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五十二)不堪回首的情感往事 ...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12-2 12: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推理小說, 死神, 校園

五十二不堪回首的情感往事

「這樣的話,我們就不多問了,總之你放寬心,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我趕忙說。

「不……我想說出來……這麼多年了,我一直想找到傾聽者,但始終沒有找到,凌雪,辰雨,不知為什麼,感覺你們給了我很多的安全感和信任感,你們願意聽我說嗎?」孫夢伊的眼神中有一絲請求。

「當然,如果你信得過我們,我們願意傾聽。」辰雨趕忙說。

「那……好吧,不過……」孫夢伊有些遲疑地看了看雲劍,似乎有些顧忌。

「呃……老洛,不如我們兩個先出去吧,女生說話我們不方便在旁邊的。」看著孫夢伊有些為難的樣子,雲劍趕忙「知趣」的對洛楓說。

「好的,我們到外面去吧!」想必早就不願面對哭泣孫夢伊的洛楓也趕忙「響應」了雲劍的提議。

很快,病房裡只剩下了我們三個女生。

「我扮演『奧菲莉婭』已經不止一次了。記得第一次扮演『奧菲莉婭』,是在學校的迎新晚會上,那時我還是個大一新生,表演的也只是《哈姆雷特》的一個片段。表演結束后,就有一個男生來到我面前,直白的問我願不願意讓他做我的『哈姆雷特』,他說會像『哈姆雷特』愛『奧菲莉婭』那樣的愛我,卻不會像『哈姆雷特』傷害『奧菲莉婭』那樣的傷害我。」說到這裡,孫夢伊嘴角間不自覺的漾起了一絲笑意。

「那個男生就是任輝吧?」我猜測到。

「嗯。」孫夢伊輕輕地點點頭,「就是阿輝。但我當時並沒有立刻答應他,畢竟感覺他的表白方式太唐突。不過,阿輝卻從沒有放棄,從那以後,他總是時刻出現在我的身邊,關心我,照顧我,再加上他人很好,很體貼也很細心,我也就漸漸地被他吸引了。」

我和辰雨都「默契」地沒有插話,只是靜靜地聽著孫夢伊的話。

頓了一會兒,孫夢伊繼續了她的回憶,「從前,我一直是個小公主,什麼事都做不來,總是依賴父母,所以,讀了大學之後,我對一切都不適應。但阿輝不一樣,他因為家庭原因,很小就自立了。當時,多虧有他照顧我,他經常替我打好飯菜和熱水送到我的公寓樓下,總是不厭其煩的提醒我校外哪裡有好吃的零食、哪裡賣好看的飾品,甚至,在我忙於社團活動的時候,他還會幫我洗衣服,買生活用品,總之,他真的是很悉心的照顧我,周圍的同學都很羨慕,而我也感到很滿足。但後來……」

說到這裡,孫夢伊的眼神又一次黯淡下來,似乎要開始回憶起她不願回憶的往事,「但後來,事情開始發生了變化。一是阿輝因為經濟困難要打好幾份工,沒有過多的時間和我在一起,約會經常遲到或是爽約,更沒有能力給我買貴重的禮物,為此,我不止一次和他鬧過彆扭。另外,我參加的社團活動越來越多,也會有不少追求者,身邊許多人也開始說阿輝根本配不上我,我可以選個條件更好地男朋友,起先,我並不在意,說的人多了,我心裡也不免有些動搖。」

聽到這裡,我不禁有些為任輝鳴不平,感覺孫夢伊似乎對他太苛刻,正因為任輝家庭困難才會如此獨立,如此知道關心體貼愛人,如果是富家公子,定然做不到這一點,便忍不住插言,「夢伊,我感覺你對愛人有些要求完美……」

