們會進一步調查。(稍稍頓了一下)孫夢伊的情況,你了解多少?

凌雪:從前和她不是很熟,直到她在小劇場受過傷后,她才對我透露了一些她過去的經歷,除了這些,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陳諾:除了孫夢伊提供的情況外,你對孫宏達還有什麼了解?

凌雪:沒有,我和他根本不認識。

陳諾:根據我們了解到的情況,你男朋友出事的那晚你們本打算去崇明小區找孫宏達,但因為你男朋友發生了意外而中途放棄了,對嗎?

凌雪:是這樣。

陳諾:對於任輝,你還能不能提供更多的信息?

凌雪:對不起,除了隋海青和孫夢伊敘述的情況外,我對任輝一無所知。

陳諾:好的。這是今晚的談話記錄,如果沒什麼意見,請簽個字。

7月8日

上午八點四十八分       公安局刑警大隊詢問室

活了二十三載,我第一次在公安局過夜。

然而,即便一整夜過去了,我依然想不通在我的手機卡未被複制的情況下,那兩條詭異無比的簡訊究竟是如何跑到我發件箱里去的。就假設雲劍那條簡訊是一個會「隔空取物」特異功能的人發送的,但那條孫夢伊的簡訊就著實無法解釋了,當時明明手機就放在我的電腦邊,而宿舍里又沒有其他人,怎麼會莫名其妙地發出簡訊呢?難道是……宿舍里有幽靈?我越想越害怕,幾乎不敢再胡思亂想下去。

忽然間,詢問室的門被「吱呀」一聲推開,我機械性地向門口看了一眼,來人是陳諾。

「凌雪,你可以走了。」陳諾又恢復了以往的客氣。

「我可以走了?」我驚訝地看著陳諾。

「是的,你可以走了,我送你出去。」陳諾再次確認了答案,並把我帶出了詢問室。

「凌雪,孫夢伊的這個案子比較特殊,你又是直接牽涉到案子的人,所以我們必須依照法律程序公事公辦,請你理解。」待我們走到刑警大隊辦公樓門口的時候,陳諾居然向我表達了她的歉意。

「沒關係,」我說,「可簡訊真的不是……」

「我心裡清楚你和孫夢伊的死無關。」看見我又要辯解,陳諾忙打斷了我,「你放心,我們會調查清楚的。不過,在事情被查清楚之前,還請你不要離開學校,我們會隨時找你了解情況。」

「我會全力配合的。」我趕忙說。

上午九點零二分            公安局門口

告別了陳諾后,我深吸了一口氣,快步走出了公安局大門。

看著公安局外川流不息的車輛和人群,我原本緊懸的心也漸漸平靜下來。此刻,我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向雲劍、文竹以及辰雨報個平安,離開了一整夜,想必他們都要急瘋了。然而,就在我抬眼的一瞬間,忽然瞥見了坐在公安局大門外石凳上一個熟悉的身影。待我確認了身影的身份后,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是雲劍!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抱著滿心的疑問,我快步向雲劍走去。

可沒曾想,直到我走到雲劍身邊,他都沒有發現我的存在,而是依然默默地坐在石凳上,低垂的頭幾乎要埋到兩個膝蓋中間,無力的雙臂緊緊地圈在上面,身體似乎還有些陣陣的抖動,「雲劍,」我輕聲地叫著。

聽到我的聲音,石凳上的雲劍立刻像觸了電一般猛地抬起了頭,之後「呼」地一下站了起來,「凌子!!」還未等我反應過來,我已經被他緊緊地摟在懷裡,力道大的幾乎讓我難以呼吸,「凌子……我終於等到你了,可把我嚇壞了……」懷裡摟著我,雲劍就像一個受驚嚇的孩子一樣委屈地呢喃著。

「沒事,沒事,我這不是出來了嗎?」我輕輕地拍著雲劍的背安慰他,此時的情形,就好像曾被帶進公安局的人是雲劍而不是我。

過了好一會兒,雲劍像是想起了什麼,忽然放開我,之後開始緊張的上下左右地打量我裸露在外的皮膚,「你怎麼樣?他們打你了嗎?虐待你了嗎?你身上有傷嗎?」

「呵呵。」看見雲劍緊張的樣子,我不由啞然失笑,「沒事兒,只是例行詢問,怎麼會打我呢?嚴刑逼供早就被禁止了!」

「我知道不允許……」雲劍囁嚅道,「可……可自從你被帶到公安局后,我就總想象著你被公安局的人打罵虐待的情景,都快急死了……」

「沒事,沒事」我笑著,又給了雲劍一個擁抱,「那都是你瞎想的,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那就好,那就好。」雲劍終於鬆了一口氣。

此時,我才得以好好看看已經一整夜未謀面的雲劍,竟忽然發現他的臉色難看的出奇,兩隻眼睛居然是紅腫的,而身上的衣服也好似淋過水一般,濕漉漉地貼到了身上,看著他的樣子,我的心再一次揪了起來,趕忙問道,「雲劍,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你哭過嗎?身上怎麼這麼濕?」

