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二十五)神秘的上網者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25 23: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推理小說, 死神

二十五神秘的上網者

611

辰雨恢復的很好,醫生說今天就可以出院。

「終於可以回宿舍了!在醫院呆著就像被囚禁一樣,總算體會到了什麼是度日如年。」聽到自己可以出院了,辰雨如釋重負。

「別高興的太早!」洛楓像哄孩子一樣說著,「你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出院后也要注意休息,知道嗎?」

「知道了。」辰雨笑著回答。

此刻的洛楓像是想到了社么,突然有些羞赧的開口了,「老陸,凌子,前一段時間讓你們操心了,我這人做事有點衝動,你們別放在心上。」想必是想到從前的衝突,他感到有些抱歉。

「老洛,哪裡話,只要你和肖好好地,我們都好說,對吧凌子。」雲劍幽默的說。

「是啊,再說我還偷看了你的聊天記錄,我們各不相欠啦!」我也笑嘻嘻的說,為的是不讓洛楓再有壓力。

「也是,呵呵。」洛楓也輕鬆地笑了。

「洛楓,別總說些好聽的話了,來點實際的吧,改天請老陸和凌子吃飯,好吧。」辰雨用半商量半命令式的語氣說。

「沒問題,沒問題。」洛楓滿口應到。

從未有過的歡快氣氛充盈了整個病房。

「說到我的聊天記錄,我倒想起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洛楓忽然話鋒一轉。

「什麼事?」辰雨忙問。

「凌子看過了,想必也清楚,就是兩段奇怪的對話。」洛楓說。

「與『雲開花落』和『冰魂』的對話?」我不假思索的說道。

「沒錯,」洛楓點點頭,「自從肖把『黑夜的風』的QQ號給我之後,我就一直在網上注意著這個人。不過『黑夜的風』似乎很少上網,我只有一次看見他在線上,便趕忙查了他的IP地址,發現就在我們學院的機房裡!」

「那你找到他了嗎?」辰雨又問。

「沒有,」洛楓無奈的搖搖頭,「他很快就下線了。」

洛楓停頓了一下接著說:「不過我還是跑了一趟機房,通過管理員進到了機房的主系統中,查到了那天上網的人不少,因此,空閑的機器不多。等我到達機房時,「黑夜的風」已經離線十分鐘了,並且我也向管理員證實過,十分鐘之內,沒有人來上網,而的這就證明,空著的那幾台機器里肯定有一台是『黑夜的風』用過的!於是我記下了所有空機器的編號,挨個尋找『黑夜的風』的蹤跡。」

「你找到了16號?」我問。

「是的,最終我找到了16號機器就是那台『黑夜的風』用過的機器,從而看見了這兩段聊天記錄。很明顯,大部分聊天記錄已經被刪除了,這兩段是漏網之魚。和『雲開花落』也就是史曉芸的聊天時間是5月30日晚上20:22分到28分,和『冰魂』的聊天時間是5月28日下午18:12分到15分。」洛楓繼續說著,「我正巧有一個同學當天就在機房值班,我特地在他當班的時候索要了5月28號和30號那兩天的上網登記簿,結果發現在這兩個事件段里,16號機的登記記錄居然是空白!」洛楓終於說出了關鍵問題。

「空白?!」

「沒有人上過網?!」

聽了洛楓的話,我們每一個人都驚訝萬分。

「唉,」洛楓輕嘆了一口氣,顯得很沮喪,「我還曾經讓我同學回憶一下,這兩個時間段是否有人用過16號機,他說28號那天是他的班,但他的確一點印象都沒有了,所有上網情況他都做過登記,應該不會出現已經上網卻沒有登記記錄的現象。至於30號晚上,不是他當班,他就更不清楚了。」

「老洛,會不會是你們學院的人?30號以前的機器不都是給計算機學院的同學免費開放的嗎?」雲劍問。

「免費開放也是要登記信息的,只是系統不計費而已。」洛楓解釋道。

「那會不會是這個『黑夜的風』登記的是其他機器,而真正使用的是16號機?」提出疑問的是辰雨,顯然,她從沒有去過機房。

「機房都使用上機卡,只有登記信息后,才會開通機器,你說的那種情況是不可能的。」只去過一次機房的我迅速否定了辰雨觀點。

「機房的管理很嚴格,我也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方法能在不登記信息的情況下去使用機器。」洛楓一臉的無奈。

