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二十二)可怕的簡訊陷阱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15 08: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二十二可怕的簡訊陷阱

 

69

今天的一切彷彿就像昨天的翻版。

還是清晨就獨自默默離開的辰雨,還是沒有一絲訊息的文竹,還是無比孤獨無助的我……

不過,在傍晚時分,終於出現了一件可以讓我有些許欣慰的事情,就是雲劍回來了。

接到他將要返回的訊息后,我飛一般地跑向了學校門口,不多時,就看見了一輛即將駛入校園的車,裡面坐著雲劍的導師吳老師還有我已經無比想念的雲劍。

 

下午五點五十分        食堂

 「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到現在還不知道是誰出事了?」聽了我的敘述后,雲劍急切的問。

我搖搖頭,淚水又開始在眼眶裡打轉。

「先別哭啊,」雲劍趕忙給我擦眼淚,「說不定不是文竹……」

我更加激動地搖頭,「你不要說了,我和肖都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了。你想想看,案子的一些細節肯定是不能向外透露的,可是受害者的身份總不至於也保密吧,可刑警隊的人都守口如瓶……老大……」我竟控制不住在食堂哭了起來。

「凌子,別這樣……」看見我哭,雲劍也有些著急了,「事情還沒弄清楚,別胡思亂想,不過我倒是認為文竹姐出事的可能性不大。」

「為什麼?」聽雲劍如此說,我才稍稍止住了淚水。

「我覺得很有可能是江南或是他那個同事救治無效死亡,因為本來他們就中毒了,文竹姐好好地怎麼會出事呢?所以你不要無謂擔心。再有,我的想法正和你們相反,我倒覺得陳諾他們不向你們透露案情是個好預兆。」

「怎麼說?」我忙問。

「你想,假如出事的是文竹姐,你和肖作為她身邊最親近的人定然在第一時間就接受詢問了,但你們直到現在也沒有接到任何詢問通知,說明死者與你們無關。」雲劍分析道。

聽了雲劍的話,我稍稍舒了一口氣,不能否認,雲劍說的很有道理,也多少解開了鬱結在我心中好幾天的疙瘩,但是我仍不能完全認同雲劍的觀點,「你說的的確很有道理,但是江南出事那天我和肖去醫院看望過他,雖然還在接受治療,但性命肯定沒有大礙了;還有他那個同事,也是談笑自如的,都不像生命垂危的樣子。」我說。

「這個……我也說不好,不過我還是勸你把心放寬一點,耐心等著消息,好嗎?」雲劍柔聲的勸我。

「恩。」我聽話的點點頭,心裡祈禱雲劍的猜測是真的。

 

晚上九點三十四分        225宿舍

 「凌子!洛楓給我簡訊了!」當我走進宿舍的瞬間,辰雨就趕忙把這個在她看來天大的好消息告訴了我。

「是嗎?!那太好了,他對你說了什麼?」洛楓終於肯主動聯繫辰雨了,看來一切都會有轉機。

「他約我晚上十點在小樹林西側的那顆大松樹下見面。」辰雨說。

「什麼?!」我頓時感到約會的時間和地點都很彆扭,「晚上十點見面?還是在小樹林西側?肖,老洛沒事吧,怎麼約你那麼晚在那種地方見面?你沒看錯短息吧?」我問。

「怎麼會?不信你看看。」辰雨邊說著邊從手機中找出了那條簡訊:肖,今晚十點我在小樹林西側的那顆大松樹下等你,有話對你說,不見不散。

發送者的確是洛楓。

辰雨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時間,「時間快到了,一會兒就能見到他了。凌子,你幫我參謀一下,看我穿哪件衣服合適?」和洛楓久未謀面的辰雨,再次赴約,居然緊張的像一個剛剛戀愛的少女。

然而此時的我,卻無心幫助辰雨選擇衣服,卻總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一想起那次走進小樹林西側去尋找庄達升痕迹的那次經歷,我仍是心有餘悸。

「肖,平時你和老洛見面不都是在公寓樓下、湖邊或是圖書館門前嗎?今天老洛怎麼會約你去小樹林西側?那個地方平時都沒幾個人,晚上十點更是靜的嚇人,再說地上也到處是亂樹枝,很難走,怎麼會想到在那裡呢?」我還是覺得約會地點很成問題。