「凌雪,我知道……我知道當時我對愛情的要求太不切實際,但那……那都不是主要的,關鍵是由於阿輝家庭條件不好,我哥哥還有我的父母都強烈反對我和他來往,我自小就是個乖乖女,家人如此反對,讓我非常苦惱。正巧這個時候……」孫夢伊小聲的囁嚅了幾句,又開始繼續,「正巧這個時候,秦川出現了。他和阿輝正好相反,有大把的空閑時間,手裡也有花不完的零用錢,經常帶著我到處東遊西逛,也經常會送我一些名貴的禮物,加上他很擅長甜言蜜語,而我哥哥也極力撮合我和他在一起,漸漸地,我也開始考慮是不是要接受秦川。然而……然而看著阿輝每天既忙著打工賺錢又要照顧我,我真不忍心放開他。那段時間,我心裡很矛盾也很痛苦,不知自己的感情該何去何從。直到發生了一件事情……」說到這裡,孫夢伊不禁開始沉默了。

「是任輝發現了秦川在追求你嗎?」辰雨小心翼翼地問。

「不是。」聞言,孫夢伊搖搖頭,「是讀大二那年,阿輝找到了一份薪酬很高的家教,他承諾說要用這份家教賺的錢給我買下一條我早已心儀的名牌連衣裙,把它當做我19歲地生日禮物。我當時也拒絕過,認為那筆花銷對他來說太奢侈了,阿輝卻說『我的奧菲莉婭這麼漂亮,總要有件像樣的衣服的。』當時,我真的很感動,從那天起,我就天天期盼著生日那天收到那件我嚮往已久的禮物。然而……然而就在我生日那天即將到來的時候,阿輝卻對我說……對我說,不能送我禮物了,因為他父親身體不好需要錢看病,他把所有打工的錢全部寄回了家裡,當時……當時我聽了之後……聽了之後就感到特別委屈。」

「夢伊,這件事任輝做的沒有錯,你該理解他的……」聽到這裡,我不禁再次為任輝鳴不平。

「凌雪,我知道,我都知道,阿輝沒有錯,而我也絕不可能為了讓他給我買禮物而不顧父親的病。只是……只是從那件事之後,我感覺到我和阿輝真的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阿輝身上的負擔太多,責任太多,而我,喜歡無拘無束,喜歡享受生活,根本無法陪他擔負起那麼多的責任和負擔,如此看來,或許秦川更適合我。從那時起,我感情的天平開始逐漸向秦川偏移。」

「你就和任輝分手了?」我不禁問。

「嗯。」孫夢伊艱難地點點頭,「剛提出分手的時候,阿輝根本接受不了,曾多次找我複合並詢問我分手的原因,而我……而我根本說不出口是因為他經濟條件,只說是家人反對,我很為難,並且……並且我也不忍心和他徹底分開,畢竟……畢竟秦川沒有他溫柔體貼……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對感情那麼貪婪,都是我的貪心害了阿輝。」

「你就這麼同時和他們兩個人交往著?」辰雨忍不住問到。

孫夢伊有些為難的點點頭,「算是這樣吧。那時我已經成了秦川的女朋友,然而阿輝卻還在傻傻地等著我說服家人後再重新接受他,並且還一再向我承諾他會努力學習,努力賺錢,將來會讓我過得幸福,而我,也沒有完全放開他……私下裡還和他交往著,直到……直到那次遇到了戴小嬋……」孫夢伊不禁又沉默了一會兒,「你們說你們曾找過隋海青,那後來的事情,你們應該都知道了。」

聽了孫夢伊的敘述,我真不知該對孫夢伊抱有怎樣的態度,在她的敘述中,似乎一直都是自己很為難、很無辜、很無可奈何,但歸根到底,任輝的悲劇就源於她太懦弱、太虛榮、太猶疑不決、關鍵是,太貪心。看著半躺在病床上,臉上猶帶淚痕的孫夢伊,我不忍心再責備她,當然,深知自己錯誤的她也不需要我的責備,但此時的我,卻再也泛不起對她的同情。然而,我始終沒有忘記的,還是對她的幫助和保護。

「那你知道任輝遭人襲擊包括公交車出事都和秦川以及你哥哥脫不開干係嗎?」辰雨語調平靜地問。

孫夢伊點點頭,「我是後來知道的,那時,阿輝已經躺在了醫院裡。為此,我還和秦川大吵了一架。」

「那你沒想過要幫為任輝討個公道嗎?他畢竟是你的男友,你忍心讓他受這樣的委屈和傷害?」我幾乎有些質問的說到。

「我……我……」孫夢伊有些語塞,「我沒有那種勇氣,因為一旦事情敗露,我哥哥很有可能受到牽連……」

「三年前的公交車事故果真是你哥哥造成的?」辰雨趕忙問。

「我只是懷疑,但從我哥哥的態度來看,他似乎默認了,所以我害怕……害怕他會坐牢。另外,我也不敢得罪秦川,我哥哥那陣子痴迷賭球,欠下好多賭債,還需要秦川幫忙擺平……我……我知道這對阿輝不公平,但我……但我真的沒有幫助他的勇氣。」

