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五十六)

作者:玉面狐  於 2013-3-11 21: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五十六:將靈魂推入絕望的簡訊

 

 「對不起,對不起……」孫夢伊連忙道歉,「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有一次哥哥無意中說漏了,對不起……我哥哥曾帶給你們不少的傷害,現在……現在卻只有你們能幫我和哥哥,我心裡真……」

「唉,」辰雨無奈的嘆口氣,「不必說這些了,又不是你的錯……」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孫夢伊還在連連道歉。

「既然沒碰過面,你哥哥怎麼和那人聯繫?」或許想終止孫夢伊無休止的道歉,文竹便問到。

「應該是網路吧,我記得又一次碰見過哥哥和那人用QQ聯繫。」孫夢伊回答。

「你哥哥的網名叫什麼?」忽然又想起了那段詭異的對話,我不禁問到。

「好像叫什麼風,記不清了。」孫夢伊無奈的回答。

「黑夜的風?」辰雨問。

「好像是的,你……你怎麼知道?」聽見我說出了孫宏達的網名,孫夢伊很是吃驚。

「原來你哥哥真的就是『黑夜的風』。」想到洛楓的推測,我忍不住說。

「你們……你們怎麼都知道……」孫夢伊更加驚訝了。

「夢伊,你不用管我們是怎麼知道的,這不重要。關鍵是,既然你知道你哥哥再為兇手做事,你為什麼不勸他,這樣下去是沒有好處的,也是很危險的!」我鄭重的對孫夢伊說。

「我當然勸過,不止一次的勸過,尤其是……是史曉芸死後。」孫夢伊囁嚅到。

「曉芸?」聽到史曉芸的名字后,我先是一怔,而後就明白了,「你哥哥就是假冒『庄達生』和曉芸聊天的人?」

「這……是,」孫夢伊為難的說,「我也是偶然間看哥哥聊天才知道的,起初我並不知道他為何要這樣做,後來……後來我知道了史曉芸自殺的消息,才覺得……才覺得我哥哥很有可能和她的死有關,於是就很害怕的勸他,可……可他根本不聽。」

「這麼說你哥哥看過史曉芸的日記?」我面無表情的問,知道孫宏達就是那個「庄達生」后,我著實憎恨他充當了殺害史曉芸的幫凶。

「我……我不知道。沒聽哥哥說起過。」孫夢伊小心地回答。

看來事情誠如雲劍所言,孫宏達應該和戴小嬋一樣,都是幕後元兇的一顆棋子,偷日記的人是戴小嬋,看日記的人卻成了孫宏達,看來這個幕後元兇的操控能力,真的不一般,我心裡害怕的想著。

「你哥哥始終都沒聽從你的勸說嗎?」辰雨不由問。

「是的。別看我哥哥平時風風火火的樣子,其實他很膽小,一開始,我想他確實是因為三年前有把柄抓在對方手裡,害怕事情暴露。可後來對方的要求越來越多,我哥哥就開始有所顧忌了,甚至想退出,可結果……結果卻被對方雇的人打了一頓,傷的很嚴重。」孫夢伊說到這裡,不由得停住了,想是說到了傷心的往事,不由心裡難過。此時,我不由得想起了在看望江南的過程中,偶遇到孫夢伊的情形,想必那時正是孫宏達受傷之際。

「那後來呢?你哥哥又被嚇住了?」辰雨試探性的問。

孫夢伊搖搖頭,苦笑了一聲,「我哥哥傷好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再也沒有了顧忌,開始死心塌地的為那人做事,並且好像還很期盼有任務的樣子。」

