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五十八)擊中最大的軟肋

作者:玉面狐  於 2013-3-20 10: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五十八:擊中最大的軟肋

「我只是覺得有這種可能性。」洛楓說。

「對,對,這種可能性很大。」我忍不住喃喃自語,兩次事件,相同的欺騙手段,相同的作案手法,相同的藏匿風格,我怎麼就沒有想到,也有可能是相同的作案者?!

「我在想,如果恰巧孫宏達就是襲擊老陸的人,我們在找到他的同時再報案,說不定正好一舉兩得。即便不是他,那肯定就是那個幕後元兇,如果能幫孫夢伊一起勸他自首,說不定他會供出一些幕後元兇的線索,到時候也會間接找到襲擊老陸的人。」洛楓分析說。

「沒錯,你說的很有道理。」辰雨對洛楓的分析很是贊同。

「那這樣吧,一會兒凌子留下來照顧老陸,我們再去趟崇明小區!」洛楓說。

「真抱歉,我上午有課。」文竹有些尷尬地說到。

「沒關係老大,我和洛楓去就可以了。」辰雨趕忙接話。

「你們要去哪?」病床上,忽然傳來虛弱的聲音。

「雲劍?!你醒了?!」看著已經睜開雙眼的雲劍,我又激動又興奮,「還難受嗎?還有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喝水?你餓不餓?」看著醒來的雲劍,我幾乎有些前言不搭后語了。

不知什麼時候,也不知是誰已經叫來了醫生。過度興奮的我總是把最關鍵的事情遺忘。在醫生說出雲劍「一切正常」的結論后,我不顧還有其他人在場便興奮地抱住了雲劍,不由得又哭了起來。

「唉,哭什麼,我這不是好好的嗎?」仍舊虛弱的雲劍無力的拍打著我的背輕聲安慰我。

「好了,凌子,老陸身體還很弱,別再讓他情緒激動了。」身旁的辰雨拽了我一把,好心提醒道。

我一聽到「老陸身體還很弱」幾個字,便趕忙收起了眼淚,乖乖地放開了雲劍。

「老陸,昨晚到底怎麼回事?」洛楓依舊保持著對昨晚事件的探求慾望。

「我只記得和凌子通完電話后不久,就有人從後面捂住了我的嘴,之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雲劍無力地說。

「昨晚你可把我們嚇壞了,你知道嗎?我們發現你的時候你正躺在噴泉的水池裡,再晚一步的話,後果真不堪設想!」洛楓心有餘悸地說。

「什麼?!噴泉水池?!這……怎麼回事?!」聽了洛楓的話,雲劍吃驚地睜大了雙眼。

「老洛說的沒錯,肯定是你被迷暈后又被放進了水池,幸虧發現得早,不然的話……」一旁的我說著說著,眼圈又開始發紅。

「別,別,你怎麼又哭了……」看著我總是落淚,病床上的雲劍有些著急。

「你們家這位從昨晚就一直在哭,我們可都沒辦法了!」洛楓有些打趣地說。

「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讓你們擔心了。」看著周圍守了一夜的好友,尤其是動不動就哭成淚人的我,雲劍有些歉意。

「就別客氣了,我和肖過會兒就去報案,到時候你把昨晚的經歷說清楚,希望能早點找到那個暗算你的人。」洛楓說。

「好,我也很想知道那人是誰。」雲劍的語氣中充滿著堅定。

雲劍說完后,看了看依舊眼淚汪汪的我,不禁無奈的一笑,隨即便採取了讓我停止哭泣的最有效「措施」,「凌子,我餓了,去幫我買點吃的吧。」

「好的,好的。」聽了雲劍的「吩咐」,我就像打了興奮劑一般,急忙胡亂的擦了一下眼淚,「等我一下,我去買你最愛吃的小籠包!」說完后,根本顧得上理會雲劍那狡黠的眼神,便飛一般地衝出了校醫院。

上午八點三十分    校醫院陸雲劍病房

「你現在什麼感覺?頭暈不暈?惡不噁心?胸悶不悶?」從雲劍早上醒來以後,我已經是第無數次看著他的臉問著這些同樣的問題。

此時的雲劍稍稍有些抓狂,「天哪!醫生不都說了么,我只吸了很少的乙醚,並且都被排出,不會有什麼危害了,你說的那些癥狀都是吸入大量乙醚后中毒的癥狀,我沒有那麼嚴重的!」

「可醫生也囑咐過,讓隨時注意你的臨床癥狀,不能掉以輕心的!」對於雲劍的「不耐煩」,我把嘴厥地老高表示抗議。

「好,好,隨時注意,隨時注意。」雲劍向來對我的「任性」感到很無奈。

「嗯,這就對了。」我很滿意雲劍配合的態度,但就在抬眼間,卻觸到了雲劍異常溫情的眼神。

「幹嘛這麼看著我?」看著雲劍近乎深情的眼神,我忽然有些羞澀。

「呵呵,」雲劍輕鬆地笑著,「剛才你去買早飯的時候,我聽他們說某人昨晚打了一個好貴的計程車,把身上所有的錢都賠上了。」

聽了雲劍的話,我不禁又想起了昨晚心急如焚到絕望的心情,「當時我急壞了,哪還等得了紅燈……」我小聲低語著,語氣中充滿著委屈和難過。

「唉,」雲劍無奈地笑笑,「那應該是你一個月的生活費吧。」

「那又怎麼樣。」我依然嘟著委屈的嘴,「只要你能安全,我傾家蕩產都願意呢,不過我也沒什麼財產,呵呵。」說到這裡,我自己都開心的笑了。只要一想到雲劍還健健康康的在我面前,我就是最幸福的。

