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五十九)恐懼來臨前的片刻寧靜 ...

作者:玉面狐  於 2013-3-24 17: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五十九:恐懼來臨前的片刻寧靜

7月6日

上午十一點零二分        實驗樓陸雲劍實驗室

「你怎麼來了?」看見忽然出現在實驗室的我,雲劍很是意外。

「不歡迎我?以前我不是常來嘛!」我故意表示出不滿的樣子。

「哪能不歡迎?」雲劍笑嘻嘻地說。

「諾!給你的!」我親昵地把手中的保溫盒遞了過去。

「哇!好香的雞湯耶!去食堂買的嗎?」雲劍興奮地喊了起來。

「食堂哪有這麼好吃的東西,當然是我親手做的啦!」我自豪地嘟起嘴。

「你做的?!」雲劍甚是驚訝,「你在哪裡做的?」

「借老大家廚房做的,以前我不是經常用她家廚房給你做好吃的嗎?你忘了?」我說。

「沒忘,沒忘,不過這次太意外了,呵呵。」雲劍也很是開心。

「感覺身體怎麼樣啊?明明醫生建議你今天出院的,你偏要昨天就出院,今天就忙著來做實驗,身體受得了嗎?」我不由地又問了一大串的問題。

「放心,沒事的。實驗還有一大堆,我在醫院呆不下去了。」雲劍柔聲地解釋說。

「那好吧,一會兒多吃點補補身體。中午又不回去了吧,飯盒底下一層有我給你準備的米飯,別忘了吃啊!」我又開始「嘮叨」起來。

「知道了!」雲劍笑笑說。

「哇塞!!什麼東西這麼香啊!」說話間,雲劍的兩個同學也來到了實驗室,聞到了雞湯的香味,趕忙也湊了過來。

「是雞湯啊!我們也要喝!」一個男生開始起鬨。

「一邊去!這是我老婆做給我的!不能給你們!」雲劍趕忙保護著桌上的雞湯。

「不是吧,陸雲劍,什麼時候這麼酸了,這就『老婆』『老婆』的,人家楊凌雪是標準的美女加才女,還勤勞賢惠,將來嫁不嫁給你還不一定呢,別這麼自信哈!」另一個男生也不甘示弱。

「她肯定嫁給我,不用你們操心,對吧,凌子!」雲劍邊說著邊朝我壞壞地笑著。

「說什麼嘛!」看著雲劍的眼睛,我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不由得小聲嘟噥著表示不滿。向來對感情有些羞澀的我總是應對不了男生那些無休止的打趣和起鬨。

上午十一點五十三分       10號公寓陸雲劍宿舍

「凌雪,可是好一陣子沒來了!」看著我在雲劍床鋪邊忙忙碌碌的樣子,一旁的吳飛忍不住說。

「是啊,最近有點忙。」聽著吳飛的話,我真覺得有些對不住雲劍,記得從前我經常借用學生會身份混到男生公寓為雲劍整理內務,可自從發生了這一系列的死亡事件后,我幾乎再也沒來過,還差點害了雲劍。但在吳飛面前,我卻不得不胡亂編了個理由。

「昨天我們還在談論你這個模範女友呢,沒曾想你今天就來了!」吳飛向來話比較多。

「呵呵,說不上『模範』,盡量做吧。」我稍稍表示了「謙虛」。並在談話間仔細地給雲劍換上乾淨的被套、枕套、枕巾,並把他扔在一旁的臟衣服一件不落的裝在我隨身帶來的袋子里。

「唉,老陸真是好命啊!」吳飛不禁嘆了口氣道,「也沒有人給我收拾床鋪,洗衣服。」

「飛哥,你要不介意的話,我可以代勞。」我象徵性的同吳飛客氣了一下。

「哈哈,那還是算了,讓老陸知道了非吃了我不可!」對於我的「好意」,吳飛趕忙拒絕了。
    聽了吳飛的話,我微微笑了一下,順勢拿起雲劍的被褥向陽台走去。晾曬被褥間,我無意間瞥見了腳下的小樹林。現在想來,曾經在小樹林西側這片地帶中發生的一切驚心動魄的事,似乎早已離我遠去了。

下午三點十二分           9號公寓225宿舍

「楊凌雪同學,好不好不要這麼賢惠了!現在洛楓同學整天拿我和你比!」看著宿舍陽台的晾衣繩上全部被雲劍的衣服侵佔了,一旁的辰雨終於忍不住「抗議」了。

「呵呵,比什麼?」我笑著問。

「還能比什麼?整天說你看人家凌子整天給老陸洗衣服,你也不給我洗;你看人家凌子整天給老陸做好吃的,你也不給我做;你看人家凌子還經常給老陸買衣服,你也不給我買之類的,總之開口閉口就是『人家凌子』,我可是整天活在你的陰影下啊!」辰雨無不「感慨」的說。