「對了,老洛,我們是不是都忽視了一種很常見的情況,或許這個『黑夜的風』只是QQ下線了,而他仍在繼續上網;當你到機房的時候,他依然沒有離開?!」雲劍猜測說。

「不會,機房那套管理系統我很熟悉,只要有人還在使用機房的某台機器,無論他在幹什麼,我都能確定他沒有離開機房。」洛楓很自信。

「真是讓人費解,」雲劍也顯出了愁容,接著又說: 「老洛,凌子和我提過那個『冰魂』,我在網上留意過這個人,但是沒什麼結果,你了解這個『冰魂』的情況嗎?」

洛楓還是無奈的搖搖頭,「我感覺『冰魂』要比『黑夜的風』高明的多,他不僅上網時間很短促,並且隱藏了自己的IP地址,我什麼也查不到。」

「要不我們直接報警吧!把這個『冰魂』的情況提供給警察,公安的網路技術很發達,一定能查到這個人!萬一『冰魂』就是個危險人物,那他肯定還要製造麻煩,類似於肖這種事情不能再出現了!」雲劍的語調很急促,我聽得出,他實際上是擔心我接下來也會遭遇意外。畢竟在辰雨受傷后,對方緊接著就發出了對我的威脅。

洛楓想了想,「我覺得還不至於報案吧,『冰魂』也有可能只是『黑夜的風』的一個普通網友,還有,這個『冰魂』最近幾乎不上網了,不管公安的網路技術多麼發達,只要他不在線上,還是拿他沒有辦法。」

「洛楓說的是,現在一切都還沒確定,貿然給公安局提供這樣模稜兩可的線索不太合適;再說了,『黑夜的風』的QQ號早就被公安掌握了,我們能查到的線索,公安說不定早就偵查到了,只是他們的辦案進度我們不清楚而已。」辰雨分析道。

「那好吧,我的網路技術不過關,老洛,這事還得麻煩你,多在網上注意著『黑夜的風』和『冰魂』,我總感覺這裡面有蹊蹺。」雲劍還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老陸。我比你更不願意再發生意外。」 洛楓說。

 

下午十二點五十二分        校園

「肖辰雨,小樹林里的冒險不錯吧!看來這報應還不是一次兩次呢!」回宿舍的路上,又遇見了我極不願意看見的田旭。對於辰雨受襲這種新聞,田旭自然不會放過。

「田旭,你再不給自己嘴上積點德,恐怕也會有報應吧。」我冷冷的說道。

「我報應?是你的想象的吧!」田旭冷笑著說。

「凌子,趕快走,別和這種人一般見識!」辰雨拽了我一下,催我趕快走。

「肖辰雨,別裝清高,前一陣子鬧出那些花花事兒的人似乎不是別人啊!」想必田旭真是因為那次問詢恨上我們了,加上她從前就和辰雨有些過節,此時更是囂張。

「田旭!你若是再胡說八道,我就揍你!」洛楓終於也忍無可忍了。

「你揍我?覺得可能嗎?光天化日之下你在校園裡毆打同學,不被學校開除才怪呢!」田旭似乎一點都不害怕洛楓已經緊握的拳頭。

「哼!」許久不開口的雲劍也冷笑了一聲,「田旭你看清楚了,現在是午休時間,這條路上沒幾個人,如果你被打了,我們可都沒看見!還有,就憑你這人緣,想揍你的人可不止一個,我保證你到時候一個證人都找不到!」

「你……」田旭被雲劍氣的變了臉,接著她本能的望了望四周,的確看不見幾個人影,不由得也心虛起來,「走著瞧!」說罷,就趾高氣昂的走了。

「這種惹人厭的女人,就該教訓她一頓!」看見田旭走遠,洛楓還是恨恨的。

「算啦!當過一次犯罪嫌疑人,就當她心理變態啦!」我也是冷嘲熱諷的。

「好啦好啦,你呀,簡直招惹不得,說話比她還狠呢!」雲劍朝我努努嘴。

「本來就是嘛……」我小聲的嘟囔。

自從兩次衝突過後,我,更確切的說,是我們225宿舍的人和田旭徹底成了對方的「眼中釘」了。

 

鐘樓敲響了下午三點的鐘聲。

宿舍里卻還是一片寂靜,除了均勻的呼吸聲。我們實在都太累了,難得有安心休息的時刻。

「篤!篤!篤!」門外傳來了有規律的敲門聲。

「誰啊!」我很不情願的應話了。

「是我,孫夢伊。」門外傳來了孫夢伊怯生生的聲音。

「哦,來了。」我趕忙攏起了凌亂的頭髮,去把門打開了。

「真對不起,打擾你們休息了。」進門后的孫夢伊,看見辰雨還躺在床上,就趕忙道歉。

「沒事的,夢伊,你怎麼有空過來?」此時辰雨也趕忙起了床,招呼這個很少登門的客人。

「辰雨,聽說你受傷了,我來看看你,給你買了點水果。」孫夢伊一邊說著一邊把手裡的一袋蘋果遞給辰雨。

「這……夢伊,怎麼好意思,」看得出,辰雨非常局促不安。

我也對孫夢伊的探望感到非常意外,我和孫夢伊勉強還算認識,而辰雨幾乎沒有和她交談過,僅僅是知道對方的存在罷了。辰雨受傷,孫夢伊卻來訪,的確有些不符合人際交往的常理。