此時,我不禁嘆了口氣,不知說什麼才好。

倒是孫夢伊繼續敘述著往事,「阿輝出事後,我什麼都不敢說,甚至,因為顧忌秦川和我哥哥,我都不敢去看他,現在想想,我真是太過分了。」

「任輝出事後,你就一直沒見過他嗎?」我無奈的問。

「我只偷偷地去看過他一次,然後就那次……那次阿輝說的話,還有……還有他的樣子……我至今都忘不了。」

從孫夢伊的口中,我們眼前彷彿又再現了任輝和她的最後一次見面的場景,像極了情感訣別,就像和隋海青一樣。

孫夢伊:阿輝,我……

任輝:  你來幹什麼?

孫夢伊:我……我來看看你,你的傷……

任輝:  拜你所賜,我還沒死。

孫夢伊:別……別這麼說,我……我之前真不知道……

任輝:  你現在不是知道了嗎?不過在我看來,你知不知道並沒有什麼區別,你難道會為了我而出賣你的男朋友和哥哥嗎?

孫夢伊:我……對不起……

任輝:  別說對不起,那三個字很不值錢。

孫夢伊:我……我真不知道……

任輝:  不要再裝出很無辜的樣子!你難道不知道,事情之所以會這樣,歸根結底都是你造成的嗎?既然你做了我的女朋友,為什麼又要和那個秦川交往?好,就算你嫌棄我沒有錢,沒有時間陪你,你不願再和我交往了,願意做秦川的女朋友,那也沒關係!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不會死纏著你的!可你……可你為什麼要腳踩兩隻船?你不覺得你做的事情太荒唐了嗎?!

孫夢伊:我……

任輝:  孫夢伊!你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我的「奧菲莉婭」,即使有一天你死了,你在我心裡無非也就是那個貪婪虛榮的「喬特魯德」!

孫夢伊:阿輝……別這麼說……好可怕……

任輝:  出去!我不想再看見你!

「之後,我就離開了病房,從此再也沒見過阿輝。後來……後來聽說他得急病死了,我真難過了好一陣子。其實……其實在和秦川的交往中,我才慢慢發現,他根本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根本比不上阿輝那麼獨立、那麼細心、那麼有責任感,而且,他根本沒有阿輝那麼愛我,那麼在乎我,他最愛的,永遠都是他自己。可當我發現這一切的時候,已經太晚了……阿輝再也回不來了……再也回不到我身邊來了……」說到這裡,孫夢伊忍不住又「嚶嚶」地哭起來。

許久,我和辰雨都沒有打擾孫夢伊的哭泣,讓她發泄一下也好。

直到看見孫夢伊的情緒漸趨平靜,我不禁問出了關鍵的問題,「夢伊,你認為任輝真的死了嗎?」

聽了我的話,孫夢伊瞬間花容失色了,「啊?!我……我不知道。」說到這裡,孫夢伊的身體開始止不住的顫抖,「都說……都說他死了……可是……可是我總感覺他還活著……特別是……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我感覺……我感覺他好像又回來了……好像……好像就在這個校園裡……就在……就在離我不遠的地方看著我……感覺好可怕……好可怕……」

「夢伊,別害怕,沒事的。」看著孫夢伊剛剛平靜的情緒又要失去控制,我趕忙安撫她。

「你們不知道,當初他說我不是『奧菲莉婭』而是『喬特魯德』的時候,那個表情有多可怕,就像要殺死我一樣,從那以後,我……我就不敢再演《哈姆雷特》了。」孫夢伊努力平復了一下恐懼的情緒後接著說,「這次表演要不是學校準備向省里推薦,我……我也不想演,最近……最近我總是回憶起當初阿輝那可怕的表情,甚至……甚至排練時看見喬特魯德的樣子都會感到害怕,沒想到……沒想到有人居然真給我穿上了它的戲服……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太可怕了……」