「誰說不是呢!」一旁的文竹也忍不住幫腔,「幸好江南同志已經工作了,不然我也難逃被比較的命運。」

「那是老洛隨便說的,真有一天換我做他女友,他肯定八百個不願意!」我也開始打趣辰雨。

「我想他應該沒意見,八百個不願意的肯定是你家老陸!」辰雨毫不示弱。

「老大,一會兒我到附近市場上買點排骨,然後和你一起回家燉排骨。做好后給你和姐夫留點,我再給肖帶回來點……」

「行啦行啦!」還沒等我說完,文竹就「不耐煩」地打斷了我,「不就是又要借我家廚房給老陸燉排骨嘛,直說就行,不用扣上這麼多帽子。」

「你這個人!我哪次做好吃的不留給你們?」對於文竹的話,我有些「不滿意」了。

「是是是!我們跟著老陸沾了不少光呢!凌子,你這陣子有點超支吧!」知道我向來節儉的文竹忍不住為我的經濟狀況擔心了。

「沒事兒,我最近又找了一份家教,能多賺點錢,只要讓雲劍吃好就行!」我無不甜蜜地說著。

「唉,老陸這傢伙算是掉蜜罐里了。」文竹的感慨更加深厚了。

下午五點三十二分        食堂

「紅燒排骨!嘗嘗喜不喜歡?」我一臉幸福地把裝有排骨的飯盒放到雲劍面前。

「你……」雲劍一時怔住了,「你又去文竹姐家了?」

「當然啊,不然怎麼給你做排骨!」我很自然的說。

「這……」雲劍似乎感動地不知說什麼才好,「文竹家也不近啊,天氣這麼熱,就別跑來跑去的了,多辛苦!」

「辛苦什麼!」我滿不在乎地說,「你身體不好,理應吃點好東西補補嘛!對了……」說話間,我又遞給了雲劍一個袋子,「今天太陽不錯,大部分衣服都幹了,只有你的一件外套和被套還沒幹,等曬乾了我再拿給你!」

「你……你怎麼會……」看見一件件乾淨的衣服,雲劍更驚訝了。

「從你實驗室出來我就到你宿捨去了,你快懶死了!臟衣服一大堆,床上也髒兮兮的,我全給你洗乾淨了!」此時我才記起還沒和雲劍解釋我是如何拿到他臟衣服的。

「天哪!凌子……我真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謝謝了……」向來沉穩的雲劍忽然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早說過了不用和我說謝謝的!」我很不滿雲劍的「客氣」。

雲劍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我,之後,他莞爾一笑,「你知道我想到了什麼嗎?」

「想什麼?」我好奇得看著雲劍。

「我在想這次受傷真值,都快被你捧成寶貝了!」雲劍笑著說。

「別胡說!」一聽到雲劍又提到這次「受傷」,我立刻急得滿臉通紅,「什麼受傷很值,你差一點出意外!可不許說這樣的話了!再說了,我難道只有你生病的時候才把你當寶貝嗎?」我嘟著老高的嘴,表示極大地「不滿」。

「哈哈……」雲劍忍不住開心地笑了,「當然不是,你一直都把我當寶貝,只是這次我的感覺更強烈!不過我擔心,你總這樣讓我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我會被你寵壞的,過不了多久就變成小豬了!」

「哈哈……」這次輪到我開心地笑了,「變成小豬更好,就不會有別的女生喜歡你啦!你知道嗎?這陣子我沒怎麼照顧你,很害怕你被別人搶走呢!所以我要好好補償一下!」

「唉,」雲劍幸福地「感嘆」著,「我周圍的男生都勸我看好你這個『寶貝』,以防被別人搶走,如果他們知道你這麼想啊,肯定都羨慕死了!」

「那就讓他們羨慕吧!」我笑著說,「快吃排骨吧,都要涼了!」我邊說著,邊把排骨推到雲劍臉前。

「真好吃!我家凌子手藝越來越好了!」雲劍毫不客氣地夾起一塊排骨狼吞虎咽地吃起來。

我微笑著看著雲劍的吃相,心裡感到一陣幸福。

「咦?你怎麼不吃呢?」看見了我一直沒動,雲劍不禁停下了。

「呃……我……我吃過了,這都是給你的!」我趕忙說。

「別騙我了!」雲劍一眼看穿了我的謊話,「這麼貴的東西,你肯定是留給文竹和江南一點,再分給肖和老洛一點,剩下的就都給我了,你根本捨不得吃!」

「我……我沒……」沒想到全被雲劍猜中了,我一時不知該如何辯解。

「我還不知道你!」雲劍邊「嗔怪」著我,邊從飯盒中夾出了好幾塊大些的排骨放到了我的碗里,「你最近都瘦了,也應該多吃點!」

「我……」還未等我虛讓,雲劍便又忙不迭地埋到他面前的美食里了。

終於又回到了從前的生活,我心裡這樣想著。原來之前所有的精神壓力和束縛都是可以擺脫的,只要我能放開。再次看著雲劍開心的吃著自己做的晚餐,從未有過的滿足和幸福又一次填充了我的內心。孫夢伊、孫宏達、戴小嬋、任輝、冰魂、黑夜的風、別敲死神的門……你們都離開我的生活吧,讓我也遠離你們。