聽了我的話,雲劍的臉居然有些發紅,說話也變得吞吞吐吐起來,「呃……沒事,可能是因為擔心你沒休息好。你別問了,我先帶你回學校。文竹和肖她們都急壞了。」

看著雲劍支支吾吾的樣子,我也沒有多問,只是乖乖的跟著他搭上了回學校的公交車。一路上,我緊緊地依偎在雲劍身邊,心中的幸福感和安全感不言而喻。

上午九點五十三分        師範學校門口

「凌子!你回來了!」

「沒事吧?可把我們擔心死了!」

剛一走下公交車,文竹和辰雨就趕忙圍了上來,焦急地詢問著。

「沒事,放心吧。」我笑著對她們說。

「老陸還真是說話算話,果真就把你帶回來了!」看著一身狼狽的雲劍,辰雨居然懷著幾分敬佩說到。

「是啊,昨晚老陸聽說你被帶走了,立刻也跟到公安局去了,說什麼如果不能把你帶回來,他也不回來了……」

「文竹姐,先別說了。」還未等文竹說完,雲劍緊張地打斷了她。

「老大,你說什麼?!」文竹的話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衝擊著我的心,一個令我感動不已也震驚不已的事實就擺在了我面前,昨晚,雲劍居然緊隨我到了公安局,並且一直在門口等了一整夜,直到我今天被放出來!此刻,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雲劍的臉色那麼難看,因為他一夜未眠,而他身上濕漉漉的衣服肯定是夜間被露水打的。想到這裡,我不禁鼻子一酸,滾燙的淚水奪眶而出,「雲劍,你……」

「怎麼哭了呢?」看著我掉了眼淚,雲劍開始不停地為我擦拭兩頰的淚水,「別哭了,別哭了……」

「嗚嗚……」雲劍擦淚的舉動不僅沒有讓我停止哭泣,反而我哭得更凶了,「雲劍,對不起,對不起……」我不住地說到。

「呵呵,說什麼對不起,我不過就是在公安局門外多等了一會兒,沒關係的,只要你回來就好。」雲劍笑著安慰我。

「好了,凌子,別哭了,我們先回宿舍吧,也讓老陸早點休息。」一旁的文竹也趕忙勸解著。

聽了文竹讓雲劍休息的建議,我趕忙停住了哭泣,快步跟著她們回到了宿舍。只是一路上,我的眼淚還是止不住地往下流。

上午十點四十二分         225宿舍

「你說什麼?!你的手機卡根本沒被複制過?!」

「那兩條簡訊究竟是怎麼回事?!」

待情緒恢復平靜后,我開始向她們講述在公安局的經歷,毫無意外的,公安局對我手機卡的鑒定結果也讓她們大吃一驚。

「不知道,看起來真像是出鬼了!我還假設過,如果雲劍收到那條簡訊是因為有人會『隔空取物』的話,那孫夢伊那條簡訊定然就是有人會『意念控制』了!」我有些自嘲的說道。

「不可能這麼玄,」文竹趕忙接話了,「不過的確讓人想不通。」

我們對簡訊的推測無法再繼續下去,宿舍有了暫時的沉默。

「對了,凌子,告訴你一件事情。」辰雨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

「怎麼了?」我問。

「任輝的博客又更新了!」辰雨說。

「什麼?!又更新了?」我不可思議地看著辰雨。

「是的,這就是那篇新博文。」辰雨一邊說著一邊從電腦中搜索出了任輝的博客。

依然是陰暗的黑色背景,依然是幽靈般飄落的紫色風信子。我很快看見了那篇最新地博文,篇幅很短,只有兩句話:一切行將結束,死神即將關門。再看一眼發文的時間,2005年7月7日 19:42

「是昨天孫夢伊死前不久發出的!」我脫口而出。

「沒錯,想必兇手發完博文之後就對孫夢伊下手了!」文竹說。

「看來兇手真的就是任輝。可他頻繁在學校作案,就沒有人發現一點他的蛛絲馬跡嗎?」辰雨不解的說。

「別去想了,公安局正在全力偵破這個案子,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的。」我平靜的說著。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尤其是在雲劍受傷、我被牽連之後,我對這些死亡事件的探求欲已經遠沒有從前強烈了。我只是個平凡的學生,並不是所有秘密,所有真相都能探知的,相信梁警官、陳諾以及宋警官那些專業的刑偵人員定會找到那個殘忍的幕後元兇,給死者一個交代。至於我,還是繼續過著校園裡平靜的生活比較好。

想到這裡,我本能般的用滑鼠關掉了任輝的博客。然而,就在網頁被關閉的一瞬間,我忽然瞥見了網頁左上角關於任輝的簡介,他的出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桐縣裡山村。

「桐縣裡山村?」我不由得小聲低語。

「怎麼了?」一旁的辰雨不禁問道。

「沒……沒什麼。」我慌忙回答。但內心依然保留著對這個地名的疑惑,模糊地記得自己似乎在哪裡聽說過這個地方,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9 23: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