「這……這是為什麼?」一直沉默不語的文竹也忍不住發問了。

「為什麼?還能為什麼?一個字,錢。」孫夢伊又是一陣苦笑。

「錢?」我一時還不能理解孫宏達的轉變。

「哥哥傷好之後,就立刻把原來的工作辭了,整天泡在在那些亂七八糟的娛樂場所里,並且還時常給我很多零花錢,當我問他錢的來源時,他什麼也不肯說,只說是正當來源,讓我放心的花就可以。我一開始,以為是他結交了富二代朋友什麼的,也就沒多想,但後來,我才知道,就是那個兇手給他的錢,那也是哥哥有一次喝醉了,無意間說出來的。從那時起,我就不止一次地勸我哥哥放棄,可他……可他眼裡只看見了大把的錢,根本聽不進去我的話,甚至都不承認自己醉時的話,只說那是他喝醉胡說的,讓我不要當真,可我……可我知道,那肯定就是實話。」孫夢伊停頓了一下,繼續訴說著,「從那以後,哥哥就開始刻意的隱瞞我,什麼事都不和我說,只是繼續泡在那些娛樂場所里,我見他的機會也越來越少。我知道這樣下去很危險,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有人能幫我,我無法阻止他,更無法……去報案,畢竟,他是我的親哥哥。我……我心裡真的是……真是太苦了……」

「唉,」聽了孫夢伊的話,我不禁又是一聲嘆氣,她內心真的承受了太多的苦楚,一時間,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只得婉轉的轉移了話題,畢竟聽孫夢伊說了這麼多,我還是沒有明白她讓我們找孫宏達的原因,「那你現在為什麼突然又要讓我們幫你找到哥哥?」

聽了我的話,孫夢伊忽然激動起來,「我不知道,但我總有個直覺,覺得……覺得我哥哥也快出事了!」

「為什麼會這麼想?」我急忙問。

「現在看來,戴小嬋就是那晚襲擊我的人,看來她也在為兇手做事,而後她很快就被殺了。我擔心我哥哥……如果……如果兇手認為他沒有利用價值了肯定也會像殺死戴小嬋一樣殺死他的!」儘管孫夢伊此時身體非常虛弱,但是出於對孫宏達的擔心,依然讓她具備了相應的推理能力,戴小嬋的死很快讓她聯想到了哥哥的危險處境,這想必就是「兔死狐悲」吧。

「我明白你的心情。」我很快回答到。儘管我心裡厭惡孫宏達這樣一個既威脅過我們,也傷害過辰雨和曉芸的幫凶,但抱著阻止悲劇進一步發生的心理,我還是沒有拒絕孫夢伊,「找你哥哥是沒有問題,可他會相信我們的話嗎?會意識到自己的危險嗎?就像當初,你不也是對我們的勸說很抗拒嗎?」我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夢伊,我感覺你與其讓我們幫忙找你哥哥,倒不如去報案,借用公安局的力量去保護他。」文竹也忍不住建議。

聽了文竹的話,孫夢伊忽然急了,「文竹姐,凌雪,辰雨,算我求你們了,現在只有你們能幫我了!我答應你們,一定會去報案的,會把我了解到的情況都說出來,但是……但是我怕,等到公安局的人再去找我哥哥,已經來不及了!況且……況且我只是直覺哥哥會有危險,並且我沒有哥哥就是幫凶的直接證據,我擔心公安局的人不會花大力氣去保護他,拜託你們了!其實……其實你們不必勸說他,只要騙他說我病得很嚴重,帶他來學校就可以了,只要我能看見我哥哥安全的站在我面前,我一定……一定勸他自首,但現在……現在我想先讓他活著……拜託了……真的拜託了……」

「這……」對孫夢伊找哥哥的手段,我有些不太理解,「你親自告訴他你病了,難道他還不會來學校嗎?」

「我……」聽了我的問題,孫夢伊似乎有些難為情,「之前好多次,我為了見他,都用這個理由騙過他,後來他漸漸地不相信我了。方才……方才我還聯繫過他,他好像正泡在一個遊戲廳里,根本不理睬我。」

「是這樣。」我終於明白了,攤上孫宏達這麼一個不務正業的哥哥也真是遭罪,僅為了見他一面還要編謊話,想想孫夢伊真的是可憐。

「但……但如果你們以我好朋友的身份親自去找他,告訴他我得重病的消息,他定然會相信,就肯定會來學校的,其實哥哥……還是挺疼我的。」孫夢伊說著,眼神中滿是懇求。

「這……好吧。」在和辰雨、文竹的目光交流之後,我答應了孫夢伊,「晚飯後,我們立刻就去找你哥哥,爭取早點把他帶到醫院來。你把你哥哥的住址以及常去的娛樂場所告訴我們吧。」

