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二十三)午夜校園裡的隱身人 ...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15 08: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評論

關鍵詞:, 推理小說, 隱身人, 校園

二十三:午夜校園裡的隱身人

 

終於,大家明白過來,蜂擁著向樂曲的方向跑去。

樂曲就是從小樹林傳來的,但因為樹木太多,迴音也多,我們一時也找不到樂曲的確切位置。

「肖!肖!」正當我們埋頭尋找的時候,小樹林西側突然傳來了洛楓發瘋般的呼喊。

辰雨找到了!

當我們看見辰雨時,她居然就躺在小樹林西側那顆大松樹的下的一個土坑裡面,已經昏迷了。

原來當我和文竹第一次到來時,她就躺在我們腳下!

 

在校醫院安頓下辰雨後,我們就勸說雲劍的幾個舍友以及俞偉東回去休息了。醫生說,辰雨的頭部被鈍器擊傷了,不過還好沒有大礙,我們也都鬆了一口氣。事情很明顯,是有人冒充洛楓約辰雨到小樹林后襲擊了她,然後將她放到土坑內,然後再蓋上了樹枝。

 

6月10日

凌晨一點三十分        校醫院肖辰雨病房

「是誰?!究竟是誰要傷害肖?!」看見辰雨受傷,洛楓都快瘋了。

洛楓這個問題就像一個可怕的幽靈一樣鑽入了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讓我們慌亂不已,驚恐不已!我深深的感到周圍冰涼的空氣,一樁樁死亡事件尚未明了,傷害居然來到了我們身邊,是辰雨不知道是該心痛,還是該懼怕。

猛然間,致愛麗絲的樂曲再次響起了!

我們看見放在辰雨床頭的手機亮起了指示燈。

「都過午夜了,誰會給肖打電話?」洛楓疑惑著接起了手機。

「喂?你好。」洛楓客氣的說。

忽然間,發覺洛楓的表情不太對。

「凌子,讓你接電話,一個男的。」洛楓對我說。

「什麼?!我……不……我不接」一個男人打給辰雨電話找我?一種恐怖的感覺籠罩了我,使我怎麼都不敢接洛楓手中的電話。

此時雲劍奪過手機,毫不客氣的沖著手機喊:「有什麼事你說吧!」

「堅持要你接電話。」雲劍說。

「不……我不接。」我已經明顯覺察出電話里的人來者不善,心裡害怕極了,說什麼都不肯接。

「別怕,」雲劍捂住手機話筒壓低聲音和我說,「我打開免提,你應一下就行,我們都聽著。」說著雲劍就按了一下手機免提將手機拿到我面前。

「我是楊凌雪。」我小心的說。

「別敲死神的門!否則你會比肖辰雨還慘!」幽幽的男聲縈繞在寂靜的病房,與鬼聲無異。

「啊!」我渾身抽搐了一下!整個病房的空氣就像凝固了一般,所有的人都驚得說不出話來。

我額頭上已滿是汗水,我大口大口的呼吸,但仍覺站立不穩,沒多久,就無力的跌坐到地上。

「凌子!沒事吧凌子!」這下輪到雲劍發瘋了,「究竟是誰?!搞這種鬼把戲!」

「凌子,這幾天又發生什麼事了嗎?你怎麼會又收到恐嚇?」說話的是文竹,她一回來已經被眼前的一切徹底弄懵了。

「我……我也沒做什麼,只是……」我定了定神,還下意識的看了洛楓一眼。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加上洛楓今晚發瘋般的表現,我也應該猜出是我錯了,洛楓本不該被懷疑。

「我只是懷疑過老洛,還試圖求證過。」過了好一會兒,我感覺心跳正常些了,就開口說道。

「懷疑我?懷疑我什麼?」洛楓很是吃驚。

「懷疑你是……殺害羅祥的兇手;還有,懷疑你就是這個恐嚇我的人!」我咕噥著說。

「啊?!」在場的人除了雲劍之外都大吃了一驚。

「什麼?!你!」洛楓一臉吃驚的表情,「凌子,你怎麼會這麼想?!」

「可你承認了早就知道李書然和羅祥的存在,我就以為你是有動機的。」我向他解釋。

「原來你昨天到機房門口等我,問了我那麼多奇怪的問題,就是為了證實這個?」洛楓似乎才明白過什麼,「沒錯,當李書然和羅祥第一次為肖起衝突的時候就有人告訴過我,我也知道了他們兩個人的身份,但我並沒有在意,我相信肖會把事情處理好。我只是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種程度,真的有些接受不了。可……你怎麼能憑這一點就斷定我是兇手?」洛楓雖然解釋了,但還是對我大膽的猜測感到十分驚訝。