7月7日

225宿舍

「中國隊一傳沒有接好!二傳魏秋月調整!王一梅四號位進攻!俄羅斯隊有效攔網,加莫娃!球傳到了加莫娃手裡!加莫娃二號位進攻!周蘇紅攔網!好的!周蘇紅單人攔網,單人攔網把球攔在了界內!中國隊再得一分,現在比分8:8。觀眾朋友!現在是國際女排巡迴賽中國隊對俄羅斯隊半決賽決勝局的比賽,比分打到了8:8!」

「太好了!終於把比分追上來了!」此刻,觀看比賽的我無比緊張。

向來沒有多少體育細胞的我卻是一個排球迷,向來大大小小的國際賽事都不會錯過。多日來,高度的精神緊張使我幾乎遺忘了早已期盼已久的國際排球巡迴賽,還是多虧雲劍的提醒,我才沒有錯過下午這場中國隊和俄羅斯隊的半決賽。加之文竹和辰雨都有課,整個宿舍幾乎成了我一個人的賽場。現在比賽到了關鍵時刻,我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

「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顏,可知誰願承受歲月無情地變遷……」雲劍的電話「不合時宜」地打來了。

「小球迷!比賽結束了沒?」電話那頭的雲劍寵溺地問。

「快啦!已經決勝局了!」通話間,我的眼睛根本沒理開過屏幕。

「那我們等會再去吃晚飯吧。」雲劍說著。

「你做完實驗了?那我現在就去食堂!」一聽說雲劍已經完成實驗等我吃飯了,我絲毫沒有猶豫地放棄了比賽。說話間,我已經停止了網路視頻直播,熟練地將中午做好的鯽魚山藥湯倒進了保溫飯盒,之後趕忙衝到了宿舍樓下。對我而言,雲劍始終是最重要的,再激烈的比賽也不能讓他餓肚子。

食堂

「沒等多久吧?不好意思,我來晚了。」發現雲劍早已等在食堂門口,我不禁一臉歉意地說。

「呵呵,是我不好意思,今天的實驗結束晚了!」雲劍用同樣的歉意說著。

「哪有晚?一點都不晚!」我趕忙說。

「哈哈,小球迷看球真看迷了,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雲劍笑著說。

「天哪!都六點四十了!」看見手機屏幕上的時間后,我不禁一吐舌頭,看來真是看球太入迷了,真的都要忘記時間了。

「凌子,你又……」看著我手中的湯,雲劍忍不住說到,我甚至看見,他的眼圈有點紅。

「最後一次!明天不做了!」為了避免雲劍心中的內疚和感激,我急忙向他眨眨眼睛說到。

「你先喝著湯,我去給你買幾個青菜!」我邊說著,邊衝進了食堂里擁擠的人群中。

晚上八點三十五分       225宿舍

不知為什麼,感覺今天的夜晚特別長,時間也過得特別慢。無聊中,卻再次接到了何蕾的電話。想她必定是為孫夢伊又來向我求救的,但遲疑過後,我還是接起了電話,「喂,蕾蕾。」

「凌子,我想來想去,你還是趕緊把夢伊帶回來吧,刑警隊的人囑咐過別讓她外出,你這樣把她約出去不太好!」沒曾想,何蕾第一句話就讓我出奇的意外。

「蕾蕾你說什麼?!我把夢伊帶回去?什麼意思?」我疑惑的問。

「不……不是你約她去了鐘樓嗎?」電話另一頭的何蕾也很是疑惑。

「什……什麼?!」我的大腦忍不住再次炸開了,剛剛經歷了雲劍事件的我,已經對兇手這種手段達到了心驚膽戰的地步!「沒……我沒有約她!」我趕忙解釋。

「不可能啊,明明是你……」何蕾明顯還沒有意識到危險。

「蕾蕾,什麼也別說了,我們趕緊去鐘樓把夢伊找回來吧!」話一落音,我就急忙掛斷了電話,此刻,空蕩蕩的宿舍再次令我感到無盡的恐怖。我雙手哆嗦著進入到了手機的發件箱,果然,一封同樣詭異和恐怖的簡訊就靜靜地躺在那裡,放肆地嘲弄著我,「夢伊,今晚八點鐘樓上平台見,有重要的事和你說。至於為什麼要去鐘樓,見了面你就知道了。」

「夢伊,夢伊……」我緊張地喊著孫夢伊的名字,跌跌撞撞地衝出了宿舍。

「凌子!怎麼了?!」剛跑到公寓大門,就迎面撞上了同時從教學樓回來的文竹和辰雨。看見我慌慌張張的樣子,辰雨不禁問。

「孫夢伊……孫夢伊要出事了……快……鐘樓……」我來不及過多的解釋,便直衝鐘樓方向跑去。依然不明就裡的她們也沒有多問,緊緊地跟在了我的後面。

然而,儘管我拼盡全力跑向了鐘樓,還是在仰望鐘樓的瞬間看見了那團直線下落的紫色身影……

「夢伊!!」我瘋狂呼喊著。

可惜,她再也聽不到了。

警車的剎車聲打斷了我的思緒,我木然地被帶下了警車。面前公安局刑警隊的辦公樓此時忽然變得像一隻猙獰的怪獸,似乎隨時都能把我吞噬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1 18: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