「謝謝!真的謝謝你們!我這就把他常去的地方寫給你們!」孫夢伊感激的說著。

孫宏達這樣一個不務正業的人,死死控制他的方法原來如此簡單,錢。看著孫夢伊感激的樣子,我心裡不由又泛起了一陣心酸。

「凌子……」然而,就在我們即將走出病房的時候,孫夢伊又忽然叫住了我。

「還有事嗎?」我小心的問。

「凌雪,我……你……」孫夢伊有些欲言又止。

「沒關係,夢伊,有事的話就說吧。」我企圖打消孫夢伊的顧慮。

「沒……沒事,凌雪,我就是……我就是特別羨慕你。」孫夢伊終於說出了她心裡的話。

「羨慕我?為什麼?」聽到「羨慕」這兩個字從孫夢伊口中說出,我十分驚訝。

「我……我就是羨慕你有個那麼疼愛你的男朋友,而我……」孫夢伊的眼光再次黯淡下去。

終於明白了孫夢伊羨慕我的「緣由」,我忍不住說到,「別這麼說,夢伊,你這麼優秀,早晚也會找到一個像任輝那樣疼愛你的男友。」想想孫夢伊接連失去兩位男友的情感處境,我的確也會成為她羨慕的對象。

「不……不會找到阿輝那樣的男友了,不會了……即使他活著,也不會回到我身邊了……」孫夢伊喃喃自語到。

看著孫夢伊的樣子,我有些心疼,卻不知該如何安慰了,然而,就在我走出病房的剎那,居然感到她眼睛里還蘊含著一層複雜的情愫。

 

沒曾想,晚飯時分,我們三個人的「尋人計劃」遭到了洛楓和雲劍的堅決反對。他們不約而同的認為我們三個女生在晚上去一些不三不四的娛樂場所找孫宏達是十分不合適的。另外還有關鍵的一點,就是上次因火災而夭折的高校乒乓球聯賽開賽在即,他們兩人今晚都要參加集訓,不能陪同,顧及到我們的安全,他們不同意我們外出。

可幾番商議下來,他們最終妥協了,說到底,還是我們成功讓孫夢伊逃過一劫的現實說服了他們,對生命的重視讓他們最終無法拒絕我們的請求,但他們妥協的要求是,無論是否找得到孫宏達,都必須儘早趕回學校,不能長時間在外逗留。

終於被允許走出校園的我們原本認為尋找孫宏達不是件難事,但令我們失望的是,找尋的過程十分不順利,孫夢伊寫的住址,孫宏達早已搬離,誰也不知道他的去向。另外,尋遍了孫夢伊提供的那些娛樂場所,不僅沒有看見孫宏達的影子,還要經常面對娛樂場所經營人員那種不耐煩的目光,幾番尋找下來,我們都有些泄氣了。眼看夜色漸漸深了下來,我們只得無奈返程。

 

晚上九點五十五分       計程車上

「沒有找到孫宏達,夢伊會不會很失望?」返程途中,辰雨有些憂慮。

「失望也沒有辦法,我們已經儘力了。」文竹的語氣中透露著無奈,更透露著疲憊。

「我發簡訊把今晚的情況告訴夢伊,順便讓她再回憶一下孫宏達還會到哪些地方,明天我們可以再繼續找。」我說著。

「也只能這樣了。」辰雨也是一臉的疲憊。

簡訊發送后不多時,我就收到了孫夢伊的回信,「夢伊說她記起了孫宏達曾在學校附近的崇明小區租住過,還告訴了我們地址,並再三請求我們過去找一下。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我立刻告知了她們簡訊的內容,並徵求她們的意見。

「去吧,反正就在學校附近。」文竹最終發話了,年齡最大的她向來享有我們三人的決定權。

「師傅,先去師範學校東邊的崇明小區。」我對司機說著。

「好嘞!」聽到又能多走一段路,計程車司機答應得很痛快。

 