「我也不知道,他選哪裡就是哪裡吧,或許他覺得那裡人少好說話吧。」辰雨倒沒在意。

然而一想到我對洛楓的懷疑,我便堅定地說:「肖,你不能去!」

「為什麼?」我的話居然讓辰雨嚇了一跳。

「你去也可以,你現在就給洛楓發簡訊或是打電話,換一個人多的地方,千萬能去小樹林!」我不顧一切的說。因為直覺告訴我今晚的約會不簡單。 「怎麼了?凌子?為什麼不能去小樹林?」辰雨一臉疑問。

「那個地方人少,你去很危險。」我說。

「可並不是我一個人啊,還有洛楓呢,到時候我晚點過去,洛楓肯定早就到了,沒事的。」辰雨還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就是洛楓才危險!」我著急的說了出來。

「洛楓?洛楓危險?」聽我一說,辰雨不禁瞪大了眼睛。

「殺害羅祥的不是李書然,很有可能是……洛楓。」我覺得應該把一切都說出來了。

「你……你再說一遍?!凌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辰雨驚訝的幾乎不能自持了。

此刻的我倒是很平靜,「肖,我知道我我在說什麼。洛楓有作案動機,他早就知道李書然和羅祥的存在了,這個我早已向他證實過了;而且他很有可能就是那個在網上恐嚇我的『黑夜的風』,聊天記錄我也看過了;還有,他有作案時間,去市裡比賽那天,洛楓早退了,這一點我也從老俞口中證實了;當然,我不能完全肯定,但一旦洛楓就是兇手,你今晚貿然赴約會很危險的!你難道就不覺得約會的時間、地點都很奇怪嗎?」我一口氣說了這些。

辰雨驚得半晌都沒說話,「你……你懷疑洛楓?!還偷偷地調查過他?!」半天,才從辰雨口中跳出這句話。

「可以這麼說吧,我只是……害怕你承受不了,才背著你做這些的。」我解釋道。

「楊凌雪!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你想象力未免太豐富了吧!洛楓是殺害羅祥的兇手?!虧你想的出來?!」辰雨幾乎失去理智了。

「肖,我知道聽到這個消息你接受不了,可我真不是憑空想象,我是……」

「你不用再說了!平時你喜歡看偵探小說,喜歡幻想,也就罷了,你還真以為你是女刑警了!可以隨便懷疑人?!」

辰雨反映如此過激,我早有心理準備,但她如此反感我懷疑洛楓,倒是我沒有想到的。

「肖,我沒有惡意,這些的確都是我的推測,你別太激動,我是感覺你今晚的約會很奇怪才這麼提醒你的!」我想努力平復辰雨的情緒。

「你也太敏感了吧,約會總是會選一個人少安靜的地方,有什麼可奇怪的?你考慮的太多了。」聽了我的解釋,辰雨的情緒稍稍緩和一點,但仍要堅持去約會。

「換一個約會的地點也不會怎樣吧,凡事小心為好!」我也堅持提醒她。

「我就是不換!你管的太多了!」因為懷疑洛楓,辰雨第一次沖我發火。

此時的我也控制不住情緒了,「你別發這麼大脾氣!你也別這麼護著你的洛楓!到時候真有危險就來不及了!」

「洛楓約我,能有什麼危險?!」辰雨當仁不讓。

我的固執也上來了,「你必須更換約會地點!否則我不會讓你去的!」

「你真是神經過敏了!我和洛楓約會的地點還輪不到你干涉吧,我偏要去,你還能綁著我?」辰雨更加生氣了。

……

一年多來,我們這對親密無間的朋友第一次發生了激烈爭吵。

 

鐘樓敲響了十點的鐘聲。

「不和你說了,我要去赴約了。」辰雨說著,就要走出宿舍。

我使勁拽住了她,「你冷靜一點好不好?」

「我冷靜不下來,洛楓這麼多天都沒聯繫我,今天終於約我見面了,我怎麼可能不去?!」辰雨早已被情感沖昏了頭腦。

「肖,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是你想想……」

「我不管,難道你不希望我們和好嗎?」辰雨生氣的沖我說。

「我……」一聽辰雨這麼質問,我居然啞口無言了,他們和好的確是我一直希望的,但今晚這奇怪的約會,使我非常不放心辰雨前去赴約。

但辰雨已經不再給我時間解釋了,她早已掙脫開我的手,迅速衝下了宿舍樓。

望著辰雨的背影,我有些沮喪,更有些難過,最好的朋友居然如此不信任我;不過也難怪,我懷疑的是她最愛的人。

激烈的衝突過後,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好累,我後悔沒聽雲劍的話,應該過好自己的生活,不要想太多;我如此費力的「偵查」洛楓,換來了好友的不信任,真是不值!想到這裡,我不禁冷笑了一聲。

 

獨自在宿舍發獃,不知過了多久……

「吱呀!」一聲,宿舍門被推開了。

我嚇了一跳,循聲往宿舍門方向看去,進來的居然是文竹!