「凌子,謝謝,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一時間,我的「深情」也打動了他。

「何必說謝,這對我來說都是應該的。」我輕鬆地說。

雲劍又是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而我,看著病床上依然虛弱無力的雲劍,內心那股恨意不由在此萌生,「真恨那個可惡的幕後元兇!居然傷害到你!如果可能的話,我真想親手將他繩之於法!」

「哈哈,你簡直像個正義的女鬥士,說不定真有這麼一天的。」雲劍打趣地說。

 「請問,陸雲劍是在這個病房嗎?」談話間,病房忽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宋警官!你好!」待我認清來人後,便趕忙打招呼。

「你好!」這位年輕的刑警總是很有禮貌,之後,便對病床上的雲劍說,「你是陸雲劍吧。」

「我就是。」雲劍客氣地回答到。

「昨晚的事情,你同學洛楓已經向我們反映過了,現在我過來做一下筆錄,麻煩你配合。」宋警官說到。

「好的。」雲劍忙說。

然而,就在雲劍訴說昨晚經歷的過程中,我忽然看見好幾個身穿警服的刑警從病房外走過。

怎麼會有這麼多刑警?他們也是來給雲劍作筆錄的嗎?似乎不像,他們根本就沒有進到病房的意思,再說做筆錄也無需這麼多人。懷著一股好奇感,我不由得走出了病房,沒曾想,卻和跟在刑警後面的洛楓、辰雨撞了個正著。

「你們怎麼會和那些刑警在一起?」看著和刑警們同回醫院的他們,我不由吃驚得問。

洛楓和辰雨都沒有說話,臉色卻是同等的凝重。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看著他們的表情,我心裡升起了一股隱隱的不安。

「孫宏達死了!」辰雨終於開口說。

「什麼?!」聽到了孫宏達的死訊,我有著說不出的驚訝,「是你們報的案?」我如此猜測著。

「不,」洛楓否認了,「我和肖到達孫宏達在崇明小區的租房時,刑警隊的人已經到了!」

「那是有人提前報了案?」我緊張地問。

「不是,」這次輪到辰雨否認我的猜測,「刑警隊的人好像是根據校園吧里那則帖子的發帖地址查到孫宏達住處的!」

「什麼?!」聽到辰雨的話,我更加驚訝了,「這麼說……這麼說校園吧那則帖子是孫宏達發到網上去的?」

「不好說,現在只能說明孫宏達的住處是發帖地址,但不一定說明帖子就是孫宏達發的!也說不定是兇手的嫁禍手段,他既然能進到孫宏達的住處把他殺死,定然也能有辦法用他住處的電腦發帖子。」洛楓很詳細地分析到。

「孫宏達死的很慘,」辰雨的語氣中充滿著同情,「是被人綁在床上割破手腕后,眼睜睜看著自己死掉的,真是太殘忍了。」

「唉,」聞言,我不禁又嘆了一口氣,而後我又問到,「是剛發生的事嗎?」

「不,好像是昨天晚上死的,我們到的時候,法醫正在檢查屍體,我偶然間聽到的。」洛楓回答。

「昨天晚上?!那傷害雲劍的人不是他了?」孫宏達的死亡時間不禁又讓我想到雲劍的受害時間。

「這個就不好說了。可能是孫宏達襲擊了老陸之後接著被兇手殺死了,也或許襲擊老陸的人就是那個兇手,和孫宏達無關。」洛楓說。

我默默地點點頭,的確,答案不好確定。

「我和洛楓忽然出現在犯罪現場,差點被當成了犯罪嫌疑人審問,沒辦法,我只好實話實說了。再者說,孫宏達已經死了,孫夢伊請求我們隱瞞的事也就沒什麼意義了。老洛還順便和他們反映了一下老陸的情況,之後刑警隊的人就和我們一起來校醫院了。」辰雨解釋說。

「原來是這樣。」此時,我終於明白了那一行人到來的原因,定然是去了孫夢伊的病房請她協助調查。想到孫夢伊,我心裡不由得再次揪緊,聽到了哥哥的死訊,她還撐得住嗎?