看來,這件「喬特魯德」的戲服真的把孫夢伊嚇到了,我和辰雨久久不敢再說話,唯恐刺激到她敏感的神經。

此刻的我有些躊躇,不知該不該提及孫宏達,聽孫夢伊方才的敘述,似乎經歷了三年前地變故后,任輝再沒有在她生活中出現過,有的只是她略帶驚恐的回憶而已。然而,孫宏達應該確實就是那個威脅我們的神秘男人,也多半就是這一系列死亡事件的幫凶,孫夢伊難道一點都不知情?那晚兄妹二人詭異的對話又該如何解釋?想到這裡,我斷定孫夢伊應該還有事瞞著我們。遲疑了許久之後,我還是決定繼續探問。因為事關一件件恐怖的死亡事件,決不能任由孫夢伊的懦弱將這一切繼續掩蓋下去。

「夢伊,你剛才說感覺任輝又回來了,只是一種直覺嗎?還是……他真的出現過?」我小心地問。

「啊?!你……」孫夢伊的反應使我肯定了我剛才的推斷,然而,她似乎沒有想說出真相的意思,「當然……當然只是我的直覺,阿輝應該已經死了,又怎麼會再出現?」

孫夢伊的否認讓我和辰雨都有些尷尬,不知該如何將談話繼續下去,許久,辰雨終於又開口了,「夢伊,我們很感謝你的信任,也真心想幫助你,所以請你不要再對我們有所隱瞞,你也應該清楚,現在任輝的事情不再是你的個人隱私,還關係到很多的人。」

「我……」聽了辰雨的話,孫夢伊顯得有些驚愕,更有些心虛,「我……我怎麼會對你們有所隱瞞?」

看著孫夢伊心虛的樣子,我決定單刀直入,「夢伊,我們並不想探究你的隱私,但是……」我鼓了鼓勇氣,接著說了下去,「但是你哥哥的事情,你絕不能再隱瞞了,即使你不想告訴我們,也要勸他及時去自首,不然不是維護他,而是害了他。」

「你……」聽了我的話,孫夢伊的臉色霎時變了,一雙原本美麗的眼睛因為恐懼而睜得滾圓,「你……你是什麼意思?」

「夢伊,我知道你聽得懂。我不知道任輝……」說到這裡,我發覺自己的決斷有些先入為主,便馬上改口道,「我不知道這一系列死亡事件的幕後元兇是否和你有過聯繫,但我能確定那個人一定和你哥哥有過聯繫,不僅如此,你哥哥還幫助他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說……給我們打威脅電話。」

「你……你們……」孫夢伊驚恐的表情更加明顯了,她緊張地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又看看辰雨,彷彿我們就是先前想害她的人。

看著孫夢伊害怕的樣子,我發覺自己的行為有些冒失,便趕緊安撫道,「夢伊,你別害怕,我們沒有質問你的意思,我們只是想幫你,幫你哥哥,如果你知道你哥哥和那個幕後元兇之間……」

「不!我什麼都不知道!」還未等我說完,孫夢伊便情緒激動地打斷了我的話,發瘋似地搖著頭,「我什麼都不知道,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那是我哥哥的事情,不要問我!不要問我!」

「夢伊……」我還欲說什麼,辰雨卻在一旁暗示性地拉了我一下,示意我停止追問。

「夢伊,你別激動,我們不問就是了,你先好好休息,我們就不打擾了,如果有需要的話就喊我們。」辰雨並沒有像我一般急於探求答案,而是準備先結束對話。

看孫夢伊沒有反應,我和辰雨便默默地向病房外走去。

「等一等!」孫夢伊忽然意外得喊住了我們。

「還有事嗎?」我輕聲地問。

此時,孫夢伊的臉上寫著恐懼,寫著擔憂,更寫著猶疑,「可……可不可以求你們一件事情?」

「什麼事?你說吧。」辰雨的語氣中也帶有一絲疑問。

「今晚的事,你們能不能……能不能先別說出去,可以嗎?」孫夢伊有些小心地說著自己的請求。

「啊?」孫夢伊的話令我很是吃驚。

 「請你們……別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受傷的原因,對外就說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傷的,還有……還有我哥哥的事,請你們千萬別對外人說好嗎?更別去報案,行嗎?」孫夢伊幾乎有些乞求著說。