「老大!」我猛地沖了過去,一下子抱住了文竹,淚水忍不住又流了下來。

「這兩天聯繫不上我,你們都擔心了吧。」文竹倒是笑的很輕鬆。

「老大,何止聯繫不上你,我們還以為……還以為出事的人是……你都不知道,我和肖知道江南住的病房死了一個人後,都快崩潰了!」見到文竹,我真是百感交集。

「你們知道了?!」文竹問。

「能不知道么?6號那天我們回學校后,就怎麼也聯繫不上你了,結果第二天我們又去了醫院,聽護士說姐夫病房裡死了一個人,那些刑警又不告訴我們死者是誰,我們……我們真的嚇壞了!」我就想一個受盡委屈的小孩一樣盡情吐露我內心的委屈。

「原來你們去過醫院,難怪會擔心成這樣。」文竹眼裡閃過一絲內疚。

「老大,是誰出事了?」我忍不住問到,不過從文竹的表情看,答案我已經猜到了。

「陳凡死了!」文竹壓低聲音說道。

死者在我的意料之中,「怎麼死的?中毒?」我問。

「中毒?怎麼可能?他和江南一樣,早都沒有生命危險了,他死時肚子上插著一把匕首,至於是自殺還是他殺就不得而知了。」文竹臉色凝重的說。

「啊?!」我心裡霎時冒起一股涼氣,「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

文竹正要敘述陳凡死亡的過程,窗外忽然傳來了十一點的鐘聲。

「肖……肖還沒有回來!」辰雨依舊未歸,我不禁著急起來,急忙撥了辰雨的電話。

關機!一種不祥的預感隨之襲來。

「肖?她去哪裡了?」文竹問。

「老大,來不及向你解釋了,先去去小樹林西側找她吧!」我著急的說。

「小樹林西側?哦,好的。」聽到這個地點,文竹也是一臉狐疑,不過看我著急的樣子,也就沒有多問,只是隨我快步走出了宿舍。

 