一時間,計程車里又恢復了寂靜,疲倦讓我們都不願再開口。

望著車窗外燈紅酒綠的夜色,我卻怎麼也提不起觀賞的興趣。

忽然間,辰雨的手機鈴聲打破了長久的寂靜。

「喂,洛楓。」辰雨自然的接起電話。

聽見辰雨喊洛楓的名字,不消說,定然是洛楓詢問我們何時返校,我想當然的想著。

「誰說我們早回去了?我們還在返校的路上……老陸已經離開了半個多小時?怎麼回事?凌子和我們在一起啊……她說我們早回去了?不可能啊……」聽著聽著,我發覺辰雨說的話愈來愈怪異,前後毫無邏輯可言,我和文竹不由詫異的望著辰雨。

「怎麼了?老洛說什麼了?為什麼提到我?」終於等到辰雨掛斷了電話,我便趕忙問道。

「我也沒聽明白。」辰雨十分納悶地說,「老洛問我們什麼時候回的學校,還說老陸已經離開球場半個多小時了,也沒等到你,問你是不是和我們在一起,還囑咐說如果見到了老陸,趕緊把事情說清楚,讓他快點回球場,隊員們還都等著他……」

「這……這都什麼啊?!什麼雲劍沒等到我,他等我幹什麼?」辰雨前言不搭后語的敘述讓我更加迷惑了。

「你給老陸打個電話問問吧,是不是他弄錯了。」文竹在一旁提醒著。

其實,未等到文竹開口,我就早已撥通了雲劍的電話,以期問個究竟。

「我的小姑奶奶,你怎麼還沒到啊?」電話剛一接通,雲劍那稍帶不耐煩的詢問就直衝我而來。

「我……我到哪兒啊?」雖然雲劍聽起來已經是很急躁了,但我仍然是一頭霧水。

「什麼到哪兒,我都在這裡等你半個多小時了!」雲劍的答案明顯和我的問題對不上。

「你……你究竟在哪兒啊?」我依然執著的問,心裡總感覺什麼地方不對勁。

「我在三教南門這裡啊。」聽我如此問,雲劍好像也很是糊塗

「你在三教?你去三教幹什麼?」我糊塗的程度似乎一點都不亞於雲劍。

「你沒事吧?」雲劍的情緒幾乎要爆發,「不是你發簡訊讓我過來等你的嗎?」

「我??」一時間,我驚訝的不知該說什麼,「我沒……」

「好了好了別說了,你快點過來吧,隊員們還都等著我回去集訓呢。」想是長時間地等待,讓向來好脾氣的雲劍也有些按捺不住了,沒等我解釋,他就粗魯的掛斷了電話。

「什麼嘛,莫名其妙!」雲劍的態度讓我很是生氣,聽著電話里「嘟嘟」的聲音,我很是鬱悶。

「怎麼了?」文竹好心地問。

「我也不明白,雲劍說我發短息約他去三教南門,還說已經在那裡等了我半個多小時了。」我依舊很鬱悶。

「你沒約他嗎。」文竹又問。

「當然沒有,我一整晚都和你們一起找孫宏達,怎麼可能給他簡訊。肯定是他弄錯了,還莫名發脾氣,到時候讓他看看我手機的發件箱,就知道……啊!!!」說話間,我下意識的進到手機的發件箱看了一眼,卻發現了一條超乎詭異的簡訊就赫然躺在我的發件箱里!!「雲劍,我們已經回學校了,放心。九點半之前到三角南門等我,有事和你說。」看著簡訊的內容,我忍不住一聲驚呼,「怎……怎麼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

「怎麼了?」看著我驚慌的樣子,辰雨忍不住問。

看著辰雨,我忽然想起了她收到洛楓那封假簡訊時的情節,就在那一瞬間,從未有過的恐怖體驗死死地罩住了我,我的心臟彷彿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緊緊地攥住,令我幾乎要窒息。此時,我慌忙又回撥了雲劍的電話,想提醒他趕緊離開那個危險的地方,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

撥打了數次,始終無法接通雲劍的電話。平日里這句司空見慣的話,此時聽起來,卻無比可怕!