「那天我替肖去給你送信,結果發現了你在用『黑夜的風』這個網名上網。所以……」我想簡單一提,不想讓洛楓知道我還看過他的聊天記錄。

「呵呵,」洛楓笑了,「看來偷看我聊天記錄的人就是你了,我一直在查這個『黑夜的風』,如果碰巧,也會和一些網友在網上聊聊天。」

「啊!這……」我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這點小把戲對洛楓這個計算機學院的高材生來說,簡直不值一提。

 「那……羅祥出事那天你從賽場上早退了,我就誤認為你有了作案時間。」我繼續解釋道。

洛楓的表情突然有些凝重了,「賽場在市中區,平時難得去那裡,我那天就放棄了雙打去了市中區步行街的一個禮品店,給肖買了一個她早就看好的手機鏈,明天,不,應該是今天,是她的生日。」說到這裡,洛楓有些動情了,「事情鬧成這樣,我本以為這條手機鏈送不出去了,不過……看來我們緣分還沒結束,等她醒來,我就會把生日禮物給她!」

此時,我看到在場每一個人眼睛都濕潤了。

已無需再問,也已無需再說,我大錯而特錯了,不過我為我的錯誤而感到欣慰。

 

早上六點二十分        校醫院肖辰雨病房

「肖!肖醒了!」清晨,洛楓興奮的聲音驚醒了沉睡在病房中的我們。

「你……你怎麼在這裡?」看見了守在病床前的洛楓,辰雨很是驚訝。

「你都傷成這樣了,我怎麼能不來?」洛楓的語氣中充滿了歉疚。

「你不生氣了?」辰雨虛弱的語氣中卻夾雜著一絲欣喜。

「對不起,是我不好……」洛楓幾乎在哽咽著說。

「別這麼說……」辰雨笑了。

「先別相互道歉了,誤會解除了就好,肖還需要休息。」看著兩人的樣子,文竹忍不住勸道。

「老大??!!你……你回來了?!你……你沒事?!」忽然發覺文竹也陪在身旁,辰雨不禁既驚訝又興奮。

「恩,我昨晚就回來了。」文竹笑著說,「我沒事,我和江南都沒事,放心吧。」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想必辰雨也沒有想到,當她受傷后醒來,居然會有這麼多驚喜在等著她。

「昨天你可真把我們嚇壞了,」文竹心有餘悸地說,「幸好凌子及時帶我們去找到了你,不然的話,我真是不敢想象。」

「凌子,我……」聽了文竹的話,辰雨不由把目光轉向了我。

「什麼都別說了,只要你安全就好。」讀出了辰雨目光里的一絲歉疚,我趕忙說著,並給了她一個會心的微笑。

「嗯。」辰雨也給了我一個同樣的笑。

或許朋友間的默契就是如此神奇,只要一個眼神,就能表達一切。

 

上午八點二十二分        校醫院肖辰雨病房

辰雨醒來后不久,洛楓就報了案。

很快,陳諾一行人就來到了校醫院。
     「肖辰雨,好些了嗎?」見面后,陳諾先是詢問了一下辰雨的傷勢。

「沒事了,謝謝。」辰雨客氣的向陳諾道謝,語氣還是有點虛弱。

「我現在可以問話嗎?」陳諾客氣的問。

「可以。」辰雨回答。

「剛才我問過醫生了,你是頭部遭到了鈍器擊打導致昏迷的,不過下手較輕,沒有引起什麼併發症。你能把昨晚的經歷敘述一遍嗎?」陳諾開始正式提問了。

「昨晚九點左右,我收到男朋友洛楓的一條簡訊,約我十點到學校小樹林西側的大松樹下見面。等我到達的時候已經十點十分了,發現洛楓還沒有到,於是就準備用手機聯繫他,結果就感到頭部被什麼東西重重的擊了一下,後來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辰雨盡量仔細的描述昨晚的經歷。