晚上十一點零八分        小樹林

小樹林西側空無一人,只有那顆大松樹靜靜的佇立著。

「肖!肖!」

「肖!」

……

我和文竹喊了半天,找遍了整片樹林,沒有見到辰雨和洛楓。

「我再給肖打電話試試!」文竹慌忙說。

還是關機!我和文竹面面相覷。

情急之下,我想到了洛楓,「我聯繫老洛!」我邊說著邊在手機電話薄上飛快的尋找洛楓的號碼。

「謝天謝地,電話通了。」我和文竹說著,心裡不禁鬆了一口氣。

「洛楓,你和肖在一起嗎?」一聽到洛楓接起了電話,我便像遇見救世主一樣。

「肖?沒有。」或許還對我心存芥蒂,洛楓語氣冷冷的。

我此時卻無心再去猜疑他了,只想快點知道辰雨的去向,「那你們在小樹林見面后她去了哪裡?」

「小樹林見面?」電話那頭的洛楓似乎一頭霧水,「你在說什麼?」

「你不是約她今晚十點在小樹林西側的松樹下見面么?你們分開后她去了哪裡?」我還未覺察出事情的蹊蹺,繼續問洛楓。

「我約她?我沒約她啊,今晚我一直在宿舍。」洛楓更加疑惑了。

「什麼?!老洛,你千萬別開這種玩笑啊!明明是你發給她的簡訊,你怎麼說沒約她呢?!」聽見洛楓這麼說,我緊張得都有些手腳發軟了。

「我真的沒約她!她去哪裡了?」洛楓似乎也有些著急了。

「拜託!我知道她去哪裡就好了,她十點就去小樹林了,到現在公寓樓門都關閉了還沒回來!」我說話都開始帶著哭腔了。

「有這回事?那你現在在哪裡?」洛楓忙問。

「我和老大就在小樹林這邊,肖根本沒在這裡!」我說。

「你們等著,我一會兒就過去。」洛楓說完,就匆忙掛斷了電話。

不一會兒,就看見洛楓朝小樹林這邊跑了過來。

「凌子,到底怎麼回事?」洛楓一見到我們就問。

「今晚她收到你的一條簡訊,說是約她十點到小樹林西側的大松樹底下見面,到現在都沒回宿舍!」我努力用清晰簡短地表達方式向洛楓敘述今晚的情況。

「可我真的沒有約她!你確定是我的簡訊嗎?」洛楓著急的問。

「沒錯,我親眼看了那條簡訊,的確是你發送的!怎麼辦呢?」我有些六神無主了,還下意識的看了看錶,「都十一點半了,她會去哪兒呢?」

「有這種事?!凌子,你別嚇我啊!」洛楓也慌了。

「騙你幹什麼!真是急死了!」我不停的用舌頭舔著乾裂的嘴唇,大腦卻始終是一片空白。

「這麼晚了她會去哪裡?」聽了我們的對話,文竹也感覺出了事情的嚴重性。

「先別說了,我們再找找吧。」洛楓忙說。

「好!我讓雲劍多叫上幾個人,人多找的快些!」心急如焚的我慌忙撥通了雲劍的電話。

沒過一會兒,雲劍便帶著他的幾個舍友還有老俞出現在我們面前。

「怎麼回事?肖不見了?」雲劍問。

「是啊,從十點出門說是到小樹林赴約到現在都沒回來!」我也顧不上向雲劍解釋太多,只能大概讓他明白狀況。

「老陸,我們趕緊找找吧,千萬不要出事了!」此時,洛楓也慌神了。

「好的,都別急,我們分頭找找看。老洛,你和文竹姐去湖邊,老俞,你和小東去操場,飛哥,你和小四去水房、禮堂那邊看看,我和凌子去鐘樓那邊,過會兒我們再到這邊集合!」總算雲劍還保留著一點理性。

大家應聲后,就各自行動了。

「肖!」

「肖!」

「肖辰雨!」

……

校園的各個角落都想起了呼喚辰雨的聲音。

我和雲劍找遍了鐘樓附近的各個角落,嗓子喊得都快冒煙了,還是沒見到辰雨的影子。我幾乎要暈眩,腳步也有些不穩了。卻依舊沒有尋到辰雨的影子。

 

晚上十一點五十六分        小樹林

尋找一無所獲。

「她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洛楓瞬間崩潰了,痛苦的蹲在地上,雙手用力地撕扯著頭髮。

「老洛,別這麼說,咱們再找找!」雲劍安慰著老洛。

「老陸,肖肯定凶多吉少了,凌子說有人冒充我的名義給她發簡訊約她見面,約她的人肯定不懷好意!這可怎麼辦?我們報警吧!」洛楓慌亂的說。

「你說什麼?!有人冒充你約肖?」聽了洛楓的話,雲劍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沒錯,確實是這樣!」我表示認同。

「怎麼會有這種事?」雲劍也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肖身上帶著手機嗎?」問話的是俞偉東。

「帶著,可是關機。」文竹一邊說著一邊再次拿起了手機,或許是本能,也或許是心存僥倖心理,文竹再一次撥了辰雨的電話。

「通了!」文竹興奮地說。

聽見文竹的話,我們瞬間都屏住了呼吸,全部都凝神聽著文竹手機里傳來的彩鈴聲,彷彿在聆聽世間最美的音樂。

電話沒有接聽。

文竹繼續撥打著,彷彿聽著電話裡面的彩鈴就能聽到希望。

電話依舊是沒人接聽。

「怎麼不接電話呢?!」洛楓著急的心都快跳起來了。

辰雨一直不接電話,我原本放下的心又開始縮緊。我走出了人群,一邊強迫自己深呼吸緩和自己已經不能再緊張的神經,一邊心裡在默默地祈禱,祈禱文竹的電話那頭能傳來辰雨的聲音。

忽然間,夜空里居然傳來了一陣飄渺的音樂,若有若無,就像遊離在夜間的輕霧。樂曲還算舒緩,但響在午夜的校園,不免顯得有些驚悚恐怖。漸漸地,我聽出樂曲很熟悉,但因為斷斷續續的,暫時聽不出是哪一支曲子。

突然,樂曲斷了。

「還是沒接。」身後響起了文竹沮喪的聲音。

電話掛了,樂曲斷了,我忽然想起了什麼,「老大,快!別停!繼續撥打!你們都別說話!」我趕忙向文竹喊道。

「哦,好!」文竹應著,接著開始撥打電話。

沒有一個人說話,校園裡無比靜謐。

終於,那支樂曲再次響起!

「致……致愛麗絲!是致愛麗絲!」我興奮的喊道。

當大家還摸不著頭腦時,洛楓也喊起來了,「致愛麗絲!致愛麗絲!肖……肖的手機鈴聲!她就在這附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豬扒戒 2012-8-15 12:50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7:40

返回頂部