「這……」聽了孫夢伊的話,我有些為難,「這是為什麼?不報案的話太危險了,很難保證今晚的事不會再出現,為了你的安全,我建議你一定要報案!」我的態度很堅決。

「我知道……凌雪……你說的我都知道,我也知道應該報案,但是……但是求你們現在先替我隱瞞好嗎?就算是……就算是給我一點時間,我……我現在腦子很亂……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但是現在我不想報案……真的不想報案,請你們……不……求你們也別報案,可以嗎?」此時,孫夢伊的眼淚又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直往下落,乞求的語氣也越來越明顯。

看著孫夢伊的樣子,我和辰雨著實都有些心疼,但對於她的請求,我們卻又難以接受。猜測孫夢伊拒絕報案的原因或許是還不想讓自己塵封多年的往事立刻公諸於世,更或許是想維護孫宏達,但無論如何,已經經歷過諸多事件的我們深知,如果延緩報案,得到的結果會只有兩個字:危險!孫夢伊內心或許真的承受著太多的苦楚,太需要時間去慢慢消化,但那個恐怖而又神秘的幕後元兇卻絕不會給她這樣的時間,一旦另有合適的時機,孫夢伊的危險又會再次降臨!

望了望窗外漸漸泛白的天色,我深吁了一口氣,給出了回答,「夢伊,知道你還沒有做好說出一切的準備,我們不會逼你,但我們只能給你半天時間想清楚一切,如果今天中午之前你還不想報案的話,對不起,我們只能越俎代庖……」

「別……」顯然,孫夢伊並不接受如此短暫的時間空隙。

「對不起,夢伊,不是我心急,而是策劃這一切的幕後元兇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危險,要恐怖,你如果遲遲不報案,獲利的只能是那個可惡的兇手!而我們既然已經知道了你的危險處境,就不能任由你隨性而為,畢竟你的安全比什麼都重要!」我耐心地向孫夢伊解釋著。

「夢伊,凌子說的對,請你儘快考慮清楚,不然後果真的很嚴重!」顯然,辰雨對我的回答並沒有異議。

「這……今天……今天先別報案好不好……我……」

孫夢伊仍不接受我們的建議,似乎還想說點什麼,但被一聲「吱呀!」的開門聲打斷了。

「夢伊,我來了!你怎麼了?!昨天聽凌雪說你受傷住院了,我擔心得不得了!」不用問,聽見這連珠炮似的聲音,就知道是何蕾到了。

「凌雪,辰雨,昨晚真是麻煩了!你們趕快回去休息吧,這裡有我呢!夢伊……咦?夢伊?你怎麼了?眼睛這麼腫,跟哭過似地。」還未等我們接話,眼尖的何蕾首先發現了孫夢伊的異常。

「啊……我……」還未緩過神來的孫夢伊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應對她這個快嘴的舍友。

「是這樣,」我趕忙上前圓場,「夢伊昨晚不小心摔傷了,因為傷口很疼,她昨夜也沒休息好,所以狀態很差。」

「這樣啊!那還坐著幹什麼?!趕緊躺下來休息!」對我的話,何蕾沒有一點懷疑,趕忙扶著孫夢伊躺到了病床上。

孫夢伊默默地配合著何蕾的動作,沒有再說話。

走出病房的我們終於感到了疲憊,守了整整一夜,睏倦和勞累正在發瘋般的襲擊著我們每一個細胞。

此時的我,卻依然無法沉靜下來,昨夜的遭遇還歷歷在目,孫夢伊對報案的排斥也讓我憂心忡忡。

「唉,」身邊的辰雨忽然嘆了一口氣,「凌子,如果今天孫夢伊還不想報案,我們真的要代她去報嗎?」

辰雨的問題也正是我最擔心的事,心底的無助忽然蔓延了上來,便不由自主地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孫夢伊拒絕報案會不會再次招來危險?我心中總是忐忑不安。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3 21: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