上午十一點零四分        校醫院陸雲劍病房

 「老隋!老俞!嘉琳!你們怎麼來了?」看著隋海青、俞偉東以及葉嘉琳同時來到,我不由驚奇地說。

「我們來看看老陸。」隋海青首先開口了。

「是啊,剛聽說老陸遭到意外了,我們趕緊過來看看,沒事了吧?」俞偉東也客氣地對雲劍說著。

「已經沒事了。」雲劍笑笑說。

「我是方才做筆錄的時候才知道老陸也出事了。」隋海青說著。

「做筆錄?做什麼筆錄?」雲劍不由驚奇地問。

「那天在體育館傷害我的行兇者已經找到了,就是孫宏達!」隋海青說到。

「什麼?!就是孫宏達?!這……確定嗎?」未曾想,孫宏達就是傷害隋海青的人,如此看來,隋海青和辰雨受傷都是孫宏達一人的傑作。

「確定,」隋海青很肯定的點點頭,「傷害我的兇器,就是那根繩子上留下了孫宏達的指紋,只可惜,這些都是孫宏達被殺死後才查出的。」

又是在棋子即將暴露的那一刻滅口了,許多秘密或許隨著孫宏達的死又要被掩埋一段時間了,我心裡沮喪地想著。

 「這次真沒想到你也會遭到意外。」隋海青再次轉向了雲劍,語氣里充滿著不可思議。

「是啊,好在沒事。」雲劍說。

緊接著,或許是為了調節病房裡凝重的氣氛,雲劍忍不住打趣俞偉東和葉嘉琳,「老俞,嘉琳,你們最近忙著甜蜜戀愛,都快把我給忘了吧!」

「哈哈,怎麼可能?我們不是來了么?」俞偉東也輕鬆地笑著,不過緊接著,俞偉東的表情忽然有些尷尬,「其實這次來,除了看看老陸,我……還是來道歉的,上次因為嘉琳的事,我誤會老陸和凌子了……」

「老俞!都是老朋友了,還提這些幹什麼?都是過去的事了!」了解到俞偉東來此的目的后,我趕忙說著。

「是,是,我們都不提了,都不提了……」俞偉東連連說著。

其實,自從上次雲劍和俞偉東起了衝突,他們之間的關係就一直處於很微妙的狀態,直到今天,終於所有的誤會都煙消雲散了,病房裡輕鬆歡快的氣氛愈來愈濃厚。

隋海青一行人離開時,我一直把他們送到了病房外的走廊上。

「凌子,照顧好老陸,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告訴我們。」臨走前,隋海青還不忘囑咐我一番。

「謝謝,放心吧。」我感激地回答到。

「對了,凌子……你……」隋海青似乎還要開口。

「還有事嗎老隋?」我忍不住問。

「沒事了!」隋海青故作輕鬆的笑笑,「那我們先走了。」

「哦。」我輕聲答應著,心裡卻總想著隋海青那沒說完的話。

下午一點零三分      校醫院孫夢伊病房外

趁著雲劍午睡,我不由得再次來到孫夢伊的病房外,透過房門看著愈加憔悴的孫夢伊,我不由一陣難過。她唯一想保護的哥哥也死了,並且孫宏達一死,她之前想掩埋的往事也埋藏不住了。包括她和任輝的過去,她在小劇場的受傷,以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被刑警們詳細記錄在案了,再也無法深埋在她心底了。

「凌子?你來了。」此時,病房門忽然打開了,何蕾從裡面走了出來。

「蕾蕾,夢伊還好嗎?」我不由得問。

「唉!」何蕾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怎麼會好?聽到哥哥死了,夢伊整個都垮了!」

「唉,」同樣,我除了嘆氣也比無他法再去幫助孫夢伊。

此刻,我忽然想到,如果我們昨晚去了崇明小區,一切的結果會不會不同,但這種假設不會成立,即便時光倒流,我也會選擇雲劍,而不會選擇崇明小區。忽然間,一種可怕的想法又出現在了我的腦海,雲劍被襲會不會就是兇手阻止我們尋找孫宏達的手段?難道一開始,雲劍和孫宏達就只能活一個?背後的那個兇手真的異常可怕,可怕得超出了我們的想象。

「凌子,你要不要進去看看夢伊?」何蕾小心地問。

「哦,不,不了。讓夢伊好好休息吧。」何蕾的話驚醒了沉浸在恐怖情緒中的我,猶豫了幾秒鐘,我終究婉轉地拒絕了她。

「凌子……」何蕾似乎有些猶疑。

「怎麼了?」我問。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那些刑警臨走時還囑咐我說什麼夢伊很危險,盡量不要讓她離開醫院。夢伊什麼都不肯說,你知道是為什麼嗎?」何蕾忍不住問。

「我……我也不知道。」面對何蕾的問題,我遲疑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否認了,還是不要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些可怕的真相為好。

「蕾蕾,那我先走了,我男朋友那邊還需要我照顧。」最後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孫夢伊,我便轉身離開了。

由於雲劍受傷,讓我徹底下了遠離這些恐怖死亡事件的決心。然而,我的內心卻在對孫夢伊一遍遍地說著對不起,因為我知道她此刻正是最脆弱也是最需要人關心幫助的時候,我卻要遠離她。但我不得不這麼做,為了雲劍的安全,我寧願捨棄一切的同情和不忍。兇手這次的手段終於擊中了我最大的軟肋,那就是傷害了我的雲劍,成功的壓制住了曾經不知害怕退縮的我,想必此時,兇手正躲在黑暗處暗自得意吧。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1 22: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