「辰雨,別客氣,我的一點心意而已,收下吧。」孫夢伊依然很堅持。

「好啦,肖,夢伊的一片心意,就收下吧!我去洗蘋果,大家一起吃!」為了不讓辰雨和孫夢伊再相互謙讓,作為「中間人」的我只能代替辰雨趕忙收下了孫夢伊的禮物。

守著一大盤蘋果,我們三個人開始對坐聊天,雖然感覺孫夢伊有些閃爍其詞,但對我而言,認識孫夢伊已經一年了,第一次感覺和她的距離如此的近。

「呃……凌雪,能問你個事兒嗎?」閑聊了一會兒,孫夢伊突然開口問到。

「什麼事?問吧。」我痛快的說。

「陳凡是不是出事了?」猶豫了一會兒,孫夢伊便直奔主題。

「陳凡?你認識陳凡?」聽見陳凡的名字從孫夢伊嘴裡說出來,我很驚訝。

辰雨也不由得看了我一眼,對我們而言,孫夢伊打聽陳凡就像一個年幼的女孩在售樓處打聽住房價格一樣不倫不類,但事實的確發生了。我開始隱隱的感覺到,孫夢伊到此的目的並不是看望辰雨,或許就是因為陳凡,也許他們二人之間有著我們所不知道的關聯。

「我……只是隨便問問,他從前在我們學校當過輔導員,我和他認識,也算是我的老師吧……」孫夢伊語無倫次的解釋著。

「6號晚上他死在市立醫院裡。」沒等孫夢伊解釋完,我就把陳凡死亡的事實告訴了她,不論孫夢伊和陳凡之間有什麼關聯,隱瞞她總是沒有必要地。

「真的死了?!!」確定了陳凡的死訊,孫夢伊的嘴唇有些顫抖了,臉上的肌肉也開始抖動。

「沒事吧,夢伊。」我關切的問。

「沒……沒事,那他是怎麼死的?」孫夢伊努力平復著自己激動地情緒,繼續詢問陳凡的死因。

「這個還不清楚,公安局在調查,還沒有結果,可能是自殺,也可能是被人害死的。」我回答的很小心。

「怎麼會這樣呢?自殺還是他殺都沒確定嗎?」孫夢伊的神情更顯緊張了。

「這個……」細節千頭萬緒,我也不知該如何向她敘說,「從他死亡時的姿勢看像是自殺,不過陳凡沒有自殺動機也沒有留下遺言,所以不能確定他是不是自殺。抱歉夢伊,我了解的就這麼多,至於公安局現在調查到什麼程度了,我也不清楚。」我仍選擇了最簡單的回答。

此時,我能看見密密的汗珠從孫夢伊那白皙的額頭中不斷滲出,漂亮的大眼睛也遮不住漸漸流露出來的慌亂,「死了,果然死了……」

「夢伊,到底怎麼了?」辰雨問,看見她如此反映,誰都能看出,她和陳凡,絕不僅僅是「曾經認識」這麼簡單。

「沒事,」孫夢伊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把自己偽裝的很鎮定,「謝謝你凌雪。」

秦川死時、樓管死時、曉芸死時,孫夢伊都是這種驚恐慌亂的表情,現在陳凡死了,她顯出了同樣的表情,這次不再是直覺,是事實告訴我,孫夢伊絕對不簡單!這一系列的死亡事件背後的真相,孫夢伊定然有所知曉!

「夢伊,你是不是知道什麼?」想到這一點,我決定開門見山。已經有了太多的死亡,再遮掩下去,是毫無意義的。

「啊!」聽了我的話,孫夢伊一陣慌亂,「我……我能知道什麼……」

「夢伊!不要再隱瞞了!內心的秘密對你來說是很重要,但還有比人的生命更重要的嗎?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知道些什麼,可以不告訴我們,但請你儘快向公安局提供線索,幫助他們破案,找到兇手!」孫夢伊死硬著隱瞞的態度讓我異常著急,甚至有些氣憤。

「凌雪,你不要再問了,我真的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孫夢伊也幾近瘋狂了。

「好了,夢伊,我們不問了,不問了。」辰雨一邊打著圓場一邊向我示眼色。

「對不起,我失態了,我該走了……」孫夢伊再也無心和我們閑聊了,匆匆道別之後,就離開了宿舍。

孫夢伊走後,我無奈的嘆了口氣,「她到底要怎樣才能說出實情呢?」

「凌子,別著急,她如果還不想把知道的事情說出來,誰勸都沒有用。」辰雨勸說著我。「不過看得出來,她的真實目的並不是探望我。」

 「那是自然的,她的真實目的肯定是來確定陳凡是不是死了。」我說。

「可陳凡是否死了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辰雨一臉的迷惑。

「這個我們肯定是無從知曉的。」我無奈的說。

孫夢伊,幾分鐘之前我還期待著能和她成為朋友,現在看來,她對我來說,只能是一個謎語,一個很難猜的謎語。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amassadinho 2012-8-26 04:07
這幾天終於把你這個長長的小說從頭看起看完了,來不及每一集送花,這裡一起送了,寫的很好,從今日起當個忠實的讀者。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17: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