此刻,我緊張得幾乎說不出話來,額頭上的冷汗開始止不住的往外冒,「雲……雲劍有危險,有人……有人冒充我給他簡訊,現在……現在他的手機已經打不通了……怎……怎麼辦……」

「這……怎麼會這樣?」辰雨一聽,似乎也有點慌了。

「快,肖,快給老洛打電話,讓他先趕到三教!」幸好文竹還保持著一絲理性。

「好,」辰雨很快就摸索出了手機,緊張的撥打著洛楓的電話,「喂,洛楓,你聽我說,凌子根本沒給老陸打電話……」

此時的我已經沒有耐心聽辰雨詳細而又完整的解釋,衝動之下,我一把奪過了辰雨手中的電話,「老洛!什麼也別問了!你現在趕緊到三教南門那裡找到雲劍!快!快點!」

「好!好!我現在就去!」電話那頭的洛楓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不對勁,趕緊答應著。

「師傅!快!別去崇明小區了!直接回師範學校!麻煩你快點!!」掛斷洛楓的電話后,我又朝著司機喊著。

計程車開始飛速地朝著學校的方向行駛,我不知該做什麼,只是緊張的抓著旁邊的文竹,渾身開始止不住的顫抖。

「凌子,別緊張,說不定一會兒老洛就找到老陸了!」文竹不自主的安慰我,但我聽得出來,她的情緒也已非常緊張。

我忍不住地一次次看著時間,算著洛楓應該到達三教時,我慌忙又撥通了洛楓的電話,「老洛!找到雲劍了嗎?!他還在三教嗎?!」

「沒看見他!三教南門這裡一個人都沒有!我再去別處找找!」電話那頭的洛楓語氣已是非常焦躁。

「什麼?!」在掛斷洛楓電話的瞬間,我感覺自己的靈魂已經墜入了萬丈深淵,心彷彿被千刀萬剮了一樣,陣陣的生疼,無助的眼淚開始止不住的下落,並逐漸抽泣起來,「他出事了……他肯定是出事了……」

 「凌子,你先別哭,說不定……說不定老陸等不及已經回體育館了……」

「是啊,凌子,先別往壞處想,你一哭大家都著急……」

看我急得掉下了眼淚,文竹和辰雨忍不住你一句我一句的安慰,但是那封鬼魅般地簡訊和雲劍那始終無法接通的電話卻一直生生的扼住了我心中所有的希望,無論如何都無法讓自己樂觀起來。

「師傅,麻煩你再開快點……」我帶著哭腔又一次要求司機提速。

「同學,已經很快了,再快會出事故的!」司機無奈的回答我。

我強迫自己不再去想象任何危險的場景,只是兩眼死死盯住計程車前進的路,恨不能學校立刻就出現在眼前。我也拚命忍著使自己不再流淚,剛才文竹說的對,哭只能讓所有的人亂了方寸

忽然間,我感覺車速明顯慢了下來。抬眼望去,前方刺眼的紅燈正等待著我們。

已經心急如焚的我早已沒有了等待紅燈的耐心,已不受理性意識支配的我飛速地掏出錢包,抓起裡面所有的百元鈔票遞到了司機面前,「師傅!前面的紅燈闖過去!你的罰款我幫你交!剩下的錢算是我的感謝!求你了!」

「這……同學……」我突如其來的舉動似乎嚇壞了司機。

「師傅,麻煩別等紅燈了,我們真有急事,拜託了!如果這些錢不夠我這裡還有……」坐在副駕駛位置的辰雨也趕忙說。

「不,不,夠了,那我就直接開過去了。」看著急欲掏錢的辰雨,司機趕忙阻止,並繼續向著前方開去。看起來,他也是個熱心的人,不是那種趁火打劫的黑心司機。

 

晚上十點四十三分     學校三教附近

「雲劍!」

「老陸!」

「陸雲劍!」

……

果然如洛楓所說,三教南門早已空無一人。不僅如此,三教周邊的區域,人也越來越稀少,已接近公寓大門落鎖時間,學生們大多都已回到了宿舍,校園再一次呈現出可怕的寂靜。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費勁了全身的力氣喊著雲劍的名字,希望他能奇迹般得出現。

然而,雲劍那張熟悉的臉始終沒能出現,籠罩住我的,始終都是周圍那寂靜的可怕的夜色。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3-12 05:04
這好不容易又接著寫了,謝謝您沒有坑我們。
回復 tangremax 2013-3-12 06:53
有意思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9 02: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