「被擊中的是哪個部位?」陳諾接著問。

「這裡。」辰雨指著後腦接近頭頂的部位說到。

陳諾靠近查看了一下受害部位,並詳細記錄了下來。

「你看見襲擊人的樣子了嗎?」

「不可能看見,那人是從背後襲擊的我。」

「到了小樹林后,你沒發覺周圍有人嗎?」

「沒有。」辰雨仔細想了一下又說,「在我拿出手機的時候隱約感到後面有人,但接著就被打暈了。」

「我能看一下你手機里的那條簡訊嗎?」

「好的,」辰雨連忙把手機遞給了陳諾。

「你是洛楓吧。」陳諾查看完那條簡訊后,就對洛楓說。

「是的。」洛楓回答。

「很抱歉,洛楓,你現在用的手機卡我們得帶回去做技術鑒定,鑒定結束后再還給你,我們懷疑有人複製了你的手機卡然後給肖辰雨發的簡訊。」陳諾解釋說。

「啊?!」陳諾話一出口,在場的人都大吃一驚,居然會有這種事!

「居然有人複製我的手機卡?!」最為吃驚的莫過於洛楓了。

「我只是猜測,不過像這類情況,作案者多半都是用了這種伎倆,以前也出現過許多此類案例,不過還需要檢驗過你的手機卡后才能做最後結論。」陳諾說。

「陳警官,我的卡。」還未等陳諾說完話,洛楓就已經把手機卡取出了。

「昨晚是誰找到的辰雨?」陳諾又問。

「是我。」說話的是洛楓。

「說一下過程吧。」

洛楓便把昨晚找到辰雨的過程詳細敘述了一遍,從接到我的電話到大家開始尋找辰雨再到聽到樹林里的鈴聲再到從土坑裡找到昏迷的辰雨。

陳諾一一作了詳細的記錄。

「楊凌雪,你是怎麼確定辰雨出事的?」或許是聽洛楓說接到過我的電話吧,陳諾又轉而問我。

我接著又把昨晚辰雨出門後到聯繫洛楓之間的事情再次向陳諾敘述了一遍。

當陳諾記錄下我的口述后,她似乎發現了什麼問題,將剛才的筆錄來回翻看了好幾遍。

「楊凌雪,你剛才說十一點左右給辰雨打電話時她的手機是關機的,對嗎?」陳諾提出疑問了。

「是的,就因為她手機關機,我和文竹擔心才到小樹林去找她。」我回答。

「到了小樹林后,未找到辰雨,文竹便第二次給辰雨打電話,那時還是關機,對嗎?」陳諾接著問。

「是的。還是關機。」文竹趕忙回答。

「那時大約幾點?」

「記不清了,大約在十一點一刻左右吧。」文竹努力地回憶說。

「但剛才洛楓卻說你們是循著辰雨手機鈴聲的方向找到她的,這豈不很矛盾?」陳諾終於說出了筆錄中的問題。

「是我們找遍了整個學校后沒有發現辰雨,我抱著一絲僥倖心理再一次撥了電話,沒想到就通了。」文竹說。

「沒錯,文竹撥打了幾遍電話后,我就聽到了小樹林里傳來了手機鈴聲。」我補充道。

「撥通電話的時候大約是幾點?」

「剛過午夜,我記得我們重新回到小樹林集合時,午夜的鐘聲已經敲響了。」洛楓搶著說。

「辰雨,你受到襲擊之前,手機是開著的嗎?」思考了一會兒,陳諾又開始詢問辰雨。

「是的,我昨晚剛充了電。」辰雨很肯定的回答。

「那你的手機有定時開關機功能嗎?」

「沒有。」辰雨搖搖頭。

陳諾的臉上突然閃過了一絲歉意的神色,「很抱歉,肖辰雨,你的手機我們也得帶走做技術鑒定,之後會和洛楓的手機卡一併歸還的。」

「為什麼?!」辰雨很驚訝。

「我懷疑在十一點一刻以後,午夜之前,有人動過你的手機。」陳諾說。

「啊?!」陳諾的每一個論定都讓我們驚訝不已。

原來午夜的校園,除了我們,還有一個人!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15 10:00
不錯,小狐狸真聽話!
回復 豬扒戒 2012-8-15 12:51
  
回復 秋收冬藏 2012-8-15 21:31
羽化成蝶: 不錯,小狐狸真聽話!
我跟著你呢.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16 00:08
秋收冬藏: 我跟著你呢.
  
回復 秋收冬藏 2012-8-16 01:24
羽化成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8 05: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